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一十七章 完事儿 谢一块的玉佩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一十七章 完事儿 谢一块的玉佩

  这事儿还真是有点棘手,那情妇太难缠了,啥准备都做好了,我如何戳破她?

  我随便看了看四处,死胖子着急,年轻人也不那么紧张了,那情妇略微得意,然后假装委屈:“好你个没良心的,人家死心塌地跟你半年了,青春都耗在你身上了,你还怀疑人家,呜呜,人家走就是了,弟弟,带我回去吧。”

  她装模作样去收拾行李,死胖子立马急了:“别啊,宝贝,我是爱你的,我就是我没有怀疑你”

  情妇跟年轻人都有点隐晦的得意,我皱皱眉,恭恭敬敬地弯腰道歉:“可能是我误会了,对不住了大姐。”

  他们都发愣,死胖子臭骂:“你他妈果然在耍我!”那情妇高傲地看了我一眼,说没关系。

  我转口笑了起来:“为了表示歉意我提个建议吧,如果效果好的话你们说不定能永远相亲相爱,不必担心被发现。”

  情妇疑惑,死胖子惊喜:“什么建议?”我轻轻一笑:“老板你现在担惊受怕,都是因为你老婆,按照我的猜测她肯定怀疑你在外面有人了,而她似乎是母老虎。既然连我都能发现您和这位大姐姐更何况是她呢?”

  他们明显都有点害怕,死胖子更是畏惧:“你想让我休了妻子?万万不可,她跟我哎,我就是在外面找点乐子嘛。”

  情妇貌似很赞成休妻,但她没表态,很乖巧地不吭声。我就摇摇头:“不是休妻,而是对妻子更加宠爱,让她感受到你的爱意,就算哪一天事情败露了你也可以说走错路了,相信她也不会把你怎么样。”

  这死胖子缩缩肥脑袋,说母老虎暴躁得很,什么宠爱想都不敢想,他们家庭矛盾太大了。

  我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愿意离婚,却又跟妻子闹矛盾,对孩子的影响也很不好嘛。死胖子难得虚心,问我具体该如何。

  我心中坏笑,正儿八经地咳了咳:“把你的财政大权统统交给你老婆吧,我看你挺潇洒的,还有这层房子,男人有钱就变坏,你老婆肯定就是因为这个才不放心,只要你没钱了她就放心了,也不会怀疑你。”

  死胖子脸色发苦,半响说不出话来。我瞅向那情妇:“大姐,为了你跟老板的爱情,你也牺牲一些吧,以后省吃俭用,当个小百姓,我相信老板会一直爱着你的,你不会在意老板的钱吧?”

  死胖子转头看着情妇,情妇愣是懵了,脸色难看之极,但她不得不笑着回应:“我当然不会在意钱,我爱的他的人。“

  死胖子当即感动,抱着她狠狠地亲了一口:“宝贝,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你放心,你以后是我第二任妻子,我一辈子都照顾你,就是没有名分”

  我又插话:“你们的爱情让我自愧不如,名分算什么呢?祝你们白头偕老。”

  死胖子哈哈一笑,情妇微微低下头,笑容极其勉强。那个年轻人也懵了,傻乎乎站着不知如何是好。

  死胖子高兴完了就说回去了,先把老婆安抚好,以后不用提心吊胆了。我点头:“对,所有钱都要交给她,要做绝才有信服力。”

  这胖子貌似高兴过头了,现在智商很捉急,兴冲冲要回去上缴银子了。那个年轻人终于坐不住了,忙开口:“老板等等我姐姐那么苦,您这样是不是太”

  那情妇脸一转竟然哭了:“没关系,我不想破坏别人的家庭,这就是我的命啊,我再苦也无所谓。”

  死胖子又停下了,智商恢复了一些,然后老脸又苦了。我昂起头盯着那年轻人:“你姐姐都无所谓你嚷嚷个啥?”

  他又气又急,说他只是关心姐姐。我猛地爆喝:“没钱了你还关心个屁,以后你们没办法骗钱了,是不是老板一走你就得带着你姐姐撤退了啊。”

  他脸色又慌:“你什么意思?还怀疑我?”我继续爆喝:“别以为我不知道,我都听到你们谈话了,你们要骗老板一百万,现在老板的钱全交给妻子,你们没办法骗了,急了是吧?”

