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79章 放长线
  林欢现在也是个股东,说话腰杆也粗了不少。最主要的还是,将来的华晨高科肯定会把纳米产业作为主营中的主营项目。自己虽然百般推脱不要再增加什么股份,林晨最终还是硬性给他摊派追加了30%核心技术入股。她和自己的意见一致:华晨高科开张大吉后的第一步就是要收购奇异互动多媒体,对其进行资产重组,整合到更名后的华晨高科旗下。所以,自己可以提前过一下当上奇异互动股东的瘾。

  老韩啊老韩,想不到你也有这天,居然被我给开了……他暗笑的很爽。新公司多占30%的股份他没什么概念,自己也就实打实的出了4000万,其中包括陈冠浦的1000万和孙华廷的800万。照这次收购规模:1.6亿多的总股本,以每股三块七的代价收购了71%实际花了4.2亿,自己和陈孙三人合起来的股份还不到10%。最让他没想到的是:林晨后来给他追加的3000万用于交纳收购履约保证金的那笔钱,也划到他名下作为他个人的出资。

  加她那笔再加自己这笔30%……他最后干脆就不想细算了,因为林晨从来就不和他好好算清楚。最后他把自己所占的股份归纳出一个抽象概念:以后他也能参与重大意见,勉强能算不再依靠林晨。最重要的是:林晨不再是自己上司。他想起了一句广告词:拥有自己的天空,高度由自己定义。好诗一句!至于能赚多少钱已经是个数字,不影响自己的生活需求。一起把这个夫妻店做好,谈到利益就要伤感情,至少伤到他感情。

  有点怀念起和陈冠浦四处冲杀那一阵……找个日子应该再和他出去作战一回,重温昔日情怀。自己和他合计过要把小日本踢出国内地盘的,等从日本那里赚足了钱,再拿钱把他们砸走。大不了只是便宜到国内消费者。

  在电话里听到林晨说老韩要撤资散伙后,道,“怎么钱从你口里说出都不像是钱了?一亿两千万虽然多……算了,给他好了。”

  林晨叹口气,仿佛在笑他的无知,“是美金……”

  他差点再次从椅子上翻下去,“美金!他疯了不成?奇异互动的注册资金也就这么多!他这招釜底抽薪选的真是时候。”

  她没再多作解释:“我晚上过去再详谈,我先挂了,在开车。”

  林欢觉得自己实在不是做生意的料,因为他太容易受到数字的惊吓而失去镇定。现在他胆量大了不少,受惊吓次数与日俱减,不过还是计算了一下如果是元一沓的纸币,要堆出近十亿人民币的话,需要占用自己房子的多少面积体积?正好是长宽高都等于100沓单位纸币组成的长方体;纸币是长方形,所以堆出来大概就像一个巨型立体的100元纸币。大概占地一百平方左右,连房子里最大的客厅都摆不下。

  一耽误差不多半个小时过去。趁过去小丫头那之前给高强拨个电话,问他由陈冠浦帮忙代办的20万支洁手露办妥没?高强说前两天就搞定了,周末再约他一起吃个饭。一说起吃饭的问题林欢就想起他住的地方,真够大的,自己是不是该把这房子卖了去换个大的?一换可就和小丫头做不成邻居。在电话里说声可以然后挂了。他不给陈冠浦打电话舍近求远去问高强是有原因的:老陈在电话里神聊的功夫太强,他抵挡不住。

  林晨到了机场国际厅出发厅门口路边,站在靠路旁一对夫妻模样的华裔游客,见林晨的车在路边停下,女的直接上了车;男的拿出烟抽,在车外看着行李。林晨将一方黑色绒面硬盒交给她,“这里面的东西很重要,我已经和家族申请一条专用的贸易渠道,一到了日本你们就和这个人接洽,他会负责补齐一切手续。”她递过去一张手写的卡片,那女的看了三十秒左右,道了声晓得了就下车,将那张纸片在林晨面前烧着了也给自己点根烟,向她挥手道别。

