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我跟天庭抢红包> 新世界篇254 傀儡的人生(1)

我跟天庭抢红包 新世界篇254 傀儡的人生(1)

  享受完了多情少女的服务,宴席也开始了。

  席间,那五个护法使徒基本上都不说话,神态恭谨的坐在周围陪席,只有陈玄敏一人夸夸其谈。

  他还挺健谈。

  从檀巫的发展历史到灵妖的培养进化,基本上也没瞒着萧七,全都讲述了一遍。

  看他的态度,似乎有些拉拢的意味。

  由于山珍海味见的多了,萧七对这一桌吃的也没啥兴趣,浅尝辄止。

  他倒是对尹智孝和宋慧珍这两个少女很感兴趣。

  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段,能把她们俩的心灵之光培养的如此纯净,却又不失少女风情,同时又洗脑洗的这么彻底?

  哪怕是自己的血眼浮屠,恐怕也只能完美的做到其中一样吧?

  陈玄敏还真不简单啊。

  他本身的修为境界一般般,甚至都没有鼻荆的实力强。

  但是他身为檀巫领袖,应该是掌握了某些神秘而强大的东西。

  比如灵骨舍利……

  “萧先生,有些走神啊?”

  突然,陈玄敏笑呵呵的冲萧七使了个眼色。

  同时,房间里那两个美丽的少女也趁机站到了萧七的两侧。

  异香扑鼻。

  尹智孝和宋慧珍的年纪绝超不过二十岁,青春正盛,而且绝对是未经人道的纯洁少女。

  有《合欢谱》在身的萧七,对于这种女孩儿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场尤其敏感,几乎一眼就能看出本质。

  “呵呵,陈校长,其实我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萧七微微一笑。

  “萧先生问就是了。”

  “这房间里有种禁制,强大而平和,隐晦不易察觉,是给我准备的么?”

  陈玄敏眼神一闪,眨了眨眼:“萧先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真不明白?我说白一点吧。你这栋会所,从进大门起就进入了一种奇怪的场里,到这间宴客厅,更是位于禁制的正中心。你别告诉你连这里的禁制都不知道。”

  “禁制?这里?”

  陈玄敏一脸楞然,眼神更古怪了。

  “陈校长真不知道?”

  萧七眼神一眯,悄悄张开了浮屠之眼。

  可是扫了一眼陈玄敏后,心里也有些迷糊了。

  这家伙身体里的反应,基本上可以说明他是真的不知道萧七在讲什么。

  “萧先生,您是不是感觉有错?这里的会所已经开了十几年了,从第一天动工开始,我就一直严格监察。这里不可能有什么禁制。”

  陈玄敏信誓旦旦,神情也凝重了许多。

  可是萧七敏感的发现,在他说话的同时,陪席的那五个护法使徒毫无动容,听了萧七的话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他们的反馈怎么跟陈玄敏不一样?

  难道,他们才有问题?

  就在萧七心中诧异时,突然外面传来刘国的喊声:“七爷,医皇大人来了,他说在外面等您。”

  萧七一愣。

  尉迟新回来了?

  为什么不直接进来跟自己说话?

  想了想,起身冲陈玄敏笑道:“抱歉,出去一趟。”

  “萧先生请便。”陈玄敏连忙起身示意。

  萧七也没客气,转身走出了大厅。

  一出来,那种禁制的感觉就消失了。

  说起来也挺奇怪,里面的禁制不像是强制性的,反倒有点类似于保护性的,只要没有过激的行为,禁制也不会发动。

  很温和,很仁厚。

  萧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产生这种错觉。

  出来之后,尉迟新就站在走廊的窗口处。

  一见萧七出来,立刻大步走过去,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半天。

  整个过程,萧七的神情都很平淡。

  听完了尉迟新的所有报告,这才若有所思的笑道:“原来,檀巫还有这种生意呢?只是,如果是陈玄敏首肯的,那他的演技也未免太好了。”

  “七爷,陈玄敏没有异样么?”

  “至少我看不出来。”

  听了萧七的话,尉迟新的眉头也皱起来了。

  如果连萧七都看不出来陈玄敏的异样,那他或许真的不知道檀巫组织暗地里做的这些事?

  “七爷,无论如何,那些少女最后都是送到这里来的。陈玄敏,不可信。”尉迟新神情凝重。

  “哼,我也不在乎他是否可信。刘国说,华夏九鼎最后的杀鼎或许在这下面,尉迟,下去看看。”

  “是,七爷。”

  尉迟新一点头,转身迅速离开了。

  萧七扭头冲刘国招了招手:“你妹妹呢?”

  “去调查一下这里。”刘国快步走到近处,轻声回道。

  “她……”萧七眉头一皱。

  “七爷放心,我妹别的本事没有,潜踪隐形的手段很高明。”

  “好吧,你心里有数就行。我嘱咐医皇下去查探杀鼎的情况,你打起精神,一旦出事,想办法护住这里的普通人,带她们脱险。”

  “是,七爷放心。”刘国郑重的点了点头。

  萧七深吸一口气,眼中精光一闪,转身大步走回了宴客厅。

  进去之后,朗声长笑:“陈校长,咱们也别玩游戏了。平昌洞医疗中心下面的地下室,已经被我的手下毁了。七爷现在有点后悔还给你四只灵妖了,想解释解释吗?”

  “平昌洞医疗中心?”陈玄敏愕然一愣。

  “你真不知道?”

  “萧先生,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平昌洞医疗中心的地下室是什么意思?跟我有什么关系?”陈玄敏站了起来,眼神疑惑。

  “那好,我问你,这里的少女都是怎么来的?”萧七漠然问道。

  “她们?当然是索尔艺术培训机构培训出来的‘礼物’。”

  “礼物?”

  “对,经过了檀巫神圣的洗礼,她们都是天赐的礼物。身心洁净,纯情温柔,对于男人来说,都是绝美的‘礼物’。”

  陈玄敏对礼物这件事倒是承认不讳。

  可他嘴里所说的培训方式,跟尉迟新发现的大相径庭。

  “索尔艺术培训机构?陈校长,你真该问问金秀妍,问问她,这些少女到底是怎么来的?中间又经历了些什么遭遇。”

  “萧先生,你到底什么意思?”

  陈玄敏面色难看,扭头看向另外一侧坐着的一个年轻少女喝道:“陈亚兰,告诉她这些礼物是经过什么渠道培训出来的。

  席位上,陈亚兰无动于衷,就像没听到他的话一样。

  “陈亚兰?”陈玄敏心中不耐,用手敲了敲桌面。

  陈亚兰还是默不作声。

  甚至脸上都没什么表情。

  不但是她,那另外四个护法使徒也一动不动。

  陈玄敏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

  门口处的萧七也恍然笑道:“看来,你这个檀巫首领,已经落马了啊。”

  “岂有此理。”

  陈玄敏猛地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怒声喝道:“陈亚兰,到底怎么回事?”

  “檀君,做好你本职的工作就好了。”

  陈亚兰神情木然的回了一句。

  “什么,你……你敢这么跟我说话?”陈玄敏气的怒发冲冠,身上弥漫开炽烈的气息波动。

  这时,萧七突然心中一动,扭头看向身后门口。

  一个年轻俊朗的少年,穿着一身米色的西装,带一脸笑意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一踏进宴客厅里,那五个护法使徒立刻躬身起立,迎了过去。

  少年目中无人,也没理会萧七,施施然走过他身边,像是带着主人的光环一样来到席间首位上,安然坐下。

  接着呵呵笑道:“傀儡的人生。陈玄敏,你可以歇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