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天庐风云> 第三十二章 二选一的胜机

天庐风云 第三十二章 二选一的胜机

  随着自己的不断下落,地面上的动静越来越清晰地传入艾里耳中,他终于分辨出地面上凯曼阵营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先前他与罗炎在空中激斗的时间里,得回自由的萝纱便和凯曼的魔法师军团正面对战起来。圣女固然是常人望风披靡的角色,而相互配合默契十足的近百位凯曼魔法师组成的集体力量,也绝对不可小视。

  因为不想波及城内无辜平民和攻城的盟军,萝纱便无法动用大范围的强力禁咒,只能使用常规的中高级魔法,效力到底有限。而魔法师军团中对各类型的魔法人才都有恰当安排,除了攻击性魔法师外,也不乏擅长防御结界类型魔法的高级魔法师,凭借他们合力维持的防御魔法,也还能防得住萝纱的攻击。双方你来我往,各尽全力拼斗了好一阵,战况始终僵持不下。

  这一次魔法对战的激烈程度,尤要远胜以往萝纱和凯曼军的任何一次交战。长时间、高强度地施展魔法,在魔力的操运、魔法的控制上都要求施术者的内心精微准确地高速运转。渐渐地,所有杂念思虑都被一一滤空。而随着时间的延续,萝纱散发出的气势变得愈发冰寒清冷,澄澈得给人以欠缺人性热度的感觉。与此同时,她那双黑眸中原只是星星点点的紫芒亦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地扩散发亮……

  与她对峙的凯曼魔法师们原本还以为就算圣女魔法再强,施法速度再快,到底只是一个人,魔法力总有耗尽的时候。而自己这边近百人却可以轮换着休息,还有专门负责为同伴补充魔法力的牧师进行补充恢复。久撑下去,必定是圣女先支持不住,到时候局势就等于是掌握在凯曼手上了!

  不少人心中正是存着这么个算计,才维持住信心苦苦支撑下去。然而耗了好半天,却也不见圣女那边发来的魔法反攻有半分迟滞削弱的态势。一个大魔法师施展一次就要休养几天才能恢复魔法力的强大魔法,她闷不作响就可以随便连着丢出来好几个,自始至终都没有半点魔法力将尽的征兆!

  ……这女人,真的是人吗?!

  越打下去,越多凯曼魔法师脑中不由得浮现出这个疑问。

  天空中艾里和罗炎激战正酣的时候,一个凯曼魔法师忽然留意到白衣黑发的圣女周身玄素的色调上,似乎多了些许诡谲邪异的艳色?名为神圣纯洁的少女身上,似乎有股难以名状的邪异气息攫住了他的心脏!在意识到究竟是什么之前,这位魔法师身上就已经不由自主地起了一阵寒栗。

  仔细一瞧,他终于觉察圣女身上的不对劲之处。

  那双眼睛!

  圣女的双眼竟是紫色的!魔性的紫色!专属于魔族的特征!

  魔法师脱口喊出了心中的震骇。惊呼声很快传入了每个凯曼魔法师和许多凯曼士兵耳中。巨大的恐怖,仿佛吞噬人心志的黑雾一般,随着喊声而笼罩在现场的每个凯曼人头上。每个人的眼睛都饱含着惊惧和厌恶,集中到了少女那双放着妖异光辉的紫眸上。

  魔族虽然极少履迹人界,但每次出现,必定是伴随着无数血与火的悲歌。尤其是十多年前刚经历过一场魔族入侵战争的凯曼,至今仍有许多人曾亲眼见识过魔族的残酷和强悍,更或是有亲友就在抗击魔族的战争中死去。谈到魔族时,凯曼人都是深入骨髓地感到恐惧和厌恶。

  凯曼人虽先前就已十分畏惧圣女,但还只是出于对她魔法力量的忌惮。而此刻,这份畏惧却为人族对魔族根深蒂固的恐惧所取代,将凯曼人驱赶到崩溃的边缘。片刻间战场上就变得愈加混乱。

  城墙上靠近萝纱的凯曼士兵固然是没头苍蝇般仓皇乱窜,魔法师们的脸色不是苍白便是惨绿,有的手脚瘫软,再宁定不下心志施法,有的临危倒被逼出了吃奶的力气,魔法反而施得更加猛烈。就连与萝纱站在同一边的盟军将士,虽大半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单听城头上的人“魔族!魔族!”的喧哗嘈杂,不少人也不由得惊疑交加,起了些骚乱。

  艾里掠近地面,看明白城楼上的情形,顿时暗道声“不好!”心急火燎地向萝纱那边疾掠过去。

  她依旧还虚浮在原处,却完全没有了原先的逼人气势,只是失魂落魄地那么飘着,连逼近身边的攻击也是心不在焉地应付着。好在现在场面大乱,朝她去的魔法攻击已经少了许多,不然恐怕早就受伤了。艾里赶到近处,她那无表情的苍白容颜映入他眼中,果然证实了他的不好预感。他急急冲到她身边,搀住她臂膀关切问道:“你还好吗?”

