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我跟天庭抢红包> 新世界篇252 可医可毒(1)

我跟天庭抢红包 新世界篇252 可医可毒(1)

  尉迟新的手段,其实是一种自残的方法。

  以那种极端的刺激来激发自身潜能,从而破开身上的束缚。

  虽然很残忍,但是相当有效。

  当气凝针扎进尉迟新的后脑时,那种难以形容的剧痛瞬间刺激的他血脉沸腾,仰天狂啸不止。

  四肢和脖颈上的束缚陆续发出爆裂声。

  转眼间,尉迟新脱困而出。

  他的形象相当凄惨,手腕脚腕全都血肉模糊。

  脖颈更是鲜血横流,似乎连颈动脉都割伤了。

  这种情况,换了一般人真就彻底完蛋了。

  但是尉迟新自己就是医生,更是个地仙级别的医生。

  束缚去掉后,身上的仙灵气立刻活跃起来,随手在自己身上点了几下,将血止住。

  接着又掏出药瓶,吞了几颗自制的灵丹。

  他的右手,始终也没松开金秀妍。

  就在他刚处理完自己的伤势时,不远处的楼道里飞快的冲出一群黑衣蒙面人。

  领头的,正是之前戴眼镜的年轻人。

  “金组长?”年轻人目光凶戾,一声怒喝。

  “动……动手。”

  金秀妍声音微弱,却依然下了一道命令。

  她话音一落,那群黑衣人立刻冲了上来。

  “既然你们找死,那就别怪我了。长生气,解封。”

  尉迟新眼神冰寒,单手捏诀做印,身上突兀的涌起一种墨绿色的灵气,开始在他身体周围迅速缠绕起来。

  绿色灵气温和馨香,令人心生迷醉。

  连那些疾冲过来的黑衣人都身形一缓,像是吸了鸦片一样松懈下来。

  “千针术,零式。”

  一阵古朴苍凉的声音回荡在密室里。

  尉迟新的头顶幻出了一道幻象,峨冠博带,长须长眉,双眼浩瀚如星辰,右手虚空一扬,顷刻间亮光闪耀。

  咻咻咻……

  迅猛的破空声响彻四周。

  那些疾扑过来的黑衣人一个个闷哼倒地,浑身抽搐不止。

  唯独戴眼镜的年轻人不断闪躲跳跃,竟然躲过了漫天无形的气凝针。

  尉迟新眼神更凝重了。

  “有两下子。”

  戴眼镜的年轻人行踪诡秘,疏忽间跳到了棚顶,居然就那么粘附在上面,双眼也变成了赤红色的瞳孔,凶戾的看着尉迟新。

  “妖物?”尉迟新眉头一皱。

  “你死定了。”

  “光靠嘴说,我可死不了。”尉迟新冷冷一笑。

  “桀桀,你这点本事,伤不到我的。”

  年轻人突然一伸手,将眼镜摘掉,随手扔到地上。

  接着全身慢慢低伏,身上的凶戾之气越来越浓,眼镜里的光芒也越来越亮。

  某一刻,突然人影一虚。

  “糟糕,好快。”

  尉迟新大吃一惊。

  自己地仙境界的修为,居然看不清他的动作。

  这妖物绝对不凡。

  嘭!

  一声闷响。

  尉迟新身体表面布下的长生气被猛烈的力道撞击出了一圈圈的波纹。

  他踉跄退了两三步,右手还是死死的捏着金秀妍的脖子。

  这一番折腾,金秀妍被掐的脸都白了,一个劲儿的翻白眼。

  “阿西吧,放开金组长。”

  虚空中,又是一声怒喝。

  那年轻人化成虚影,来回穿梭。

  每一次撞击都会震的尉迟新气血翻腾。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尉迟新咬着牙挺住冲击,脑筋飞转,眼看着那一抹虚影再次逼近,眼中光华一闪,突然撤去了身体表面的长生气。

  噗!

