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魂归华夏> 第213章 试探太真
  当初广成子的擅自退兵,造成了黄飞虎兵败,真可谓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兵败之后,黄飞虎心灰意冷,自回了泰山黄府之中。可是,他的儿子黄天化却执意留下,原因无他,黄天化师尊乃是“阐教十二上仙”之一的清虚道德天尊,黄天化为报师恩,早就打定了生死追随阐教的念头了。而且,他现在伤势已经痊愈,只等上阵杀敌了。

  不愧是将门虎子,黄天化深得他父亲的真传,不禁修为高深,而且智谋过人。要不然,他也不会想出让阐教众人纷纷称赞的主意了。

  其实,黄天化的注意说穿了也很简单,无非就是效仿当初的云中子,将一柄桃木剑悬于太真门前。话说当年妲己迷惑纣王之时,云中子曾游访到朝歌,看出了皇宫之中有妖气弥漫,因此送了一把桃木剑给纣王。这把桃木剑有着克制妖灵的功效,自从纣王将这把剑挂在门口之后,妲己每日心痛,元神不宁。最后,妲己随便找了个理由将这把剑烧毁了,云中子和纣王倒是没有太过在意。若不是这样,恐怕也就没有之后的武王伐纣了黄天化的计策是这样的,阐教众人先将一柄桃木剑悬于太真门上,称作辟邪之用。等过几天,若是太真身体有不适之感,那就证明此人乃是妖孽所化,若是无碍,则打消了阐教的疑虑。如果太真真的是妖孽变化而成,那么阐教也就无需顾忌玄宗了,直接将她抓来以三味真火烧死干脆。

  这条计策,说起来简单,可实际上却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千万不能让太真知道此事,否则的话,她一定会想办法遮掩过去。问题是,太真每天都呆在屋子里,有什么办法能够在不让她察觉的情况下将木剑放在房中呢?又如何保证这把木剑不会被她发现呢?

  最后,众人决定放弃木剑这种笨重的形态,雕刻了一道桃木符,偷偷挂在太真房间的横梁上。这枚桃木符可不简单,乃是从昆仑山玉虚宫,元始天尊门前那个桃树取得。这个桃树,从元始天尊开山立派之时就一直呆在那里,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岁月。桃木本就驱邪,有了这个桃木符,不要说太真是区区妖孽,就是妖师鲲鹏那样的人物也要头昏目眩。

  阐教众仙趁着太真侍寝的时候,悄悄来到房梁上,将桃木符放下,这下子,众人都拭目以待,准备看看太真情况如何。

  而在此时,截教一方又有了新的动作。

  玄宗的大军长期在长安城外与他们对峙,这样的情况,也有一年多了。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并没有撤退的打算。因为,他们已经在长安城十里之外修建了一个小城市。这座小城市完全证明了他们和李打消耗战的决心。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城中偌大的一件宫殿,不用说了,那一定是玄宗的寝宫,为了盖这间寝宫,玄宗又占用了不少修筑城墙的石料、木材。

  面对着这种情况,李和截教都是头痛不已,现在扎荦山已经在洛阳招兵买马,若是等他带兵增援,和玄宗会和,只怕长安不保呀。幸亏闻仲机警,及时提出了救援长安的办法。

  长安南去三百里,有一城池名叫曲墨,那是在玄宗这座小城修建之前离长安最近的城市。曲墨的守城将领等人倒是不足为惧,自从玄宗昭告天下之后,他们早就想投靠李了。但是,曲墨中还有一位大人物,这位大人物才是掌控着曲墨生死的人,他就是玄宗第七子,李的胞弟寿王李松。正是因为此人,曲墨才一直在玄宗和李之间摇摆不定。

  只要李松投诚,那么玄宗刚刚修建的小城,根本不足为虑。修成的人也是混账,居然刚好建在曲墨和长安的中间,这不是给人两面夹击的机会吗?

  “我这个弟弟,从小体质虚弱,当年出生之时,阐教灵宝*师曾言他短命,送了他一把长命金锁,父王又替他取名李松,封为寿王,就是希望他能像松柏一样长寿。大概也是因为如此,他小时候性格就是犹豫不决,你们要想让他下定决心和父王做对。难呀!”李并不看好这个主意,因为,他们几个皇子从小一起长大,他对自己的七弟实在是太了解了。

  “这一点,陛下倒是不用担心,我就不相信这天下还没有人劝得动他了。”菡芝仙淡淡一笑,倔强地道。

  李苦笑一声,说道:“别说,天下之间,恐怕只有当年的万安公主能劝得动我七弟了。”

  “哦?”多宝道君奇道,“这万安公主是何人?居然有如此厉害?”

  李听罢,笑道:“万安公主是我大姐,不过是一介凡人罢了。不过,小时候,七弟母亲早猝,大部分的时间是由乳母和大姐照顾他的。因此,在七弟的眼中,大姐就是他的母亲,甚至对他来说,大姐比起父王还要亲热。如果是大姐前去,他一定二话不说,立刻献城。”

  “那不就成了,这位万安公主现在在哪?”赵公明问道。

  李摇了摇头,无奈地道:“大姐她一向清心寡欲,早在十年前就带发修行,并且走出了皇宫,现在连我都不知道她身在何方。“众人均是大感失望,要知道,他们虽然是一群仙人,但是茫茫人海之中,想要找一个人也是无能为力了。九州大地,亿万人群,想要寻找一个人却是何等的艰难?

  “陛下,请问一下万安公主叫什么名字?“菡芝仙忽然问道。

  李一愣神,下意识地答道:“她叫李屏。”随后,摇头笑道:“仙子还是放弃吧,茫茫人海,想要找到大姐几乎是不可能的是。而且,说不定她什么时候想家了,自己就回来了。”

  “敢问陛下,你的大姐是不是右臂之上长有一块红色胎记?”菡芝仙又问道。

  李大吃一惊,从座位上站起,道:“仙子怎么知道,的确如此。”

  菡芝仙哈哈大笑:“那就没问题了,现在她正在雍州呢。”

  说罢,菡芝仙向众人解释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当初万安公主从皇宫出走之时,恰巧碰到菡芝仙来长安。也是万安公主仙缘深厚,居然阴错阳差之下被菡芝仙看重,收为弟子。万安公主本就是想找个道观青灯古佛,现在有一个截教的仙人肯收自己,自然是千肯万肯。于是,便跟着菡芝仙一同回了雍州。这些年来,由于战事频繁,菡芝仙经常东奔西跑,险些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弟子了。更加没想到的是,这个弟子居然是玄宗的大女儿,在这种至关重要的时刻,居然起了作用。

  众人听了菡芝仙的叙述,纷纷大喜,正可谓一饮一啄,自有天定。菡芝仙种善因,得善果,也是截教大幸。

  既然这样,那么劝降寿王李松的事情自然落到了菡芝仙的头上,而万安公主,也是非她莫属了。菡芝仙当天晚上就返还了雍州,准备将万安公主借来,随后一同去曲墨。

  当天夜里,赵公明独自坐在自己的房间中打坐,他的黑虎就趴在一旁,已然鼾声大作。忽然,赵公明眼神一凝,看向身旁,喝道:“什么人!”

  房间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位黑衣人,笑道:“不愧是准圣,连我用风月宝鉴隐藏气息都能被发现。在下天谴,见过龙虎玄坛真君。”天谴用的是她真正的声音,如同黄莺出谷,异常清脆。

  赵公明冷哼一声,道:“天谴?我听说过你?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天谴微微一笑,说道:“赵公明前辈,我想请你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