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穿书后他拿了女主剧本 > 第3章 【3】

第3章 【3】


“额”,之前书中对师尊的笔墨不多,他对这个人物没什么了解,不知道该什么和他相处,只好先打开了门,站在一边,小声叫了一声,“师尊?”。

        温翮雪淡淡看他一眼,便跨门而入,离得近了,江叙发现这位师尊身上有股淡淡冷香,有如冷冽冰雪。

        这样的顶级配置,为什么作者到大结局都没让他出来?江叙疑惑地摇摇头,为温翮雪略感遗憾。

        他正胡思乱想着,头顶忽地放上一只手掌,江叙一惊,一仰头便看见温翮雪正垂眸看着他,因着手抬起,宽大衣袖下滑一些,露出一截冷白手腕,他盯着看了几秒,那手腕便突然一闪而过一丝红光,绕着手腕一圈,像是条红绳一般。

        江叙一怔,再仔细去看时,却是不见了踪影,只剩下雪白的皮肤。

        这个师尊也太神秘了,而且为何会来看他?

        正想着,自头顶处便传来一股凉凉的气息,很舒服,很快便沿着头顶流窜至全身,冰冰凉凉的触感很舒服。

        江叙还没来得及问,那只手就很快移开了,一瞬间从舒适温凉的环境里出来,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头顶,眨了眨眼。

        “师尊,这是什么?”。

        温翮雪并未看他,收回手掌时微微蜷缩了一下手指,“看来身体无大碍”。

        江叙明白了,原来这是在给他检查身体,只是这方式着实有些神奇。

        气氛一时静默下来,江叙是个话多的,但眼下面对着温翮雪这样一号自带沉静清冷气质的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缓和,更何况实际上来说,两个人还不在同一个阶级。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温翮雪看,却不料对方恰好抬起头,两个人视线便正正好对上。

        “……”,江叙从未如此尴尬过,对方那双眼睛过分冷清纯净,叫人连看上一眼都觉得是亵渎,他斟酌着,终于还是开口道,“多谢师尊,师尊找我是有其他事吗?”。

        话一说出,江叙立马抿紧了唇,他这么问是不是有点奇怪?

        温翮雪轻轻扫过来一眼,不知为何却是不说话,只盯着江叙,江叙紧张地攥紧了手,却见下一秒面前的人又笑了。

        “?”,江叙疑惑地眨眨眼,说好的清冷师尊不喜言笑呢?

        “你很紧张?”。对方终于又是开口了,江叙一愣,忙回道,“还好还好”。

        温翮雪微弯着眉眼,眉目依旧清冷,眼里却像是融化般,带着温和的笑意,“不必紧张,我只是来看看你的身体,既然无事,也便安心”。

        江叙表面平静,内心狂叫,这是那个原著里冷情冷性的师尊?他对弟子都是这么关怀的?

        像是看出他所想一般,温翮雪收敛了淡笑,脸上复归清冷之色,他忽地从宽大袖中掏出一个清透小瓶,轻声道,“躺下吧”。

        他的声音极浅,像是玉石入清泉,明明是冷冷清清的,却又叫人下意识便想顺着去做,江叙竟是没有多想什么,两三下脱了鞋袜,便上了床。

        白皙的手指捻开药塞,放置一旁,温翮雪看着江叙一眼,又道,“解衣”。

        “啊?哦”,江叙低头解着腰带,待到衣衫打开,才回过神来,停下了动作,不是,他为什么这么听话??

        再抬头时,葱白指尖便已经沾了些许药膏上来,温翮雪低头垂眸,解下剩下些衣物,道,“转身”。

        江叙皱了眉,“师尊这是要做什么?”,一转头对上温翮雪的脸,便噤声了,乖乖转过身去,“……我转”。

        微凉的指尖沾着柔凉的药物,在江叙背上几处青痕上轻轻涂抹,动作极轻,不像是在涂药,倒像是在雕琢宝物似的。

        江叙在这之前可不知道自己后背受过伤,说来也奇怪,他本来是个怕疼体质,要是后背有伤早该察觉的,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感觉到?之前时景玉也说,他被发现时已经被人安置好了,难不成是有什么好人救了他不留名?

        贴在温热皮肤上的手指缓缓游移,带起一阵酥麻,江叙微眯着眼,长睫颤着,脑中忽地闪过一个画面,也是这般涂药的景象,只不过角色互换,拿着药的人是他,床上躺着的是另一个人,那人看不清面貌,只是觉得甚为熟悉。

        正思索着,身上的微凉触感便霎时消失了,江叙身体一怔,刚要转身,发觉温翮雪已经帮他拿起了衣裳替他盖在肩头,那个白瓷小瓶被放在面前,“每日一次,可消淤青”。

        江叙呆了半天,才两三下系好腰带,整个人还没来得及下床,半跪在床榻,由此便只能仰头看着站在眼前的温翮雪,温翮雪也低头看着他,眼里带着某种不知名的情绪,却只是一闪而过,江叙没来得及捕捉,心中疑惑,竟是嘴一张直接问了出来,“…师尊,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原书中作者并没有过多描写温翮雪这一条线,自然也没有点出他与原主江叙之间的故事,读者也都一直认为这两人是从未见过的,可眼下温翮雪在他面前出现了两次,而且每一次相遇,看他的眼神都不太一般,不像是看一个未曾见过的人。

