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系统]九尾狐的幸福 692.第六章

  此为防盗章  之后的几天,殷振燮借着自己的工作便利, 让人打探到了世瑛的工作安排, 想要见到世瑛, 然后他们就可以“父子相认”了。

  可惜却没有成功, 他一次也没有堵到世瑛。

  之前的那篇报道倒是引起了不小的话题, 尤其是好好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却教养出两个这么优秀的孩子。

  而借着这一东风, 世瑛的名气倒是被炒热了,起码工作量是明显的加大了。

  坐在休息室里,韩世瑛看着这次访谈节目的剧本撇了撇嘴,虽说是访谈节目,但是还不都是按照剧本来,就连提问的问题和回答的答案都已经准备好了。

  将剧本随手扔到了一旁,这次他一定会给节目组一个大大的惊喜的。

  访谈节目之前都进行的非常的顺利, 直到主持人问起了之前的报道和世瑛的家人、亲生父亲等问题时,整个节目就偏离的原来既定的轨道。

  “我从来就没有见过我的亲生父亲, 在我母亲还怀着我的时候,我的父亲就跟我母亲离婚了。”

  韩世瑛这话说的可是非常的“讲究”, “父亲和我母亲离婚”这话不管是谁听了,都是殷振燮先提出的厉害, 而且那时候自己的妻子还怀着身孕, 明晃晃的抛妻弃子啊!

  “我妈妈一个女人带着我和姐姐一起生活,从我有记忆开始,我的父亲就从来没有联系过我们, 哪怕一次都没有。”

  很好——不单抛妻弃子,还不抚养子女。

  “我妈妈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女人,说是柔情似水,那一点都没错。她非常的疼爱我和姐姐,为了更好的照顾我们姐弟两个,妈妈一直在家里做翻译赚钱,养活我们。”

  呜呜——多么伟大的母亲啊!自己一个女人独自照顾两个孩子,在家里做翻译,还不知道当时吃了多少的苦!

  那个抛妻弃子的男人,真不是一个东西。

  “我妈妈的性子其实非常的软绵,其实这些年来,家里的事情幸好有思雅姨在打理才没有出什么事情。在我有记忆以来,我们一家就和思雅姨一家住在一起,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其实我们才是一家人。”

  姐妹情深啊!太感动了,有没有!

  “妈妈一直对我和姐姐说,当年她和父亲离婚是因为两个人性格不合,我和姐姐也一直这么认为,可是后来,又一次遇到了表姨,才知道原来当年父亲会和妈妈离婚,是因为父亲爱上了另外一个女人。在父亲和妈妈离婚后,没多久两个人就结婚了。”

  什么!第三者插足!

  韩世瑛早就知道哪个男人这段时间一直在找他,但是哪有怎么样呢?

  他根本就没打算见那个男人,更不要说什么“父子相认”了。

  那个男人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已,他不想让那个男人来打扰自己的生活,同样的,他也不会去打扰那个男人的生活。

  他通过这个节目说这些话,也不过是在表明他的态度而已。

  那个男人这辈子对他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

  自从知道了韩世瑛是自己的儿子后,殷振燮就非常的关注他。

  知道今天有他的节目,殷振燮早早的就坐在电视前等着了。

  殷振燮曾也是个记者,他也是玩惯了文字游戏的,一听世瑛这话,就知道自己的儿子这是不想要认这件,可是,那是他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只是因为这样就不相认了,他怎么甘心。

  沈秀珍倒是对世瑛的识相非常的满意。

  在沈秀珍看来,他们一家三口那才是真正的一家人,那个什么韩世瑛,虽然是韩景慧给她老公生的儿子,但现在也只是算是个外人。

  这么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崽子,想要进入他们的家,那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只是现在各自想着自己小心思的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世瑛的这些话,传出去后,会引起怎样的风波。

  世瑛现在的人气非常的不错,再加上他那算是雄厚的背景,他的一举一动可以说都被狗仔们放在显微镜地下看着。

  现在在听到世瑛说当年他的父母离婚竟然是因为第三者插足,所有的记者和狗仔们都激动、兴奋了起来。

  很快的,在几人的默许下,殷振燮和沈秀珍当年的那些破事就被登上了各大报纸、杂志的头版头条。

  沈秀珍在看到报纸上的报到时,两眼一翻就昏了过去了。

  她不是个傻子,当年她也是在娱乐圈混过了,一看这个报道她就知道,自己家算是完了。

  殷芮莹呆坐在沙发上,她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她一直以为自己家是非常温馨幸福,高贵美丽、贤惠温柔的妈妈,儒雅幽默,才华横溢的爸爸,可是现在竟然有人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家的,她这二十年的认知竟然都是假的。

  原来当年因为自己的存在,竟然让那么多的人受到了伤害。

  别以为她不知道,她比世瑛可是大了一岁,如果说当年爸爸离婚的时候,韩景慧阿姨怀着世瑛,那么比他大了一岁的自己是怎么来的呢!

