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从天行九歌开始纵横万界>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伯阳令

从天行九歌开始纵横万界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伯阳令

  “你刚才与石破天在四级比斗中消耗过大,为了让你死的瞑目,还是休息一会...”天泽并没有楚少卿的嘲讽,而是冷冷看了他一眼,漠然的提醒道。

  他有自己的骄傲,占便宜这种事情是不屑去做的。

  “不牢你挂心,这点消耗对本公子来说,也就和热身没什么差别。不过,你说的不错,为了让你死的瞑目,还是向你表弟提前交代一下后事吧。”楚少卿语气极度自信,与天泽那双冰冷的眼眸对视着。

  两大高手针锋相对!

  “我们魏墨除了蓉儿外,终于也出现两个有点意思的小辈了。”就在这时,被称作端木城主的中年男子突然笑了起来。

  他到场后,在场除了护卫很少有人认识。听到声音,楚少卿一愣,他立即想到中年人的身份!

  他努力压着心中的激荡,恭敬抱拳道:“小子楚少卿,见过端木城主!”

  在墨家七大城主之一端木敬德面前,楚少卿不敢放肆,言语十分恭敬。

  端木敬德微微点头,“大梁楚家这一辈都很不错,既然你们两个小家伙决定比斗,那老夫就给你们加点彩头,这场比试,你们两人不管谁赢,我都会给予你们一个不错的奖励。”

  墨家长老,七大城主之一端木敬德认为不错的礼物,顿时让四周的人羡慕不已,一旁的楚少卿眼睛都亮了。

  有了端木敬德的奖励,在天泽面前,楚少卿战意更盛,他看了一眼天泽,傲然道:“四级难度,云宗兄以为如何?”

  端木敬德在场,楚少卿虽然对天泽言语恭敬不少,但明亮的眼眸中却依然有着一丝蔑视。

  “好!就四级难度。”

  天泽无所谓,这种难度对《纵地银光步》身法大成的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困难。

  站一旁的护卫脸上浮现一丝略有深意的微笑,将巨笼难度直接调到四级。

  一时间,所有的苦修都屏住呼吸,内心十分复杂,他们有些担忧的看向天泽,但又期待他能够替他们出一口气。

  咻!咻!咻......

  数十道黑色剑芒发出刺耳的破空声,就像流星陨落一样,向天泽和楚少卿两人射去。

  楚少卿眼中闪过一丝冰冷,他动了,他的身体在巨笼内拉出一道道残影,在半空中不断闪躲,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动作极为灵敏。

  疾速飞舞的数十道黑色剑芒,连他的衣角都沾不到。

  楚少卿的动作让下面观看的人眼花缭乱,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形,反观天泽,他的动作极少,从头到尾,只是挪动一下步伐,身体就像站在原地没动!

  一道带着毁灭气息的黑色剑芒射来,他只是像灵蛇一样扭身,挪步,他的身形模糊起来,身体也叠成了残影。

  无数残影连成一道银光,他的身法十分特别,让人无法扑捉丝毫,所有的黑色剑芒都是贴着他的身体飞过去的,但偏偏伤不到他。

  比力量天泽可以碾压楚少卿,比身法楚少卿依然是班门弄斧!他家族传承下来的身法,在整个天下最多只能算中等偏上,而天泽修练的《纵地银光步》却是东皇宫最顶级的身法!

  两人在巨笼中,很明显的看出高低,天泽游刃有余,四级难度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丝毫消耗。

  “好强啊!”苦修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天泽,震撼不已。

  那些世家子弟们比苦修更有眼力,他们已经看出了楚少卿落入下风,脸色十分难看。

  “这么年轻居然已将顶级身法修练至大成!不错…真不错。”在不远处的端木敬德,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天泽这么年轻就将顶级身法练至大成,这简直让他都感到不可思议。

  一般越是简单的身法,越容易练至大成,反之也一样,像天泽这种动,静无痕,如光似电的身法,没有二十年的苦修很难做到...

  咻!咻!咻......

  随着时间的推移,黑色剑芒飞掠的速度越来越快,楚少卿一次又一次的闪躲,从容的躲开了黑色剑芒,虽然他能够应付黑色剑芒攻击,但消耗很大,可是他看到身旁的天泽,竟然连身体都很少动,就躲过了快如闪电的黑色剑芒。

  楚少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这一分神,差一点就被黑色剑芒射到手臂。

  他刚才还不可一世的点评,石破天的根基不行,可是转眼间天泽却用行动,狠狠的打在他的脸上。

  这么年轻就将天下最顶级的身法练至大成...这...这怎么可能!

