U小说 > 光灵行传> 第3086章 终焉之暴风雨 (二十八)

光灵行传 第3086章 终焉之暴风雨 (二十八)

  第3086章 终焉之暴风雨 (二十八)

  与此同时(?),[大空洞]内。

  艾尔伯特缓步走向深渊斗技场。

  "这么快就来挑战第二场决斗吗?"那个代言深渊的黑色虎影挡在斗技场正门,问道:"不需要再休息一两天,等准备充足再来?"

  "不。休息得已经足够多了。"艾尔伯特道:"而且上一场战斗我几乎没受伤,那点小打小闹可不够看呐。希望下一场战斗更有看头吧。"

  "明白了。"黑影让开一个身位:"那么请进,艾尔伯特先生。"

  "可以问个问题喵?"虎人青年没有直接走进斗技场,而是停驻在门口询问道:"你说我[绝对不会在斗技场中战死],那是怎喵回事?你们是怎喵做到那一点的?"

  "很简单。"黑色的虎人的影子答道:"利用[深渊时界]的影响力,在你战死前一刻冻结你的时间就可以了。这样一来,无论多大破坏力的攻击都无法让你灰飞烟灭。不管多重的伤都能够及时治疗回来。然后我们中止战斗,把你送到斗技场外进行治疗即可。"

  "然后不管多重的伤,那个医疗舱也能把它修复,把我救活……是这个意思喵。"艾尔伯特闷哼道。

  "正是。所以请尽情地去战斗,不用顾虑生死。"

  "那喵容我再问一句,"艾尔伯特紧盯着那个虎影追问:"你们深渊为什喵会容许这样过分的规则存在?有这种不公平的规则存在,我岂不是无敌的喵?古代人那边不会反对?"

  "不。即使你在斗技场中拥有[不死],你依然不算是无敌。打不赢的战斗就是打不赢的吧。如是一来,你会在无尽的败北中一直循环下去,消耗越来越多的时间——"

  "然后一个月过去了,就是古代人的胜利。"虎人青年答道:"好吧,很合理。"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低哼了一声。

  "但你们就不害怕古代人那边使用拖延战术喵?就像上次一样?"艾尔伯特又问道:"你们深渊势力最害怕的不就是无聊喵。对方在竞技场中使用那种无聊至极的拖延战术,似乎并非你们愿意看见的吧?"

  "这事有待商榷。"代言深渊的黑影却说:"战术就是战术,正和战斗一样,存在的就是有意义的。不管是多肮脏、多卑鄙、甚至多无聊,只要能击退敌手……又或者至少让对手束手无策,它就会被认可。因为这是智慧的结晶,是思考的证明,说不定是比舞刀弄剑更优质的[信息熵]。而深渊……只对这份[熵]的质量有兴趣。"

  于是轮到艾尔伯特顿了一顿。他知道深渊讨厌"无聊",所以一直在对艾尔伯特和古代人的决斗作壁上观。但他却没想到,深渊对"无聊"的定义和他们现实的人居然有所不同。果然深渊的想法不是正常人能够理解和捉摸的,深渊就是混乱和疯狂的代名词。

  "而且,"那个黑色虎人又道:"看着阁下被对方的拖延战术气得面红耳赤,一筹莫展的模样,不也是很有趣的事情吗?"

  艾尔伯特拉长了脸,撇下那个家伙,自顾走进深渊竞技场。

  他的对手已经在竞技场中等待着。

  "造物者种族,追迹者,拉姆.丹.帕达拉,在此讨教。"站在艾尔伯特面前的昆虫人型的金属怪人说道。

  那黑色的金属怪人除了六双好像蜻蜓一样的纤薄翅膀之外,就是人类女人一样纤细、有着美丽曲线的金属躯体,而且有手有脚,除了头部以外几乎和人类无异了。那手脚都是锋利的刀刃,应该是她的主武器。而那头部很是怪异,看上去完全是个无机质的金属菱锥体,让人……摸不着头脑。

  "凶牙族战士,魔兽猎人艾尔伯特.罗伯特,在此讨教。"艾尔伯特也答道,同时加了一句:"没想到古代人也会用这种身姿出来应战。你们不是看不起人类,你们口中的[奴隶种族]喵?"

  "你在说什么?"拉姆哼笑道,发出那纤细的声音果然和女人的声线很像:"不是我们在模仿他们,而是他们模仿我们啊。[奴隶种族]人类都是以我们为蓝本制造而成的生物,他们最基础的部分自然和我们远祖的模样相似。这是我仿效我的远祖们的身姿做出来的战斗外装,虽然多少有些改动,却依然保留着其中那份最原始的美感。"

  "你该不会想靠那份美感来打败我吧?"

  "不,刚好相反。"拉姆却笑道,"失去美感的战斗称不上为战斗。不论胜败,我都要贯彻的追求的美感。要么我用这带着美感的战斗外装打败你,要么你把我击败,让我保持着这份美感逝去。不管怎样,那都将会成为一场壮绝的战斗吧!"

  (她疯了。)

  "……在深渊沉睡的古代人都多少带点疯劲喵?"艾尔伯特没好气地问:"因为沉睡太久了,所以睡傻了?"

  ——又或者说,被深渊的疯狂所沾染,已经无法保持住原本的自我了?