  在报道出的当天,殷振燮刚刚到了报社上班,就被社长叫去了办公室,在经过了一番谈话后,殷振燮递上了辞呈,当天就离开了“太阳日报”。

  “太阳日报”也算是报纸行业里的大佬了,自然有自己的渠道,在那些报纸、杂志还没有出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了殷振燮的那些事,现在让殷振燮自己辞职,也算是他们开恩了。

  在见到殷振燮回家后,沈秀珍单看他的脸色,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明白这次他们家这次真的是完了。

  沈秀珍早就已经息影了,殷芮莹现在还在读大学,他们全家只有殷振燮一个人在赚钱。

  现在殷振燮被辞职,他们家里的收入可以说是断了。

  家中虽然还有存款,可也不能就这样一直坐吃山空。

  而且以现在他们夫妻的名声,他们是没可能出去找工作了,难得还要等到芮莹毕业后出去工作。

  可是芮莹是个女孩子,日后总要嫁人的。

  殷芮莹在家里发了好几天呆后,在接受、消化了这一事实后,就想要出去找雅俐瑛和世瑛。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在见到他们之后能够做些什么,但是她就是想要见见这两个跟她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和弟弟。

  而李朱旺——

  经过这件事情后,她明白他们是没有可能了,

  现在的殷芮莹,因为之前李朱旺总想要从玛琳那里“找回场子”来,所以两人还没有真正的确立关系的交往。

  所以虽然心痛以后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和自己的朱旺哥在一起了,但现在的殷芮莹并没有像之后那样的“要生要死”。

  可是现在也算的上是非常时期了,沈秀珍又怎么会让殷芮莹就这样自己一个出去。

  “你放手!”

  “芮莹啊!你现在不能出去,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慢慢的谈,我们好好说!”

  “说什么?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你们竟然是这样的人,这些年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就不会感觉到良心不安吗?我真的是无法想象,这么多年,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心安理得的生活在一起的。”

  “芮莹——你怎么可以这么和爸爸妈妈说话,感情的事情那里是其他人可以了解的。当年我和你爸爸也是情不自禁啊!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谁,只有后来有了你,我们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

  “所以我更恨我自己,如果我从来都没有存在过,那么大家也就不用受到伤害了,那么这些事情也就都不会发生了。”

  说完,殷芮莹挣脱了沈秀珍,头也不回的就跑了出去。

  沈秀珍呆呆的看着大门,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为了芮莹做了那么多,最近芮莹竟然对她说,她情愿自己从来没有存在过。

  殷芮莹没有雅俐瑛和世瑛的联系方式,在跑了出去之后才知道自己竟然不知道去那里找他们。

  好在她还知道玛俊的公司在那里,最后打车去了玛俊的公司。

  在进了玛俊的公司之后,殷芮莹不知道雅俐瑛愿不愿意见自己,也不知道她要怎么对总台的人说自己是谁,最后只能呆坐在沙发上,希望能够见到雅俐瑛或是世瑛出门的时候,见到他们。

  因为媒体一直都没有曝光殷家三人的照片,所以芮莹坐在那里,大家虽然奇怪她是谁,倒也没有什么人去难为她。

  李元济之前跟朋友说起玛俊,正好他朋友那里有一个案子,他就推荐了玛俊的公司,原本今天来是想要先告诉玛俊一声,顺便在从玛俊这里敲点好处的,谁想到刚一进门,就看到了呆坐在沙发上的殷芮莹。

  dylan在听到清雅的话后,就忍不住皱起了好看的眉。

  “过几天我也要去法国参加一个展览,原本还在想着你放假回来,我却要出国,大家可能要错过了,没想到老天这么偏爱我。”

  dylan故意岔开了刚刚的话题,不想再让清雅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而清雅本来就不在意那些脑残,这次会提起也不过是担心日后dylan会遇到他们,事先给dylan打个预防针而已。

  在汪家生活了这么多年,她可知道,脑残的战斗力——从来都是不可估计的。他们在物理攻击的同时,从来都会伴随着精神攻击。

  现在听到dylan这么说,清雅也就随着他的意,岔开了话题。

  “真的吗?那么这次你去法国要待多久呢?”

