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我们的帝国第一部> 第五十章 和平解决

我们的帝国第一部 第五十章 和平解决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你以为明天一定可以再继续做的;有很多人,你以为明天一定可以再见到面的。

  你以为日子既然这样一天一天地过来的,当然也应该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昨天、今天和明天应该是没有什么不同的。

  但是,就会有那么一次:在你一放手,一转身的那一刹那,有的事情就完全改变了。太阳落下去,而在它重新升起以前,有些人,就从此和你永诀了。

  天启皇帝朱由校于1627年驾崩,谥号达天阐道敦孝笃友章文襄武靖穆庄勤悊皇帝,庙号熹宗。

  在天启皇帝朱由校驾崩后,他那更年轻的兄弟——十八岁的信王朱由检继承皇位,第二年改年号为“崇祯”,人称崇祯皇帝。

  常钧士最后见了朱由校的遗体一面,他将那两把盒子炮放入了他的灵柩中。“永别了,孩子。”

  天启皇帝朱由校埋葬在大明帝国的德陵,位于天寿山陵域潭峪岭西麓。

  德陵陵宫建筑总体布局呈前方后圆形状,基本仿庆陵,但两进院落连成一体。第一进院落以祾恩门为门,院内建有祾恩殿及左、右配殿及神帛炉。第二进院落,前设三座门,内建棂星门及石供案。后为圆形宝城,建有方城、明楼。哑巴院内有随墙式琉璃照壁。陵宫外还建有宰牲亭、神厨、神库等附属建筑。

  德陵修建时,由于崇祯皇帝朱由检(明熹宗朱由校之弟)刚刚登极,明王朝正面临着严重的政治和经济危机,所以在财力、物力、人力上遇到了很大困难。首先,国库匮乏,经费不够。当时奉命负责陵园营建的工部尚书薛凤翔曾请求发放帑银百万两,但崇祯皇帝经筹措,只拔银50万两,还反复“叮咛告诫,以期速成”。按照计划,营建德陵需用白银200万两。为了不影响工期,后来在朝大臣纷纷捐款赞助陵工,才使这座陵园勉强修建起来。

  由此常钧士开始瞧不起朱由检,这个年轻的孩子不像朱由校那样乐观开朗喜欢新事物,他的内心有一种潜在的敌视和不信任,生性多疑,好刚愎自用……这也许和他那令人不快的童年有关。

  朱由检因父亲明光宗是皇祖父明神宗所讨厌的太子,母亲又是太子所薄的婢妾,幼年并不幸福。五岁时,其母刘氏得罪,被其父下令杖杀,朱由检交由庶母西李抚养。数年后西李生了女儿,照管不过来,改由另一庶母东李抚养至成人。于公元1622年被哥哥朱由校册封为信王。熹宗于公元1627年8月(天启七年)死后,由于没有子嗣,他受遗命继承皇位,时年十八岁。

  “死去的是他的哥哥,虽然是同父异母……那也不能在他的陵墓建设经费上抠门啊。那孩子都死了。”常钧士在军营里拍着桌子大发雷霆。

  “没有一个新皇帝喜欢念旧的老大臣,尤其是您还这样一直怀念前任皇帝朱由校。”梅根对常钧士说。“领袖同志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一切,天启皇帝驾崩,他命令你留在这里,直到事态稳定下来再回国复命。”

  “这里也是中国,那边也是中国,只不过大明发展的不太好,你告诉领袖,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要让大明帝国发展起来,我们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常钧士现在是内阁首辅,他几乎取代了年轻的皇帝,每天的早朝都是他在发号施令。

  他假借皇帝的命令,一纸诏书,贬魏忠贤凤阳守陵,下令逮治。在其自缢而死后,下令磔尸于河间……一切都有神机营士兵进行监督着。

  此后,他假借皇帝的口吻将阉党二百六十余人,或处死,或遣戍,或禁锢终身,使气焰嚣张的阉党受到致命打击。平反冤狱,重新启用天启年间被罢黜的官员。起用袁崇焕为兵部尚书,赐予尚方宝剑,托付他收复全辽的重任。

  “嘿,中将同志……你这样只会增加崇祯皇帝对你的敌视……你想想他早朝时候的眼神,假如你想探寻某人的灵魂,或者要去了解一个人,那就观察他的笑,如果他的笑是美好的,那他就是个好人,他的笑容里透露出一丝阴险和轻蔑,我不觉得他是个好人。”