  然而不需萝纱回答,他自己就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怎可能会好呢?还好的话,她的身子怎会如风中飘零的枯叶一样颤抖?还好的话,她的眼睛不该枯涩得不见一丝光泽,就算现在对着自己,也像什么都没看见似的空空茫茫!

  萝纱原本就对她的魔族血统深有心结,这下更在万千人之前暴露了魔族的特征!在场的这众多凯曼人都惧怕萝纱伤害自己而惊惧奔逃,其实在这一刻真正受伤害最深的,却是被他们另眼看待的萝纱才对!凯曼人的每一声“魔族”,每张脸孔上露出的惊惧厌恶,都是在她心口割下一刀……

  呼吸蓦地停顿了一下,便有一股剧痛如毒芽般自艾里心底抽发开来。不管自己付出多少,不论多么努力,一切还是走向悲伤吗……

  与罗炎间无谓的生死拼斗无可避免地一次又一次发生,恐怕只有到有一方最终倒下才是尽头。而对萝纱,自己强忍痛楚推开她,只不过是期望她能过得快乐,却终归是无法避免她被其他人和事所伤害。这些,就是所谓的宿命吗?

  那么,先前那许多劳碌辛苦,究竟为了什么?

  忽然之间,怒气直冲上来。伴随而生的,还有让他有些陌生的凶念。

  我捧在心尖呵护的珍宝,竟然就因为这些凯曼人的大惊小怪而遭受那么重的痛楚!不过就是双紫色眼睛而已,有什么大不了?值得这些没长眼的凯曼人怕成这德性?!

  一时间恼恨冲心,他竟有股挥剑把这些尽在那边惊叫奔逃的凯曼人杀个血流遍地的冲动。好容易把持住理智抑制杀性没有乱来,怒恨仍是难以完全平息,只得在心中喃喃告诫自己:冷静!冷静!这样下去不行,总得先制住局面再说!看萝纱眼中光彩尽失,甚至已经看不见自己,凯曼人这么大呼小叫得越久,她受的苦痛就越深。必须做些什么改变局面!

  想到这里,他忽然心中一动:凯曼军队现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萝纱身上,她的紫眸才会引起这么大恐慌。那么,不如就把他们恐惧的焦点转移到自己身上!如果出现了比所谓的“魔族”更可怕的人物,应该就没人顾得上再向萝纱露出恐惧的脸了吧?

  在艾里正在气恨凯曼人的反应伤了萝纱的时候,这个念头显得那么具有诱惑力!艾里也不想再多推敲什么了,看萝纱虽然浑浑噩噩,靠着本能还是能够自保,他放开她,操起了剑。一股强横雄霸的杀气,霎时间自他身上冲天而起!

  就算再怎么迟钝的凯曼士兵,也能感觉到发自圣剑士身上的腾腾杀意。连他身旁神智混沌的萝纱亦感觉到身边的剧烈变化,莹紫的眼眸微微向他转动了一下,开始恢复了几分理智。发现平日温和如风的男人身上原本清朗明净的气息突然阴暗下来,染上了肃杀血腥,萝纱顿时感应到了他心中的念头。

  “不要!”

  萝纱拼命摇着头凄声喊道,伸出手想拉住他,阻止他。他是真正干净无瑕的人,她不想让他为了自己也蒙上残虐杀戮的阴影啊!

  但她慢了一步。艾里已经向最靠近的一队凯曼士兵猛扑而去,空留她凄厉的呼声在风中回荡。

  虽然自己动手时,萝纱并不排斥血腥,但这次她却闭上了眼,不忍看接下来艾里为了自己,违逆他仁善心性而展开的屠杀。

  ※※※

  “以后一定要替我让那个老头死得难看!”

