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天庐风云> 第十六章 激战
  吉肯赛尔王弟的府邸中,忽地爆发出一声巨响。巡逻兵大为惊骇,竟见坚实的护墙被轰穿了一个一人多高的大洞。烟尘还在弥漫,便有一条白影无声无息地穿出,直向府内闯了过来。

  “站住!”

  “什么人?!”

  前排侍卫的呼喝声才刚出口,剑还未完全离鞘,白影已从他们之间掠过,好在被后方不远处的卫兵挡住。他们正要回身阻拦,却骇然发现围堵住白衣人的十几个同僚同声痛呼。

  侍卫们的身体被七零八落地四向震开,鲜血在空中画出触目惊心的轨迹,洒落了一地。而那白衣人只淡淡瞥了伤亡惨重的侍卫们一眼,便欲继续向府内冲去。

  这一切只发生在兔起鹘落间。周围目击这一切的侍卫们有种四肢麻木、难以动弹的错觉,甚至有人开始怀疑这一幕究竟是真实,还是幻觉,还是……根本就是鬼魅作祟!

  他们还在迷糊当中,便见从白衣人出现的墙洞之处,蓦地又蹿出一条身影,认准了白衣人的方向直冲过来,快捷程度只稍逊于那白影。侍卫们暗叫糟糕,原来那白衣人还有同伙!

  然而他们随即便看到,那人趁着白衣人杀伤那批侍卫而停滞的时间赶至白衣人身边,雪亮剑光便蓦然自两人间闪现,以侍卫们肉眼难以捕捉的高速交错撞击。

  “怎么自己打起来了?”侍卫们懵然自语,“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艾里一路紧咬着罗炎追来,也看到了罗炎打倒侍卫的情形。虽然看不惯他下重手杀伤侍卫,但对方是魔王,难道能指望魔王按着人界的道德准则来吗?所以他也不说话,反正一追上便动手就是了!

  好不容易截住罗炎,两人打得难分你我,动作与身形都灵动飘忽难以把握。所到之处都扬起大量的枝叶砂石碎屑。侍卫们不要说介入,单被这些碎屑打到便是破皮流血,都只敢在一定距离外旁观。

  这场对战在旁人看来是眼花缭乱,情况怎样,身为当事者的艾里心中最是明白。罗炎并不恋战,而是在试探自己的能力范围而已。而且,最可怕的魔法力量罗炎尚未动用,仅靠武技,便已压制住自己的一切攻势!

  罗炎轻描淡写地接下艾里的攻击,也没怎么打算反击艾里。这次的游戏规则,并非压倒对手便是胜者,而是要看吉肯赛尔王弟最终是死是活。

  游刃有余地闪避过艾里的攻势的同时,罗炎已巧妙地引导了战斗局势。随后他轻松卸开艾里攻来的一剑,带得长剑削向一旁的石柱。顺势又一推,更增艾里剑上的劲道。

  艾里顿时察觉不对,剑上的力道突然变得如此之大,石柱再坚实也挡不住,没入石柱的剑锋必定会被咬死,那就不妙了!偏偏罗炎那一推令剑上劲力大增,自己也驾驭不住,无法煞住剑势……

  情势虽是不妙,艾里仍保持着绝对冷静。在剑锋接触石柱前的一瞬间,他陡然侧转手腕。

  只听裂天剑铿然长鸣,剑背平平打在石柱上。劲力激荡下,剑身银蛇般震颤不已。而那股大力由长剑反击回去,艾里虽有准备不致受伤,也被震得侧退开一大步。不过,比起剑被咬死一时拔不出来的窘境,这已经好上许多。

  然而,这就是罗炎想要的结果。

  趁着艾里侧退开,与自己的距离被拉大的时机,他微一矮身,以极强的爆发力猛然前冲。艾里只觉白光一闪,罗炎已从自己侧退所让出的空隙间穿了过去!

  艾里顿时醒悟,罗炎是诱使他露出空隙,好甩开他的缠斗去搜寻王弟踪迹!匆忙回身,他只来得及看到罗炎直闯宅邸深处的身影。

  一般人若是自知对手的实力远胜于己,而又刚刚被对手摆了一道,多半会沮丧胆怯、战意低落。而经过刚才的交手,艾里已经领略武者的“无我”心境,非但没有惧意,战意反倒更加高昂。他就是不服气罗炎为何可以在魔法之外,同时精通武技?纵然一时还不可能击败他,但总要摸到些其中的关窍!

