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家有小甜心> 第四十九章 我要干出一番事业 推荐破三千加更

家有小甜心 第四十九章 我要干出一番事业 推荐破三千加更

  敲门的竟然是小雪,她还提这个袋子。我瞬间吓尿了,使劲儿冲小雪示眼色,她偷偷看了我一眼,十分调皮。

  我妈就疑惑问她是谁,小雪娇声娇气地鞠了一躬:“阿姨,我是隔壁的孩子,给邻居来送礼物了。”

  我妈有点懵,小雪就把手上的袋子递给她:“这是我的糖果,请阿姨吃。”

  “哦哦谢谢小妹妹。”我妈愣愣地接过,脸上的愤怒已经消失不见了,甚至浮现了几丝笑意。

  我也松了口气,小雪是来解救我的吗?我冲她眨了一下眼,她嘴角一翘,再次鞠躬:“阿姨我回去了,祝您生活愉快。”

  她就这么走了,我妈还有点懵,然后她再也无法生气了,就是数落我:“你看看,人家小孩子都比你懂事,你真是让我哎,罢了。”

  她拿糖果过来,我就抓糖果吃,我妈打了我一下,我只得缩回了手。那小曼脸色似乎也好了不少,小雪很成功地转移了某种愤怒的情绪。

  我也觉得跟她怄气没意思,她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我何必自找没趣。

  我就冲她扬扬脸:“你还痛不?”她没理我,脸色又冷淡了,但起码没那么冲了。

  “我去收拾行李,待会儿就走吧。”小曼起身回房了,我妈叹了口气:“你啊你,真是让人操心。这事要是让你爸知道了看他不打死你,还好小曼心地好,你要记住别发傻啊。”

  我说知道了知道了,你们快走吧。她责怪着也去收拾行李,我就松了口气,终于安逸了。

  然而也就是此时,我的手机就响了,我妈立刻又停了下来,我拿起一看竟然是我父亲的。

  我立刻觉得不妙,甚至有点心惊。我稳住神接听,父亲的骂声如同雷声:“王振宇!你好样的啊!跟妓女勾搭在一起,不知道她是**的吗?你还有没有羞耻心!”

  我被他一下子骂懵了,他竟然知道了?我立刻想到了小曼,拳头捏紧了。

  “我告诉你,我们王家个个都是有出息的,就你一个废物,你还勾搭妓女,你要是敢勾搭妓女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真是让我丢尽了脸,全部亲戚都知道了,你以后都别回来了!”

  我父亲还在大骂,我妈忙抢过手机跑去阳台说话了。我嘴唇有点发抖,小曼这时也看了出来,我冷着脸走过去,她吃了一惊:“你想干嘛?”

  我直接揪住她衣领给按在墙上了:“你竟然告诉我父亲?还说谁也没告诉!”

  她死命掰我的手,但根本掰不开,我用了很多力气,手指都顶住她喉咙了,她脸色涨红,眸中又怒又惊:“我没有告诉你父亲,我的确想告诉他,但你妈妈求我别外传,我就没告诉你父亲!”

  “那他怎么知道的?亲戚们也知道了,现在你满意了?报仇了?”

  我强忍着揍人的冲动,我父亲知道了,我亲戚也知道了,不是她说的还是谁说的?

  “我只跟一个堂兄说过,当时我很生气,找他诉苦而已。”

  小曼说道,她惊慌而恼怒,我缓缓松开了手,这时我妈跑过来拉我:“小宇你干嘛?是你堂兄告诉你爸爸的,恐怕他已经传遍了。”

  什么狗屁堂兄我根本不知道,我只知道是小曼说出去的。

  我深吸几口气,小曼擦着脖子愤怒而委屈:“你怕别人知道就别做,怪我干嘛?”

  我火气立刻飙了出来:“老子告诉你,你并不高贵,秦夜儿也不低贱,我当她是朋友,并没有勾搭她。你到处说,诉苦?打你是你活该,你他妈高贵得一逼是吧,不了解别人就瞎bb,立马给我滚!”

  小曼身体有点发抖,她说不出话来,然后声音低了,但依旧强硬:“堂兄跟我保证过不会说出去的,我被你打了找人诉苦都不行?”