  “当然要陪着清雅一起待到你什么时候回来为止。放心吧!我这里的工作早就已经安排好了。有什么想要去的地方吗?”

  “好像——没有什么想要去玩的地方。”

  曾经在她还是赵迎春的时候,世界各地她基本都跑了个遍,好玩的地方早就玩够了,法国她自然也去过。

  而且当她还是uhey的时候,多次接到过巴黎时装周的邀请,巴黎更是不知道去过了几次,早就没有感觉了。

  dylan身子前倾,手肘撑在腿上,微笑着。

  “那么就交给我吧!保证给你一个美好的记忆。”

  其实这次的展览原本dylan还在犹豫这要不要去,毕竟清雅难得放假回来,现在看来——真是老天都在帮他。

  那个叫什么楚廉的,虽然看着没有什么威胁,但是那行为还真是让人觉得恶心呢!

  “不过——清雅要怎么谢谢我呢?”

  清雅看着dylan的样子,也学他的姿势,歪着头,用手托着腮。

  “那dylan想要我——怎么谢谢你呢?”

  “嗯——正好我去参加展览还缺少一个女伴,怎么样?清雅小姐可否赏光,陪我一起去参加展览。”

  “既然你都这么‘求’我了,那我就大慈大悲的答应你吧!”

  清雅一边说着,一边眼波流转抛了一个媚眼过去,结果最后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dylan刚刚被清雅的那个娇媚的样子迷得一愣,借着就被清雅的笑声给惊醒了。

  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轻轻地拍着清雅的背,防止她笑的呛到。

  “小心点,喝着酒,不要这么笑,小心呛到。”

  清雅看着dylan一脸无奈的样子,更想笑了,不过怕惹的dylan恼羞成怒,最后还是忍住了。

  “你也快毕业了吧!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

  其实dylan想要知道的是清雅毕业之后是留在美国还是回来。

  “可能会回来自己创业吧!只是却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

  在知道清雅会回来后,dylan放下了心来。

  “有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事?”

  感兴趣的事——好像还真没有。

  活得太久,经历的太多,她好像对很多东西都失去了兴趣。

  之前穿越几世,她尝试了一些不同的职业,现在让她想日后做什么 ,她还真没有什么想要做的。

  “好像没有什么感兴趣的。”

  “慢慢来,毕业后可以先休整一段时间。”

  清雅虽然选择了学商,但那也是为了日后进入东展,对付汪展鹏。

  不过清雅也很明白,汪展鹏现在小动作不断,是绝对不会让她现在进入东展的。

  绿萍已经决定在回过之后建立舞团,就是“曾经”飞天。

  可是她呢?她毕业后要做些什么呢?

  两人又聊了一会后,就各自回房休息去了清雅洗了个澡,吹干了头发就睡了,可另一边的dylan只要想到清雅就在自己一墙之隔的另一边,就怎么也睡不着。

  还有之前清雅说的事情。

  清雅有人追他一直都知道,之前再次去美国时他也曾去哈佛找过清雅,当时还看到有人再跟清雅告白。

  但是清雅并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孩子,每次都是很明确的拒绝了,从不跟人搞暧昧。

  所以他从来不担心有人追求清雅,只是这个楚廉——真的是恶心到他了。

  看来要好好的想想这次法国之旅要做些什么?

  这次法国之旅会遇到清雅的父母吧?还有那个跟清雅关系最好的双胞胎姐姐。

  哎——明明感觉的到清雅对自己有好感,可每次到关键时刻清雅都好像在顾忌什么一样,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dylan不知道几天才睡着的,第二天一早还是被清雅的敲门声给叫醒的。

  “起来了!过来吃饭吧!”

  清雅并不习惯睡懒觉,而且她妖的体质也需要睡很久。

  早上起来后,没什么事情做,就简单的做了早饭。

  “认识你这么久了,今天才知道原来你也会做饭,很不错的味道。”

  那是当然了,活了这么久了,若是她认真的做,味道绝对比御厨还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