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零五章 高手过招

家有小甜心 第一百零五章 高手过招

  这位老爷子忽地就发飙了,两把菜刀寒光闪闪吓死个人。我顿时尿了,这么不走运?

  红毛那几个家伙还在发蒙,我撒丫子就跑:“看屁啊看,跑啊。”我率先冲出去,他们几个也赶紧跟了上来,那个老爷子在后面黑头黑脸地追:“不是要找我当厨子吗?别跑啊。”

  他中气十足,不过瘸了腿所以跑得不快,这幸亏如此我们才能及时跑掉。跑出去跨上摩托车赶紧遛,那老爷子紧追不放,要是被他逮住了得一刀劈死。

  我们急冲冲跑了,不多时甩掉了他,我抹了一把冷汗,红毛还发呆:“他怎么突然就砍人了呢?”我骂他一脸:“还不是你找错人了,不能要他了,保不准哪天就死在他刀下了。”

  红毛又疑惑又郁闷:“我哪儿知道他那么暴力啊,客人都亲切地喊他老刀瘸子,他应该是个慈祥的老爷爷。”

  你特么见过慈祥的老爷爷被叫老刀瘸子的么?我翻翻白眼走人,说别管他了,你再另外找厨子吧。红毛只得点头,感叹可惜了。

  我也不跟他瞎搞了,直接开着摩托去养猪场。副厂长见我来了就嘿嘿笑:“我还以为你不来掏粪了,毕竟你是长丰街的大佬了。”

  我缩头缩脑:“怎么可能嘛,人家只是一个小**。”他指指我,笑眯眯摇头。我转口询问:“刚才我遇到一个老爷子,他脸上有疤,还瘸了一条腿”

  副厂长脸色一变,笑容当即没有了。我察言观色,他忽地一叹:“哎,他还活着啊。”我说活得好好的,大隐隐于市,他开饭店炒菜呢。

  副厂长目光深邃,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但他并没有询问老刀瘸子在哪里,似乎无意去见他。

  我寻思着他们关系恐怕不止仇人那么简单,我也不好过问,当一个安静的掏粪男孩吧。

  副厂长这一天似乎都精神不稳,他也不猥琐了,连老母猪都不偷窥了,就是在住房门口坐着看看天看看地,然后抽抽烟挠挠腿,神色时不时落寞一下。

  后来我离开的时候他还是没恢复过来,貌似都不知道我走了。我摇摇头也没管了,毕竟是他的私事。

  我就晃去长丰街了,今晚的长丰街依旧火爆。我每次看见人来人往就心情愉悦,好多走动的大洋啊。

  然后我目光一缩,走动的大洋中有个瘸了腿的,还四处张望。

  我当即吓尿了,一转身搁街边蹲着,妈妈咪啊,老刀瘸子竟然来了。我暗叹不妙,这逼不会砍死我吧。

  我偷偷摸摸地在摊当后面躲,老刀瘸子似乎也才来长丰街,逮着人就问:“有没有看见一个小青年?二十多岁。”

  人家就说这里大把二十多岁的青年,你找谁啊。老刀瘸子想了想就说找一个红毛,别人立马指了指麻辣烫摊口。

  老刀瘸子就瘸过去了,我顿时心惊,麻痹惨了。我弯腰驼背溜过去拽红毛:“老爷子来了,赶紧蹲下。”

  他吓得放了个屁,我捂着鼻子拉他,他忙蹲下,两人都躲麻辣烫摊当后边儿,惹得旁人瞩目。

  老刀瘸子已经过来了,目光锐利地扫视着这里的人。我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不过半响没动静啊。我戳了戳红毛:“伸头出去看看。”

  红毛不愿意,跟我扭捏,我戳他蛋蛋:“赶紧的。”他只好伸了,这么一伸脑袋,只听啷地一声,如同长剑出鞘,红毛的脖子上立刻架了一把菜刀。

  我简直吓破了胆儿,哗啦站起就跑,老刀瘸子冷笑:“跑吧,我有的是时间抓你。”

  我就不跑了,不能整日提心吊胆啊。我转身谄笑:“大爷,您误会了,其实我不认识什么老刘”

  他那刀疤都在抽动:“老刘在哪里?”我摇摇头:“俺怎么晓得呢。”他一把推开红毛,手腕一转菜刀入套了:“我不为难小辈,但你不听话就别怪我了。”

  我就正正脸色:“那你自己去找他啊,说了他在城北养猪的,你来逼我也没用啊。”