  取代哀嚎惨呼声的,是罗炎冰凌相击般冰冷的声音。

  艾里的剑还没有饮到一滴鲜血,就被格挡住了。紧追艾里而至的罗炎以更加敏捷灵动的身法,牢牢挡住了他的去路。刚才艾里下落时并未显露攻击意图,还没有什么,而罗炎一旦感受到艾里朝凯曼士兵而去的杀气,仁明王所下命令中“不得波及城楼和军队”这一项就被触发,迫使他不得不挺身阻止艾里。一想到又违心地替自己所鄙夷轻蔑的那个老头做了事,那种身不由己的恶劣感觉就让他恨得牙痒。

  重返人世后罗炎最恨的人,就是控制他的仁明王和萨拉司坦两个了。萨拉司坦还好些,好歹人家真有些本事,至少懂得怎么使用血冥幻晶来解除封印控制自己,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而仁明王没什么本事,却对他指手画脚呼来喝去,实在令人不爽到顶点!可惜身体受制于人无法反抗,已没有可能亲手让他付出代价,只有指望萝纱艾里他们替自己出气,罗炎于是在全力拦截艾里的同时,说出这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艾里微有错愕,随即便领悟到他的意思,闷哼一声:“放心!我比你更加想让他倒大霉!”若不是仁明王挑起大陆战争,自己早不知在哪里逍遥去了,至于弄出现在这样一大笔糊涂账吗?!

  两人交换一句话的工夫,手上却已过了几十招。然而,任艾里左冲右突,也没法闯过罗炎的拦截动到其他凯曼人一根毫毛。徒劳无功地进行过几次尝试后,他终于意识到在自己打倒罗炎之前,恐怕是没可能实现自己的想法了。兜了一个圈子,情况又回到了原先僵持胶着的状态。

  一边支持着在罗炎致命的攻势下保住性命,艾里一边分心留意萝纱的状况。

  刚才被艾里那么一扰,她总算清醒了几分。虽见艾里和罗炎在旁边打斗得激烈,不过看他一时尚还未有险况,况且上一次艾里和罗炎的战斗已经证明她出不出手都没有什么作用,便继续不断以魔法攻击牵制凯曼的魔法师军团。可怜凯曼魔法师们经过长时间密集的魔法对战,此刻魔力都将近竭尽,只能拼命维持结界防御而无力反击。超出结界防护范围之外的魔法师再也顾不上什么法师的尊严风范,就像是群失去母鸡翅膀庇护的小鸡般四散乱窜。

  而尽管看起来占据上风的是萝纱,但她的情况也很不好。她的脸色依旧苍白得可怕,单薄的身子虽没被凯曼的魔法伤着,却摇摇欲坠,仿佛随时可能倒下。

  看到萝纱这种情形,艾里便明白她完全是在硬撑,精神仍因为刚承受的冲击而处于崩溃边缘,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让她离开这片战场安抚心神。但看浑浑噩噩的模样,怕是不可能懂得自己离开的,偏偏他又被罗炎缠着无法脱身带她走……

  又忧又急之下,他心头不由掠过一阵强烈的恼恨。事情落到这进退不得的地步,归根结底都是因为那该死的仁明王差遣罗炎对付自己才造成的。想到那老头子自己倒躲在暗处舒舒服服地看热闹,就让人不爽得要命!

  “XXX的仁明王!堂堂一国之主,只会躲在安全的地方翘着腿看别人为你卖命吗?既然有称霸大陆的野心,好歹也该拿出点相应的实力吧!出谋划策靠你身边的文臣,上阵拼杀有士兵们替你流血牺牲,却不知道国王陛下你自己有什么地方配得上霸主之名?是个堂堂王者的话,就出来和我战上一回!”

  怒气上头,艾里也不理会仁明王到底藏身在哪里,直着脖子就开骂起来。激愤中甚至有股冲动,想干脆揭穿正在为凯曼而与自己战斗的神秘白衣人,就是曾经被五英雄合力封印的魔王!仁明王挂着解放他国民众的名义发动战争,实际上却是在依靠世人眼中邪恶化身的魔王力量来进行战争!