  林晨开车离去。为了填韩劲锋这边临时出现的无底洞,现在只好提前销售。林欢那里只要能赶得上后续部分,应该就不会出什么乱子。把这条大鱼绕得晕乎乎的,终于要收线了。

  韩劲锋下午和林晨正式决裂,他委托的律师将知会通知交给林晨。上面列明他退出公司的四个条件:一,给足一亿两千万美金。二,不接受期票及其他任何延迟支付方式。三,一次性付清。四,本文件有效日期为十日。

  现在他也为最后的结果紧张着,不知道自己开的条件会不会太苛刻?如果林晨无力履行,让她吃不香睡不好十天下来也够她好看的;要是她能履行,自己能脱身大展拳脚,也可以大大地削弱她的实力。目前发展情况就叶风比较明朗,首先进入回收期;他选择的行业就像滚雪球:不停的找项目投资获取回报。慢慢的滚,然后越来越大。除了他的其他三人都选择一劳永逸的办法:一次性投资,等待漫长却丰厚的回收期。

  两种方式各有优劣。叶风的方式可以分散风险,但必须环环相扣;如果一个重大环节出了问题,一蹶不振的情况在这种类型的行业里屡见不鲜。其他三人的方法趋于保守,好处当然是节省下大量的精力时间去评估新项目,坏处也显而易见:投资前期全处于回收期,如果后期的发力不够迅猛,五年期限的截止日期到来之前一旦让对手提前达成目标,前期完全等于白忙。

  四人的创业资金当然不是由家族免费提供,而是由各自的家庭提供,所以5000万美金的创业资金不是免费的筹码——韩劲锋的创业资本是由父亲和二叔公和自己的哥哥等三人帮自己凑的。由家族提供的壳资源和种种便利条件,即使五年后注定要输掉这场比赛的其中三人,也能获得巨额收益。所以每三十年举行一回的家族继承人的选拔赛和总决赛,内部竞争的激烈程度,不亚于世界上任何国家元首大选。

  快到傍晚时,韩劲锋没心思继续留在公司坐班;他总隐隐觉得,林晨肯定能想出办法满足他所要的,既然如此,这公司也不必再留恋了。他不自觉地收拾完办公室里的私人物品,觉得有点英雄气短,有点不舍再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总监办公室——这家公司最大最气派的三间办公室之一——扣上门后第一次早退离开了公司。

  林晨到了林欢家门口按了一次门铃没有回应,自己拿出钥匙开门。进门后喊了两声逛了一圈,结果发现林欢不在,到厨房看看他这里还有没有吃的?如果没有的话,得让秘书帮忙补充一下,下次她来的时候顺便带过来。

  等了十分钟,她准备打林欢手机问问他在哪,不过已隐隐猜出他在隔壁。

  “我在隔壁,你过来好吗?”他在电话里道。她挂了电话,冒出一肚子火。真不得了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他现在居然要自己亲自移驾去和她共处在一个屋檐下!上回圣诞夜三个人难道还没待够!走到夏霁霏家门口,很想一脚踢在门上,还是用手按了电铃,长叹一口气。

  林欢来开了门,她走进屋里林欢在后头把门扣上。夏霁霏闻声从房间走了出来。三人经历几番波折,现在似乎都没了激情继续翻江倒海,静静的分踞客厅沙发三角。林欢眼观目前局势,似乎该由自己先开口打破僵局,把小丫头的事给说了,起码能把这潭死水搅个波澜出来,即使万一不慎造成惊天巨浪……反正死猪已经不怕开水烫,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他压低声音假咳两声,感觉有点官僚的味道,“我有件事要和你说说,蛮……严重的。”

  林晨头没抬,修着指甲,“什么事?说吧。”

  “小丫头她……怀孕了。”他说出怀孕两字前停顿了一下,发现其实没想像中那么难出口,出口后真有难以言喻的轻松!