  中原七国之中,一旦能够将顶级身法练至大成,那就象征着天赋,悟性超人一等,这种人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就算放在传承数百年的武道世家,也是百年难出的绝世天才。

  “啊!啊!给本公子开启五级难度!”

  楚少卿大吼道,他绝不允许自己输给云宗这个整天藏头缩尾的过街鼠!

  在巨笼外的护卫,听到楚少卿的怒吼,连忙将难度再上升一个等级。

  五级难度…三色剑芒!

  五级是钜子大会身法考核的终极难度,三百多年以来从未开启过。

  当五级难度开启,三色剑芒猛地激射出来,它们散发的气势极为狂暴,速度之快使空气都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让观看比试的众人耳膜刺痛不已。

  一道道三色剑芒,在空中闪电般的飞舞,由于它们速度太快,拉出一道三色光线,数百道光线编织一个巨网,将天泽和楚少卿两人笼罩其中。

  这五级的难度,所造成的威势让天泽紧皱眉头,这种速度已经对他有威胁,让他感到了压力。

  他现在身上还有八千斤的负重,不能随心所欲的施展《纵地银光步》身法。

  而,天泽并没有卸下负重的想法,楚少卿这种角色,还不足以让他全力以赴!

  在五级大阵下,楚少卿凶险无比,他此时真的很想认输,但他不想放弃,刚才一道三色剑芒差点射中他的脑袋。

  可是他看到天泽也额头冒着细汗,似乎也快到达极限了,就在三色剑芒再次向他的手臂射来的时候,他依然咬牙坚持。

  三色剑芒威力巨大,瞬间就将他的手臂化作飞灰。

  楚少卿的心中再咆哮,不停的说服自己:“再坚持一会,我就能赢,我楚少卿是魏国楚家第一天骄,将来必定威震天下,我是要得钜子令的绝世天才!我怎么能输给一只肮脏的过街鼠!”

  “五级难度我不需要坚持多久,云宗一定快不行了...他真的快不行了...他马上就要不行了...”

  楚少卿在心里不停的说服自己,可是,每次看到天泽像是身入绝境的时候,他却又化险为夷,这种心理的折磨,让楚少卿抓狂!

  轰!

  就在楚少卿心烦意乱的时候,一道三色剑芒击中他的脑袋,瞬间将他的头化作飞灰。

  楚少卿死了,他败给了他们一直瞧不起的过街鼠!

  他们一直嘲笑苦修根基不行,实力怎么能和传承数百年的世家比,可事实击碎他们这种高傲。

  那些一直被他们鄙夷,打压,嘲笑的人,也一样能击败他们当中最强的天骄,将他们这些世家公子的脸给打肿!把他们所以的骄傲全部践踏!

  “停下吧。”端木敬德说道。

  一直闭目沉溺在《纵地银光步》中的天泽,直到三色剑芒最后完全停下攻击,他才睁开了眼睛,不过却看不到楚少卿的身影,显然已经化作飞灰。

  “云馆主...你很不错!没想到我们魏墨中还有你这样的人物,真是让老夫意外。”端木敬德深深的看了天泽一眼,由衷的赞叹道。

  天泽只是微微一笑,并没太多的感觉。

  不过,这句赞叹却让一旁的云宗热泪盈眶,虽然他只是远远的看过端木敬德一眼,连一句话都没和他说过,但端木敬德却是他最敬佩的前辈!

  墨家七大古城的掌控者,每一位都是这个时代的英雄,在魏国他们端木家守卫一方疆土,让伯阳城方圆数百里的民众,避免战火长达三百多年,使他们安居乐业,更是他们端木家把魏墨推向天下之巅,能被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赞美,甚至近距离与他接触,云宗感到无比荣幸...

  虽然,他真正赞美的不是自己,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云馆主和楚家小子的比试,最终是你胜了。老夫说话算话,这是你们此次比试的奖励,你请收着...”

  端木敬德向天泽伸出一只手,在其掌心放着一枚散发着幽光的黑色令牌。

  “这是伯阳令…魏墨成立三百多年以来,总共只有三位拥有此令者,恭喜云馆主成为我们魏墨第四位拥有此令的人。

  伯阳令是魏墨最高荣誉的令牌,在魏国境内享有最尊贵的待遇,你的身份可与宗师,王族平齐。”端木敬德见天泽接过伯阳令,他微微一笑,向其解释道。

  “伯阳令!端木城主竟然奖励的是一枚伯阳令!”

  众人听到端木敬德的解释,都无比震撼的看着天泽手里那个黑色令牌,包括云宗在内无不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