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从天行九歌开始纵横万界>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公输仇

从天行九歌开始纵横万界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公输仇

  机关城,春风楼。

  钜子大会预先赛结束后,公输仇就来到这里。

  春风楼是妓院,当然我们墨家四子公输家少主来这里,自然不是行欢作乐。

  他有一个习惯,大战前都会焚香沐浴,斋戒三日。

  今日是他来春风楼的第三日,也是钜子大会总决赛的最后一日。

  公输仇洗完澡,洗过头,将全身上下每一处都清洗干干净净。

  此刻,一旁的娄舒兰正在为他梳头束发,她温婉贤雅,动作小心翼翼,一丝不苟,仿佛在做一件无比神圣的事情。

  墨家四子无情剑客公输仇,无论是谁与他在一起,也会变得严肃起来。

  而对于这样一位孤傲高绝的人,无论是谁都很会敬佩。

  娄舒兰是天下第一名妓,同样也是墨家有名的高手。

  可是,她如今却在郑重,认真的做一件丫鬟,侍婢的事。而这一切只因为他是公输仇,无情剑客公输仇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孤寂,寒冷,冰冷中透着锐利。

  中原百贤阁收集天下英豪排列地榜,天榜,天下武者都以位列百贤榜为荣,而他们墨家四子,却在三年前直接堵在百贤阁东,西,南,北四门,接受全天下强者的挑战。

  三月,公输仇接受大小上百场挑战,其中位列地榜前十的高手就有三位,不过毫无意外,他们都死在公输仇的剑下。

  无情剑客公输仇这个名字,就是墨家燕丹,高渐离,荆轲,他们谈到也会露出郑重的神情。

  娄舒兰为公输仇准备一套全新的衣衫,从内衣,外套,斗笠都是黑色,如同他的人一样,冷漠灰暗。

  整个天下的武者,都知道公输仇只喜欢黑色,作为一名爱慕他的人,娄舒兰自然也十分清楚。

  公输仇缓缓闭上自己的双眼,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旁服侍他的娄舒细心察觉到,动作更加轻柔,比抚摸自己情人的脸还要温柔。

  公输仇静立于屋内,神情冷漠,似乎让四周的温度都降下几分,他一身黑衣长袍,无风自动,好像世间任何事情,都无法让影响他丝毫情绪波动。

  娄舒兰目光火热的看着公输仇,面对如此风采,绝世独立的男人,她的那颗芳心已经完全沦陷。

  娄舒兰服侍公输仇沐浴,洗漱三日,但他连正眼都没看过她,而对于娄舒兰异样的情绪,他更不会有丝毫兴趣。

  沐浴宽衣后,公输仇要打坐调息,将需要将自己调整至顶峰状态,他对自己的实力无比自信,可无数次的战斗已经让他养成习惯,与对手是否强大无关。

  娄舒兰看着盘坐在床榻上的公输仇,欲言又止,她自然知道无情剑客公输仇的名字,也清楚他的性情,可是依然难掩心中的那片情思。

  她与公输仇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一别恐怕相见再难,最终她还是鼓起勇气说道:“祝公子...明日之战凯旋。”

  这句话,无论被谁听了去都有些多余,毕竟他是战无不胜的无情剑客公输仇。

  盘坐在床榻上的公输仇眉头微动一下,轻微的向娄舒兰点了点头。

  这个动作很轻,很小,但却被一直注视他的娄舒兰看见了,她心里欣喜无比,服侍三日离别时,能够让他点头,她心里已经知足了。

  娄舒兰努力控制自己的呼吸,心跳,静静的站在那很久,最后还是不舍的打开门,缓缓的走了出去。

  ......

  次日清晨,邵广晴来到天泽所住的庭院,见他盘坐在亭中,一身厚重的晨露,知道他昨夜可能一直在这里修炼,一夜未眠。

  天泽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目,起身一抖身上的露水,有些湿露的衣服瞬间蒸干。邵广晴在一旁被他无意散发的威势所骇,踉跄的后退几步,他似乎感觉天泽的气息又变强一些。

  “邵兄弟,你放心…我一定会帮魏墨夺回荣耀。”天泽微微一笑,转身向一旁望着他发呆的邵广晴说道。

  邵广晴爽朗的笑了笑,眼神之中有着一丝难掩的敬畏,他顿了顿说道:“我相信云馆主...钜子大会总决赛快要开始了,我们走吧。”

  今日的钜子大会总决赛,将决出登天塔的名额,毫无疑问比之预选赛会更加精彩激烈。

  天泽跟在邵广晴后面,两人一路向凌天主殿而来,速度不快,一路上没有多少言语。

  ......

  凌天主殿内,在其周围是一圈庞大的观战席。放眼望去有数千个席位之多,观战席虽然庞大,但有幸来机关城,再进入这里观战的人,整个天下也没有多少人。

  这一天,已经寂静十年的凌天主殿,迎来它最热闹的时刻!

  大量墨者向这里而来,这些人实力都是四阶杀级以上的武者,他们进入凌天殿都是小心翼翼,收敛自己的气息,连脚步都努力克制不让它发出声音。

  来到主殿四周的观战席,他们都很小心的落座。他们坐的位置并不随意,每一张座椅上面都有相应的名字,白字黑体十分醒目。

  殿内的位置分的很清楚,东边最前排的十张座椅是墨家长老所坐,西边最前排七张座椅是墨门七大家族族长的坐席,南边最前排的几十张是贵宾坐席,北边最前排的十五张席位,则是墨家十五强参赛者的临时坐席,泾渭分明。

  不多时,整个凌天大殿的坐席都已快坐满,殿内也开始热闹起来,有些相熟的彼此打招呼,有些仇怨的则是互相试探,嘲讽,当然更多的则是相互吹捧。

  “不知道焱儿会不会来...”北边十五强坐席上,天泽望着南边最前排的贵宾坐席,随口低语了一句。

  “焱儿...云宗哥哥,她是你喜欢的女孩吗?”

  少女声音悦耳至极,久久回荡在他的耳边,天泽侧头望去只见徐彩儿,正眨巴着自己那双满是好奇的大眼睛看着他。

  “徐...徐小姐。”

  天泽忽然听到徐彩儿的声音,不由微微一怔,他一入主殿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南边最前排的坐席,因为刚才从邵广晴那里他得知,那边就是墨家机关城贵宾的席位。

  如果东君要来必然会出现在那,所以并没有注意身旁的人是谁……

  此时,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女,她那玉颜上的笑意盈盈,他一时有些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