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三十三章 好阴险的家伙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三十三章 好阴险的家伙

  跟晨夕么么哒一阵子我也回去了,毕竟天色不早了,我还是得回去看门儿。

  溜达回去后我又坐门卫室看风景了,等那帮瘪犊子睡觉吧。

  结果欧阳裴寒来找我了,他十分愧疚,话也不敢大声说。我就一哼:“还来干嘛?你这怂逼。”

  他委委屈屈地跟我嚷:“我妹妹很强势的,我实在怕她,对不住了。”

  先前在沙池那边他真是让我失望透了,但现在我不失望了,我脸一转笑眯眯的:“知错能改还是好孩子,以后继续跟我混吧。”

  他又惊疑又疑惑:“我妹妹.你不是也怕她吗?”

  笑话,我会怕她?我说我当时是不想让他难做,所以我先退了一步,然后我立马搞定你妹妹了,她已经不敢阻挠我们相亲相爱了。

  欧阳裴寒不敢置信,我顿时得意:“请叫我少女杀手,每年被我征服的女人能绕地球两圈半。”

  他并不理会我的玩笑话,反而很严肃认真,连连摇头:“不可能,她不可能被你征服的,方公子一直在追求她,毛都没追到一条,更别说你了。”

  我一愣,说这个方公子打哪个旮旯里蹦出来的?欧阳裴寒说是学生会长,大三的,帅死了。

  这逼竟然还扭了一下屁股,一脸向往。我当即一脚飞去:“帅你大爷,给老子打住!”他赶紧沉住气,装男人。

  我寻思了一下不对劲儿啊,怎么又出来个方公子?老子才搞定欧阳裴晗,他可别尼玛瞎吃醋整我。

  欧阳裴寒给我捏肩膀:“大锅,你以后别跟我妹妹对着干了,她厉害得紧,方公子也厉害得紧,惹了他们任何一个你就惨了。”

  我说方公子有你厉害么?他说当然啊,自个那么怂。我敲了他一下:“你家族占据半个城市的房地产,方公子比你厉害?”

  他不好意思:“这倒没有,两家算是生意伙伴吧,方家比我家弱一些,不过方公子真是**爆了,你可能都打不过他。”

  我皱皱眉,得先探探底:“你咋知道方公子追求你妹妹呢?你不是出来**自主了么?你妹妹连这个都告诉你?”

  欧阳裴寒说妹妹没告诉他,但他偷偷发现了,他们在幽会。

  我一喷,你妹妹是百合啊,跟男人幽会?我摇头表示不信,他倒是急了:“亲眼所见,那晚他们相约宾馆,进去了好久才出来,我一直等着,害得晚上回来迟了,不得不爬铁门,差点没摔死。”

  我愣了愣,原来那晚是这样的,女鬼也是你咯。

  我想了想戳戳他:“你还挺关心你妹妹的啊,还算个男人。”他羞哒哒说怎能不关心,毕竟是大事,不过约会的人是方公子他就放心了。

  我撇嘴,我倒想看看方公子到底是圆是方。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就跟这个娘炮锻炼身体,我让他跟我扎马步,把他累成狗了,我可不管,不练就打,打成狗!

  翌日欧阳裴寒去上课,我练了练无影脚也没啥事干,大学里的门卫可是轻松得紧,不过我有个好去处,就是奶茶店,有晨夕在我能消磨一整天。

  我就跑去找她么么哒,结果一去就吃了一惊,他喵的欧阳裴晗竟然在那里优雅坐着,一边喝奶茶一边看笔记本电脑,晨夕也撑着下巴在她旁边看着,眼眸时不时眨一下。

  我当即吓尿了,这个该死的百合女,怎么就跟我的晨夕这么熟了?我恶狠狠走过去,她们也没发现我,我探头一瞄,笔记本放着纪录片,竟然是《女同性恋真实生活》。

  你大爷的!我得好好拾掇这欧阳裴晗才行,这时候晨夕开口:“欧阳姐姐,她们为什么会爱上对方呢?明明遭受那么多歧视。”

  欧阳裴晗淡淡一笑:“因为爱啊。”

  我一伸手把笔记本盖下:“爱个蛋!你这死女人,欲求不满吗?啦!”