  “不会让你那么容易杀掉亲王的!”艾里沉声喝道,大步向罗炎追赶过去。

  对此,罗炎并无愠意,反倒颇为赞赏。他停步看着艾里,给他再火上浇油一把。“那就试试看?”

  罗炎在前头领先而奔,后头艾里死咬着不放。因府内地形复杂,遇有障碍围墙挡路,罗炎索性腾身越过直线前进。两人在偌大的亲王府中如入无人之境,横冲直撞。艾里不时追到罗炎,罗炎却在几招间甩开他继续在府中纵横来去。

  二人所过之处,风卷残云。众多府内侍卫都被惊动得跑出房来,惊异地仰望墙头或是假山上打得激烈的两人。但打打停停的两人速度、劲力都是远胜他们,他们根本难以介入,也不知该如何处置,只得在下头盲目地呼呼喝喝。

  不要说处置他们,当罗炎朝他们冲过来时,试图阻挡的侍卫们更是被他如砍瓜切菜般打倒在地。艾里与罗炎厮杀时,往往高一脚低一脚地踩着倒下侍卫的身体作战。艾里虽觉得不大对得起地上的众位仁兄,但独力对战罗炎已打得喘不过气来,哪里顾得了别的?

  亲王府中的混乱迅速蔓延。罗炎并不是漫无目的地胡乱瞎闯,这是他寻找吉肯赛尔亲王的方法。

  要从偌大的亲王府中揪出存心躲藏的亲王,不啻于大海捞针。罗炎没有那个耐心去一点点搜寻,而是另想出了一个方法。

  要找到一尾深潜水底的小鱼的位置,确实很难。但若是把池底的水搅乱,小鱼往往会随着翻滚的水流浮上来。

  罗炎在亲王府行经的路线杂乱无章,纵横交错,却已经过了大部分地方。他一面与阻挡的卫兵及身后追赶的艾里周旋,一面留意骚动中的蛛丝马迹。

  他推测如果他接近了亲王隐藏的位置,惟恐亲王有失,周围的卫兵中必会出现微妙的波动。就算有人故布疑阵,不调动人马来保护亲王,也必定会有知晓内情的近身侍卫出来观察情况,而这些人很难不在神色和气息中泄漏出些许端倪……循着这些线头,就可以拉出那位王弟殿下。

  在经过一片似乎是佣人休息的木屋区时,下头的侍卫依旧是虚张声势地吵嚷个不休。其中却有一张面孔,引起了罗炎的注意。并不是如何出色的人物,面貌身手都不值得罗炎注意,只是他的眼中曾闪过一丝狡猾和估量的神色,被罗炎抓个正着。

  就是他了!几乎在一瞥之间,罗炎便肯定自己等待已久的小鱼终于浮出了水面。

  既是有备而来,这一路上罗炎都暗自留意着周围的情况。回想这人之前是从哪里出来的,他把眼光投向前方佣人所住木屋中的毫不显眼的一间。

  “你在看哪里?!”

  艾里的喝声蓦地在罗炎身前响起,剑锋又如泼雨般递向罗炎。现在,他才是他的对手哪!

  罗炎此时却无心和艾里多作纠缠。几下闪身避开攻击,又挥出一道剑风迫得艾里不能逼近,他从容自墙头跃下,急速掠向他所记下的木屋的位置。

  “哪里跑!”再次被轻易甩开的艾里,觉得自己沦落得像个纠缠不休却全不被对手放在眼里的二流角色,不由得也有些恼火,怒喝着追了过去。才奔出几步,他便猛醒到情况有些不对。这次罗炎的神色不同于先前,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嗅到猎物就在左右的猎犬!

  糟糕!他定是发现了亲王的踪迹!这就要真正下手了!

  眼见事态紧迫,艾里脚下加紧,全力追赶罗炎。再让罗炎想怎样就怎样的话,黑旗军的麻烦就大了!必须阻止他!!

