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天庐风云> 第三十八章 鱼目混珠
  “这是怎么回事……不可能有这么多魔核光炮啊!”

  萝纱喃喃道。而艾里的神色无比严峻。没有时间犹豫,他立刻要萝纱即刻带自己飞到距离这里最近之处。

  萝纱也知情况严重,不敢怠慢,只顷刻工夫便冲到了最近一处地点。还没落地,便见维洛雷姆从下方飞上来。平日那张没几分正色的面孔,也难得地显出几分忧心,一接近两人便喊道。“还好我猜得没错,你们果然先到离会场最近的地方!”

  “是怎么回事?”

  艾里劈头便直奔重点。非常时期,两人的对话都务求简要。

  “相差不多的时间里,监视这十几处地方的人都发现有人搬运来好几件大箱子,里头装的都是一些金属机械,他们便发出了警报。发现这么多地方都发出了警报,大家也都知道情况不对,现在正不知该如何行动。请尽快作出决定!”

  在维洛雷姆一连串地告知事态的时候,他听到艾里含糊地嘀咕了一声“最坏的情况果真发生了”。叙述完毕后,他和艾里交换了一个了然而无能为力的眼神。

  前些天在讨论对付哈尔曼的时候,他们也曾设想过会出现今日这样的情形。

  如果凯曼人足够聪明地预料到局势,又有足够的人力物力支持,他们便有可能采用鱼目混珠的方法来混淆视线——当要真正采取行动时,他可以在各处可能被监视的地点都安排人手带些大箱子。或者,这些箱子里装的也都是真正的光炮部件,没有任何破绽,惟一的区别只在于哈尔曼本人最后会把光炮核心装入哪一架光炮中而已。

  无论是多么严密的监视,也完全无法区分这么多处中哪一处的光炮才是致命的。要从中找到并破坏真正的光炮,将会花费艾里他们不少的时间。这样一来,哈尔曼发射光炮成功的可能性便大上许多。

  艾里可以想像,届时他为了寻找真正的光炮而露出行踪,哈尔曼大概一安装好光炮,就会毫不客气地先朝自己轰上一炮,随后,再朝联盟会谈的会场轰击。如果他们有足够魔核晶石的话,向城中胡乱发射进行大屠杀也不是不可能!

  他依旧清晰地记得在洛茨城所见的那些奥瓦鲁士兵的惨状。想像自己的身体遭受与他们同样的痛苦滋味,绝不是件愉快的事。然而就算他很清楚哈尔曼会怎么做,还是完全找不到有效的办法来破解,只能消极地期望哈尔曼不会真的这么去做。

  每次意识到这种危险的情况,正是自己的错误造成的,这总是让他的自责又加深了一层。

  不过,现在情况紧急,没有空闲时间让自己后悔自责。艾里不假思索地按以前想过的应对方法吩咐维洛雷姆和萝纱二人。

  “只有这样了。我们三人分头行事,通知所有的人尽快通知附近的城内士兵,就说是发现有人要炮击联盟会议会场,请他们协助,一同攻击哈尔曼那边的人。不过只靠他们,还是没法搞定事态。”

  萝纱和维洛雷姆都点头表示理解。各组的人手太少,还不足以制服哈尔曼那方的人,这么做只是希望尽量拖延一些时间。

  “只有我们三个人的能力才足够制伏哈尔曼的人,夺回光炮,所以现在我们分派一下各自负责的区块,能不能抓住敌人先不管了,务求在最短时间内夺回光炮!”

