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天庐风云> 第十五章 餐馆广告
  如所有大都市一样,黎卢在华丽辉煌之下也隐藏着黯淡破败的一面。转进高阁华楼隔壁的小巷,没走多远,看到的景象可能就会让人以为不在同一个城市了。

  一路打听着那人说的“黑石头街”的位置,不知不觉中艾里和萝纱走的地方越来越荒凉。

  街边的房子很难称为房子,都是古董级的木板拼搭起来的棚子,从外头几乎可以看到里面的人在吃饭还是睡觉。街面上散落的垃圾是苍蝇蚊虫的乐园,风吹过,飘起来的不仅是酸臭味,还有脏破的纸片和垃圾碎片。身边的行人也几乎都是面黄肌瘦、脏兮兮的模样,经过巷口时,经常可以看到里头躺着个人,也不知是醉鬼还是尸体。怎么看,都不是个令人愉快的地方。

  艾里游目四顾,越走越觉怀疑。“住在这种地方的人,有能力‘重重酬谢’吗?”

  “你还真惦记着这个啊?”

  “都是你一说我才想起来!”

  听艾里犹自强辩,萝纱嗤笑出声。不过话说回来,她的感觉也和他一样。这里的环境太糟糕了,而更令她在意的,是人们的神情。这里所有人的表情都一样,都是一片惶然、忧虑。

  269号是一座不小的木屋,从外头看起来大概有七八间房,在这一带应该还算是不错的房子了,至少木板还算严丝合缝,没有太大的窟窿。敲了敲门,开门出来一个彪形大汉,上下打量着艾里他们。艾里刚想解说事情原委,便见大汉让开路道:“进来说话吧。”

  送封信而已,有必要进去吗?艾里犹豫了一下,问道:“请问你是……”大汉忙应道:“我是新来的,今天大哥让我过来帮忙。”

  艾里和萝纱更觉奇怪,只是问问如何称呼而已,这人干嘛解释这么多?

  大汉再次以手示意,请他们进来:“快进来吧。”待他们终于进屋,大汉随即把门掩上。

  艾里打量着四周,眼前是一段窄窄的过道,过道两旁开有通往各个小房间的门,大厅应是在过道的尽头。现在大汉便在把自己引向大厅。他总觉得情况有些奇怪,暗自警惕着跟着大汉往内屋走。

  才走了几步,艾里立刻发觉不对劲。前头里屋方向,竟传来二十几人的呼吸声!这里是别人的屋子,有人在那里不奇怪,奇怪的是这些人刻意压抑着呼吸声不想被人察觉的行为。

  是伏击!

  艾里面上不动声色,脑中迅速推算着。

  会是哪个国家为了抓捕自己而特意设下的圈套吗?奇怪了,不管是在凯曼还是在圣爱希恩特,自己虽是通缉榜上的人物,犯下的事却也没严重到需要处心积虑地安排这样的圈套吧?而且先前那么久都没被人追捕,怎么可能一下子行动得这样积极?

  不过从呼吸声判断,里头人虽多,却都只是二流水准,自己有备在先,不可能会吃亏的!他轻松地想好对策,并付诸实行。

  有意地以身体挡住萝纱,艾里停下脚步向前头的大汉道:“算了,我想起还有点事儿,就不进去了。”大汉脸色微变,强作自然地笑道:“既然来了,先休息一阵吧。”

  艾里心中又是一动,立时明白这些人不会是那日的汉子要自己去找的人。如果说这是为了抓捕自己而设的圈套,这大汉却以为自己和这地方很熟,这明显就是个破绽。惟一的解释就是,现在准备伏击自己的人成为这座屋子的新主人并不久,而且他们也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不了,我赶时间。”艾里道,身体直往后退。

  那大汉知道他已发现情况不对,是不可能进屋了,便从后腰拔出把匕首向艾里扑了上来。听到外面的响动,里头埋伏的人也冲了出来。

  可惜这里的过道太窄,他们的人数优势根本无法发挥。艾里在前头轻松将引路大汉击倒,正想把他笨重的身体扔过去阻挡他的同伙,自己便可以逃之夭夭,忽然一阵风声自后方急掠过来,艾里吓得赶紧弯下腰闪过。