  府内卫士见罗炎冲了过来,不得不围上来阻拦。而那原是守在亲王身边的近身护卫见敌人直直冲向亲王的藏身之处,事情看来已经败露,再也难保持若无其事的样子。他匆匆忙忙地从衣袋中摸出个信号礼花,点上,天空中爆出醒目的红色花火。

  那是府中紧急事态的信号,所有府内卫士看到这个,都会赶到这里来为亲王抵挡大敌。礼花一爆炸,四面八方都响起隆隆的人声,快速向这里接近。而罗炎只是挂着冷笑。这种庸手数目再多,也不具备任何意义。更何况,在他们赶到之前,他要刺穿亲王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他毫不犹疑地向木屋冲去。所经过的地方,沿路倒下了越来越多的卫士,而罗炎的脚步未曾被延缓半分,转眼已掠至那木屋一丈之外!同时,手中狭长的魔真剑周围弥漫着白气。纯以闇气聚合成的魔真剑可以依照主人的心意变化而变化,罗炎注入更多闇气后,魔真剑瞬间扩展成剑宽逾尺。巨剑比罗炎的个头还长出一截,强大的魔气在剑身周围舒卷激扬!

  “王弟殿下,出来迎接你的死亡吧。”

  冷喝声中,巨剑向木屋纵劈而下!

  巨剑虽未劈到实处,强大的剑压使屋顶碎裂成无数碎片,木屋四壁的板材也爆裂开来。

  被罗炎抛在后头的众卫兵只听得劈里啪啦声不绝于耳,剑压卷起的劲风挟着大量烟尘冲击而来,使得他们难以睁眼视物。前方的罗炎和艾里却分毫不为所动地笔直屹立着,只是微眯起眼注视着崩塌的木屋。

  烟尘散去,屋内的人一下子身处露天。一个样貌颇具威仪的中年华服男子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得坐倒在地,周围一群侍卫将他护在中心。罗炎认得他就是自己曾在宫廷中见过一面的吉肯赛尔王弟。木屋抵挡了罗炎的剑压,他们身上除了些擦伤外并无大碍。罗炎本也就不打算用刚才那一击杀伤屋中的人——要从大堆碎木沙石中翻找尸体,确认王弟是否真在其中,倒比杀死他这件事麻烦许多。

  此时不论是王弟还是那些侍卫,面上都是一片惶然不知所以的神色。他们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一声巨响后,上头的屋顶、四面墙壁便突然坍塌了……

  王弟忽地发现前方不远有一白衣男子手持巨剑,静静立于烟尘之中。看清对方面目后,他显然有些迷惑。“罗炎使臣?你怎么在这?”……他原该是魔法师吧?怎会使一把这般强横的巨剑?怎会有毁坏房屋的强大力量?疑问一个个浮现,但是吉肯赛尔王弟没有一一说出,便自己收了声。

  寒意让他打了个寒战。罗炎睨视他的目光如冰剑般寒冷森严,已足以说明一切。深究其他的问题,对大难临头的人没有任何意义。

  罗炎已确定目标,终于决定下手了。

  艾里虽未见过王弟,但见此情形也猜到罗炎终于找到了吉肯赛尔亲王,即刻便要下手诛杀,事态已经发展到了最紧要关头!

  越是感受到紧迫,他的心境却越发冷静清明,二者以玄妙的方式融于一体。艾里蓦然进入了一种既理智清醒,又激昂奋发的状态。罗炎原本快到难以分辨的动作,在他全神贯注的注目下也似乎变得缓慢下来。

  艾里自知这是过去从未达到过的新境界,不过现在他无暇欣喜,而是专注于罗炎的每个行动。罗炎右肩微耸,右手握着的魔真剑剑尖微动,这是他挥剑的前兆!

  “带亲王走!”艾里向护卫亲王的侍卫大吼,同时体内爆发出强大力量,以胜过先前许多的闪电般的速度猛扑上前。眨眼间,他已挡在罗炎与亲王等人之间。

  但这还不够!自己就算以身为盾,也不足以承受罗炎巨剑的威力!吉肯赛尔王弟只要沾上些许劲力,就会变成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只有反守为攻才能保住王弟!必须令罗炎不能挥剑,无暇他顾,好让王弟离开这里!

