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破梦者>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圣殿缔造者

破梦者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圣殿缔造者

  少年惊骇,却根本来不及躲避,可预想中的灼烤滋味并没有出现,不知道是混沌之光护体,还是火属性的力量同源,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的身影自眼前慢慢浮现。

  “少年,你是第五代五行宫宫主?”

  “应该是吧,敢问老丈是?”

  “什么叫应该是?”

  “小可也不知道宫主传承几代了,那守护者告诉我五代,可我不信任它。”

  “呵呵,小小年纪,说话倒是酸利刻薄,不过那厮也不是什么好鸟。”

  “圣灵既然选择了你,难道没有告诉你?”

  “一言难尽。”少年皱皱眉头,委实不愿意再把过往的经过描述一遍,费神费力,还有告状的嫌疑。

  “嗯,也罢,难尽就不必说。”老头倒是开明的很,“你能走到这个地方来,证明五行圣火火种已经聚齐,火属性修为纯正,啊呦,还真不容易,你居然先后经过了三次淬体,居然还没死,难得的天赋与悟性,怪不得,怪不得。”

  少年一脸黑线,基本上猜出来此人是谁了,他恐怕就是第一任五行宫宫主,也是五行圣殿的缔造者。

  “既然走到了这里,老朽就不能藏着掖着,好东西自然是要留给后人的。啊呦,厉害!你这身光环有些奇特,居然能挡住老朽,这是什么东西?咦?蛮荒的气息如此浓重,不对,不对,这应该是极为纯正的混乱属性,你去过那里?”

  老头上下其手,唠唠叨叨,自言自语,偶尔还一惊一乍,旁人听起来完全理不出头绪,但少年越听越惊讶,那里?神秘之地?莫非这老头也去过?

  见少年不回答,老头激动起来,“少年,你一生际遇非凡,恕老朽眼拙,竟然看不见你的未来,但脉象博大,应有冲天之势,绝非一个小小的先民大陆能困得住的,是哪个王八蛋让你来做五行宫宫主的?”

  老头一席话将少年惊的目瞪口呆,不过以他的身份将火天尊说成王八蛋,好像也不是太过分。

  这位五行圣殿的缔造者,说起来应该够牛逼吧?有必要这么捧自己么?他居然能看出混沌的属性,也当真了不得。

  “不知到老宫主可曾听说过神秘之地?”

  “神秘之地?”老头神色一僵,似在竭力回忆,最后摇摇头道,“没听说过,但在老朽那个时代,虚空中却有一处迷乱之地。”

  老头子欲言又止,少年猜测,似乎跟他说的地方很类似,于是又问,“老宫主所说的混乱属性的物质可是叫混沌?而源于迷乱之地呢?”

  “不错!”

  “那里满世界的白光,入口处浓雾迷幻,中心地带高山耸立,山脚下还有一汪碧潭?”

  “正是!”老者惊讶的神色绝非伪装。

  少年更惊讶,他没想到除了火天尊以外,在更古老的先民大陆上还有人探索过神秘之地,这老者能成为五行圣殿的缔造者,的确当得上了不起三个字。

  “小可正是自那地方而来。”

  “怎么可能?你小小年纪?”老头子失声惊叫。

  “讨巧而已,火天尊,也即使我的师傅,是他发现了神秘之地,我只不过捡了个现成的。”

  “那也不可思议。”老者直摇头,“能从那个地方活着出来的人,老朽还没听说过。”

  少年懵圈,但随即意识到眼前的老头子不是真人,只是一缕神魂幻化的人形,既然守护者说过,前四位宫主早已作古了,这位大能者自然也不存在于世了。

  “你莫要猜,老朽先后三次到访过迷乱之地,但头两次只敢在外围打转转,感觉到凶险可怕,又迷雾重重,所以未敢踏足。

  “之后第三次,并非鬼迷心窍,而是老朽查到先民大陆的本源与迷乱之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在留下这缕神魂之后,冒险再去,当时踏足其间,看到的景象就像你所说的一样,但白色迷雾千变万化,意志不坚者很容易迷失本性,死无葬身之地。”

  “那么敢问,老宫主是否曾掉进去过那个碧波潭里?”

  “绿色的水潭?”老者苦笑,“当老朽看到那水潭时,早已经不行了,头顶忽然电闪雷鸣,偏偏看不到云雾和雷电的影子,那种雷声,即便是老朽有着天尊实力,探索虚空近十次,经历过虚空乱流和风暴,却从未听到过如此恐怖的惊雷,最后老朽也不知道是被雷劈死的,还是给吓死的。”

  少年再度石化,眼前这缕神魂的记忆恐怕也就到此为止,神魂与本体之间互相感应,能留下这段记忆也不足为奇,可如此遥远的距离依然能感应到,可见老者当时的修为是多么强大。

  不过这老头也着实勇敢和可爱,先民大陆的本源来自于神秘之地,大眼珠子早有论断,而数万年前的绝世强者却要拼着性命去探险证实,差距之大,实难想象。

  老者在神秘之地经历的风险,少年感觉稀松平常,并不是说他实力强过老者,而是它与神秘之地特殊的渊源,从某种角度讲,神秘之地是少年的故土。

  联系大眼珠子所说的两颗石头的故事,少年已经在碧波潭边见到了一颗,或许还不止一颗,五彩石头侧面的两个小小的石牙也可能成长为未来的石头,那么他是其中的哪一颗?

  “少年人既然能活着出来,不知道有什么奇遇?”老者有些心痒痒的。

  “我就是想去找一些传说中的息壤。”

  “找到了?”

  “找到了。”

  老者闻听,激动的须发乱颤,“可否与老朽一观?”

  少年摇摇头,神识化形后,他随身携带的任何物件都可以跟着化形,唯独息壤不行,混沌属性的物质,并不听从他的意志,尽管他也源自于混沌地。

  “算了,看不到也无所谓。”老头子不无遗憾,“少宫主小小年纪便有如此造化,老朽当恭喜之,所留福泽不多,全都给你吧。”

  老头的话音刚落,身形便扭曲起来,随着烈焰飘动、融化,直至消失,少年觉得手中一沉,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瓶,一根夺目的五彩棱棍。

  “两样小东西,一个助你防身,一个为防患未然留下的火种延续,少年人,守护好息壤,先天大陆已然不存在,希望你为遗民多做些事情。”

  这是老头的神魂所留下的最后的话,少年也遗憾,还有很多事情未来及询问,比如说,大眼珠子有没有来骚扰过,再比如,老者虚空探险十次,应该知道些灯塔和空间通道的事情,可哪料到老头子说去便去了。

  少年将两样宝物仔细收好,眼下不是查看和实验时候,要抓紧时间再往深处探一探,知道的越多,准备的越充分,找到灯塔就有希望,少年摸了摸胸口揣着的棋盘,决定还是再忍一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