  仅以毫厘之差,强风从艾里背上掠过,刮得皮肉隐隐生疼,这时他才听到萝纱慢半拍的警告声:“闪开!我来对付他们!”原来萝纱见势头不对,趁着艾里拖延的时间发出了气弹魔法。

  艾里大汗……“你这丫头!要是我这时候才躲,早被你轰倒了!”亏得在萝纱身边时他的警觉性都比较高,才能幸免于难。

  而他的对手就没这么幸运了。挤在狭窄通道中的十几个大汉竖排成列,气弹的威力正好能发挥到最大。被萝纱这么一轰,二十几条大汉倒骨牌般一个撞上一个,全都向后飞出,叠罗汉般跌成了一堆。看样子不死也得晕上半天。

  萝纱的魔法既然发挥了意料之外的威力,艾里便暂且打消原本逃走的打算,四周搜索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弄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果然在厨房下层的贮藏室中发现了三个被绑得严严实实,口中塞着抹布的男人。

  这几人衣着完全是市井之徒的打扮,见面前的是一男一女,显然不是和抓住他们的人一伙,都露出惊讶之色。艾里刚取下他们口中的抹布,其中一个大个子连起身都还没起,啐了两口便破口大骂:“操他奶奶的护卫军,竟然用抹布堵他老子的嘴!……”接下来又是一连串的污言秽语。

  这大个子无论体形还是相貌都粗壮得令人不难联想到熊,一连串的骂声更像是大熊的咆哮。后来艾里等人才知道他的外号还真叫作“大熊”。听说刚才被打倒的那些人竟是王城护卫军的人,艾里暗自纳闷。

  骂了一阵,熊男闷气稍解,才站起身来向艾里等人道谢,自报姓名叫卡特尔,艾里等人也说了姓名。艾里见卡特尔言谈粗俚,形貌也是五大三粗,看来出身不会有多高贵,却也直率可爱。虽然没头没脑地便因为他们惹上了护卫军,倒并不让人觉得如何懊恼。

  另两人应是卡特尔的下属,趁他们说话时自去找绳子绑那些士兵,处理善后。卡特尔取了几张椅子请艾里他们坐下,双方终于正式开始沟通。

  “我们以前好像没有见过面啊,不知你们怎么会来这里?”熊男先发话。这时的他粗眉下眸光闪动,倒不大像熊了。艾里知他大概正怀疑自己会不会是假借救人来接近他们的奸细。这人看来性子粗豪,却不是没有心机的鲁莽之人。

  艾里向卡特尔讲明事情原委后,将那张纸条递给他。卡特尔看过后,点头道:“是索普的字。”这时他才真正相信艾里并不是敌方的人。

  “索普?是昨天给我纸条那人的名字吗?”

  “是。索普是为我们传递王室消息的人。”卡特尔脸色一黯,“我今早才知道他在逃跑途中被护卫军杀死了,没料到他还是想办法送来了消息……是条好汉子,实在可惜了!”

  沉默延续了片刻,艾里道:“……我想我们既然已经被牵扯进来了,应该有权利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好吧。你们能打倒那些抓住我们的士兵,应该本事不赖。我们也希望能有你们帮忙。”大概卡特尔本就有把艾里等人拉拢过来的打算,没等艾里开口澄清自己并没说要帮忙,他便接着说下去,“索普和我们都是安帮的人,我算是帮主吧。”说完,他挺起胸膛,颇有几分自豪地看着艾里他们,似乎在等着看他们惊讶敬佩的样子。

  然而艾里和萝纱都只是无所谓地“哦”了一声,无动于衷地盯着他等他继续解说,心中反倒有几分失望。他们本以为其中会有不少玄虚,却原来不过是王城护卫军整顿不良帮派而已,自己为了这种事而得罪护卫军人,真是不值。

  卡特尔有些错愕:“你们是外地来的吧?”见他们点头后释然道,“果然。如果是在黎卢住了一阵的,应该都听说过安帮。”

  “安帮名气很大,你们很厉害吗?”萝纱奇道。

  “我们中许多人都只是普通人,没有你们的好本领,算不上厉害。大家记住的是我们做的事。”卡特尔笑道,“你们就算刚到黎卢,应该也听说过现在大王子和二王子为了王位争得很厉害吧?”