  头脑中闪过这个念头,艾里的攻势便如急风暴雨般向罗炎席卷而去。除了裂天剑外,只要蓄积力量,肉体亦足以杀人!身体的任何部位,只要靠近罗炎,就被艾里化为致命的攻击武器。对手的一切动作,都被艾里中途封死。

  罗炎挥剑至一半,艾里注力于裂天剑压住魔真剑剑身,使其难再前进一分;罗炎出拳,艾里便以掌相抵,封锁拳劲不让攻向吉肯赛尔王弟;罗炎欲旋身飞脚将艾里踢出自己身前,艾里便以腿、臂格挡;罗炎晃动身形欲闪离艾里,却总还不及攻击到王弟,艾里便又挡在他身前。未料到艾里突然变得这么强,罗炎实力纵然仍在他之上,但要闯过他的封锁向王弟下凶手,一时倒也找不出办法。

  “有点意思呵!”他却不怒反喜。对手的成长,乃是他求之不得之事。“再来啊!”

  艾里听他如此说,心中闪过警讯。随即便发现,强大的魔法波动自罗炎身上源源不断地发散出来,奇异的各色魔法光芒,开始在罗炎身边流转!

  先前艾里与罗炎交锋的速度都超越人类的极限,周围旁观的人根本就看不清发生了什么,时间上才过去短短片刻。被惊吓得腿脚无力的亲王在侍卫的搀扶下,不过才走出几步。此时众人看到罗炎全身流转的光华,骇然呼道:“他要用魔法了!”此时距离太近,根本来不及逃出魔法发动的范围,吉肯赛尔和他身旁侍卫都大惊失色。

  罗炎在战斗之余,还有强大的魔法能力。艾里只能压制住罗炎肢体上的攻击,无形的魔法力量,却不是单纯的武力所能防守得住的!

  艾里也知道这一点,却并无犹疑惶恐之色。魔法,便以魔法来对付!

  他向罗炎靠得更近些。并非指望近战能打断罗炎施法,他知道罗炎不像一般人类魔法师,要集中精神念叨上好一阵古怪的咒文,听得人昏昏欲睡,而似乎和萝纱一样心生念起便可发动。近战是无法阻止罗炎发动魔法的,但艾里另有用意。

  转眼间,罗炎身前便凝聚了大量火系魔法精灵,点点火光开始自虚空中浮现,只待融合更多魔法精灵,便会壮大成致命的火球发射出去。然而,冲到近前的艾里一见火精灵开始聚合成魔法,便挥动手中的裂天剑。长剑只是凌空斩击,却有一股强大的水系魔法精灵自艾里剑上沛然冲向罗炎!

  罗炎颇觉诧异。他是知道在那次封魔之战中,修雅曾倾尽魔力为艾里与六系魔法精灵缔结下契约,使他的剑在与自己战斗时能发挥更强大的破坏力。剑士出身的他能使用魔法并不奇怪,不过至多只是个半吊子。他如果不是把这魔力用于扩大给对手造成的伤害,而是正经八百地想纯粹以魔法来打倒对手,简直是舍长就短,绝不可能赢过自己的……自己刚刚才提升了对他的评价,他马上就做出如此不智之举?

  而下一瞬间,他发现自己低估了艾里。魔法精灵的目标并非是魔王,而是魔王身前尚在成长的火魔法!水火相克,莹蓝的水精灵与鲜红的火精灵一相撞,便爆出激烈变幻的光华。两系精灵迅速互相吞噬抵消,变为一片虚无。

  艾里靠近罗炎的真正原因,是他自知魔法力的深厚程度无法与罗炎相比。属性相克的魔法精灵相接触,留存下来的将是更强大的一方。如果等到罗炎的魔法力充分发挥,他才召集到相克的魔法精灵,也只会被对方的魔法完全吞噬。于是,他就把距离缩到最短,这样就来得及在魔法刚刚发动,力量未及壮大之前立刻进行抵消!

  罗炎先后又尝试施展好几种魔法,有单纯某系的魔法,也有混合发挥好几类魔法精灵力量的高等魔法。艾里对此一窍不通,也完全不理会对方要施展的魔法的等级、难度,反正感觉到罗炎召来了什么系的魔法精灵,就对应地召来相克的魔法精灵。水对火,风对土,光对闇,一待罗炎的魔法精灵开始成为魔法,艾里就也把自己的魔法精灵以最简单的魔法形式发出,将罗炎的魔法消灭在萌芽阶段!

