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光灵行传> 第3008章 永不复还之晨 (八十三)

光灵行传 第3008章 永不复还之晨 (八十三)

  第3008章 永不复还之晨 (八十三)

  贝迪维尔等人大概在五分钟之后就乘上铁骑,出发往大沼地了。

  贝迪维尔因为发着低烧,有点迷迷糊糊的,所以铁骑由劳伦斯来驾驶。狼人青年坐在铁骑后座这样长距离旅行,还是第一次。而索拉尔也驾驶着另一架铁骑跟随其后。不过索拉尔显然不太擅长驾驶铁骑这种飞行装置,他的铁骑飞起来有点摇摇晃晃的。

  "困了的话就睡一会儿吧,老大。"劳伦斯说:"从这里到大沼地至少有一个小时的路程,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嗯......"贝迪维尔系上安全带就合上眼养神。不过真让他睡的时候他却没法睡着。

  "问你个问题,劳伦斯。"狼人青年于是低声问:"你说你是在年幼的时候遇到大老师克拉娜,她教会了你咒术,然后就离开了。那么在那之后你就从没和她见过面吗?"

  "嗯,是的。"咒术师答道:"所以这次是久违了的重遇......虽然我不清楚大老师是否愿意见到我。她应该在忙什么吧?"

  "上次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躲在一个特别的地堡里,似乎正要对付谁或者保护什么。我不清除。"贝迪维尔答道:"但很显然那是她一直留在大沼地的理由。她在和某个势力的敌人做斗争。"

  "所以我们在这个时候去打扰她,确实不太好。"劳伦斯闷哼道:"但是没有办,情况紧急。只能打扰她一次了。"

  "连索拉尔也跟着去,不知道是否会为她带来更大的困扰......"贝迪维尔呢喃道。

  "我相信她能理解的。"劳伦斯又说。

  这时候贝迪维尔其实相当困了,他的眼皮逐渐塌了下来,打算小睡了一会儿。

  "老大,我们到了。老大?"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劳伦斯的摇晃下,贝迪维尔逐渐醒来。

  "嗯?"狼人青年微睁开眼:"这是......?"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那个熟悉的魔沼,突厥大沼地中最为危险的秘境之一。

  问题是,之前那个黑色的、冒着恶毒沼气、有各种危险生物横行的魔沼之中,居然冒出来巨大的紫色结晶塔。那东西如同一只大手那样从地底下伸延而出,高约三十英尺,规模相当大。

  这是克拉娜使用[居所石]制造出来的结晶地堡的一部分。不对,与其说它是地堡,它现在更像是一座宏伟的城堡了。[居所石]是古代人的技术,原本只是一种仅手掌大小的特殊水晶,注入魔力之后才会不断蔓生,根据使用者的意志来大致长成某个形状和特定的规模,最终形成一个速成的[居所]。

  在这之前大老师克拉娜都是利用[居所石]躲在魔沼的地下,防备着她的敌人。但为什么她突然这么高调,让[居所石]膨胀到一整座城堡的大小,还露出了地表?

  "她在召唤我们。"劳伦斯说:"这建筑附近应该有地方可以进入?"

  话音刚落,那个巨大的结晶塔便开始变化了,它的顶部出现了一个可以让铁骑降落的平台,平台一侧甚至有可以通往结晶塔内部的楼梯。平台不算是十分平坦,但供铁骑降落完全足够。贝迪维尔也记得大老师克拉娜说过,[居所石]虽然能够因应使用者的意愿而变化形状,但没法变型得十分精确。期待它变出如同艺术品般精美准确的建筑,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

  劳伦斯愣了一秒。

  "你在犹豫什么。大老师克拉娜总不会陷害我们吧。"贝迪维尔催促道。

  "好吧。"咒术师驾驶铁骑小心地降落在塔顶,紧随其后的是索拉尔。

  "把铁骑停泊在这里就好了吗?"索拉尔一跳下铁骑就问:"这水晶不会再改变形状,让铁骑掉下去吧?"

  "担心这些干什么。"贝迪维尔白了索拉尔一眼,"还有,遮一下你的脸,你看起来可怕极了。"

  索拉尔之前喝下去的[不老不死之湖的湖水]效力早就过去,他现在身上覆盖住的,全是古龙的灰黑色龙鳞,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鳞片人。贝迪维尔等曙光号的船员认识索拉尔,自然不会被吓着。但狼人青年怕索拉尔这张满脸龙鳞的脸,会吓到大老师克拉娜------又或者让她感到不快。

  "好的,我的朋友。"索拉尔用披巾蒙住了脸,他看起来有点像个蒙面的盗贼。

  ......而且他依然很可怕。

  贝迪维尔摇了摇头,已经懒得去吐槽了。他拄着拐杖,在劳伦斯的看护下小心地走下楼梯,沿着螺旋状的梯级深入水晶塔之中。

  他们很快就到达水晶塔内部一个宽敞的大厅里,而在那里,大老师克拉娜已经在等待着。

  "你又来了,笨徒弟。"克拉娜不带感情地道。

  "晚上好,大老师。"贝迪维尔向咒术大老师点头致意:"很抱歉在这种深夜里打扰你。"