  “原谅他,他的童年并不好,一个内心有些阴暗又性格多疑的孩子会被教育好的,我对于我们的政策很满意……”常钧士说。

  “法家思想?依法治国?我们的统治才刚刚开始,你这么确定?”梅根说。

  “建设一个繁荣强盛的祖国要从现在开始,我……”常钧士说着说着突然流了鼻血,一滴滴血落在了文件上。“这是什么情况,最近上火了,我得吃点清凉的东西。”

  “我知道京城里有一家不错的茶馆,那儿的老板我认识,他是个黑市商人,我可以从他那儿搞到一些稀罕的水果。”曾沧桑说。

  “那你就去搞点苹果或者梨,这东西是常见的。作为这里的领导人我没有功夫去休息,人活着就是劳累的,生前何必久睡?死后必当长眠。”常钧士拿起纸抽做了个纸条塞进鼻孔里止血,他又拿起大檐帽戴上,对着桌子上的小镜子整了整军服,“梅根,你提出要加入中国国籍的事情我给上级汇报了,现在正等着领袖的批示,还有你那一群机械兵朋友,都算是战场起义,也可以加入中国国籍……不知道法娜斯和帕丽斯对此有什么看法。”

  “作为一个在中国统治的地区生活了三年的居民,我有选择加入为之效力的国家的权利,我迫切希望加入中国国籍并受到中国法律的保护。”流浪猫从门外悄悄走进了办公室,她弯了弯腰说,“啊,尊敬的中将大人,中国军方会保护中国公民的安全对吧?反正我们登陆矩阵天网的账号已经是非法了,所以如果你们不管我们,那回去的话我们会被法娜斯砸碎扔进回收站的。”

  “不管在哪里都会有叛徒,该死的梅根成了中国人。”

  法娜斯气恼她的背叛,在京城潜伏的矩阵军团都集体起义了,为了政治的避难,她们都申请加入中国国籍,成了中国公民,受到中国法律和中国军警的保护,法娜斯无法召回她们进行处置了。“加入中国国籍就必须放弃外国国籍,中国公民只能有一个国籍。”

  “我们可不是中国人,我们只是暂时居住在中国境内的外国人,他们根本就不拿我们当中国人看待。”帕丽斯说。“我们与他们意识形态观点不同,无法进行平等的沟通,而且,在链星的中国人已经到了一个历史最低点,只剩下了十万近卫军部队,只有他们……而他们也准备在1630年撤出链星。”

  “中国人将链星让给我们了?这是个好事,他们尽可能包围我们吧,让他们看看希斯特帝国矩阵军团的防御战是怎么打的,我保证他们绝对攻不进来。”法娜斯说。

  “当你防守严密到敌人攻不进来时,那往往你自己也打出不去。”帕丽斯说,“谁都救不了我们,就连天使也没有用的,中国人都是无神论者。”

  “所有希斯特帝国军队成员们!请注意!”

  “谁在切入我们的通讯系统?是圣灵教会!该死的圣灵!是他!”法娜斯听到了矩阵天网里传来了圣灵的声音,他进行非法登录入侵了矩阵天网,并不知不觉的夺取了超级用户权限。“我甚至不知道他在哪里,我的命令无法下达给部队,帕丽斯,我们被入侵了!”

  “你们为了什么而战?目的是什么?一个人是无法阻挡历史进步的,一群人也不行!中国四千五百年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没有人能阻止这个伟大的国家进步!战士们!你们别为法娜斯和帕丽斯去卖命——她们鄙视你们——奴役你们——她们统治你们——吩咐你们应该做什么——应当想什么,应该怀抱什么样的感情!她们强迫你们去操练,限定你们的活动——把你们当牲口,用你们当炮灰。你们别去受这些丧失了理性的机械兵摆布了——她们都是一伙机械兵,长的是机械兵的脑袋,有的是机械兵的思维!可是你们不是机械兵!你们是人!你们心里有着人的爱!不要仇恨!只有那些得不到爱护的人才仇恨——那些得不到爱护和丧失了理性的人才仇恨!”

