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银色猎手> 第16章 巨鲸吞水 下
  日暮时分,林欢和林晨先到了雁荡路专卖店,店里两名深蓝西服的店员在林欢抬出陈冠浦的大名之后也没多客套,马上忙碌起来:办卡、填单、写协议、按照陈冠浦下午发来的传真开始配货。大部分货物直接是整箱整箱完整般出,其他较为零碎的货品也不放入普通购物袋,全部集中到大大小小的空纸箱里。

  林欢也乐得采纳陈冠浦建议,两人就在淮海路上以一地铁站距离晃悠一个来回,其间林欢抽了三只烟,买了一瓶水喝;林晨吃了一份哈根达斯三球冰淇淋,眼看一个多小时过去,当他们拐回店里,陈冠浦和其他三人也陆续到来。到了八点钟,专卖店将门关上,专门为他们这批大客户加班加点。陈冠浦照例又从对面叫了若干份和饮料送来,一伙人足足忙到九点半过后才全部结束。

  五万支洁肤香露足足有1250箱,只能等周末他找个搬家公司用卡车拉到高强公司的仓库;其他人考虑到这次进货量非常多,也尽量进些高单价的产品,如果将来有需要再拿购货单来换货。

  事后林欢才有功夫将双方介绍一番,六人干脆直接到对面PIZZ店里再坐一会,把单据和帐算清楚,林欢将陈冠浦和林晨分别为他多付的41万各拿出五万美金把帐平了,其余三人已经替他垫付过货款,只需要把一些金额上的小出入算清楚当场付清。六人从雁荡路向南走到南昌路一个韩国料理旁的停车场,把车发动开回店里分货。

  陈冠浦的车是香槟色M6其余三人有两人开的是一蓝一黑的,一人是黑色AUDIA42.0,林晨的车最引入注目:进口银灰90,而且挂的还是军牌。

  刚才林晨结帐所用的花旗银行大莱卡就引起众人一阵骚动,现在又眼看这位和林欢一般年纪的女孩开着全部花下来要近百万的座驾,大家更确信这女孩具有一定背景,林欢虽然介绍说她是自己的上司兼校友,(为了夸大自己的社会经验,把同学说成校友……)但看她对林欢言听计从的样子,仿佛关系不止那么单纯。总之这种猜测的后果是他们对林欢实力的估计又上了一层楼,林欢自然乐得坐享其成,况且这也是他让林晨来的目的之一。

  不是他喜欢这种虚荣感把林晨拿出来抬他轿子;生意场上就是如此:谁的姿态高,谁就有发言权。这对以后与他们的交易过程能少掉不少信任上的麻烦和猜疑,虽然他目前也不清楚具体会是什么。

  一伙人浩浩荡荡的来,稀稀疏疏的各自散去,创下了这家店单日营业额最高历史纪录。林晨驾车跟在陈冠浦之后,他们还得把满满一车的货卸在他家楼下;他家位于地铁莘庄站与沪闵路相隔报春路上的东苑绿世界,与林欢住的莲浦花苑中间只隔着一所幼儿园的距离。

  车开到陈冠浦家楼下,帮他把货卸到电梯口已经将近十一点。林晨也不想回家了,打电话给家人说今天要在公司附近租的公寓睡,于是兴冲冲的又到林欢那蹭了一夜。

  星期五上班中午吃饭时间陈冠浦又打来电话,语气乐呵呵的,“今天NE总部打电话过来,恭喜我找到一颗蓝钻下级部门,年底的餐会上你我都是预备蓝钻,肯定要受表彰的,哈哈。”

  林欢笑道:“托你的福了,我说的是真心话。咱们的业绩都远超过蓝钻甚至领袖标准怎么才叫做预备?”

  “一年中要连续或不连续三个月维持住才能授衔,你加入晚了一些,否则年底我们都要风光了。”

  “没关系,慢慢来,能赚钱放第一。”

  “就是就是,好了,你忙吧,再见。”

  “哦对了,忘记一件事,你帮我跟店里说一下,傍晚前我会找个卡车去拉那五万瓶东西,我下午把顾客编号传过去,能不能再让他们帮忙填单?”

  “好的,我跟他们说说,你昨天一亮相他们都记住你了,以后你自己操作就行,如果觉得麻烦交给我就是。”

  林晨中午吃饭交给他一张外形与她同样的信用卡,“这是公司担保的大莱卡,额度只有五十万,”她得意一笑,“和我的额度还是差了不少,不过够让你周转用的了。”

  “知道我有辞职准备,用张卡来把我套住……你的额度是多少?”林欢好奇问道。

  “秘密。”她狡黠一笑,“其实我也不晓得,只不过刷了两次加起来就超过你这张额度总和了,这张卡我是第一次用,以前用不上它。”

  “唉,我一向最看不惯你们这阶层的人,现在反倒跟你一起同流合污。”

  “人一到这世上,就没有干干净净的,”她不在乎的语气,“你该把你的标签换换了,嗯对了,我说过要入股的,你觉得我出多少钱合适?”

  “多多益善了,你有多少?”

  “没风险吧?”

  “风险还是有的,万一这家公司倒了,交给国家的2000万直销风险抵押金和在华投资的十亿美金不想要了,或者是中国忽然决定退出WTO,或者是发生世界大战,或许是……”

  “好好,我相信你就是。其实我自己也没多少钱,不过我可以去替你凑。”

  “人家要不要利息?利息高了划不来。”

  “利息?我不收保管费就不错了还利息……”

  “那好吧,反正是赚钱的事,越多越好,这样的作法能维持多久我也不晓得,反正不是一辈子的生计。”

  “过两天给你消息,不过我真的希望你能多待在公司一阵,就算帮帮我的忙。”

  下午又趁着招聘中途休息时间的空档,林欢打电话找了家搬家公司,仅从淮海中路到新闸路西,和对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忍痛以500块成交。谁让现在汽油坐地起价?税费又目不暇给。下了班林欢独自到约定地点等候搬家公司,直到六点半才出现了一辆给便利店配送货品的货柜冷藏车停到专卖店门口。

  林欢正想着这种车用来拉货成本确实比较高,还没想到缘由是,货车上的司机蹦下车便要求再加200的费用,原因是这个时段路段对货车管制,他们公司好不容易弄到一台这种车。林欢无奈也只有认了。

  没想到更麻烦的事还在后头,5万支洁肤香露按85折计算要170万左右,他手里只有200个卡号根本不够买;由于循环购货订单满1500次月送375积分可抵换产品,单张订单购买超过1500次月也同样送375分,而每个帐号每月只能购买一次,因此买多了以他的做法来讲,当然是尽量保持每张订单恰好保持1500——其实正规的作法也是这样:定量的业绩除以若干个1500,次月拿到的抵换积分当然就越多。

  林欢粗略算了算,还差1000个左右的身份证号码,头大之余,只好打电话找陈冠浦求援。

  “新办1000个顾客卡都要买满全价500的产品,每张卡以85折算你要赔75,1000张就是75000,你也只能办了。”陈冠浦惋惜的口气就像在心疼自己的钱。

  “那有什么办法,不办我亏更多,问题是如何办?我没那么多多余的身份证号码了。”

  “很简单,自己编,反正买在顾客身上都是虚的,这些虚帐号不签合同不做直销,你尽管编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