  "没事。"克拉娜微微一点头,她的脸依旧隐藏在兜帽的阴影里:"我知道你又做了傻事,擅自进行了危险的[分灵仪式]。我能感应到你有了麻烦,因此我知道你会来。"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大老师克拉娜。但这也自是当然。毕竟贝迪维尔使用的咒术之火,是从大老师克拉娜的咒术之火那里分割出去的。

  "还有劳伦斯。好久不见。"大老师转而向咒术师劳伦斯致意,"是你把咒术之火分给了小狼。你教会了他咒术,却没有告诫他咒术有多危险。"

  "是的,徒弟不才。"劳伦斯谦恭地道歉道:"很抱歉。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对他提起[分灵仪式]。要是他从不知道有这种仪式,就不会闹出这么大的麻烦了。"

  "这不怪你。"克拉娜却说:"要发生的事情,总无法避免,就如同河流的水终将流入汪洋大海。或许这就是命运(卡玛)吧。且不提那个------"

  她转而望向贝迪维尔:"把你的咒术之火取出来,我看看。"

  狼人青年于是从[世界树之壳]中取出咒术之火。当然,这时候的咒术之火维持着冰蓝色,也就是控制秘银流体的状态。这之前发生过的[侵蚀],让一部分秘银流体侵入了贝迪维尔体内,和他的骨髓甚至神经系统同化了。因此贝迪维尔不敢解除咒术之火对秘银流体的控制权,他怕一旦把咒术之火切换到别的模式,他体内那些秘银流体就会作乱。

  当然,实际上这时候他什么命令都没有对咒术之火下,咒术之火也没有向秘银流体下达任何命令,只是保持着这个状态而已。

  "用咒术之火控制秘银。这可真是新奇的使用方法。"克拉娜道:"但秘银是需要极其大量的熵来驱动,太难控制。偏要用咒术之火控制秘银,想比会对咒术之火本身造成相当大的负担吧。"

  "抱歉。"贝迪维尔也道歉道:"原本是不可抗力,用多了就逐渐有点把它当作理所当然了。"

  "没事。既然一切已经发生了,就只能如此。没必要再责怪你了。"克拉娜继续道:"解除一下状态。"

  "可是.....?"贝迪维尔生怕一旦解除对秘银流体的控制,一切就会失控。

  "没关系的。"大老师克拉娜强调道。

  贝迪维尔于是把咒术之火的控制解除,让它变回正常的火红色。他原本还以为侵蚀并和他骨髓神经同化的秘银流体会一口气作乱,引发什么骚动。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他体内的一切都在沉寂。

  贝迪维尔松了一口气。

  "那个流体也只是一种无机物而已,它们没有自己的意识,更不会反过来控制你,放心吧。"大老师说:"现在,虽然我知道你们长途跋涉地赶过来,已经很累了;但还是事不宜迟,先处理一下你的咒术之火,让它顺利完成分灵仪式吧。"

  "有劳大老师了。"贝迪维尔道。

  "你到里面的房间里放松下平躺好。"克拉娜对贝迪维尔吩咐道,"而你们两个在这里等待。来一点红茶把吧。红茶要加牛奶还是香草?"

  "香草,谢谢。""想喝纯净的红茶。"劳伦斯和索拉尔分别答道。

  一旁由水晶构成的桌子上突然多出来两个杯子,而且热腾腾的红茶已经准备好。甚至还根据二人的要求,有着对应的口味。

  贝迪维尔这才明白,[居所石]几乎能做到克拉娜想它做的一切,甚至连瞬间泡茶都可以做到。果然是古代人的呃技术。

  而且......这技术怎么和贝迪维尔的圣灵 [林中小屋] 有点相似?他以前住在[林中小屋]里,也是想要什么就能吃到喝到什么,圣灵用某种超自然的方法把食物饮料、甚至各种生活必需品变出来给他使用,直到不用了一切才凭空消失。而吃下肚子里去的东西则照样能够饱腹。

  想多了。狼人青年摇了摇胀痛的头,觉得自己大概是神志不清才胡思乱想的。他跟随者大老师走到客厅一旁的小房间里,在那柔软的地毯上躺下。

  "放松点,什么都不用思考,把一切交给我吧。"大老师说,把贝迪维尔的咒术之火放在狼人青年的胸口上。

  她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十分甜蜜而温柔,说话就像在轻唱着小曲,是让人愉悦的,陶醉的。那声音仿佛是一种催眠。

  ------而且为什么不呢?咒术本是一种催眠术而已。咒术师催眠自己、催眠他人,来做到各种想要做到的事情,达到他们想要达到的效果。大老师克拉娜还是古代神人族的人(大概?),如果她想的话,甚至用说话就能命令贝迪维尔去做任何事情。据说兽人和人类有着刻在遗传因子里的、必须服从古代人命令的基因,因此古代人对兽人和人类,拥有绝对的控制权。

  想到这个,贝迪维尔其实有点害怕。克拉娜甚至可说是拥有对贝迪维尔的生杀大权,她想要的话,甚至可以命令贝迪维尔自己杀死自己?

  大概......不会吧。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大老师仿佛会读心术,轻轻敲了贝迪维尔的脑袋一下,"放松。清除杂念,什么都不要想。我会帮你完成分灵仪式的,把一切都交给我就好了。"

  "嗯。"狼人青年低哼道。

  他越来越困,陷入某种半睡半醒的被催眠状态,他眼前一切开始变得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