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七十八章 卧槽
  我一直以为只要我有能力了就能跟学姐重逢,而且不会畏惧外界的阻挠,但我从没想过学姐不愿意跟我重逢。

  我以为她回来了,所以我能找到她了,并且用尽一切去爱她,然而她却走了,就那么轻飘飘走了。

  我在楼顶坐着,坐了很久,我想起七年前在楼顶跟学姐的初吻,那真像一场梦。

  我低头笑了笑,寒风让我有点发抖。我缩着身体哈出一口热气,半空中就弥漫开了逐渐消散的白雾,学姐走了啊。

  我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然后去带小雪回家。珊珊松了口气;“终于肯走了啊,我困死了。”

  我没吭声,一路开车回去。唐彤还在等待,她甚至做好了宵夜,可是没人吃,珊珊直接跑去滚床了。

  我把小雪抱回房去,死寂中夜儿就起身来询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找到小雪的妈妈了吗?”

  看来夜儿也见过小雪的外婆,知道这件事了。我十分失落地摇头,默默地把小雪放床上去了。

  夜儿看看我神色,很小声地开口:“你没事吧。”我说没事,你睡吧。她眸中有些异色,似乎很想问什么,但最后只是柔和一笑:“你也快睡吧。”

  夜儿恐怕猜到了学姐对我很重要,不过她没问,我也不想说。我现在又累又饿,而且心里十分压抑,根本睡不着。

  唯一能让我诉苦的只有唐彤了,我去找她,她在桌子边等我,笑容亲切:“吃宵夜吧。”

  我过去狼吞虎咽,又觉得食之无味,感觉自己跟一条被抛弃的狗一样。

  唐彤安安静静地看着我,我吃得呛出了眼泪,唐彤叹着气帮我擦拭:“小雪的妈妈一定让你刻骨铭心吧。”

  我点头,一旦有了诉苦对象就觉得自己十分软弱,我想抱抱唐彤。她轻声嗔怪:“既然刻骨铭心你又何必这么失落,你一定一直想找到她吧,这次是个好消息啊。”

  我也想这么理解,我终于有学姐的消息了,可就算这么理解我也难受得厉害,明明触手可及却失之交臂,我难受,太他妈难受了!

  我不想说了,直接回去洗洗睡吧。唐彤拉住我:“今晚在这里睡吧,我不放心你。”她带我去浴室,给我放水洗澡。

  我没避讳了,因为没那么心思。这么草草洗干净了我就直接去她卧室躺下,唐彤如同温柔的姐姐一样:“你睡吧,我去跟小岚睡。”

  她转身要走,我轻声叫住她:“陪我一下吧,我心里闷得慌。”唐彤就不走了,她轻轻地躺旁边,语气中充满了爱怜:“你睡吧,我看着你。”

  我点头,可是怎么也睡不着。我说我想念那个人七年了,她回来了又走了,连面都没见到。

  唐彤身后摸我脑袋:“说明她爱你,爱你所以无法释怀,她是在逃避。”

  我压根想不透那些,我就难受,没见到学姐我就是难受。唐彤轻轻地呼出一口气:“睡吧,傻弟弟。”

  她温柔得不像话,我心中立刻软了,就想糖果化了,我找到了一个情感宣泄口。

  我挤过去抱住她,她怔了一下,反手将我搂住:“睡吧。”

  我就睡了,在软绵绵的触感中,在香喷喷的体香中睡着了。身体越来越轻,难受感也消失了。

  我做了个梦,梦见学姐了,她一如当年的十八岁,拿着甜筒笑眯眯地调笑我:“喂,你想舔哪里呢我的小色狼。”

  她真是色,可是我着了她的魔,那段荒唐的岁月,那段匆匆的时光,迷乱在她的笑脸中,在融化的冰淇淋中,在楼顶的晚阳中,在相互依靠着的傻傻笑声中。

  我一口咬下去,咬死你。然后什么都消失了,时光飞逝,眨眼回到了现实。

  我迷迷糊糊地听到了一声痛叫,然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然后仔细一看,我竟然趴在她身上,正对着她的胸口,而她脸色潮红地看着我。

  我吓得屁滚尿流,立马滚下了床,到底发生了什么?