  此事本身已可算是最轰动、最能打击仁明王的丑闻了,而且一旦披露出这个真相,不难想像必定会令拥护仁明王的民众产生不小的动摇!这对艾里无疑有着很大的诱惑力。

  不过要公开此事,等于同时将罗炎的真实身份公之于众,要取信于人甚至可能得牵扯出他和修雅、萝纱的关系。这不仅是对从头至尾其实都处于不幸一方的魔王又一次伤害,而且因为世俗的观念,也会伤害到萝纱和破坏修雅身后名誉。想到这些,艾里终于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纵声骂了好一阵,仁明王始终顾忌着圣剑士的厉害不肯发出些微声息,艾里略有些失望。他知道短时间内要想依靠自身实力击倒罗炎还不可能,本还抱着些许希望能靠这激得仁明王露面,看有没有机会直取他的性命而免得和罗炎无谓战斗,可看对方这么沉得住气,只得作罢改寻其他出路。

  虽说劳而无功,不过能当着万千帝都军民的面毫无顾忌地痛骂国王,艾里倒也颇觉解气!只是旋即想到仁明王此刻就躲在附近某处,优哉游哉地看着自己在这边拼得一身臭汗,他又是一阵恼火。自己死也好活也好,总要做点什么让仁明王那老家伙得意不起来!

  思绪一旦跳脱出该如何摆脱与罗炎战斗这个框框,艾里心头一动,蓦然冒出一个念头来:刚才自己降落时,罗炎本来并没怎么阻拦,可在自己的杀气一转向其他凯曼士兵时,他就一下子开始全力阻止自己!这里头,似乎有些文章……当然不可能是魔王大人自己突然对凯曼将士产生了什么维护之心。他会在与自己战斗时表现积极的原因,出了存心戏弄或点拨自己外,通常便只有一个原因——仁明王的命令!

  这样推断起来,仁明王派他过来时所下的指令中,除了叫他对付自己之外,应该同时还有要他保护凯曼人的限制了。这个,好像可以利用啊……

  罗炎与艾里缠斗了这许久,双方固有的实力差距令战况无可挽回地越来越倾向罗炎一边。一波波涌来的攻势,便如不断上涨的潮水一般绵绵密密地缠住艾里的身体,不要说与之抗衡回击,就连可以闪避腾挪的空间都越来越小了。他知道照这样下去,自己顶多只能再支持半刻钟时间。而凭自己的力量,要想在受命杀死自己的罗炎面前带着萝纱一同安然脱身,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反正不做的话就是死路一条,那就试试看吧!

  艾里眼中突然亮起一道精光,一股豪快无畏的气势霎时间从他身上张扬开来。罗炎因他的改变而露出瞬间的迷惑之色,不过一时又看不出他究竟有什么企图,在加于身上的命令驱使下,手中的魔真剑依旧毫无留手地向他当胸疾刺而去。艾里无力与他硬抗,身子顺着剑势直直向后急退。

  至此,艾里的行动尚还合乎常理,也在罗炎的预料之中。早有准备的魔王臂上、脚下原本都留了股力道蕴而不发,这时猝然放开来,整个人便以犹胜艾里一筹的速度紧追上去,剑势非但未因对手退避而竭尽,只有变得更猛!魔真剑和艾里之间的距离,只在他身形刚开始后退时拉开些许,随即便急遽缩短!

  然而,艾里要的,也就只是这一瞬间与罗炎距离的拉远。

  下一刻,奇变陡生!艾里忽然完全违背战斗常规,无视急速逼近自己心口的魔真剑,反而双臂大张,敞开了胸怀迎接对手的致命一剑!

  但也不是全然放弃行动听任敌手宰割,艾里向外张开的左手上急遽凝聚起一团强大气劲,放手向左面的凯曼军轰击而去,握剑的右手亦挥剑向右方的士兵劈出一道凌厉剑风。

  艾里能自由借用天地之力,全力发出的剑风拳劲自然非寻常可比,尽管奈何不得魔王,用来对付一般的凯曼士兵却是无人能挡。城头凯曼军队密集,这一剑一拳如果落到实处,起码可以当场要走数百士兵的性命。只不过,这么做全身空门大开,当凯曼军受创之时,他也势必要付出生命作为代价!

  此刻,城外于高处观察指挥战局的将官中,包括奥伦将军在内的少数几位盟军将官武道修为较高,勉强能看得出艾里和罗炎的战局变化,见此情形无不遽然色变:难道圣剑士竟是想要拼了性命,带几百凯曼军人和自己同归于尽?!

  心思最灵的几个,除了为艾里安危忧虑外,还觉得他这么牺牲简直毫无道理。圣剑士自身的战力固然远胜过数百一般士兵,而且身为黑旗军首领,在大陆上也占据了相当重要地位。圣剑士如遭不测,对所有反凯曼势力都是极大的损失。相反,帝都城中尚有好几万守军,失去数百兵力还不至于动摇其根本。以圣剑士的性命来换这数百人之命,绝对是极不划算的买卖!艾里怎会做出这么不明智的举动?还是他自知今日难得幸免,能拉到几个凯曼人垫背便是几个?