  鲜血飞溅。

  尉迟新胸口被极速的力道隔开了一个巨大的豁口。

  “桀桀桀,挺不住了?华夏的仙人也不过如此。放开金组长,可以给你个痛快。”年轻人停住身形,身体攀附在墙壁上,活像一只巨大的蜥蜴。

  “咳咳,咳咳咳……”

  尉迟新咳出了几口鲜血。

  他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了,而且身上的气息在慢慢变弱。

  唯独右手依然死死捏着金秀妍的脖子。

  “华夏人,还不放手?”

  “能不能问你个问题?”尉迟新气喘吁吁,抬头看了一眼年轻人。

  “问我问题?你都快死了还想问问题?”年轻人一脸不可思议,就好像看着白痴一样看着尉迟新。

  “很简单的问题。这里的事,檀巫首领陈玄敏知道么?”

  “你算什么东西,敢直呼我们檀君之名?”年轻人神情狰狞无比。

  “是他纵容你们做这种事的?”

  “哼,你懂什么。能成为‘礼物’,是无上光荣。檀君赐她们神圣的洗礼,进入上流社会,从此一世无忧。”

  尉迟新点了点头,淡漠的说:“看样子,是陈玄敏首肯的。”

  “华夏人,一个死人知道再多也没用的。”

  “这倒是。你临死之前能透漏出这点消息,也算死得其所了。”

  一听这话,年轻人微微一愣。

  接着哈哈大笑:“你们华夏人都这么幽默吗?到底是你死还是我……呃,咳咳,怎么回事?”

  扑通一声,年轻人从墙壁上掉了下来。

  他眼前发黑,大脑一阵阵眩晕。

  一种无力感从灵魂深处蔓延出来,而他引以为傲的狂暴力量竟然如同开闸泄洪一样迅速流失了。

  看着年轻人一脸惊恐状,尉迟新慢慢站直了身体。

  身上虚弱的感觉也一扫而空。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你怎么做到的?不可能,你都没机会碰到我……”年轻人眼中闪烁着恐惧的光芒。

  “我不光是个医生,同时也是个药师。”

  尉迟新冷冷一笑,捏着金秀妍慢慢走到年轻人面前:“通常一个药师,既能活人,也能死人。我身上的血,可不是那么好触碰的。”

  “你……的血?”年轻人眼神渐渐涣散了。

  “没错,撤掉防御,让你击伤我的身体,我的血自然就沾到了你身上。这个世界上,恐怕没什么东西能比我的血更有毒性的了。你很幸运,是第一个被我毒死的。”

  听到这,年轻人哇的喷出一口血。

  接着浑身颤抖,剧烈抽出,整个人缩成了一团,在地上不住的扭曲着。

  尉迟新的血,的确很毒。

  年轻人的身上,沾血的部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腐烂融化。

  没用上十分钟时间,他就彻底烂成了一具枯骨。

  尉迟新终于松了口气,扭头看了一眼金秀妍,已经被他捏的进气多,出气少了。

  密室下面的传动装置已经停了。

  挂在上面的那些少女一个个依然神志不清,眼神涣散。

  尉迟新随手凝起灵光,以秘法将金秀妍封印起来,接着身形连闪,将挂在顶棚上的所有少女救下来。

  当最后一个把宋智泫救下来时,立刻把外衣披在了她身上。

  这个纯净清纯的少女,此刻像是一具无神的硅胶娃娃一样,看着让人心疼。

  尉迟新把她抱到角落里放好,幽幽叹了口气,接着闪身回到上面门户处,打开了密室的大门。

  外面,宋智雅一脸焦急的站在旁边。

  一看到门户开启,立刻惊道:“你终于出来了,我妹妹呢?”

  “在下面。”

  说完,尉迟新转身要走。

  “等一下,你干嘛去?”

  “去搞定那个幕后黑手。”

  “你……让我一个人下去?下面什么情况?”

  尉迟新扭头默默看了她一眼,淡然说道:“已经安全了。你最好打个电话多叫几个同事过来。还有,那个金秀妍很危险,看牢她。”

  说完,人影一闪,飞快的消失在车库尽头处。

  宋智雅眨了眨眼,脸上的表情有些怅然若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