  “小丫头?谁?”她不紧不慢应着,忽然眼光停在夏霁霏身上,觉得不可思议。她定定看回林欢。他从轻松又深陷到艰难的泥淖里,点点头。

  林晨把铺在一张面纸上剪下的指甲包好,投到垃圾桶里,又走到夏霁霏身旁坐下,还是一言不发。林欢觉得被孤立得更加厉害。还是林晨发话,“你打算怎么办?”

  林欢苦笑着,“怎么任何人都来问我怎么办……我想和她结婚,”他望了林晨一眼,她面上罩着薄薄的寒霜,怎么看都觉得可怕,与平时和颜悦色的模样相去几万里。继续道:“但是她不愿意和我结婚,想生下来……”

  林晨扯动嘴角,“那怎么样都要恭喜你要做爸爸了。”

  夏霁霏这时从旁边插口道:“其实这是我自己的事,哎,没复杂到需要讨论的地步。”

  林晨第一次和她主动搭话,轻声道:“有多久了?”

  夏霁霏愣了一秒,怎么也没想到对方是在跟自己说话,嗫嚅着,“不到十天吧……还没确定,只是感觉好象有了。”三人中其实她最大,81年生,林欢其次,82年,林晨反倒是最小的。但现在看来林晨倒像个大姐在指引着一对失足的少年男女,对他们进行婚前教育。

  林晨对林欢道:“你为什么这么不小心?”夏霁霏听后也如梦初醒地盯着林欢,好像是她到现在才被点醒,像个被诱奸少女在指认嫌疑犯。

  林欢满腹冤屈,这……能全怪他么?自己又要成发泄对象。她们似乎有意无意的往一道壕沟靠近,自己却在空旷的战场上惊慌失措。马上就要变活靶子。

  在平时来讲是件好事。不过处在现在的极端环境,如果不赶紧切断她们的思维惯性,恐怕以后连林晨都要口口声声喊自己大色狼。

  “这确实是意外。人们虽常说,防范胜于救灾,隐患险于明火……”他脑子里搜不出其他词,说这句不但没用还自打嘴巴,正想再往下解释的时候林晨接道:“其中好像也有一句‘责任重于泰山’,你怎么说漏了?”她心里不痛快的地方在于:他和夏霁霏才认识多久?OK,小丫头的昵称也有了,肚子里的小孩也有了。自己竭尽全力的帮他都不晓得是为了什么?

  在这种感性的环境下她又变成百分之百的感性。抛开家族竞赛和她当初一意孤行让他做自己候选人这些种种不谈,即使他对自己也是真心的,心里仍旧是空荡荡,只觉得当女人当到这份上实在够失败。她这种想法同样也是林欢最害怕的,他不怕被女人淡忘忽视,就怕女人在乎伤心。否则和小丫头顺利发展到一半,他也不会这么坚决地要和林晨重拾旧好。

  夏霁霏也帮腔道:“是呀,没责任心的男人最靠不住。”一想到林欢提的烂和平共处理论气就不打一处来。现在有了机会赶紧落井下石,闪到一边看热闹。

  “嗯,是有这一句我还没说到。”忽感一阵冤屈,他索性豁出去了,“我说你们别老针对我啊,我被你们蒙着眼差点又被你们合伙推下悬崖。我哪里不负责了?关键是无从负起。小丫头又不结婚又说是她自己的事情,我难不成去外头领养一个来,先体验顺便赎罪?”

  话头既然一起,他瞬间变得振振有词,“自从先后认识你们俩……没错,先后认识,这点很重要。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命运就在你们股掌间飘来荡去。我的想法你们也知道了我也不多说了。”

  “提个你们都没想过的思考题:如果你们换作我的话,打算怎么办?说的有理我就照办,不对,没理我也照办。有没有理现在不是症结所在,是到底要怎么办?”