  而这些疑虑才刚从他们脑中浮现,城头上的战况却又再度滑向超乎人们预料的方向!

  在场能看得清战况的人,都道那凯曼的神秘高手手中之剑只要继续往前递,便可穿透圣剑士的心脏,那人必定不会错过这个大好机会。然而接下来看到的画面,却令他们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罗炎竟在发现艾里正在全力攻击周围军队的时候,毫无理由地突然罢手了!寒光四射的魔真剑在剑锋的剑气只差数寸便要没入艾里胸膛时,硬生生抽离开来!随即,罗炎的右手以和艾里同出一辙的方式轰出一道气劲,后发先至地赶上艾里所发之气劲。尽管他仓促之下所发气劲不及艾里的浩大,还是把艾里的气劲冲得偏离原来方向,直飞上不会伤到旁人的半空。

  在轰出气劲的同时,罗炎腾空而起,飞速追赶至艾里挥出的剑风之前。身形行云流水般毫无滞涩地一个回转,横剑身前,那道以雷霆万钧之势奔啸而去的剑风便被无声无息地消解于无形。从始至终,他的目光都不曾再放在艾里身上,简直就好像这上一刻还在生死相拼的对手忽然变成了空气一般,没有必要再投放半分注意力。

  在场的人们无不被两人全然不合理的表现搞得一头雾水,没人看得明白其中的玄虚——当然,不包括一手导演出此种结果的艾里自己。

  见罗炎的反应果然一如自己先前所料,艾里心中大喜。幸亏自己没有料错,今日总算有救了!仁明王下达给罗炎的命令中,果真加有要他不能让战斗波及其他凯曼军队的限制。细细分析仁明王下达命令时可能的表达方式,便可推断出“不得波及凯曼军队”这一条应该是优先于“杀死圣剑士”这一条。虽然乍听起来这并没有多大的不对之处,不过当出现这两条只能二选一的情况时,控制罗炎的血冥幻晶便会让他选择先完成保护凯曼军队安全的任务,而这一刻自己就不再是他杀戮的目标。

  这就是可乘之机!

  只要向其他凯曼军队发起猛烈攻击,逼得罗炎必须全力救护,他便无法再分身来对付自己。也就是说,面临性命之危时自己不用管别的,尽管放手攻击附近的凯曼士兵,就可以确保性命无虞;而情况没那么紧急时,也大可利用这一招来调开罗炎的战力,从中便很容易找到空隙反攻!最不济,逃走总是没有问题的!

  于是,艾里身体力行地验证了这个新发现。罗炎飞身去拦截剑气时,他毫不犹疑地马上脚底抹油。飞掠到萝纱身边,他一把揽住她的腰,不由分说地带着她往城外没命地飞速逃回!反正凯曼那些魔法师们的魔法力也耗得七七八八了,应该不可能再对盟军的攻城行动产生多大的威胁。萝纱离开已经不碍事了。

  “打这么久也累了,留着下次再战吧!”

  城头上艾里丢下的话声还在回荡,他的身影早已去得远了。刚搞定他临去那一拳一剑的罗炎回头望着他的背影,冰冷的表情中绽露出一丝赞许的笑意。然而仁明王命令的禁制仍在,既然艾里没有再攻击凯曼军队或城池,那么杀死艾里便再度成为控制罗炎行动的指令。他随即敛去笑容,起身开始全速追赶艾里。

  不过才飞离城头没多远,他就立刻感应到仁明王通过魔法阵传发过来的另一道命令:“别追了!马上回来!”

  罗炎顺从地刹住身子往回飞去。除了因为听命于仁明王的限制之外,他自己也为此而松了口气。毕竟艾里已经飞回盟军的阵营,靠攻击凯曼军解围的方法已经派不上用场,如果艾里他们真被自己追上就糟糕了。

  “陛下……”

  仁明王藏身的高楼顶上,萨拉司坦收回手,停止向身前传送命令的小魔法阵上输送魔力。他随即转头,不太赞同地看着国王,低声劝道:“不如让他继续追下去吧?罗炎应该不难追上圣剑士,到时候没有顾忌,应该可以杀得掉他的!”

