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魂归华夏> 第231章 五绝阵
  何为天绝阵?玄机妙算、奥妙无穷。天地人才颠倒推,玄中妙算多是非。神仙踏上不归路,凡人入阵化飞灰。此阵乃通天教主推演先天之数。得先天清气,内藏混沌之几,中有三首幡,按天、地、人三才,共和为一气。若人入此阵内,有雷鸣之处,化作灰尘;仙道若逢此处,肢体震为粉碎。

  何为地烈阵?变化多端、疑雾重重。地烈阵中妙中隐,上雷下火绝无情。纵有五行神仙术,难逃骨化变愁云。此阵按地道之数,中藏凝厚之体,出现隐跃之妙,变化多端,内隐一道红幡,招动处,上有雷鸣,下有火起。凡人神仙进此阵,再无复生之理;总五行妙术,怎逃此也!

  何为风吼阵:奥妙无穷、中藏玄机。风吼阵中兵刃窝,暗藏玄妙布天罗。伤人哪怕神仙体,消尽筋骨血肉多。此阵按地、水、火、风之数,内有风、火。此风、火乃先天之气,三味真火,百万兵刃,从中而出。若人、仙进此阵,风、火交作,万刃齐攒,四肢立成齑粉。怕他有倒海移山之异,难逃身体化成脓。

  何为寒冰阵?玄功炼就号寒冰,一座刀山上下凝。若是人仙逢此阵,连皮带骨均无影。此阵非一日功行乃能炼就,名为“寒冰”,实乃刀山。内藏玄妙,中有风雷,上有冰山如狼牙,下有冰块如刀剑。若人、仙入此阵,风雷动处,上下一磕,四肢立成齑粉。纵有异术,难免此难。

  何为金光阵?金光闪闪出宝镜,照射其身灾难临。纵有天仙移山术,难脱此阵丢老命。此阵内夺日月之精,藏先天之气,中有二十一面宝镜,用二十一根高杆,每一面悬在高杆顶上,一镜上有一套。若人、仙入阵,将此套拽起,雷声震动宝镜,只一转,金光射出,照住其身,立刻化为脓血。纵会飞腾,难越此阵。

  “快停下!”弥勒佛忽然出现在阵前,幻化出无尽佛光,将扎荦山朝前冲去的军马全部拦住,“此乃‘十绝阵’,当年不知道陷了周军多少人马,仙凡不能敌。现在虽然只余五绝,但是威力不可小觑,尔等怎可轻举妄动?”

  干听后,吓出了一声冷汗,连忙道:“如此怎好?还请佛祖破阵。”

  “放心,当年燃灯古佛早已留下破阵之法,看我破阵。”说罢,弥勒佛在身后点出八人:“帝释天、沙竭罗、夜叉、乾达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呼罗迦,你八人出列破阵。”

  “是!”八人轰然诺道,抬步上前。

  八部天龙,乃是佛门护法,从西土而来,一直跟在接引道人身旁,其都是非人非神的怪物,个个修为不凡。

  瞬间,八人化为一道金光,进入五绝阵中。五天君也同时入阵,双方开始厮杀。与此同时,由于五绝阵被天龙八部牵制,干的大军开始向着闻仲进攻而去。

  “多宝道友,今日就让贫僧来领教一下道友的高招。”敢和多宝道君这么说话的,也只有同为准圣的弥勒佛了。

  “哼,若是燃灯到此,我尚惧三分,只凭你一个晋升准圣不足万年的弥勒佛,也敢和我叫嚣!”多宝道君冷笑一声,双手一张,瞬间和弥勒佛破空而去。

  金灵圣母等人也纷纷找到自己的对手,进入无尽虚空战斗去了。

  “弥勒,怎么不见燃灯呀?他在哪里?”多宝道君朗声问道。

  弥勒佛笑道:“贵方的陆压道君不是也不在吗?好像随行的赤尻马猴和羽翼仙也未来吧?难不成是去取到近路,直奔洛阳而去了?”