  夏霁霏没看成热闹,又转回来扔了颗石头过去,“你是男人,你要负责想。要不这样吧,你想个办法出来,我们照办,如何?”她无意中说了‘我们’也觉得有些越俎代庖。林晨看了她一眼,第一次对她笑笑表示赞许。这一笑说不上让她受宠若惊吧,至少表示认同她的建议,也化解掉不少敌意。化解了敌意后她才了解为什么林欢会一直对她依依不舍。

  她原先直觉地认为林晨是个很没女人味的家伙。林欢会和她藕断丝连估计与他们间是上司下属的关系有关,也许这女人挺有钱、也许他还对她留有旧情什么的。另一方面,自己在这场糊涂仗中表现出的涵养,从头到尾都是超常发挥;没想到的是,这个劲敌的涵养丝毫不弱于自己,和她用的一样都属于以柔克刚这一类的门派招式。

  这场冷战最终就没打起来,拖到最后开起了和约会议——那大色狼当然是战败国!但是……他好像占尽了便宜,算了,不管他——在和约会议上,缔约双方正胶着无法寸进时,她又给自己来了个一笑泯恩仇,确实有这味道。

  她这一笑,戴在外表那顶看起来高高在上的女王面具瞬间融化,给人的感觉软绵绵的,很舒服。夏霁霏现在也不得不承认她并非浪得虚名。林晨附和着,“也只有这样了,你想出个解决办法来,我们听你的。”

  林欢道:“你们看,又推给我想!我即便想得出你们又不照办,到头来还是在绕圈子。”两人阴晴不定的看着他。茫茫灰暗的空中忽然闪出一道曙光。林欢忽然对林晨道:“对了,你不是来找我谈韩劲锋要退出的事吗?我不晓得我能出得了什么力,甚至连出的主意都不一定有你高明。”

  他这招烂招果然有效。林晨明知这招奇烂无比,歪歪斜斜的全无花巧,还是不得不接下。只有十天的时间解决这棘手问题,真是内外交攻!她脸色一整正要摆出一副谈公事公谈的样子,一旁夏霁霏将这招对她完全无杀伤力的破招接了过去,“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顺序不能倒过来,你把办法想出来再谈公事。”

  林欢摇头,“你们想,无论如何我都服从。”他这招开水烫死猪让她们无可奈何。但他越是这样坚持她们就越要让他出主意;哪怕是个再差劲的主意,也比目前每次三巨头一聚齐就要箭弩拔张要来的好。

  夏霁霏咬牙切齿的道:“你划出道来我们接下就是了,啰哩八嗦的真烦呐!总不能一直把这件事拿来当作有趣的话题聊吧!”

  林晨点点头,“赶快,一会还有要紧事谈。”

  林欢两只手抚着额头作思考状,因为实在是按捺不住流露在脸上的喜色。他故意低沉的道:“不说了,我一向都拙于思考,你们随便想一个都比我想上十天八天周全。”

  她们两人终于克制不住耐性,面色涨得通红。林欢想起了《大话西游》里观音姐姐想杀唐僧时的那一幕。眼看火候差不多,见好赶紧收,以免炒糊了。他站起来在客厅来回踱步,“提两个条件:一,我说的时候你们别打岔。二,我说了你们又觉得不可行,那我以后不再提任何意见,一切服从你们安排。”

  他看了她们一眼,她们表情木然。他又道:“我来讲我这个建议的产生背景:我现在很忙,林晨可能更忙,小丫头……呃,怀孕了。所以我们三人似乎都没什么时间安排好生活上的问题;而这种各自隔阂的生活很不利于我们彼此相识相知……”他差点提早露馅,差点把我们说成你们。“书上教过我们:矛盾不是静止的,是发展的,也是处于动态平衡的。所以我们有必要打破目前僵硬的机械的踏步不前的矛盾状态……”

  夏霁霏从身后随手抓来一座还连着电线的彩绘鸵鸟蛋壳台灯。她决定要忍耐当个有风度的淑女——前提是林晨如果不先发作的话。

  林晨起立示意他继续,“我去洗手间一下,你讲到重点的时候把音量提高点就好。”说完迈步要走。

  林欢赶紧制止她,道:“我直接说重点!那就是,我们三个住到一块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