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穿书后他拿了女主剧本 > 第19章 【19】

第19章 【19】


半月之期很快过去,仙侠大会召开在即,参会的各路人马已然陆陆续续上了山。

        一时间,凌云山竟是热闹了起来。

        按照规定,在全部参加的人员到齐以后,是要设宴接风的,因而在秘境打开前一天,会在琉兰台大设宴席,届时各派的领头人物都将会来到席间。

        这次来了许多人,自然是要显示出本门气势来,因而掌门早早便下令,要求这几日弟子们更要加强休息,莫要懈怠,故而江叙这几日一出门,便可看见匆匆忙忙赶路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来,在修习的场地也无不是看见弟子们持剑认真修习,倒显得他懒懒散散的,久而久之,自己也觉得对比太惨烈,便想着主动寻了大师兄要一同练习。

        试炼在即,时景玉自然是不会懈怠,一连几日,江叙都未曾见过他,今天怎么着都要逮到他。

        谁料,大师兄还没寻到,小师妹倒是主动来找他了,彼时他手中拿着根木棍,打算一会儿便充当木剑,待到一会儿找到大师兄好作练习。

        “江叙!”,符碧菡欢快地跑过来,看着他手里的木棍,皱了下眉,“你拿着根棍子做什么?”。

        江叙把棍子在手里捏了捏,还算柔韧有力,他满意地点点头,一边继续往前走着,眼睛四下里寻着时景玉,一边慢悠悠答道,“自是要做练习之用”。

        符碧菡噗嗤一笑,捂着嘴指着他手里的棍子,“就这能怎么练习?”。

        江叙懒得和她争论,便噤了声一心一意地找寻着时景玉,两个人走过一道石桥,终于在一处僻静之所找到了时景玉,他手中持剑,前面站着位背对着江叙的女子,那女子个子高挑,身形清瘦,手中也持剑,那剑身却较为奇特,微微泛青,剑柄上一颗翡翠色宝石十分显眼,时景玉正为她纠正动作。

        那女子背影叫人略感熟悉。

        符碧菡见他停了脚步,便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见那个女子时眼睛倏地瞪大了,她蹬蹬蹬跑过去,推开时景玉,一把拉着那女子的胳膊把人拉过来,“谁叫你和大师兄一起练习了!!”。

        江叙慢悠悠在后头走着,在看见那女子容貌时,瞪大了眼,他赶紧跑过去,挡在符碧菡面前,惊喜道,“晏欢师妹!”。

        晏欢手中的剑未来得及收回,刚刚被符碧菡这么一拉,锋利剑尖未有留意,一转剑锋,便划过了自己衣衫,深蓝的碎步片飘扬片刻,悠悠然落在地面上。

        她这才收了手中剑,拱手道,“江师兄”。

        一旁符碧菡还生气着,紧紧靠着时景玉不肯离开,时景玉语气虽如往常温和柔婉,俊秀的两道眉却是微微皱起,“下次不可莽撞”。

        符碧菡最听他的话,此刻脸色虽然不太好,却依旧低着头虚心听教,脚尖一直不安分地蹭着地面,余光时不时便往晏欢这边飞过来。

        江叙没料到会看到时景玉同晏欢一同在一起,心中一时欣喜,以为自己做了这么久的媒人终于得见效果了,连带着面上都喜洋洋的,眼尾跟着翘起,笑得很是好看,“师妹你和师兄在练剑呐”。

        晏欢点点头,“方才师兄说我有几处动作不太对,便过来教我”。

        江叙满意地点点头,余光瞄了眼时景玉,心道你小子还是蛮会追女孩子的嘛。

        时景玉:“??”,师弟这是什么眼神,为何会叫人觉得恐慌?

