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重生七零暖姻缘> 第五百七十七章

重生七零暖姻缘 第五百七十七章

  【书名:  作者:】

  还好娄大姐有准备,怕过年孩子胡吃海喝,家里备了些山楂,立马去煮了山楂水来给她们消食。

  “你说说你们,吃不下就说吃不下,撑着了吧。”娄燕妮给她们端来水,“要不要出去转一下走一下。”

  出去就是村里,两人同时摇头,“燕妮姐,我们就在院子里走走得了。”

  黄媛立马补上一句,“对,二姐,不想出去。”

  许珊还没改口呢,她喊娄燕妮喊姐都习惯了,现在也没有当人嫂子的觉悟,总觉得现在就改口特别奇怪,倒是几个孩子,都改口叫珊舅妈了。

  娄燕妮也不管她们了,自己呆着吧,先去照顾几个孩子了,四个孩子也吃得有些撑,一大桌子菜呢,一样的吃一点就饱得够呛了,何况那些手工的肉丸子不仅弹肉汁还多,还有熏得香喷喷的腊肉烟笋……

  吃饱了,再喝碗浓浓的土鸡汤,胃里缝隙都被填得满满当当,那种满足感就别提了,美得很。

  所以,一不小心,就个个都吃多了。

  “妈妈,难受。”没事窝在娄燕妮的怀里,蔫儿巴巴的。

  娄燕妮喂了她一点山楂水,轻轻地帮她揉肚子,顺便指挥着方琰几个慢慢在院子里溜达消食,“以后还敢吃这么多吗?”

  没事很纠结的,自己仔细想了一下,发现哪个也没有办法舍弃,这个也好吃那个也好吃,苦恼得不得了,“要是大姨少做一点就好了。”

  娄燕妮都要被她给气笑了,给她揉了一会,看她表情没那么难受了,就让她跟着哥哥们溜达去了。

  “这日子就跟过年似的,比过年都好。”娄奶奶笑眯眯的,坐在火盆边上看着院里一溜人排排走消食,高兴得很,“好,真好。”

  以前过年哪里像这样啊,连两个肉菜都难凑得起,现在平常的日子就像过年了,更别提真正过年的时候了,那叫一个热闹。

  今年尤其好,老太太干燥的大手拉着娄燕妮,都舍不得松开。

  娄燕妮就静静地陪着老太太坐着,眼里忍不住就有些银光闪闪,“那,奶奶你可得活得长长久久的,好好看着,咱们家会越来越好的。”

  娄奶奶点头,她现在已经很少再在孙辈面前提早逝的儿子了,心里虽然可惜儿子不能看到如今的景象,但不会再说,心里是真的特别感激政府,感激国家,能让她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太太,过上这样好的日子,看到孙辈们健康平安。

  老太太睡得早,早早就睡了,乡下也没有什么娱乐,赶巧还遇到了大停电,现在乡下停电是常事,过年用电高峰更是经常停电,好在家里的蜡烛是长备的。

  点着灯烤着火,才八点不到,饭前许珊和黄媛小睡了一个小时,现在也都不困,娄大姐干脆把桌子往火盆上一罩,打麻将。

  要说乡下最容易促进感情的方式,就是打麻将了,娄大姐平时很少打,但偶尔遇到牌搭子,也会打上两局。

  “我不会呀。”许珊和黄媛都是一脸蒙,许珊倒是知道一点,但她会的是她老家那边的,这边的是一点不会,黄媛则是从小到大没接触过牌,家里压根就没人打牌。

  娄大姐招呼着,“没事,边打边学,很快就学会的。”

  那边没事正挨着田妞玩呢,听到娄大姐的话,立马屁颠屁颠冲过来,一把扑在娄大姐的腿上,仰着小脸问,“大姨,你喊我啥事啊,要给我吃糖吗?”

  “……”娄燕妮真是没眼看没事那谄媚了小眼神儿了。

  娄大姐则是乐得不行,她和娄燕妮养孩子不一样,田妞和田宝都不是那种会跟大人腻歪的孩子,很小的时候还会撒娇,但现在长大了些,都不和父母黏糊了。

  相比较起来,田妞跟娄姐夫感情更好,田宝跟娄大姐感情更好,主要是娄大姐比较宠田宝一点,但田宝也不是没带种黏糊得,嘴甜的孩子。

  见娄大姐没答话,没事继续,“大姨,我可喜欢你了。”

  意思是,我这么喜欢你,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颗糖呀。

  娄燕妮听不下去了,“韩西璇,晚上不能吃糖。”

  “我不吃,妈妈,我不吃,我放兜里明天吃。”没事立马表态,不管怎么说,先把糖要到手里才是正经。

  娄大姐就笑,赶紧去拿了糖给没事装上,还不止一颗,好几颗呢,还训娄燕妮,“大过年的,孩子想吃两口糖怎么了,你小时候也好吃得不得了呢。”

  “……”娄燕妮。

  没事乐得见牙不见眼,捂着口袋就赶紧溜了,她也不小气,赶紧先跟哥哥们分,分完才想起田妞和田宝,“姐姐,给你,哥哥,也给你。”

  只有三个哥哥的没事可喜欢姐姐了,尤其是田妞这样会照顾人的姐姐。

  田妞接了糖,很珍重的样子,田宝则是一挥手,很大概的样子,“我不要,我想吃多少吃多少,我妈尽着我吃的,你吃吧。”

  没事立马星星眼看向田宝,满眼的羡慕,然后才小心地把分出去的糖塞回荷包里,她和田宝哥哥不一样,她吃颗糖可辛苦了,又要讨巧又要卖乖。

  娄燕妮见她知道跟哥哥姐姐们分享,也没有再说她,让许媛上桌打牌,“没事,我教你。”

  至于黄媛,自然是娄竣林在旁边盯着负责教了,最后牌桌上就是娄大姐他们夫妻和家里添的两个新人打牌,娄燕妮和娄竣林负责教学,还要盯着孩子,并及时给打牌的四个添热水,加瓜子蜜饯。

  一场牌愣是打到十一点多才散,孩子们都早玩累了睡着了,就是娄燕妮都靠在火桶边打了个盹。

  要不是娄大姐和娄姐夫撑不住了,许珊和黄媛是越打越精神,尤其是黄媛,觉得麻将有意思极了,输钱也不在意,反正打得很小,就是意思一下。

  本来打牌这种事,不玩钱没意思的,而且年纪大了,也不能像年轻人那样玩钻桌子,就只能玩钱啦。

  散桌后,黄媛还高高兴兴地跟娄竣林讨论牌局,后悔自己出错牌,到房间,还拉着赢得最多的许珊讨教,为什么同样是一起学的,她打得那么好。

  “……”娄大姐,娄姐夫也输了。

  不得了,两个弟媳妇好像都不是什么一般人,一个闷不吭声搞明白规则后,就闷声赢钱,一个瘾头不小,看那样子,今年家里的牌桌子上差不了人了。 2k小说阅读网

  手 机 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