  多宝道君听后大惊,弥勒佛怎么会知道截教的计划?难道截教之中会有叛徒?不过,幸好弥勒佛接下来的一句话打消了他的疑虑:“你们这种小计策,又怎么瞒得过我们的大将军?”幸好!多宝道君心中暗叫侥幸,若不是弥勒佛将自己的疑惑打消,自己还真会怀疑同门呢。

  “哼,既然如此,那么我只能将你擒下,然后赶快去救援陆压道友了。”多宝道君望向弥勒佛的眼神里充满了杀气,他虽然不必担心截教叛徒的问题了,但是转而又为陆压道君等人担心起来。既然干识破了闻太师的计策,那么恐怕陆压道君等人危险了。

  弥勒佛听罢,大笑起来:“多宝道兄,你修为通天彻地,我自认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若是想打败贫僧,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吧。”

  “哼!”多宝道君听罢,也不多言,万般法宝一齐向弥勒佛攻去,虚空片片碎裂,声势极其浩大。

  弥勒佛当然不敢迎接多宝道人的攻击,急忙闪身而退,同时现出佛门金身,两只巨掌将席卷而来的后天灵宝全部拍飞。他自知不是多宝道君的对手,也不趁机****,只是在周围布下了一层层的光幕。同时,嘴里念起了《金刚经》,将整片虚空照耀得金光闪闪,犹如灵山。

  “弥勒,你身为准圣,难道只会像一个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吗?”多宝道君气得都快发狂了,要是这样打下去,七天七夜也分不出胜负呀。

  弥勒佛身为准圣,而且当了这么多年的佛祖,单论修身养性的功夫,就是十个多宝道君也不见得比得上他。因此,无论多宝道君在那里如何咒骂,弥勒佛始终不回一句话,甚至,他连嘴里念着的《金刚经》都未曾打断。这样的情况,倒是把多宝道君气了个半死。他虽然也当了几千年的多宝如来佛,但是他完全是为了救援被困的师弟们,每天战战兢兢,哪里有那么多的功夫修身养性?

  而此时,在下方的五绝阵中,八部天龙和五天君也是不分胜负。

  紧那罗和摩呼罗迦陷入金光阵中,紧那罗连忙奏起法乐,法乐一奏,顿时使人身心解脱,只想遁入空门。而摩呼罗迦一副人形蛇首的样子,蛇口大张,喷出万里毒雾,那些高杆,一碰到毒雾就纷纷融化成铜汁铁水,可见其毒性迅猛无比。

  “哼!许些小计,难道能胜我不成?”金光圣母冷笑一声,雷音大起,震动宝镜,二十一面宝镜齐齐射出金光,上下纷飞,虽然高杆不在,但是却无一坠落。

  “啊!”紧那罗和摩呼罗迦虽然早有准备地闭上双眼,但是那金光好似能穿透眼皮,直将他二人射瞎。摩呼罗迦身中不便,立时化为脓血,而紧那罗侥幸逃得一名,也是狼狈不堪。金光圣母吸了不少毒雾,同样身受重伤,不敢追击,只能任由紧那罗离去。

  乾达婆和和夜叉共破寒冰阵,乾达婆和紧那罗一样,同擅音攻,观音菩萨还曾化身乾达婆部众度化世人。不过,和紧那罗比起来,乾达婆的音乐显得通俗易懂,人间气十足,渺渺音乐,顿时使得大地回春,寒冰融化。

  袁天君眼见不妙,急忙将刀山压上,刀山之上万年积雪不化,乾达婆就是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将这万仞冰山融化。

  眼见刀山砸下,夜叉忽然一分为二,此乃善恶夜叉,乃是夜叉的身外化身。善夜叉护持佛法,恶夜叉喜食人命。危急时刻,善夜叉急忙架起佛门金光,硬抗刀山。恶夜叉化为一道黑烟,直奔袁天君而去。寒冰阵中刀山是何等威力,善夜叉紧紧抵挡了片刻,就被剁成了肉泥,连带乾达婆也被砍去了半边身子。不过,恶夜叉却趁此机会来到了袁天君身前。可怜袁天君*控大阵,身不得脱,被恶夜叉削去了首级。

  风吼阵中,迦楼罗和阿修罗被狂风吹得摇摇欲坠。这阿修罗正是地藏王菩萨多年以前在无尽血海旁边诵经所“度化”的人之一。他周身血水汹涌澎湃,背后一个巨大的佛门金身放出冉冉神光,拼力的抵挡着董天君的风吼阵。

  迦楼罗,本名妙翅鸟,身上倒是带有金翅大鹏鸟的血脉,也是空中的霸主。传说它以龙为食,可日食五百龙。当然,这个传说有许多不实之处,其中的“龙”,更不可能是真龙,顶多是一些幼小的蛟龙,但是也可见迦楼罗的厉害之处。

  不过,这个空中霸主如今碰到了风吼阵。可算是倒了血霉了。风吼阵中,内藏地水风火之气,只一吹,就将迦楼罗吹得东倒西歪。不过半日,迦楼罗已经血肉为泥,只剩下森森白骨。而阿修罗却始终找不到破阵之法,最终也是难逃一死。

  此三阵截教和佛教互有胜负,却不知天龙八部中最强的帝释天和龙王沙竭罗去闯天绝阵和地烈阵的结果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