        大概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温翮雪一直淡淡的神色稍作滞顿,忽地抬手过来。

        江叙下意识地紧闭上了眼,颊边却有什么微凉物什轻轻擦过,一缕垂在脸边的柔软发丝被轻挑着撩过耳后,冷香入鼻,他睫毛颤了颤,便睁开了眼,发现温翮雪不知何时早已后退了半步。

        见他睁眼,温翮雪浅浅勾唇,他唇线抿的平直,这一点弧度几乎要看不见,只留下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应当见过”。

        应当?那这是见还是没见过啊?江叙被他这句话说的摸不着头脑,还不等开口再说些什么,门便被再次扣响,他抬头去看,门已经被推开了,时景玉端着青玉小碗自门外进来。

        “师弟醒了?我带了些清淡的粥来……”

        看见站在屋内的温翮雪,时景玉动作一怔,惊讶道,“师尊怎么在这里?”,他看看床榻上衣衫不整的江叙,眉微微皱起,“这是……”。

        江叙赶紧拉了把衣裳,从床上两三步爬下来,接过时景玉的小粥,笑着感谢,“谢谢师兄!”,他偷瞄了一眼温翮雪,咳了咳,道,“师尊来给我送药!”。

        “……”,时景玉脸上的震惊更加明显了,他看了眼温翮雪,斟酌着开口,“…也是,师尊一向是关爱弟子的”。

        温翮雪不置可否,只朝他点点头,而后转头看了江叙一眼,视线滑到腰间,道,“好生保管”,而后便离开了。

        江叙看着再次合上的木门,疑惑地把腰间的玉佩拿上来,手指摩挲了几下,这枚玉佩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温翮雪好像很重视的样子?

        “师弟,师尊刚刚说的是这玉佩吗?”。

        时景玉出了声,江叙才回过神,他含糊着回答,“应该是吧,诶,师兄这粥闻起来好香!”,说着便打开了盖子,笑着看着时景玉,“多谢师兄!”。

        看着他开心的样子,时景玉刚刚那点疑虑早就消失的无隐无踪,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想要拍拍面前人的脑袋,却在快要碰上时生生顿住了。

        这是在做什么?他不是不了解自己这个师弟的脾性,可近些日子他好像是变了个人,之前还对他那般冷漠,脸上的厌恶都不像是装出来,可这些天又变成了这样活泼的性子,只这一会儿功夫,看见师弟的一个笑,他好像就忘了早先二人的关系是怎么恶劣的。

        时景玉缓缓垂下手,只勾唇道,“快些吃吧”。

        自从温翮雪来过以后,江叙的身体就好了很多,001也这两天也消失匿迹,再没有出现过,直到第二天被通知要去参加拜师大会时,001才冒了个头。

        彼时江叙正在穿戴送来的衣物,纯白的广袖,唯有胸口处两方交领上有淡蓝色云纹,极简单的款式,却是每逢重要事情时全体弟子都要穿的。

        他正对着铜镜理着衣服,001的声音就突然出现了。

        【宿主你好】

        001一连几天没有出现过,突然出现吓了他一跳,“你怎么神出鬼没的!?”。

        001冷着眼,提醒道,【宿主衣领歪了】。

        “……”,江叙哼了一声,低下头扒拉了两下衣领,便听见001接着道,【我是来提醒宿主,女主今天就会出现,请把握机会】。

        江叙听到这话,一愣,“不是说剧情变了,所以我还是要达成男女主恋爱成就?”。

        【理论上是这样】。

        “…好吧”,江叙在001脑袋上揉了一把,无视了投过来的一个大白眼,转身推开门,“等我成功!”。

        拜师大会四年举行一届,有意的人可以上山届时会由门派进行筛选。

        原书中女主长大后是个万人迷,不但长相绝美,连身上的灵根也是最好的,所以当时才会被掌门一眼相中,收为门下弟子。

        她在上山后与时景玉相识,两人逐渐互相吸引,才有了后面一系列剧情的延展。

        总的来说是这本书其实就是以男女主的感情为主线的,其他大多是辅助。

        只是一站在外面,江叙就有些不知所措了,他虽然是看过这本小说,但也只是当个乐子看看就罢,未曾想到有一天他会穿进来,眼下看着也一片竹林掩映,都不知道该往那里走。

        正站在一条石阶前犹豫着,一阵清脆的铃铛声从远处传来,他抬起头,看见一袭青绿色的女子正蹦蹦跳跳地跑过来。

        这个姑娘他知道,是书中一直明恋大师兄的傲娇小师妹,符碧菡。


  (https://www.uxiaoshuo.net/67377/67377119/91929378.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