  见二人点头肯定,他接着道:“皇家骑士团和王城护卫军算是国都地区的两大军力,皇家骑士团拥护大王子亚历威尔德,王城护卫军则是二王子叶卡特留希的人。至于外头的八省驻军,除了摇摆不定、尚未决定立场的三省领主外,余下五省中有两省领主宣誓效忠大王子,二王子则得到三省军队支持。

  “虽然皇家骑士团的力量胜过王城护卫军一筹,不过要是正面决裂,皇家骑士团不见得能立刻消灭王城护卫军除掉二王子,届时三省大军围攻黎卢,大王子就绝对没戏唱了。反过来,如果二王子潜离国都集合三省军队叛乱,也是自寻死路。因为国法历来规定,分裂国家就是叛国罪,失去继承王位的资格,还在摇摆不定的三省领主是一定会站到大王子那边的,到时五对三,二王子必败无疑。所以两个王子虽然各拥重兵,一时也不敢摆明阵营正面对战,只能很有默契似地窝在黎卢中小打小闹。”

  说了一长串口有点干,他喝了口水叹道:“虽说不是大规模的战争,但对黎卢这一个城市来说已经够戗了。这几个月来,骑士团和护卫军的战斗就没怎么停过,分裂成两派的魔导公会和公爵王侯们也时常设计对付另一派的人,大大小小的事件把黎卢搅得没有一天安宁!”

  “等一下,”听得晕乎乎的萝纱打断了这场“圣爱希恩特政局评析”,“说了半天,这些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啊?”

  “别急,马上就说到重点了。”卡特尔展开笑容安抚小姑娘,然而这份笑容渐渐为沉重取代。

  “本来这些人斗就斗吧,跟我们也没多大关系,反正哪个国王上台都一样要我们供奉。但是这些斗争常常把无关的人也卷入其中,这段时间里普通平民的伤亡越来越多,特别是我们穷苦人家。那些家伙经常特意选择在穷人居住的地区开打,这样就不会给有钱人造成多少损失;而且穷人命贱,死再多人也不会有人为他们出头抱怨。”

  说到这些事时他的神色又是愤怒,又是沉痛,给人的感觉大异于初见时那个粗鲁直率的傻大个,颇有担当大事者的风范。萝纱回想来时所见路人的神色,终于明白其中原因,不由深觉同情,恨声道:“穷人也一样是王国的子民,王子们抢王位也不能这样对待他们啊!”艾里虽不言语,想法和萝纱也是一样。

  卡特尔一拍大腿笑道:“小姑娘说得不错!安帮也正是为了这个组建的。没人为我们穷人出头,我们就只有靠自己保护自己了!安帮所做的,就是组织大家一起行动,想方设法地避免有人被卷入斗争中当炮灰。要是他们有虐杀平民的行动,迫不得已下我们也会采取行动反击。几个月下来我们也做下了不少大事,现在黎卢中几乎没人不知道安帮了。”

  他正色道:“不过,大家记住安帮,并不是因为我们多有钱有势,也不是因为我们的武力有多强大,只是因为我们做的事都是为了保护大家。我们之所以取名安帮,也正是希望咱们穷人都能过上安生日子!”

  “好样的!正该如此!”萝纱拍着掌大声喝彩。

  这时先前出去处理那些护卫军士兵的其中一人走了进来道:“头领,我们很快就会处理好善后。只是这里被护卫军发现,已经不安全了,我们还是尽快离开吧?”

  卡特尔一点头,对艾里和萝纱道:“我们到另一个地方再说吧。”两人自无异议。

  几人出了房子,向另一个据点走去。不过从沿路越来越破败的景象可以猜想到,那个据点的环境应该不比先前那个好很多。

  不多时众人来到另一所同样破烂的房子。门边靠着墙坐着捉虱子的乞丐,见他们来了以几乎让人难以察觉的幅度向他们点头致意,在墙上敲了一下,应该是给这个据点望风的。艾里和萝纱跟在卡特尔身后进了门,见屋里已经有十几个人在。卡特尔一进门,这几人立时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语地向他禀告事情。

  “这一阵克鲁连区陆续有好几个人失踪了,头领觉得是否有调查的必要?”

