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重生七零暖姻缘> 第六十六章 梦想

重生七零暖姻缘 第六十六章 梦想

  部队新兵的训练时间本就繁忙,再加上左卫国本身的犹豫,邢小娟足足等了半个多月后才收到左父转交的信件。

  左卫国没有多说什么,只说要她好好改造,不要多想。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句话,但邢小娟连日来的忐忑和不安通通消散,她想给左卫国回信,但是想起左父的警告,默默地收了笔。

  一年半而已,很快就过去了,等她出去,照样可以赚大钱活得潇洒。

  这一次的事,也给了邢小娟一个很大的教训,因为重生的缘故,她确实太掉以轻心,只想着马上就要迎来春天,忘记了此时依旧在寒冬。

  她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出狱后,这段经历会不会对她的高考产生什么影响,虽然知道等到八十年代后,再去参加成人高考或者夜校都没问题。

  但此时正是国家大量缺少人才的时候,第一批高考考上大学的人,在日后几乎都分布在各个机关部门,是不可多得的人脉资源,而想要结交到这些人,首先她得成为他们的同学。

  不过总有办法的。

  邢小娟想,后世那么多顶替上学的例子,再不济从公社那边去学校的时候,让左父再想想办法就是。

  至于供销社里害她的那个人,等着吧!

  邢小娟也有些懊恼,娄燕秋那里才开了个头,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按自己安排的路走,要是娄燕妮发现自己听话乖巧的妹妹,突然生了反骨,一定会很伤心吧。

  上辈子娄燕妮和娄燕秋的关系并不好。

  娄燕秋一直不同意娄燕妮为了她们牺牲,左卫国去找邢小娟出事后,娄燕秋更是气疯了,可惜娄燕妮根本就不听她的,一力承担起了照顾左家的责任。

  邢小娟不知道姐妹两个真正的矛盾点在哪里,只知道这姐妹俩个的关系很一般,她们见面时,娄燕秋也从来没有给过娄燕妮好脸。

  不过娄燕秋倒是挺有出息的,考上了大学不说,后来直接分配进入系统工作,嫁的男人也很优秀,后来和男人双双下海,创办下的家业不可小觑,和娄燕妮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每次去饭店的时候,都是开着小汽车,和明显是家庭妇女形象的娄燕妮对比明显。

  有时候邢小娟都觉得娄燕妮傻得无可救药,拼死拼活牺牲自己供出来的妹妹,最后狼心狗肺不说,还时常去她那里炫耀摆脸色,真不知道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开始邢小娟还没有想起这个事情可以利用,还是杨丽花告诉她,左卫国给娄燕妮写信后,她才想起来。

  反正她们姐妹的感情到最后也不会多好,她不过是让矛盾提前一点点而已,而眼看着前世高高在上,从来对她都是不假颜色的娄燕秋一步步走向深渊,而娄燕妮却无能为力,对邢小娟来说,是一件多么畅快的事。

  就是可惜,她中途入狱,不知道事情会不会出现什么偏差。

  娄燕秋知道邢小娟坐牢的时候,根本就止不住惊讶,邢小娟对她一直很友善,没有一点知青高高在上的感觉,娄燕秋对她的感观不错,也觉得她人挺好的。

  没想到她竟然会偷公家的东西。

  不过她对邢小娟也只是感观不错而已,还没到将邢小娟引为知交的地步,微微有些唏嘘过后,便将这事放在了脑后,毕竟邢小娟是真做错了事,做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

  拿到演出票后,邢小娟约了两个女同学一块儿去棉纺厂玩,看玩演出后,还能去邮电局那里睡一晚上。

  棉纺厂有业余的文工团,工会的大姐们也个个都多才多艺,还有省棉纺总厂的演出队会定时下基层进行演出,娱乐生活非常丰富。

  娄燕妮拿给她们的演出票是话剧《白毛女》,看完之后,三个小伙伴的心情都不太好,为自己现在的生活庆幸,也为解放前悲苦的百姓哀叹。

  “真想当一名演员。”有小伙伴轻轻感叹。

  娄燕秋心头一动,很快又把躁动的念头压了下去,上次文艺汇演过后,娄燕秋就隐隐知道自己真正想做的是什么。

  她喜欢跟着邢小娟聊天,也是因为邢小娟给她描述的那个世界,正是她所向往的世界。

  她享受站在舞台上的感觉,但是她只是个普通的村姑,家庭条件还这样差,大概这辈子都没有什么希望的。

  娄燕秋回过神来,小伙伴们已经在谈论棉纺厂的宣传墙上贴的明星海报了,说起自己喜欢的明显,娄燕秋也谈兴十足地参与进去。

  “我看见棉纺厂那个宣传墙上有个招舞蹈演员的通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贴的。”说着其中一个小伙伴又道,“都有些褪色了。”

  “就算要招,肯定也是招棉纺厂的厂职工吧,那么多女工呢。”

  “也是,今天演白毛女的那个女同志,好像就是棉纺厂的厂花,她长得可好看了。”

  ……

  因为娄燕秋要来看演出,娄燕妮特意跟同事换了晚班,这样娄燕秋她们就不用赶夜路回家。

  她们宿舍里四个人的关系都不错,除了平时值班或者中午休息会在宿舍,基本都是回家去,平时谁家姐妹亲戚来县城玩,只要提前说一声,宿舍里的床都是可以借给她们睡的。

  小姑娘都很礼貌,见到娄燕妮的第一句话就是向她道谢,被娄燕妮带到宿舍,也都很乖巧,压根不动宿舍里别人的东西。

  晚上娄燕秋睡她姐的床,另外两个小姑娘合睡在梁运珍的床上,三人都是第一次住集体宿舍,差点兴奋得一整晚没睡。

  第二天早早起来,娄燕秋第一件事就是把小伙伴睡的床单换下来洗干净晾上,宿舍楼里有水房,洗晒很方便。

  娄燕妮交了班先去买了早餐,回来时三个小姑娘已经在晾床单了。

  “吃完了,你们还想去哪里玩吗?”娄燕妮洗了个脸,准备带她们几个出去玩。

  娄燕秋三个对视一眼,“想去棉纺厂。”

  棉纺厂里好玩好看的东西太多,县城里反倒是没有什么可以玩的地方,娄燕妮笑笑,等她们吃完早餐就带她们一起去了棉纺厂。

  走到一半的时候,娄燕秋说自己肚子痛,要去找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