  这人霎时间流汗,张口结舌:“你乱说,老板你别听他胡扯。”

  我逼近两步,随手将手机掏了出来:“先前逗你们玩儿呢,玩得很开心,你们已经没办法骗钱了我就直接给出证据吧,这是我录的音,你们在楼道搂着说的话我都录下来了。”

  他脸色惨白一片,那情妇也大惊,情急之下终于彻底乱了,我冷喝:“你也是胆大妄为啊,竟敢骗一百万,知道骗一百万要坐多少年的牢吗!不知死活!”

  死胖子也走过来,脸色震惊地盯着年轻人,这年轻人一下子怂了:“你乱说,我们只计划骗二十万”

  “闭嘴!”情妇忙喝骂,但二十万已经说出口了,死胖子脸色剧变,我耸耸肩:“差点就搞不过你们了,果然还是要从钱这个方面下手。哎,其实我没录下来,不好意思忘记录了。”

  情妇和年轻人都冷汗直流,死胖子牙齿颤抖起来,全身肥肉都在抖。

  我缩着脑袋就遛,他也不理我,一巴掌扇情妇脸上:“好啊,老子怎么就着了你的魔!”

  我遛到门口看热闹,死胖子接连几巴掌将情妇扇倒在地。那年轻人吓坏了,竟然往门口冲来。

  情妇大哭:“军,救我啊。”这个家伙才不救她,直接冲门口跑来,我伸出脚一勾,他直接摔了出去,但他愣是不顾痛,起身眨眼跑掉了。

  死胖子大吼大骂:“老子搞不死你们!”他也不去追那个军,对情妇拳打脚踢,打得气喘吁吁。

  我忙劝说:“够了吧,打死了咋办?”死胖子收了手,然后擦擦汗又是一脚踹过去:“给老子滚!滚得越远越好!”

  这情妇痛得爬不起来,在地上哀嚎。死胖子则大步离开。

  我自然也走,到了楼下他忽地霸气了,根本不像个死胖子。

  “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我这半年是猪油蒙了心。你知道这些事不要说出去,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否则我对你也不客气。”

  他冷声警告我,我说好,就此别过,你记得去发钱。他也不理会我了,开车便走,把我给丢这里了,估计心里也在生我的气。

  我撇撇嘴走路回去,走了二十多分钟,一回去就看见那些乞丐在狂欢,锅碗瓢盆全砸了,老乞丐更是哭了。

  我过去一瞅,他们人人都拿着一把钱,我说这么少?老乞丐骂我:“拿几张出来现现而已,刚有个管事的跟我们每人发了个袋子,沉甸甸的装了好多钱。”

  我暗想这效率也太高了,二十来分钟就搞定了,估计死胖子再也不想看见我们了。

  我也安逸了,搓搓手谄笑:“有没有我的份啊。”

  老乞丐当即看天看地看挖掘机:“我去拉屎先。”

  我一脚飞过去:“干你大爷的,不给钱搞不死你。”他忙说开玩笑的,待会开会,让大家都捐点钱给我看病。

  这还好,我又安逸了,然后他们兴高采烈地开会,人手一个沉甸甸的黑袋子。老乞丐说给我捐点钱,我就眼巴巴地看着,这些人还算厚道,每个人都给了好几千,多的就舍不得了。

  我翻白眼,但也够了,每人给几千,十几人就是几万了,赚了。岛东边弟。

  等他们都给完了我就瞧见李晨夕一脸落寞的在角落坐着。我说晨夕没分到钱吗?老乞丐叹气:“人家管事的不肯分给她,我们也不想再闹了,哎。”

  我皱皱眉,问晨夕以后怎么办?他们竟然都沉默了,我心里不悦:“能解脱了就不管她了?你们也算可以啊。”

  他们纷纷解释:“我们也没办法啊,以后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只有八万块过日子了,要是找不到工作照样完蛋,带着一个女娃实在难生存啊。”

  李晨夕低下了头,然后又起身跑进了屋子里。这些乞丐纷纷不说话了,都十分愧疚。

  我想了想骂他们也没用,再一琢磨也打定了主意,像我这么叼的人何必心烦呢。我就溜达进屋里去,李晨夕抱着双腿坐在床脚发呆。

  我凑过去嘿嘿一笑:“哎呀,好俊的丫头,本少爷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