  “……大王子的府邸也在那附近,如果跟这件事有关联的话就值得注意了……你们往这个方向查查。如果只是单纯的偶然,就不必理会。”

  “昨天夜里几个骑士醉酒闹事,几个酒店里的客人被砍伤。负责监察那一区情况的弟兄们出手教训了那些骑士一顿,招待他们到阴沟里躺一晚醒酒……”

  “做得好。不过他们暂时是不好在那一带出现了,你安排一下善后,叫别的人接替他们的工作,让他们离开一段时间。”

  “上头传来消息,二王子这几日似乎要有大行动,咱们要不要作些防范?”

  “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待会儿我会安排。”

  卡特尔头脑敏锐,指挥若定,边想边说,很快便把七八件事处理得妥帖,是个粗中有细,独当一面的人才,能当上安帮头领果然不是靠运气的。处理完帮务,卡特尔才有机会说自己的事:“你们通告下去,黑石头街那个据点已经被护卫军发现了,大家千万不可以再去那里。”

  “怎么回事?”

  在部下的追问下,卡特尔大致讲述了事情原委。安帮众人立刻围上来,没口子地感谢艾里和萝纱。卡特尔等了一阵,看房中闹得差不多了,也该接着说正事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据点被挑的事还好,以后注意不要靠近那里就是,现在有一件事更要紧。”

  刚才安帮的人情绪激动之余,一时忽略了卡特尔说的艾里他们是去送信的这件事,被他一点,几个头脑灵活的人出声问道:“难道是索普探听到重要消息了吗?”

  卡特尔神情沉重,点头道:“他昨天得到了二王子的新情报要来向我们报告,不幸被王城护卫军发现……不过他还是设法请到这两位为我们送来了信,倒没想到我还因此捡回一条性命。”

  “那张纸条到底是什么意思?”艾里忍不住问道。从卡特尔的神色看来,这自然不是什么餐馆公告之类的东西了。

  “对了,你们应该还不大清楚黎卢的情况,我先简单说一下好了。”想起艾里、萝纱两人都是刚到黎卢的,卡特尔解说道,“前一阵城郊曾有流寇出没,至今还没有抓到。护卫军和骑士团都借口流寇在对方的部队中安插奸细,互相羁留关押对方的高等军官,算是干柴遇上烈火,没几天就又打得热火朝天。”

  卡特尔文化不高,用词显然不伦不类,不过没人去纠正,众人都只是静静听着。

  “西城贫民区,是不用顾忌造成损失的最佳战场。那两派已经在西城那一带打过好几次了,现在是王城护卫军的损失大些。索普的纸条就是说二王子终于狗急跳墙,准备发飙了,后天他会有一次大行动。皇家骑士团的团长每周末回家一趟,途中会经过西城一带,而且骑士团长的妹妹和王子关系颇为密切,最近卧病在家,大王子打算周末去骑士团长家探访病人,这次也会和团长同行。二王子就决定在后天中午骑士团长经过西城时,动用刚刚研发成功的秘密武器对付他们。他应该是打着如果能一并干掉大王子自然最好,最不济也剪除了他一条臂膀的主意吧!”

  萝纱插话道:“究竟是什么秘密武器啊?很了不起吗?”

  “好像是叫什么‘魔核光炮’的……”讲到具体情况,卡特尔也记不大清楚。一个气质稳重的斯文男子站了出来,接替他详细解释起来。

  “十多年前,好战的二王子希望能在将来的对外战争中战无不胜,命令他手下的法师们研发威力强大的魔法兵器。我们得到消息,前一阵被命名为‘魔核光炮’的武器终于研发成功,正在最后调试阶段。我们先前的调查还不能完全确定魔核光炮的威力,只知道它波及范围广,对爆炸范围内的人有着很可怕的杀伤力,而且效能与普通魔法或火药爆炸有着相当大的差异。至于究竟是怎样的差异,威力又大到怎样的程度,还没有收集到相关的情报。

  “幸好因为魔核晶石价格昂贵,大规模应用在战场上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不能排除出现在其他场合的可能。据说,魔核光炮的原理将几种魔法属性不同的魔核晶石蕴藏的魔力以某种方法同时激发出来,利用混合大量属性相冲的魔力引发的大爆炸来伤敌。而混合的魔力似乎引发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变化,从而令魔核光炮的杀伤力有异于一般……”

  卡特尔示意他停下无意义的原理推测,沉声道:“魔核光炮的杀伤力太过强大,如果在西城使用,必定会有许多当地居民死伤,所以我们必须阻止惨剧发生!”

