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重生七零暖姻缘> 第二百五十二章 偏袒

重生七零暖姻缘 第二百五十二章 偏袒

  娄燕秋陪着娄燕妮在学校里转了一圈,看了看她上学的环境,到了饭点,又带着娄燕妮去吃了学校的食堂,本来还想跟着娄燕妮一块儿去找娄竣林的,不过数娄燕妮知道她下午有课后,没让她跟着。

  看了学校后,娄燕妮还挺放心的,学校食堂的伙食也过得去,学校发的补贴也够吃,就是学校里的姑娘们都穿着不错,漂亮姑娘和长相俊朗的男同学特别多,他们大多练过形体这些,气质特别好。

  以前娄燕秋就是个爱唱爱跳的小姑娘,也就是长得好看,胆子够大而已,上台的时候根本说不上什么台风稳健这样的话,但是今天娄燕妮看了,娄燕秋这一个半学期下来,气质提升很大,整个人都有些不一样了。

  不过,娄燕妮看了眼娄燕秋细心补过的外衫,琢磨着等回去,想办法给娄燕秋多做两身衣服。

  虽然她是一力主张,学生在学校里,就应该比学习,而不是比吃穿,但是私心里,娄燕妮还是不希望妹妹被比得太下去,小姑娘多打扮一点,也没错。

  娄燕秋也没坚持要跟着去看娄竣林,反正她二姐还在要京城呆几天,等周末再一块儿见见就成。

  送娄燕妮上了公交车,娄燕秋才松下一口气来,但想到顾南宴那里,娄燕秋就有些头疼,那个人特别执拗,虽然他帮了她很多,但娄燕秋现在真的都有些后悔跟他认识。

  想到刚开学的时候有个男同学跟她走进一点,就被顾南宴一拳头揍进医院的事,娄燕秋就脑门一跳一跳地疼。

  也万幸今天顾南宴没有什么都不顾地上前来,不然她真不知道怎么跟她二姐解释。

  正想着要怎么同顾南宴把话说清楚,顾南宴就出现在了眼前,黑沉着脸,十分不悦的样子,娄燕秋看着倒是不觉得害怕,就是觉得头疼。

  事实上,她已经拒绝顾南宴很多次外出邀请了,后来是实在不好意思了,才硬着头皮应下去吃顿饭,为了请吃饭的事,都能惊动她的老师,她是真不知道,再拒绝下去,顾南宴会不会干出别的什么事来,但没想到正好碰着她姐来。

  “顾总。”娄燕秋叹了口气,“您还没走呢?”

  顾南宴脸色一僵,“正好找你们老师谈点事,不是说了吗?我比你大不了几岁,喊我南哥,或者南宴。”

  气氛莫名地尴尬了一瞬,娄燕秋嘴角扯了扯,没有做声。

  顾南宴也没逼她,说了不到两句话,娄燕秋就说要去上课了,娄燕秋是好好学生,在学校里从不早退迟到,也从不缺课,今天她的朗诵课她能提前出来,还是因为他提前跟老师打了招呼。

  这种事可一不可再,想到娄燕秋的生活被课业和工作挤得满满当当,顾南宴也头疼,开学那会,他就不应该因为娄燕秋每周末都会跟娄竣林见面,想方设法给娄燕秋安排工作。

  现在好了,搬起石头砸中自己的脚。

  不过等在学校里,也不是全无收获的,至少知道了今天跟娄燕秋一起的人,就是娄燕秋嘴里,张口闭口总是提起的二姐,娄燕秋除了老师的话,就是最听她二姐的话。

  顾南宴刚转着眼珠子,想要娄燕妮面前正式亮一下相,不过看了眼乖乖女般的娄燕秋后,又默默打消了这个念头。

  娄燕秋的性子,还挺刚硬的,如果他真的惹毛了她,她可是不会管他是谁,有什么本事能做些什么的,光是想到她生气不理他,顾南宴就不想逼她。

  这世界上总有些人是不会迫于强权就屈服的,娄燕秋就是这样的姑娘,她的这一点特质,是让顾南宴格外头疼,也格外看中的地方。

  有些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反正有他盯着,没人能动她,他顾南宴长到现在,也没人能从他碗里抢食。

  送走娄燕秋去上课后,顾南宴才驱车离开校园。

  娄燕妮去看了娄竣林后,姐弟两同样也是在学校转了一圈,约了周末去家里认门后,娄燕妮就走了,她还得去大院接双胞胎。

  刚走到门口,娄燕妮就听到了屋里隐隐有孩子的哭声,她心底一慌,赶紧进屋,客厅里,小哥俩都站着,隋丽芳不在,杨姨和陈叔也不在,哇哇大哭的是另一个小女孩,不过小哥俩的表情也不好,站在韩父身边,一副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

  “妈妈!”听话懂事第一时间看到了她,立马跑过来,抱住她的腿,声音里已经带着了哭腔。

  客厅里正哭的小姑娘回头看了她们娘仨一眼,转过头去还在继续哭。

  娄燕妮皱眉,忙蹲下来把小哥俩搂进怀里,“怎么回事,你们谁来告诉妈妈?”

  听话懂事互看一眼,懂事瘪了瘪嘴,“妹妹把茶几年的茶壶打破了,可是后奶奶说是懂事打坏的,妈妈,懂事没有。”

  娄燕妮注意到,懂事说话的时候,那小姑娘偷偷看了她们这边一眼。

  她第一时间搂住懂事,亲了亲他的小脸,“妈妈相信你。”

  小哥俩从小就知道,犯错的就要乖乖认错,要是说谎是会挨揍的,乖乖认错,妈妈就会好好跟他们讲道理,还会亲他们的小脸,跟他们说会原谅他们。

  “说什么呢,我都说算了算了,美华,他们是弟弟不懂事,你让让他们。”隋丽芳臭着个脸出来,前两句话语气不好,后两句却和风细雨。

  明眼人一见她这态度,就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

  这是认定了茶壶是懂事打烂的了!

  “不会说话就别开口!”韩父脸色不太好看,他叹了口气,“美华,你告诉姨姥爷,这壶到底是谁打烂的。”

  娄燕妮进来的时候,隋丽芳刚刚把碎片捡去厨房不在,韩父也是在问那小姑娘具体情况,所以小姑娘才会一直在哭。

  小姑娘不过才五六岁的样子,看着韩父这样也有些怕,隋丽欢见状,立马上前把孩子搂进了怀里,“老韩,你干什么呢,美华都说了,不是她打的,你怎么还揪着不放呢!美华可是家里的客人!”

  手 机 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