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九州风雷劫> 第二百零六章 活活吓死

九州风雷劫 第二百零六章 活活吓死

  “师叔,你伤还没好,别太操劳!”

  丁幼麟说着,给周法古倒了杯水。

  “没什么,走动走动,恢复的更快些。”

  周法古说着,又忍不住的咳嗽了两声,赶紧将丁幼麟给他倒的水端起来喝了两口。

  丁幼麟轻轻摇头:“刚才外面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咱们弟子救了一个落水之人。”

  “哦。”

  此事揭过,两人继续讨论起清水港以及墨斗山以南地区如何管理,这一大片区域,如果运作的好,至少能够增加南海剑派三成收入。两人商讨的事情也非常细,非常全,大到如何安抚墨斗山之前统治的门派,小到为这清水港再购买几艘船,每艘船的尺寸以及每艘船多少人。

  两人这一讨论就到了深夜,才各自睡去。

  第二日清晨船速放缓,为靠岸做起了准备。

  “到哪里了?”丁幼麟醒的很早,迈步出仓,清晨略有小雨。他站在甲板之上,问着船上弟子。

  “回掌门,已经到了清水港,正在靠岸。”

  丁幼麟放眼望去,清水港果然已经能够依稀看到。

  “好。去做准备吧。”

  那弟子应了声是,继续忙碌。

  看着南海剑派的弟子继续忙碌,丁幼麟这个信任掌门,不免有些无所事事。如果是以前的他,肯定没有这种感觉。但是现在他很想做些事情,很像快速的让南海剑派发展起来。

  不过现在的自己,却是面临到了一个新的问题,朝廷新成立了一个监察司,要对扬州武林中的所有门派进行监察。自己的门派也是在昨天收到了监察司的信笺。

  但是南海剑派所在,毕竟是海中岛屿,许多江湖消息,传递到的速度要慢上一些,这次来清水港,一来是继续对清水港以及附近进行建设,进而加固对墨斗山以南地区掌控。而来就是打听消息,至少要对这监察司有个全面的认识,省的自己做出错误的判断。

  “你是何人?”

  丁幼麟见一人狗搂着身形,低着头。出现在甲板之上。

  “我,我是昨夜被救之人。”

  丘九说着话,心道:真是点背,他本想着船快靠岸了,自己早些出来,力求一靠岸就马上上岸,快些离开。不想正碰到了丁幼麟。他虽然不认识这丁幼麟,但是周围过往的人都会和丁幼麟毕恭毕敬的说一句:掌门。这根本不用问,就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哦,原来是你。你叫什么名字?”

  丁幼麟想起了昨夜周法古对他所说的,随便问到。

  “小人叶九。”丘九将自己的姓换了,名没改。

  不过现在农家出来的孩子,基本还都是用些简单的名字,而且数字的名字极为普遍。

  “哦,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我南海剑派向来仁义。”

  “多谢,多谢。”

  丘九始终没敢抬头,丁幼麟以为对方是惧怕自己这掌门头衔,也没在意。这时船已入港,慢慢向岸边靠拢。

  丘九缓缓抬头,也看明了这情况,慢慢移动,朝着靠岸一遍的船舷而去。

  咚!船刚靠港,木板搭在了船与港之间。丘九这边心里着急,却是没敢第一个迈步,毕竟太过心急,反而容易引起对方怀疑。

  这边南海派弟子开始将船上的物资,往港口上运送。丘九逮了个空当,插入运送物资的人中,也走上了木板。

  “你等一下!”

  丁幼麟本在一旁看着运送物资的弟子,看到这叫叶九的人也要离开,出言将他叫住。

  丘九浑身一震,假装没有听到,继续跟着其他人前行。

  “叶九,你等一下。”

  丘九已经从船上到了港口上,不过丁幼麟这一叫,却是直接将他刚才说出的名字都带了出来。丘九背对着船,缓缓转过身来。他也想过撒腿就跑,但是他十分清楚自己的功力,这港口只是已经有了这么多的南海剑派弟子,对方只要一声令下,自己绝无可能走脱。只能硬着头皮,回转身形。

  “您还有什么事?”

  丁幼麟从怀中摸出一个小钱袋,随手一扔,扔到了丘九脚下。

  “拿着吧,当做回家的路上盘缠。”

  丘九弯腰下身,捡起钱袋,口中不住的说着感谢。

  对方弯腰起身之间,丁幼麟看清了这人的脸,感觉这人相貌,有些眼熟。

  丘九拿了钱袋,不及揣入怀中,转身继续走,他是一刻都不想在这呆着了,此刻他心跳异常的快,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叶九,你再等等。”

  丘九只感觉自己心脏已经不能跳的再快了,他已经有些喘不上气了。

  “还..还有何事?”

  “你别弯腰,抬起头来。”丁幼麟让对方抬起头来,好好看看对方的脸,这张脸他感觉很熟悉,应该在什么地方见过。

  “小人相貌丑陋,不...”丘九心脏咚咚做响,响到他自己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没事,我不怕。”丁幼麟越发觉得对心里有鬼,怎么抬个头如此推脱。

  “那,小人遵命。”

  丘九对比自己小了三十岁的人,自称着小人,而后缓缓抬着头。

  终于,四目相对,但也只是一刹那,丘九眼神就立刻躲闪了起来。

  丁幼麟看着对方的脸,仔细想着,自己在什么时候见过这张脸。而且这是一张自己厌恶的脸,一张让自己憎恨的脸。

  “你叫什么名字?”丁幼麟一声大喝。

  “我...”

  “快说。”丁幼麟的声音又大了些,已经引得南海剑派的弟子停下了手中的事物,看着丘九。

  “我...”丘九张了张嘴,但依旧没有说出来自己的名字。

  “你敢骗我?”

  丁幼麟虽然没有想起来这张脸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但是憎恶的情绪却是真实存在,果然他一试探,对方已经慌了神。结巴的说不出一句话。

  “我...”丘九呼吸急促,但终究还是只说了个我字。

  丁幼麟见这情况也不顾及自己身份,一个起落,到了这丘九眼前。

  “你什么你?将你的名字老实说来!”

  丁幼麟上前,一把抓住对方脖领,双眼与对方对视,面相更是凶恶。这人的脸他非常讨厌,恨不得立刻就动手,将他杀了。

  终于,丁幼麟想到了自己是在哪里见到过这张脸,是在南海剑派的地牢。

  于此同时,丘九呼吸放缓,双眼没了神采,身体也软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