  维洛雷姆知道此事如果有失,萝纱亦会面临不小的危险。虽然她体质特殊,但这什么光炮的也是从未听说过的怪东西,能不能伤害萝纱也是未知之数。他可没兴趣赌这个可能性,痛快地接受了艾里的拜托。

  艾里随即将八个区块分成三部分,他和维洛雷姆负责三个区块,萝纱负责两个区块。分工完毕,三人分头急速飞掠而去,身影瞬间消失。

  凭着魔法项链之间的魔法能量的感应,艾里迅速赶到了由他负责的第一处地点。

  这里是位于西城边的一座荒山。从山丘东面,可以俯瞰联盟会谈的会场。山丘上停着两架马车,旁边随地散着十几口箱子,大半已经被打开,里头果然是光炮的机件。六七个形迹鬼祟的人正在拆着剩下几个箱子。

  负责监视这里的侍卫们潜伏在不远处,眼睁睁看着前头金属机件逐渐显露出来却不知该采取什么行动,越来越着急。见艾里到来,他们都松了一口气。

  艾里将先前和萝纱维洛雷姆说过的决定告诉他们,让他们分头去通知其他人,随即便霍然起身向那几个捣鼓着箱子的人疾冲而去。也不浪费时间和他们多废话什么,水银一般流丽的剑光以浑然天成的弧度向他们奔泻而去。

  莹红透亮的血线自半透明的银白剑身洇然而下,才刚在剑尖上凝聚出一滴血珠之时,剑身断然挥落,剑上的血水被剑风甩开,散落成一蓬细碎的红雾。

  劈在金属上的裂天剑并没有发出太大声响,而是像陷入柔软的蛋糕中一般,轻易地将庞大的金属机件剖成两半。

  “还是没有!”

  探头往机件里层看看,发现里头还是没有安装光炮核心时,艾里挫败地叹口气。他没有浪费时间停下来,而是即刻冲往下一个曾引起魔力共鸣的地点。

  这已经是第四处了,找到的却全是假货。

  时间却越来越接近了,也就是说,魔核光炮随时都可能发射!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他的内心越来越紧绷。

  他生怕在自己找到光炮核心之前,上空便闪亮起死亡的亮光。魔核光炮一旦在这里发射,毁灭的不仅是大量人命,更是南方未来安宁的希望!

  因自己的错误而发生的危险,就算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也绝对要了结它!

  这个念头成为惟一的声音,不断在艾里脑海中回响。

  当下一个地点——一座人迹罕至的废弃的庭园出现在艾里眼前时,他远远望见的院内的景象,几乎要让他全身的血液为之冻结!

  这里的地势高于城中心,可以望见联盟会议会场那高耸的尖顶。而一座已经完全拼装好的魔核光炮,便巍然立于这草木荒芜的院子中央,炮口正准准地对着会场上空。

  周围毫不动弹地倒卧着三个受命监视这里的侍卫,恐怕已是凶多吉少。看来他们接到自己的命令后,便上前袭击这里。光炮周围,几个男人正在将一些晶石填充入炮膛之中,而另一个身着连帽斗篷的高大男人则站在光炮操作台前调整机械。虽然帽子挡住了男人大部分面孔,不过艾里还是在第一眼就认出了他的面部轮廓。他就是哈尔曼本人!

  眼看光炮已经装填好魔核晶石,只要哈尔曼扳下机栝,会谈的会场便会受到致命火球的轰击,那便什么都来不及了!

  一瞬间艾里的头脑一片空白,疾掠的身体自发地再度提高到一个更惊人的速度飞射向光炮。但再怎么快,艾里距离光炮处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再快也快不过人家手掌一拨的速度。

  “住手!”

  他远远地大喊一声。知道自己终究是不可能及时赶上了,但还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地大喊起来,寄希望于这叫声能将他们的行动缓上一缓。

  没想到哈尔曼被那喊声惊动而发现急速接近的艾里后,竟然果真停下了正欲扳动机栝的手。一丝狰狞的笑容浮现在他脸上,哈尔曼将炮口转向艾里的方向!

  此时艾里和他们的距离约有百多米,向他发射光炮的话,有可能连哈尔曼自己都会受到光炮伤害。但是哈尔曼本来就不是会吝惜生命的人。

  一方面是为了完成最初刺杀艾里的任务,另一方面,对艾里的憎恨已经凌驾到自保的本能之上,他完全把自己和其他同伴的生命置之度外,一心只想杀死艾里!

  “这家伙……疯了!”