        “师兄果然是温柔耐心,”,江叙向晏欢眨眨眼,道,“师妹真是好福气!”。

        晏欢面带疑惑,两道远山眉微微皱起,“江师兄为何这般说?”。

        “哎呀,”,江叙拍拍她肩膀,“师妹不必多问,我就是随口一说”,言毕,他转身看了眼时景玉,眨了眨眼,道,“你说是吧,师兄?”。

        时景玉没看懂他的眼神,下意识便点头,“师弟说得对”。

        江叙哈哈笑了两声,看了眼还紧贴着时景玉站着的符碧菡,眉头一皱,他两三步走过去,挽着时景玉的手臂把人带过来站在晏欢身边,这才满意地舒展眉头,”这就对了”。

        符碧菡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指着他鼻子气道,“江叙,你这是何意!”。

        江叙看她一眼,走过去在她耳边悄声道,“我是为小师妹好,不然师兄得一直在这儿说你了”。

        符碧菡眨了眨眼,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你骗人!”。

        江叙无辜地耸耸肩,“句句属实,你看,现在师兄不就不骂你了?”。

        “这……”,符碧菡看了眼对面师兄,点点头,道,“倒也确实,那好吧”。

        江叙满意了,向她笑了笑,转身往那两人身边去,“师兄方才是正在教晏欢师妹剑法吧?”,他托起时景玉的手,笑眯眯地放在晏欢那把剑上,“那就继续吧”。

        晏欢抬头看他一眼,微抿着唇,“江师兄不练吗?”。

        “不练不练,看着你们练我就开心了,啊不是,是多看几遍我就会了”。

        时景玉无奈地松了手,看着就江叙,“师尊将师弟交给我,可这几日怎的都不见师弟人影?”。

        “我想着师兄这几日定然很忙”,江叙挠挠下巴,笑笑,“就不烦扰师兄了”。

        时景玉一句不烦扰还没说出口,晏欢便上前一步,手中长剑逼得江叙生生后退半步,“大师兄教江师兄吧,刚刚师兄纠正的动作,我学会了”。

        什么你就学会了?江叙一看这晏欢这架势,赶紧上去道,“师妹天资聪慧,但正因如此才更需要像师兄这样修为高深之人来指点,这样才能更进一步!”。

        “晏欢倒是认为,江师兄如今灵力缺失,而今又降临仙侠大会,应当先为师兄考虑”。

        晏欢平时话极少的一个人,今日却不知是怎么了,不但话多,还说的句句在理。

        江叙刚要再说点什么挽回一下,就看见时景玉略感赞同地点了点头,道,“师妹说的不错,这几日我也发现,你的灵阶长得很快,剑术也无大问题,”,他看了眼江叙,笑道,“当然,师弟的灵力尚好,只是不知剑法如何,就照师妹说的,先看看你的剑术如何?”。

        合着两个人都在委婉地说他实力不行是吧,江叙一时竟然没有反驳的理由,只是这么答应了那他今日不但没让男女主亲近,还生生打断了人家的亲近……

        “大师兄!”,符碧菡好像对这个安排不太满意,“我的剑术也不好啊,你教教我嘛”。

        “你的剑术好得很”,时景玉抬手在她头上一敲,“更何况,有掌门教你,我就算了”。

        符碧菡瘪瘪嘴,没再说话。

        时景玉笑笑,对江叙道,“那就这样说定了”,她看了眼江叙手中的木棍,怔了怔,才道,“师弟连木剑都备好了,刚好此时无事,便开始吧”。

        “……”,江叙欲哭无泪,偏偏晏欢这时候还添油加火,“那便不打扰二位师兄,晏欢去别处”。

        说完,也不看江叙疯狂使的眼色,转身离开了。

        符碧菡倒是没有要离开的打算,找了个石凳坐下来,撑着小脸,专心地盯着时景玉看。

        时景玉走近一步,将他手里的木棍接过来,心情似乎很好,,木棍在他手里也像是有了灵魂一般,他利落地挽了一个剑花,笑道,“师弟,如何?”。

        想不到晏欢不懂得二人相处时间,大师兄也不懂得……

        他无奈地叹口气,伸出手接过木棍,有气无力,“那就劳烦师兄了”。

        不过时景玉剑法当真是好,江叙没了原主记忆,连灵力都未曾完全恢复,更惘论剑法了,经过时景玉这么一指点,却也觉得手感回来了些,拿起木剑也能舞地头头是道。

        只不过有一点奇怪,练剑途中师兄便一直红着耳根子,他原本以为那是热的,但转念一想,修仙之人,若是觉得热了,随意调动一些体内灵力便可抵挡暑气,又怎会任由热浪侵袭的自身如此难受?

        更何况,都练完剑了,为何还红着?他犹犹豫豫地看过去,却见原只是红了耳根子的人眼下却是脸白皙面庞都红了,虽依旧作的一副面不改色的模样,却是同平常时的大师兄形象相去甚远。

        江叙一向是个憋不住话的人,更何况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自认也同时景玉打好关系了,算不是极亲近,那也是半个好朋友,便开口问他,“师兄,我上次便觉得你总是脸红,莫非是天生热气重?”。

        可作者设定里没写啊。

        时景玉大概是没料到他会这样问,微一抿唇,竟然是刹地转过身,道一句“时候不早了”,便不再多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江叙盯着他红透了的耳朵,嘟囔着,“看来果然是面皮太薄”。

        一旁早就看的睡着了的符碧菡这时才悠悠然睁开眼,她站起身,发现只剩下江叙一个人,“大师兄呢?”。

        江叙摇摇头,望着时景玉离开的方向,叹道,“大师兄被我羞走了”。


  (https://www.uxiaoshuo.net/67377/67377119/91764949.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