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魂归华夏> 第3章 解封
  神使?赫尔墨斯?剑皇?李天华?豪格完全懵了,这些陌生的称谓使他头都大了。

  然而,在场的众人都没有为他解惑,赫尔墨斯与李天华互相对视着,看似不经意,可是双方的眼神都流露出了杀机。而那位老人则露出一种如临大敌的表情。

  李天华依旧是那副半醉的样子,朝赫尔墨斯问道:“你,来杀我?”

  “哼,”那位老者冷哼一声,侧身挡在李天华面前,“想杀太上长老,先过我这一关。”

  赫尔墨斯脸上的表情依旧十分谦和,但眼神中透露出一股浓浓的不屑:“蚂蚁也敢妄图挑战狮子的权威,卑微的生命,给我死!”那“死”字一出口,一股强大的威压从赫尔墨斯的身上爆发出来,如山洪一般向老者狠狠压去。

  “放肆!”李天华的眼中倏地爆发出一道精光,双手向前一推,一种肉眼看不见的波纹从他的身躯内荡漾开来,将那股威压完全抵消。

  但是,仅仅是那一瞬间,老者就仿佛从地狱中溜了一圈儿一样,满头大汗。在赫尔墨斯释放出威压的那一刹那,他真的感觉自己的三魂七魄都要被压碎了。老者知道,紧紧是刚才的一瞬间,自己已经在生死边缘徘徊数次。至于豪格,他早就非常幸福地昏了过去。

  “玄机,这种战斗不是你可以参与的。就算你拥有媲美金仙的战力,与准圣比起来,也是云泥之别。”李天华站在赫尔墨斯面前,对老人说道。

  老人却不肯走,只是他似乎也知道自己根本帮不上忙,犹豫了半天,只是退远了很长距离。

  “走!”李天华怒喝一声,“还不走!”说罢,从怀中掏出一块儿令牌。;令牌由青冥紫玉参杂五行稀金铸成,即使是用三味真火烧上三天三夜也不会有任何损伤。令牌之上只是简单地刻画了一柄剑,但这简单的一柄剑的刻画却透露出无穷的剑意,刺人双目,仿佛随时会从令牌中冲出来杀敌一般。玄机老人一看到那块令牌,便无可奈何地的叹了一口气,再没有任何犹豫地朝李天华拱了拱手,大声回答了一声:“是!”便带着豪格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了。

  “事情都办完了?或者说,遗言都交代完了吗?亲爱的剑皇。”赫尔墨斯依旧是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他刚才就站在原地,平淡地看着玄机老人的逃走。或者说,他对自己的实力太过于自信了。

  李天华斜眼看了一眼赫尔墨斯,冷声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我?我好像没有惹过希腊神界的人吧?”

  “老实说,”赫尔墨斯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上面的命令罢了。”

  “上面?”李天华疑惑地喃喃自语,“宙斯?他犯什么病了?”

  “住口!”李天华声音虽小,但怎逃得出赫尔墨斯的耳朵,“不得对父神不敬!”

  “哈哈哈”李天华大笑道,“那个猥琐的老家伙也只有你们希腊神界将他奉为至高神。当年西方毒祖自爆,我为防止剧毒祸害人间界,才拜托琛哥将祖毒封印在我的体内。不过,代价是我全身的法力都被禁锢了。今天,也是该解开的时候了。”

  说罢,他那迷醉的双目忽地睁开了。他的身上、脸上浮现出了各种道印篆刻。天上,乌云遮日,狂风骤起,云层在李天华的头顶上竟出现了一个漩涡眼。忽然,漩涡眼的中央射下了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柱,那道光柱正好将李天华包裹在内。随即,李天华身上的黑色篆刻、符文统统变成金黄色。李天华在那道光柱的包裹中缓缓升空,他身上的篆刻、符文纷纷掉落下来,在他的脚下又重新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阵法。如果有个阵法高绝的人经过,一定会认得,这就是“阵王”许琛的最强困阵封天印地。接下来,金光更加强烈,刺眼的金光使赫尔墨斯也不得不将眼睛暂时闭了起来。再接下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彻天际,那满天的乌云也被这声巨响生生震散。