  屋外有些亮光,难道已经天亮了?我吞了吞口水,再一感受,身体冷冰冰的,麻痹什么时候衣服脱了?

  我几乎急得冒汗,赶紧找衣服,唐彤把我的衣服丢了过来,她也在急冲冲地整理衣服。

  我穿好了衣服才冷静下来,我裤子没脱,只是內衫脱了,而唐彤不过是內衫乱了,没事没事,啥事儿都没有。

  我舔舔发干的嘴唇,十分抱歉地开口:“真是对不起姐姐,我我我拉屎去了。”

  我往外跑,一开门看见珊珊在厕所那边刷牙,我立马又关上门,冷汗直冒,妈的,死定了!

  唐彤还不好意思下床,她胸口似乎有点痛。我走了几步乱抓脑袋:“昨晚梦到我初恋了,所以我不是故意的,唐彤姐你别误会。”

  她被我说得十分不好意思:“不要说啦,没事,你快走吧,免得被珊珊和小岚看见。”

  我真是冒汗了:“珊珊已经起来了,在刷牙呢,我一出去就完蛋了。”

  她也吓了一跳,让我赶紧躲起来,她先出去转移注意力。我就蹲床脚心惊肉跳,唐彤稳稳神走了出去:“珊珊早啊,洗完脸去买点早餐吧,今天我有点累不煮早餐了。”

  珊珊嗯嗯啊啊地说好,我蹲了几分钟就听见珊珊出门了。我立刻窜出去,唐彤脸色有点发红:“快走吧。”

  我再次道歉:“真是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她径直回卧室:“没事啦,快走。”

  我快步往门口跑去,即将跑出去的时候忽地心里突了一下,扭头一看,小岚的门开着条缝,她如同幽灵一样盯着我。

  我身体滞了滞,我就知道会这样,你大爷的小岚,你为何辣么叼,怎么每次都偷窥啊。

  我艰难地笑了一下:“我我昨晚睡地板”话没说完小岚就轻轻关上了门,幽灵不见了。

  我抹了一把汗,她应该不知道的吧,只是喜欢偷窥我而已。我祈祷观音菩萨玉皇大帝如来佛祖齐天大圣保佑我,赶忙溜回家去了。

  一回去又撞见刚起床的小雪在揉眼睛,我立马缩了下脖子,小雪疑惑看看我:“叔叔,你才回来吗?”

  “啊哈哈是啊是啊,唐彤姐姐家里下水道坏了,我昨晚给她捅,啊不,通下水道去了,所以没回来。”

  小雪哦了一声,轻轻拉我手:“叔叔你不要伤心了,我妈妈还会回来的。”

  我真想骂自己了,昨晚咋就那样了呢?明明只是很纯洁地一起睡觉而已,结果滚人身上去了,还咬

  我心里真是哭笑不得,让小雪去洗漱,她有点奇怪地去了。我就松了一口气,然后半口气没提上来,夜儿又出来了,我这半口气硬生生把自个给呛到了。

  “你昨晚去哪里了?”夜儿疑惑问道,她还打量我的衣着和脸色。我有点心虚:“那个唐彤是我姐姐,她昨晚开导我,我看时候晚了就没回来。”

  夜儿眸子一眨,她嘴角抿了抿,轻轻点头:“我知道了,我做早饭了。”

  她微笑着没问我了,可我觉得她应该看出了什么。我简直郁闷死了,妈了个蛋,这事儿搞死我了,恐怕我以后都没脸面对唐彤姐了,而且昨晚才因为学姐的事伤心透顶,结果一转眼却闹了个大乌龙,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真尼玛够了。

  我也不想待在家里,还是去养猪场浪一浪洗刷一下污秽的心灵吧。

  结果一出门正好撞见唐彤出来买菜,我老脸就憋了,唐彤眼帘一低,声音古怪:“小宇早啊。”

  我插着手咳了咳:“早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