  “杀得掉他又怎样?”不待他多说,仁明王就用尖锐的声调打断了他的话,“连圣王都杀了,不还是无济于事?多杀一个并非盟军中人的圣剑士能有多少用处?在罗炎离开的时候,如果有人来行刺该怎么办?!”

  先前罗炎的身影一从视野中消失,他就忽然陷入一股强烈的恐慌。刚刚才见识到盟军中藏有圣剑士这种程度的强者,如果罗炎不在身边保护的话,万一盟军偷偷派出高手过来行刺自己,还有谁能保护得了自己?!

  而且越想下去,国王越觉得情势暗藏危险。“再说刚才那个圣剑士逃得也有些蹊跷,太突然了!说不定就是存心想把罗炎引开,好让其他刺客行动!不行!绝对不能让他离开我身边!”

  萨拉司坦无声地轻叹一声,放弃了继续劝服的念头。国王已经完全把自己的安危放在首位,绝对不肯冒半点风险,除非必要,他是不可能轻易放罗炎去作战的。看来,既不能用罗炎来解决圣剑士等敌军强者,也没法利用魔王的实力在守城战中给盟军造成大规模伤亡了。

  本来叫罗炎向城外密集的敌人施放禁咒一类的强大魔法,应该不难很快缩减守城军与盟军的兵力差距。现在却因为陛下的短视而大大浪费魔王这个筹码所能发挥的力量……不过,细想起来,陛下的做法也在情理之中。

  国王本就是立于一国之顶点的人,金钱和权势无不已达到了顶峰,只有为自己创下更显赫的名声这一点对他还有吸引力。让凯曼称霸大陆在自己而言是一个证实自己生命价值的理想,而在他而言,只是装点他辉煌人生的又一个华丽勋章而已。一旦出现了危及生命本身的威胁,当然是先要确保自身的安全,多漂亮的勋章也只有先丢开一边。

  年轻的法师长仍是沉默地审视着前方的战况,只是眼神渐渐变得有些空茫飘忽。

  ※※※

  艾里把萝纱带回盟军后方的营地后,本以为要费一番力气才能安抚下她受到冲击的心神,想不到萝纱回神过来后却表现得异常平静。

  没有眼泪,也没有哀叹,她只是维持着原来的姿势静静坐着。艾里忧心忡忡地蹲在她身边,料定她必是因为所受打击过大而心神恍惚。然而,正当他绞尽脑汁想着该说什么来安慰她的时候,她竟先向他露出了平静明朗的笑容。

  “不用担心我,艾里。那些不算什么。我本来就真的是魔族啊!他们叫我魔族,我也没什么好受伤的。”

  被她抢在先头这么一说,艾里满腹的安慰话竟没有一句接得下去。如果想要安慰的当事人自己先一副看得很开的样子,叫人怎么安慰起?愣了一阵,他方沉声道:“在我这里你不用勉强压抑自己。难过的话,就不要勉强自己笑啊!”

  “嘻嘻!”萝纱反而笑得更欢了,“难道你要把肩膀借我哭吗?艾里你也不必这样勉强自己吧!”

  艾里一噎,一时竟说不出话来。萝纱竟学会用这种话来挤对自己以逼自己退缩了……因为自己刻意与她保持距离,她在有事的时候就不愿再依靠自己了吗?

  “今天打得真是辛苦,得抓紧时间休息。先失陪了。”

  见萝纱站起身便要自顾自离去,艾里忙从失落中醒回神。现在的萝纱确实需要人的支持。不管她说了什么都不能被她的态度逼退,至少要让她明白自己的想法!他伸手拉住她,深深望进她眼中,缓缓道:“萝纱你记着,是人也好,是魔也好,你始终都是……”说到这里,艾里现出微不可见的犹豫,方接下去道,“我最重视最喜欢的……朋友。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请想想爱你的人,不要轻言放弃!好吗?”

  艾里平日正经说话的时候不多,不过这番话却是字字出自他肺腑,只求萝纱能感受到被珍视的心意,不要为了魔族血统的事而自伤自弃。而萝纱却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捂着嘴失笑出声。

  “噗哈哈!艾里你怎么突然这么酸哦!这种台词一点也不适合你啦!”

  直笑到眼角泛出明亮的水光,萝纱还无法止住大笑,就这么一路前仰后合地径自往盟军为她安排的营帐走去。在她身后,艾里的头挫败地重重垂下。此刻他的挫折感,犹要远胜在罗炎手下尝到败绩时所忍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