  若不是怕太过大声招人怀疑,恐怕屋内所有人会齐声应和起来。不过满场人都是面色肃然,这无声的景象反而更透出一股坚定的决心。

  卡特尔满意地点头,接着道:“我们就只有从现在到后天中午这么短的时间,必须抓紧了。”随即,他立刻开始具体安排调查魔核光炮的所在、运送路线以及人手调集等事宜。领了任务的人马上着手去办,一个一个鱼贯而出,看得艾里和萝纱都有些眼花缭乱。不多时卡特尔已经安排停当,屋里的下属各自领命去了,只剩下寥寥几人。

  卡特尔今天的生活可算是够多彩了,又是被抓,又是被救,又得马不停蹄地计划行动,神经绷着这么久,精力再旺盛的人也会累。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他便烂泥似地瘫倒在椅子上。不过,嘴巴仍是可以动弹的。

  “对了,还没向两位道过谢。今天多亏你们救我,不然我现在大概就得坐在天牢里捉虱子了!”敷衍了事地向艾里和萝纱道过谢,他马上转移了话题,“怎么样?两位愿意好事做到底,也帮我一起去破坏魔核光炮吗?老实说,二王子的近身侍卫队非常厉害,可我们中大部分人原先都是普通市井小民。这次行动能有越多高手帮我们,成功的机会越大,我很希望你们也来帮我。”

  “好啊!这种事当然得帮忙!”萝纱想都不想地应道。先前卡特尔说出“没人为我们穷人出头,就靠自己保护自己”那番话时,便令她深受触动。刚才看他们分配任务时人人肃然领命的模样,一股热血更在她胸口涌动不已,恨不能自己也能为那些受苦的穷人做些事。被卡特尔一说,她立时冲口答应。

  然而话一出口,她突然想起什么,回头看了艾里一眼。这人一向懒散,而且好像越来越不喜欢和人动手,他不见得愿意平白无故跟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扯上关系……不想让他为了照顾自己的责任而勉强去做不想做的事,却又无法对这种事袖手旁观,萝纱一时不知该怎么说才对。

  艾里阅历远非萝纱可比,他这几十年所见识过的所有帮会无不是为了获得某种利益而聚拢在一起,怎会因为卡特尔一面之词就全盘相信。他心中思忖,这些人口上说得好听,恐怕也是打着“为民”的幌子做些利己的勾当,自己早就不想再卷入那些闲事,何苦趟这混水?而对于安帮本身,他也还有疑问。

  “我想先问一个问题,你们的情报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艾里盯着卡特尔。一个几乎全是由社会底层的平民结成的帮派,如何能及时地掌握到王室的机密消息?如果说仅仅在王子们开始争夺王位的短短几月间,他们就能派人渗透到王国高级官员周围的话,未免太不合理。

  “虽然这是秘密,但我想你们是值得我信任的人。”卡特尔知道如果隐瞒掩饰艾里是不可能同意帮忙的,索性咬牙赌上这一把,将重要的机密向他们吐露,“王室中有人为我们搜集情报。他就是三王子弗里德瑞克。刚才解说魔核光炮情况的尤里亚,就是三王子派来传递消息和帮助我们的。”

  “你们是为三王子做事的?”艾里的语气带上了些许不屑。先前听他说得慷慨激昂,原来也是为王子卖命的。皇室斗争最是黑暗,他一点也不想跟它扯上关系。

  卡特尔否认道:“不。三王子善良仁爱,不愿看到无辜平民遭灾,一直以来都提供消息给我们,却从没有要求我们对他效忠,帮助他登上王位。而这,也算是我们间的默契吧……虽然我们几个知情的人都很敬重三王子的为人,但我们帮里的兄弟多半是有家累的普通人,就算他提出这种请求,我也不可能要求帮里的兄弟为了他去打仗厮杀。”他再度请求道,“我们只是为了保护平民才请求你们帮忙。我们失败不起!只要出一点儿纰漏,恐怕就有好多人因此丧命。这次的事更是重大!请务必帮助我们!”

  虽对圣爱希恩特的情况不甚了解,但接触到现在,卡特尔给他的感觉还是很诚实的一个人。至少在这件事上,他不像是撒谎。如果有关魔核光炮威力的情报没有夸大其词,他的确无法坐视无辜平民受害。和萝纱交换了一下眼神,艾里沉声应诺。

  “好。我们答应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