  见凝聚在哈尔曼身上那股疯狂而邪恶的气息,再加上他掉转炮口的举动,艾里立时明白了他想用光炮置自己于死地的企图。一时他也不知是该咒骂他的疯狂,还是该庆幸哈尔曼因为自己而在千钧一发间停下了轰击会场的举动。

  哈尔曼知道圣剑士非等闲角色,不敢因为手上掌握的优势而有半点轻忽。他毫不犹豫地扳下了发射机栝。光炮炮口开始隐隐震颤起来。

  艾里曾亲眼看过两次光炮发射,他立刻很清楚地意识到这是光炮射出火球的前兆!在这生死攸关的最后关头,为了求生,艾里身体内潜藏的所有能力完全被激发出来。急速运行的真力如蒸腾的蒸汽在体内奔腾,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带动身体一并升腾至空中。

  他眼中所映出的光炮影像上一秒还在百米开外,下一瞬间便蓦然拉近到了五十米之内。在哈尔曼等人看来,艾里的动作似乎与之前没有什么变化,然而那只是极速移动后留下的残像,真正的艾里已经逼近了一半的距离!

  只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他脑中迅速而精确地分析着眼前的形势。

  哈尔曼这一次发射的光炮的轰击距离,他先前应是设定在自己加速之前的方位,也就是距离光炮百米外之处。这一瞬间自己便掠过了五六十余米的距离,只要继续全速直线冲向前方光炮方向,应该可以把与爆炸处的距离拉开至百多米之外。这样一来,便很可能逃出了光炮的破坏范围,生还的机会便高了很多。

  但是……这座宅院附近有不少民居和行人往来频繁的街道。光炮射出的火球若是在百米外爆炸,将会有许多平民受波及!

  而这宅院占地宽广,再加上周围的林阴带,如火球是在宅院的中心位置,也就是光炮本身所在之处爆炸的话,破坏范围应还是在这无人荒宅之内,不至于伤及无辜……

  自己犯的错误,该由自己来承担。更不能让无辜者代替自己丧命!

  顷刻间艾里的思绪转了几个来回,终于定下了决心。他并没有改变奔跑的方向,依旧直直猛冲向光炮,决心赶在光炮射出火球之前摧毁光炮炮身!虽然平时并不笃信哪位神明,这一次也不由得边飞奔边暗自祈祷哪位管事的天神庇佑,在自己赶到光炮那里之前,光炮可千万不能发射啊!

  或许难得做一次的祷告果真比较有效力,当艾里冲到光炮之前时,炮口尚未喷射出那致命的火球。

  还来得及!

  艾里抑制住心头的狂喜,便要挥剑纵劈向光炮,想将它劈作两半。至于运作中的光炮会不会因此而爆炸伤及自身,现在也顾不得了。

  然而剑才扬起,他骇然发现炮口处隐约闪现出一团耀眼的白色光芒。便以这毫厘之差,光炮终究还是成功射出了炮膛!就算裂天剑立时落下,将光炮毁去,也阻止不了这一发火球的发射!

  “光牙炎烈爆!”

  伴随这一声娇喝而奔射而出的,是气势与少女嗓音的娇柔形成鲜明对比的数十道金色光箭。而侥幸闪过第一轮光箭突击的敌人,也逃不过随之而来的威力稍逊于光箭,攻势却更加绵密的高温火墙的焚烧。

  当明亮的魔法光芒全部消失后,还能站立的,就只剩下那轻松地拍掉手上灰尘的少女魔法师。看萝纱轻快的神色,她对自己所缔造的战果似乎也很满意。

  本来以她能直接役使魔法精灵的能力,完全可以不念出咒文地发出魔法,发动的速度还会更快。不过因为这咒文似乎很拉风,念出来感觉会比较帅,所以在游刃有余地对付哈尔曼那方的人马时她都喜欢耍帅一下——虽然战斗的结果,通常是不会有人能保持着意识看完全过程的。