  若是有其他高等魔法师在此,必定摇头大叹艾里的做法简直有辱魔法的玄奥精妙。他的方法,根本就是无赖式打法,也没法对敌人造成半分伤害。不过艾里此时不求打败罗炎,只求令他无法杀人,拖延到足够时间好让王弟逃走,罗炎倒也拿他这招没辙。如果罗炎停止使用魔法而以武力相攻,艾里正求之不得。多次尝试,罗炎仍是奈何他不得。

  与罗炎纠缠的间隙,艾里瞥见后方吉肯赛尔王弟已经逃开一段距离,只要再撑片刻,罗炎就伤不着他了。等吉肯赛尔王弟再次隐藏起来,罗炎今夜便很难得手了。他的心开始放了下来。

  然而,罗炎并未现出忧虑不甘之色,而是仍保持着一开始的沉着自信,令艾里莫测高深。当感觉到罗炎再次开始召集魔法精灵时,他更感到不安。罗炎会是一再重复做必定失败之事的人?他究竟在想什么?

  “我得承认,你这次的表现很出乎我的意料。”

  罗炎忽然开口丢来一句话。艾里无暇细思这句话是否含有什么深意,因为他感觉到罗炎仍在持续不断地召集闇系魔法精灵。凭他的召集能力,这片刻间已经累积到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强大许多的地步。

  艾里心中的不安愈发加剧。若按照前面几次,罗炎此时早该开始将魔法精灵之力具现为魔法了,而这次积蓄了这么多魔法精灵,却仍按兵不动……到底在搞什么鬼?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艾里只得姑且召集着相克的光精灵。

  “……所以,等此间事了,我会依照诺言给你奖赏。”

  “什么?”艾里诧异道。罗炎的口气,似乎笃定能杀得了王弟。可是王弟现在明明就快逃到安全之处了啊!

  奇异的变化就在这瞬间发生了。艾里忽然感觉身边一“空”,竟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准确地讲,是罗炎召唤来的大量魔法精灵充斥在他们身边,浓密得几乎要让人喘不过气来,然而它们忽然间全都消逝,再感觉不到半分,才令他顿时生出“空”的感觉。他几乎要以为是自己失去了感觉魔法波动的能力,直到发现自己剑上召唤的魔法精灵还在,才终于确定是罗炎的魔法精灵突然消失了。

  但是,这怎么可能?被召集来的魔法精灵要么转化为魔法,要么便自行散去,绝不应该瞬间全部消耗光,却又看不到任何魔法迹象!

  “他竟然能将我的魔法还原成魔法精灵而吸收掉!”

  艾里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在黎卢的王子之争结束后,萝纱曾提及的一句话。他立时产生一种推测:也许罗炎不仅能把魔法还原为魔法精灵,更能将魔法精灵还原成更本源的物质……呃?更本源的物质?那会是什么东西?

  不及理出个头绪,一直留意罗炎动向的艾里蓦地见罗炎左臂一缩复直,向自己身后击出一掌。一股浩大得难以形容的气劲,竟自罗炎的手臂,借着空气的传递,如有形之物般直直传递出去!艾里虽未正面接触那劲力,带出的强烈劲风已刮得他触面生疼、无法呼吸,令人难以想像其正面的威力会有多大!

  发觉气劲所指的正是吉肯赛尔王弟的方向,艾里心中叫糟。这凌空气劲传递的太过迅速,他根本不可能来得及阻挡!就算来得及,这般横霸的气劲,他也不见得就能承受得住!他只能眼睁睁望着王弟的方向,全身发冷地等待那无可转圜的结果。

  气劲虽在传递中被消耗了不少力道,却仍威不可当。吉肯赛尔亲王周围的侍卫纷纷以兵刃向袭来的气劲挥击过去,却根本无法抵消其十分之一的力道。如同刺穿薄纸般,气劲将挡在吉肯赛尔亲王前方十几个侍卫的肢体撕碎震开,准准轰击在亲王的身上。

  血光飞溅。

  这片血光仿佛也预示了黑旗军即将面临的处境。艾里闭上眼睛,挫败地抹了把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