  她抓到问题的关键了,我气笑了:“堂兄还真是守信,你不知道就算是我拉屎不洗手到亲戚口中都会成为吃屎不洗手吗?”

  我妈神色悲伤,我心里也涌起一股悲伤,小曼抿着嘴:“堂兄或许只是说漏嘴了,我相信他的为人,他不至于用你来哗众取宠。”

  我已经无力再说了,我觉得自己有点晕了,搞不清楚自己这么愤怒是对是错。

  “亲戚们那样看你还不是因为你自己没用,有本事干出一番事业让他们看看,你骂我算什么男人。”

  小曼又说道,我不想再吵了,但有句话我必须要说,我就盯着她说:“林曼,我做出一番事业后第一个就给你看,让你这高贵的人好好看看!”

  她不说话,眸子中委屈和气愤交织着。我妈推我出去:“好了好了,反正亲戚们都已经知道了,你再骂也没用,以后好好努力。”

  我妈这会儿很平静,我抱了她一下,什么都没说。

  接下来屋子里就很死寂了,小曼跟我妈收拾好了行李就走,我也没送,就看着她们沉默地上了车,然后走了。

  我坐下来好好地思考了一下,或者说是反思,是小曼过分了还是我过分了?

  最后我没想明白,主观情绪让我无法冷静下来,我特想打人。

  敲门声又响起了,我揉揉眼睛去开门,小雪一脸担忧地站在门外,唐彤也担忧地看着我,恐怕刚才的争吵她们都听见了。

  我勉强一笑,抱着小雪亲了亲:“没事啦,小雪可以回家了。”小雪亲我额头,眼中都是鼓励,她倒像是我叔叔。

  我心情好了一些,将小雪的东西又搬了回来,然后我跟唐彤单独谈心。

  她问我怎么了,我说被亲戚瞧不起了,有点难受。唐彤也没多问,她抱抱我:“没事,姐姐在。”

  我心里又软了,我很想靠在她身上睡一觉,我说谢谢你,唐彤姐姐。

  她笑了一声,如同抚摸小孩一样摸我脑袋,我们都没再说话,这样已经足够了。

  等我稳下来了我就告辞,她也没多说,像极了温柔的姐姐。

  我直接出门去了,去了那个发廊,我得先看看夜儿怎么样了。

  我一进发廊就看见她了,她好端端地在梳头发,脸上的手印好像消了。

  我喊了她一声,她顿时惊喜。我直接拉她去她房间,问她怎么样了。

  她有点不好意思:“没事啊,就是累了。”我凝声询问:“那个蔡老板虐待你?”

  她脸色变了变,缓缓摇头:“没有,我是惹他生气了。”

  我说怎么惹他生气了?夜儿又不好意思了:“昨晚我不想不想做,他偏要做”

  我寻思了一下,蔡老板那人不正常,不能让夜儿被他欺负。我说你别做小姐了,找别的事做吧。

  秦夜儿眸中有种很难说明白的情绪。她微笑着摇摇头:“我真的没事,你别担心,谢谢你的关心。”

  我忽地觉得我鲁莽了,而她很理智。然而纵然鲁莽我也得说:“虽然做小姐来钱快,但毕竟不光彩,我相信你不怕苦,你别做了,我帮你找工作。”

  很多女人做小姐纯碎是因为好吃懒做,但我不相信夜儿是那种女人。我很认真地劝她,她眸子轻轻眨动,迟疑了许久还是摇头:“好了啦,你快回去吧,让人看见多不好。”

  我又疑惑又着急,她推我出门:“别说啦,你不知道小姐最讨厌别人叫她从良的吗?”

  我看着她:“你是不是有苦衷?”她摇摇头,我不肯走,她就咬了咬嘴唇:“你再不走我就不当你是朋友了,我你是不是也想嫖我?”

  我忙说不想,她扑哧一笑:“快走吧,真是的。”

  我皱着眉头离开,门口那两个大姐姐笑眯眯在聊天:“快过年了啊,今年妈咪会发多少红包呢?”

  “我们肯定没多少,夜儿那臭婆娘就多了,说不定有一两万。”

  我喉咙动了动,感觉很干涩,也有点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