  自从修雅从水晶坠子中现身后,她便不时有意识地向坠子输送魔法力,让修雅有足够能量与她交谈。除了联络母女感情外,主要是修雅将她在魔法方面的学识造诣倾囊以授。

  虽然时日和机缘所限,萝纱尚不能全部掌握她所教的,也学会了许多珍贵的强力魔法。得修雅悉心教导,对魔法的控制力也颇有精进,在临敌时也能发挥出越来越大的威力。现在的她,虽然不时还是会突槌一下,但是已经完全能够算是一个令敌人望而生畏的强悍法师了。

  她所分派到的区块比艾里和维洛雷姆略少一些,而她的动作却不比艾里等人慢,飞往各处的速度还胜过艾里,因而比另两人还更提早一些便将任务都解决干净。只可惜那些处也都只是幌子,并没有发现光炮核心。

  搞定了这最后一处的敌人,她便飞向艾里所负责的地点,看看有没有可以帮忙的。

  绝对不能让它发射出去!!

  很清楚这一发火球将会造成多么可怕的灾难,艾里目眦欲裂,脑中只剩下一个强烈的念头。

  精神集中到了极点,时间的流动仿佛变得缓慢了。艾里凝视炮口处,望着那团白光从中一点点窜升出来。那是凝聚了许多魔核晶石的巨量魔力,足以毁灭掉许多人的生命和梦想的恶魔般的力量!

  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艾里明白该怎么做了。

  此时惟一能阻止恶魔力量的方法,便只有在它发出之前正面挡住它,以自己的身体作为引导来发泄这股力量。不能阻止它发射,那就在它射出之前以外力迫使它引爆!

  艾里的手腕疾翻,掌中裂天剑不再劈向光炮炮身,而是向着那逐渐显露出来的白炽光芒纵深插入。

  此时艾里身形停顿,已经能为人肉眼所见。哈尔曼等人望见他在远处的身影突然消失,却毫无先兆地出现在自己身边,都是骇异莫名。而看清他竟以剑插向炮口时,哈尔曼一时更是难以置信。

  竟然以自己的身体主动去引爆光炮!圣剑士竟会做出这般疯狂的举动来!

  而他随即露出了笑容。不管怎样,自己的目的总算是能够达成了。

  如果圣剑士没有停顿下来,而是继续往前直冲,那一炮便很可能伤不到他。等那时他再回头攻击自己等人的话,自己这边所有人固然都不会是他的对手,新的魔核晶石也来不及填充,局面就全由他掌握了。可他现在却自寻死路地去触碰光炮的火球,真是愚蠢到了极点!

  哈尔曼能想得到的,艾里怎会没有想到?然而他面上始终是一片决绝,没有半分犹豫。

  他只是按照自己的信念去做罢了。明知会死,也必须这么做。正是因为自己当初的过错,今日魔核光炮才会给这里的无辜民众带来这么大的威胁,自己必须承担起责任。真正的承担责任,就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而不是只有在自己不会受到根本性伤害的时候才肯站出来。

  就算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个蠢人,却是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了。

  他战斗的理由已经变得暧昧不清。为了这样的理由而牵扯进来那么多黑旗军将士,绝对不能再牵连更多的无辜者了!

  如果必须要有人牺牲的话,反正我已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心态来面对今后的征战生涯,还是由我来承担吧……

  裂天剑贯入光团的瞬间,艾里双臂陡然剧震起来,一股强大的魔法力量如电击般沿着剑身冲击上来。很难分辨这股魔法力的属性为何,似乎六大系的魔法力量都被包含在内,各种属性的魔法力量以一种玄妙的方式结合在一起,处于一种极不稳定的状态。

  一旦这些力量挣脱平衡状态爆发出来,便是那可在无形中致人死命的恐怖力量吧!而受裂天剑上的劲力贯穿,本已濒临失衡的力量受到剧烈震荡,平衡立时完全被破坏殆尽。耀眼的白光忽而扩张,忽而收缩地闪烁了几次,终于在砰然巨响声中爆裂开来。

  而光炮核心刚经过一次发射,本身极不稳定。尚未脱出炮口的光团便发生剧烈爆炸,连带地引发了核心的爆炸。炽烈的火团,和着夺目的强光爆裂开来,有如张牙舞爪的巨大魔神吞噬了光炮附近的所有人。