  她们都吓了一跳,晨夕看见是我就满脸欢喜:“哥哥你来啦。”我盯着欧阳裴晗,她脸色冷淡:“请注意素质。”

  我特么抽死你,我拉着晨夕就远离她,晨夕忙解释:“欧阳姐姐对我很好的,你不要误会她。”

  我老脸直抽:“我不是让你别理她吗?你怎么不听话呢?她是个变态。”

  晨夕低头吸鼻子,十分委屈:“她明明很好,又漂亮又温柔,好像妈妈”

  我竟不知道如何跟她说了,好你个欧阳裴晗,阴险得紧,短短半天时间就赢得了晨夕的好感。

  我尽量温柔地笑笑:“好啦,人心险恶你是很难明白的,去给哥哥弄奶茶啊,我去会会温柔的大姐姐。”

  晨夕鼓着嘴去了,我气冲冲去欧阳裴晗旁边坐下:“你几个意思?别逼我出手!”

  欧阳裴晗奇怪地看看我:“有什么好生气的?我只是告诉晨夕同性恋的悲惨遭遇,她真是善良啊。”

  我咬牙:“你这死百合,别想勾搭晨夕,你敢玩弄她我就把你搞姬的事说出去。”

  她眉头皱了起来:“我不会玩弄她,她身世可怜,让我很爱怜而已。”

  你大爷的爱怜,估计爱着爱着就爱到床上去了!岛共肠亡。

  我冷哼:“你也够无耻了,明明有男人还勾搭女人,小心你家方公子发飙。”

  她脸色诧异:“你怎么知道方公子?”我说我知道的多得多,你最好收敛点。

  她考虑一下后却不以为意:“随便,方公子知道我喜欢女人,他可不像你这么没品,他甚至愿意跟我结为名义上的夫妻,帮我掩饰我的性取向,是个好男人。”

  这倒是让我奇怪了,竟然还有这种男人?我说他不会啪你?欧阳裴寒脸色冷了下来:“他品德比你好万倍,我不愿意他绝对不会强迫我同房。”

  我摸着下巴点头:“佩服佩服,不过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结婚了肯定要啪你,还要啪你的女人,方公子肯定也是这么想的,不然他娶你干毛”

  “闭嘴!要不是看在晨夕的份上我绝对让你为自己的话付出代价!”

  她猛地喝骂,我吓了一跳,说实话有错吗?我就是不相信方公子不啪你,难道每天看着你跟女伴啪啪啊。

  我撇撇嘴,晨夕忙端着奶茶过来了:“怎么吵起来了?都不要吵嘛。”

  欧阳裴晗冷静下来,我暗自不爽地喝奶茶,两人都冷冰冰不吭声。

  但这会儿后门道上开来了一辆豪车,欧阳裴晗当即抬头看了看,似乎认得。

  我扭头看过去,这车直接停在奶茶店外边儿,车窗往下一摇,一个帅气青年人探头爽朗一笑:“裴晗,要回家不?我去拜访你老妈子。”

  欧阳裴晗抛他一个白眼:“你自己去吧,不准进我卧室。”

  这青年人也不勉强,又是爽朗一乐,然后摇起车窗,眼角余光有意无意地瞄了瞄我和晨夕。

  接着他就开车走了,欧阳裴晗略显得意:“他就是方公子。”

  这方公子不错啊,十分帅,也不做作,是个当朋友的料。

  但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还是不能妄下结论,我说还阔以,比我差一丢丢吧。

  欧阳裴晗讥讽:“你连他一根手指都比不上。”我说我一指戳死你信不信?

  晨夕忙劝阻,我翘起二郎腿喝奶茶:“晨夕,坐哥哥腿上来。”

  晨夕脸就红了,欧阳裴晗嘴唇一抿,脸色越发冷淡。

  我可不鸟她,拍拍大腿:“别客气,上来坐吧。”晨夕轻哼,飞快地坐了一下就跑:“讨厌死了啦你!”

  我心里嘿嘿乐,欧阳裴晗轻轻咬牙,收好笔记本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