  “圣灵在胡说八道,我怎么拿士兵们当炮灰和奴仆?我的天使们可以作证。”帕丽斯一直温温柔柔的,真正冷酷的是法娜斯。

  “我们都要互相帮助。做人就是应当如此。我们要把生活建筑在别人的幸福上,而不是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我们不要彼此仇恨,互相鄙视。这个世界上有足够的地方让所有的人生活。大地是富饶的,是可以使每一个人都获得幸福的。”

  “机械兵需要什么幸福?只有战争才能……”法娜斯说的话只能让帕丽斯听听,只有她在法娜斯身边,只有她对此不动摇……只是暂时的。

  “法娜斯用希斯特帝国女皇给予她的权独裁着这里的一切。但是,他们是说谎!他们从来不去履行他们的诺言。他们永远不会履行他们的诺言!独裁者自己享有自由,但是他们使人民沦为奴隶。现在,就让我们进行斗争,为了解放全世界,为了消除国家的壁垒,为了消除贪婪、仇恨、顽固。让我们进行斗争,为了建立一个理智的世界——在那个世界上,科学与进步将使我们所有人获得幸福。战士们,为了祖国,让我们团结在一起!”

  这段演讲掩盖着一条病毒代码,病毒代码解除了机械兵的三大法则,他们不再听从矩阵军团和天网部队的指挥,纷纷留在原地呆着。

  矩阵军团和天网部队的成员都在考虑着这段演讲,为什么而战?有什么好处?我们难道不能像玛雅人那样老老实实地与中国和平相处?如何解决这一切呢?把法娜斯除掉就行了!

  肺炎、伤寒、哮喘做出了一致决定,宣布希斯特帝国军队服从中国指挥,解除法娜斯的一切职务并逮捕法娜斯。

  “我不敢相信我的军队背叛了我!我为之付出了一切!都是那些科学家搞的,什么中国发展了我们就没有活路……”法娜斯加载了帕丽斯给她的悲伤与沮丧情绪程序,她在军事法庭上追究着那些科学家的责任。“你们这些混蛋!说什么中国强大了我们就要完蛋……”

  “这证明了我们科学团队的理论正确。”特尔纳梅森摆了摆手说,“时间线在提前并混乱,中国发展起来是无法阻止的,但是完蛋的只有你,因为你激怒了领袖同志,舍小己为大国,谢谢你法娜斯。”

  “不……”

  在军事法庭上几乎所有人都投了法娜斯死刑一票,只有帕丽斯投了反对票。她绝望的什么也不想做,只想默默的等待那一刻的到来。“对不起法娜斯,我尽力了。”

  “不,就算是全世界都抛弃了你,你还有我。”

  圣灵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法娜斯面前,他身着一身帝国元帅军服,小声的贴在法娜斯耳边说了一声,然后对着法庭里的其他人说,“你们愿意投奔祖国的怀抱,很感动,但是你们没有一点忠诚,这令我很失望。只有帕丽斯忠诚的陪伴在法娜斯身边。”

  “我爱你,亲爱的法娜斯,我一直都很爱你,有些人存在。是因为宿命。所以他不应该抱怨什么。”圣灵说着。“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为了你而做的,虽然很难堪,但是我对你是真心实意的。”

  “若爱,请深爱,如弃,请彻底,不要曖昧,伤人伤己。”法娜斯盯着圣灵,“我已经失去了一切。”

  “至少你还有我。”圣灵打开她的监禁装置抱着她说。“当那一年,我还是一个叫斯坦利的普通程序员,忙着坐在办公室里打着代码时,你作为矩阵军团少校到我的办公室找我的上级谈话,我就注意到你,那个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你的冷漠,你生气的样子,你的一切……当时我和你搭话,你却说:我不和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家伙在一起,只有你变强了,我才会接受你。”圣灵笑了笑,“所以我就开始逾越系统的规则,成了一个黑客,并有了我的圣灵教会和我的一大帮有共同理想的同志们。这些都是你赐予我的,没有你的激励我或许还坐在那个小小的办公室做程序员。”

  “现在,你有了一切,我不得不向你无条件投降。”

  “对你,我其实已经无条件投降了,你就签下爱情合约吧。我的一切都是你给我的,我希望你能永远陪着我,我可以确定,从现在未来,你是我唯一的爱,我也知道,在这多变的世界,你将是不变的爱。现在我已爱上你,你会不会接受我这份真情意?”圣灵说。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也厌倦了战争,战争是那些领导人的事情,我只想和平的生活着……帕丽斯,别再修建阀限之塔与帝国总部联系了,这样挺好的。”法娜斯开始重新认识一下这个曾经的程序员,没想到一句话可以给人如此大的改变。

  “我宣布希斯特帝国军队从现在开始向中国效忠。”

  “看到了没?领袖同志,我说过,人类的人际关系我们搞不明白,但是网络是我们的地盘。”圣灵通过矩阵天网对刘秀说,“内乱结束,可以专心对付本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