  爆炸所产生的气浪及满天的尘埃缓缓散去,半空之中的阵法也完全消失,只留下了一道挺拔的身影。那道身影将之前的疲态一扫而光,那身形如苍松一般挺立,古井无波的双眼内蕴藏着无尽的神光,依旧是那身如雪的白衣,使它显得越发的神秘。

  最大的变化就是他的头发了,原本漆黑的短发竟变为白色,而且变长垂到半腰之间。他的满头白发并不是病态的苍白,而是闪烁着神光的银白色,那银白色的长发没有给他带来弱不禁风的感觉,反而增添了一丝飘逸的神韵。那是怎样的一种气势呀!飘逸、灵动、威严、神秘,原来这才是李天华,这才是剑皇!

  李天华浮在半空中,伸手一招,一柄剑出现在他的右手中。那柄剑呈现出龙吐舌的形态,剑柄末端的龙尾处挂着一块玉佩,剑身之上五彩光华闪烁,那光华竟如同液体一般在剑身上流动。

  仙剑流景,李天华的成名宝剑,通体由一块世间罕见的完整的巨大星斗阴阳玉铸成,那星斗阴阳玉本已属世间极品炼器材料,更何况是如同房屋一般大小的宝玉。再加上,“流景”铸成之日,“阵王”许琛在上面刻画了无数精妙的阵法,“流景”一出现便是上品仙器。后经过无数战斗和改造,现在已达后天灵宝级别。要知道,一把后天灵宝,就算是仙界的巨头都会为之侧目。

  “你要战,我便战!”李天华俯视着站在地上的赫尔墨斯,“不过,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必须快点解决你。”“嗡”流景剑感应到了主人冲天的战意,散发出一股股杀气。

  “愚蠢的人类,你会为自己的狂妄无知付出巨大的代价。”赫尔墨斯十分不喜欢仰视别人的感觉。他是神,应该站在高高的云端俯视蝼蚁一般的人类,而不是仰着头同一个浮在半空中的人对话。

  “嗦!”李天华根本无视他的愤怒,手中流光四溢的宝剑已经飞斩而出。两大高手,在这一刻,终于正式开战。

  赫尔墨斯同样伸手一招,一根法杖出现在他的手中,法杖朝空中一点,那疾飞的宝剑竟停滞在半空,仿佛陷入了一个泥沼之中,无法寸进。

  “哈哈哈哈”赫尔墨斯大笑道,“我现在已经是次主神,按照你们华夏的划分,我已经晋级准圣多年。而你,不过大罗金仙巅峰,居然妄想和我抗衡!”

  李天华有些无奈的看着面前的神使:“身为宙斯之子,活了不知多少个亿万年,还每天得到宙斯等人的指点,你到现在还是个准圣,我都不知道怎样形容你的资质?十二主神中最弱的一位,你若不是宙斯的儿子,凭你也配名列十二主神!”

  赫尔墨斯听完李天华的话后,脸色瞬间变得铁青,他一生中最怕别人提起他的资质,这是他永远的痛处,因为他的资质实在是白痴的太逆天了。虽说成就圣人千难万难,有许多天才人物都被困在准圣千万年不得寸进,比如那圣人之下第一人的孔雀大明王,也就是孔宣,他就在准圣的道行上困了不知多少年。

  可是,那是普通情况,赫尔墨斯的父亲可是宙斯。那可是和鸿钧老祖同一等级的存在,视圣人为蝼蚁的最强者,他要想帮谁成就圣人之位,实在太简单了,要不然希腊神界的十二主神也不会出现这么多的圣人级别的强者了。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宙斯以逆天改命的手段将希腊的十二主神勉强提高到圣人修为,但是和华夏圣人比起来,普遍要弱上不少,拔苗助长,终非正道。

  但是,即使是有个这样的父亲天天为他讲解疑惑,不遗余力的帮他,赫尔墨斯经过了亿万年的修炼,依旧还是个准圣。由此可见,赫尔墨斯的修炼天赋,那简直是说废柴都是夸他。

  “给我死!”虽说赫尔墨斯的天赋废到掉渣,但他亿万年积累下来的准圣实力还是很恐怖的,尤其是李天华还将他彻底惹火了,更重要的事,李天华由于已经解封,所以恐怖的祖毒不断在他身体里肆虐。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李天华依旧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