  人死的时候,原本牢牢与肉体结合在一起的灵魂,究竟是怎么被剥离出来的?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过去闲着无聊的时候,艾里偶尔曾想到这个问题。当然,不到亲身体会的那一刻,这问题是不可能有答案的,因此有时候他对死亡有种奇怪的好奇心。

  而现在,他大略能体会到了。爆炸的一瞬间,整个身体像是要被那包围全身的白光融化了一般,被强烈的麻痹感所贯穿,让人想要放弃一切,不再动弹任何一部分的躯体。仿佛意识就这样在这光芒中消融,化为乌有,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艾里努力从麻痹感中清醒过来,立刻意识到光炮那强大的魔法力量压迫着自己的肉体,强行侵袭自己的经脉。如果就这样放弃的话,也就会在这一刻死亡吧!

  生死一线间,自然而然地便会设法自保。艾里曾因修雅的关系与六系魔法精灵签下契约,亦能操纵魔法精灵。遭受到强大魔法力量的侵袭,身体随即本能地发动与侵入身体的魔力性质相克的魔力,试图将伤害自身的魔力化解驱逐。

  一方面努力抗拒着魔力的入侵,另一方面,爆炸而产生的强烈光、热、冲击波也在以另一种方式摧残他的躯体。常年修行的武道技艺,让他体内的真力在感应到危机迫近时相应地鼓荡起来,包围住至全身各处以抵御外来的攻击。

  大陆上任何一个战士或是魔法师,应该都很清楚,使用魔法和武技时二者应把持的心态是相差甚远的。这也是几乎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同时掌握高阶的武技和魔法修为的原因。

  艾里虽曾亲眼见过罗炎同时使用武技和魔法进行战斗,也曾听他说魔法师的魔力和战士的真力本质上是相通的,掌握了转化的关窍,便能自由地运用二者。后来闲暇时他私下也冥思苦想过很久,就是始终想像不到同时运用这两种力量究竟是怎样的滋味。

  而现在同时受到强力的魔力和外力的伤害,艾里也料想不到自己有一日竟会是以这种迫不得已的方式,尝到了同时使用真力和魔力的滋味。

  但他到底是被外界情况所迫,本身根本就还不知道如何转换。身体虽自发地因应危机而作出反应,但是同时这两种力量终是相互排斥,在抵御外敌的同时,两种力量的运行也互有冲突,越来越混乱,在他体内激烈冲撞起来。

  艾里只觉得全身的经脉,似乎变成了这两种力量的战场,被横冲直撞得似乎要爆裂开来!剧烈的痛苦,几乎要吞噬掉他全部的意识。艾里忍不住蜷起了身子,却仍不能将这让人恨不得立时死去的剧痛驱逐出体外。相反的,肉体移动每一分毫,都令那股痛苦如尖刺般愈加深入体内。

  虽然是承受着这样的痛苦才迸发出的力量,却仍不足以与从魔核晶石萃取出来的高强度魔力相抗衡。

  艾里体内乱作一团的真力所提供的防御力,并不能自爆炸的压力下完全保护他的身体。虽吊着一口气不断,他的肉体却在爆炸的瞬间受到了相当大的伤害。全身衣物被震碎烧焦大半,身体亦是伤痕累累,鲜血汩汩滴落在地。他的口鼻之间亦渗出斑斑血丝,内脏也受创不浅。

  身体受到重创,艾里拼力挤出抵御魔核力量的魔力也再无法支持下去。他失去意识之前的最后感觉,便是不断冲刷着自己的魔力终于冲破自己越来越脆弱的抵抗。便如同置身于奔腾的洪流之中,只能无助地任由它冲刷自己身体的每一寸经脉……

  当萝纱循着艾里所负责的地点找寻而来,远远地看到的,便是艾里的身影被剧烈爆裂开来的白色光团所吞没的画面。

  此时的维洛雷姆,在搞定了敌人之后,正殷勤地奔波于萝纱所负责的地区,努力寻找伊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