  "疯狂吗?"蜻蜓般的女人继续哼笑,"赌上自己的性命,赌上全族人的命运,和你一个执法者种族的小孩战斗,这说不定真的是种疯狂。如果是,那么我们早已无药可救。为了存活下去而自降身份,做如此愚昧之事,那是何等的绝望和疯狂。"

  "所以,我们就不能和解喵?"艾尔伯特抽出武器问道,"难道真的必须拼个你死我活不可?难道你们就不能退一步,继续沉睡下去,放过我们那个世界的人?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达成共存,总是必须牺牲某一方?"

  "很遗憾,没有别的方法。"拉姆举起右臂,那手臂构成的锋利剑刃直指虎人青年:"别以为我们没有摸索过,然而没有就是没有。我们造物主种族比你们这些年轻的种族要古老得多,睿智得多,连我们都找不到共存的方法,你以为凭你们就能找到?别逗我笑了!"

  她一瞬间化作幻影,从艾尔伯特的视野中消失。

  果不其然,追迹者 拉姆.丹.帕达拉 是以速度制胜的战士。而且她的速度比艾尔伯特见识过的任何一名古代人战士都要快,快的多,以至于她一动起来就在半空中留下残影。艾尔伯特根本捕捉不到拉姆的真正身姿,哪怕他专注地去观察,看到的也只是对方留在半空中的一个个残像而已。那如同幻影般围绕虎人青年舞动的残像有成千上万过,逐一出现又逐一消失,彷如艾尔伯特的[分身术]!

  咚!艾尔伯特察觉到身后有危险,突然举起剑反手一挡,对方的剑刃和他的月神钢弯刀碰撞在一起,激出火花!

  "直觉不错。"拉姆的声音几乎遍布整个空间,但并不是因为她能分身,只是因为她移动得很快,那个声源也跟着以高速移动。

  "然而,仅凭直觉是不够的。"

  又有两道风暴袭来,艾尔伯特下意识地移动身姿,勉强躲过正要切开他小腹和大腿的两击。然而刀刃还是在他的身体上划出两道浅浅的血痕。

  拉姆的进攻其实非常单纯,完全是高速冲过来用刀剑砍劈艾尔伯特而已,理应很容易就能看破。然而那么单纯的攻击搭配上那么惊人的速度,再容易看破的攻击也变得极其难以躲闪,因为艾尔伯特的身体跟不上那个速度!

  这有点麻烦了。如果追迹者拉姆的进攻再猛烈几倍的话,艾尔伯特恐怕是疲于奔命,来不及躲闪那么多的攻击吧。那时候就会遭受重创了。

  他当机立断取出月神钢大盾。他甚至用局部分身术,变出四条手臂持着大盾,形成一个四方八面都保护周全的盾阵。

  "嗯?"拉姆发出一阵闷哼,显得很愕然。她并不知道艾尔伯特有这种战术。在这个深渊斗技场里,古代人不被允许旁观之前几场决斗,所以出现在艾尔伯特面前的这些古代人战士,并不知道前几场战斗里发生过什么事。拉姆大概也是第一次看见艾尔伯特用这种盾阵来自保吧。

  "没有美感。"追迹者拉姆发出指着:"缩在你的盾后,像个懦夫一样。这是多么没有美感的战斗方式啊。"

  "你好意思说我喵?"艾尔伯特吐槽道:"上一场战斗里,你们的 [守护者吉恩] 也是这样战斗哦?差点让我束手无策呢!"

  "那家伙吗……所以我和他合不来。"拉姆哼道:"那种战斗完全没有美感的家伙能被你杀死,真是太好了。"

  (果然疯了。)

  "而现在,你也赶快被我杀死吧!"

  追迹者拉姆的攻势更加凌厉了,艾尔伯特甚至看不见周围的空间到底有什么,他只能看见一道道黑色的轨迹,然后便是落在月神钢大盾上无数的攻击,叮咚之声不绝于耳。他从那声音能够大致判断出,一秒间恐怕至少有来自拉姆的十连击,而且是从不同方向打来的。要是没有这个盾阵保护艾尔伯特,虎人青年估计早就死了数百次了。

  不对,他不会死在这斗技场里,恐怕只是被切碎数百次,化成细碎的肉块而已吧。……但那样也绝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啊!

  艾尔伯特再次用局部分身术变出更多的手臂,手臂上拿着的是之前奥赛罗给他的冷冻手.雷。那东西被他复制了至少二三十个,从大盾的缝隙间往外扔,滚出十来码之后引.爆。一时间冰天雪地,霜息弥漫。

  原本,艾尔伯特不到最后一颗都不打算拿出这种招式来对付敌手,因为冰雾会严重影响他的视野。然而追迹者拉姆的速度如此惊人,艾尔伯特本来就没法用肉眼追踪到拉姆的身影。在这种情况下视野是否受影响已经没有意义了。还不如靠冰霜冻住敌人,希望追迹者拉姆的速度能多少降慢下来!

  "原来如此。"对方的声音依然在周围回荡,正如她那不曾停下来过的残影一样,充斥着整片空间:"你就是用这种手段,击败古莲贺尔的吗?那家伙曾经自诩比谁都敏捷,没有人能够抓住他的影子。然而——"

  嗖!—— 空气被撕裂的声音逐渐加剧。

  "仅论飞行速度的话,我比他快得多!"

  拉姆飞行的速度进一步加快了。她飞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她身体摩擦空气就会发出如同暴风般的声响。如此狂暴,如此迅猛,她的速度差点就能突破音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