  他老脸更加冷淡:“叫他过来!”他江湖匪气十分重,一些混混过来围观,红毛赶紧踹人走开,免得被砍了。

  我是不愿意出卖副厂长的,但这个瘟神太厉害了,我怎么弄走他呢。我苦兮兮地沉吟,老刀瘸子逼近两步,手又握住刀柄了。

  我赶忙后退,他这时却忽地不理会我了,目光穿过人群注视着一个地方。现在华灯初上,行人不绝,远处灯光也比较暗淡,我回头看看愣是没看见什么。

  但这老刀瘸子径直就往那边去,手掌死死地抓着刀柄。我松了口气,红毛过我问我咋样了,我说跟上去看看,几个人就全谨慎地跟着了。

  老刀瘸子直接穿过行人,来往的行人见他长相可怕也自觉地让开。后来他终于停了,我仔细一看,副厂长竟然在路边蹲着吃烧烤。

  红毛说两个老头子要干嘛?我也不知道他们会干嘛。我就在后边瞅着,副厂长抬头一笑:“瘸子,好久不见了。”

  老刀瘸子身体有点轻微地发抖,手掌也鼓起了青筋,菜刀被他捏得死死的。

  “我不想伤及无辜。”最后他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越过街边去里面的巷子了。副厂长哈出一口热气,起身跟了过去。

  我忙跟上去,难道要决斗了?我们几个偷偷摸摸地在巷口躲着瞄里面,可惜光线照射不到巷子里,巷子里显得很暗沉,只能看见那两个老人正在对视。

  老刀瘸子双手抓着刀柄,而副厂长则双手垂着,略显佝偻的背脊已经挺直了,两个人的气势都跟狮子一样。

  红毛吞吞口水:“怎么还不打。”我嘘了一声,吵毛啊。然后老刀瘸子猛地把菜刀抽了出来,副厂长右腿一挪,微微侧了侧身子,如同警惕的豹子。

  老刀瘸子并没有进攻,他抓着刀柄的手往上飞快一抬然后一松,两把菜刀竟旋转了一下,他再次抓住的时候就刀背在上了。

  “放心,我不会砍死你。”他冷然道,副厂长很轻地叹了口气:“来吧。”

  不过眨眼间,黑沉沉的巷子里立刻响起了压抑的脚步声,老刀瘸子如同猛虎下山径直冲来,手上菜刀闪过几点寒芒,左刀斩脖子,右刀劈头颅,副厂长立刻避无可避。

  我瞪大了眼睛,老刀瘸子脚下速度不快,但手上速度简直**爆了,要是这么劈我我估计都没有反应时间。岛反边扛。

  但副厂长也不是庸手,他避无可避竟不退反进,两手跟鸡爪一般直接抓向老刀瘸子的肩膀关节处,我们都没看清是什么情况就见老刀瘸子的手上没了劲道,菜刀在距离副厂长脑袋几厘米处歪了一下,副厂长趁机猛地后退,再次拉开了距离。

  电光火石间两人就已经交完手了,我们都没怎么看懂,就是不明觉厉的感觉。

  老刀瘸子这时又进攻了,那两把菜刀同时高举,做出了个砍猪肉的姿势:“这么多年你还是没长进啊,看你能不能顶住!”

  我们大气不敢喘,死死地看着,副厂长一只脚轻轻地靠在墙壁上了,似乎需要一个支力。

  然后又是眨眼之间,老刀瘸子的双刀径直劈过来,挥舞得猎猎作响,他似乎完全不防守了,用刀背乱劈副厂长。

  红毛舔舔嘴角:“这招我也会啊,瞎他妈砍。”我没理他,这不可能是瞎他妈砍。

  果不其然,两把菜刀砍下,副厂长竟退了一步,双手奋力扭动想要抓住那两把刀,但老刀瘸子挥舞得越来越快,划破空气的声音都能听见了。

  我暗自吃惊,这一顿瞎砍虽然没有招式可言,但速度和力道绝对叫人吃惊,所谓功夫讲究的不就是速度和力道嘛。

  副厂长愣是抓不到菜刀,节节后退,最后他似乎火了,猛地踏前一步,老刀瘸子的刀背就劈在他肩膀上,似乎连骨头都劈断了。

  副厂长痛哼一声,猛地出手,终究抓住了老刀瘸子的一只手,狠狠一掰,再一看那把菜刀已经到他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