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我跟天庭抢红包> 第1709章 啪啪打脸,邢千影算个球 2

我跟天庭抢红包 第1709章 啪啪打脸,邢千影算个球 2

  萧七吓了一跳,他还没见过萧雅诗这么激动的样子呢。()

  自己都还没看清楚,她居然选了第六个高台的东西。

  而且语气十分坚定。

  萧七扭头看了一眼,那个高台,好像放着三枚皱皱巴巴的果子。

  看外形,跟地球的百香果很像。

  怎么看都不像好东西。

  “诗诗,你确定要那玩意儿?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不知道。”

  “那你要它干嘛?难道拿来吃?”

  “对,是吃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那三颗果子,里面蕴藏着很可怕的精神能量。”

  萧七听的心一震。

  精神能量?

  这对萧雅诗来说简直是宝贝。

  在九界里,能找到提升她精神力量的东西,实在不多。

  她能提升到星王的大成境界,还是靠圣堂丹老炼制的一些丹药才无限壮大起来的。

  既然她能感觉到那些果子里精神能量很可怕,那说明这三枚果子,绝对是稀罕的东西。

  “哦了,那三枚果子,绝对是你的了。”

  “小七,无论如何都要得到。”

  “放心,算用抢的,老子也把它们抢到手。”

  两个人暗交流,把目光全都锁定在了那三枚果子。

  这时,红包夫人已经走到了那些柜台后面,柔声细语的介绍起柜子里的宝物。

  当介绍到三颗果子的时候,萧七两人才知道。

  那叫草神丹,是从九界大陆里的一处古战场里寻获的。

  不过红苞夫人对草神丹的介绍寥寥无几,很显然,了解的也并不多。

  接着,当介绍到最后两样东西的时候,红苞夫人微微一笑。

  “这最后两样宝物,照例,不做任何解释。全凭各位眼光了。但是它们的价值,或许远超前面所有东西的总和。你们懂得,这样。请各位随意选择吧。”

  说完,缓缓退到后面。

  萧七心暗,这个交易所挺有个性,最后两个宝物不说是什么。

  全凭自己去看。

  看的,那得掏天价或买或换。

  但是万一对自己没用处,那等于买了个垃圾。

  可是人家还明着说了,价值或许跟前面所有的宝物价值总和相当,这耐人寻味了。

  萧七虽然好,不过眼下,还得先把那三枚果子弄到手。

  对别人或许用处不大,但是对诗诗可是有大用的。

  所以想也不想,直接过去指着那三枚果子说:“这宝贝,我要了。”

  “呦呵,这位小兄弟眼生的很,这么快选好了?”红苞夫人看着萧七,眼神发亮,媚眼乱飞。

  “选好了,怎么卖?”

  “别着急,我还得问问其他人呢。”

  说完,红苞夫人扭头看着其他人嫣然一笑:“还有对草神丹感兴趣的么?这可是增加精神力量的天才地宝呢。”

  “我要了。”

  话音一落,听到邢千影身后的成熟女人阴冷的回了一句。

  “咯咯,碧落大姐还是够眼光。我想呢,邢家碧落夫人,以精神暗杀术名震北荒,怎么可能不开口嘛。”

  萧七一听,斜眼瞄了那个女人一眼。

  原来她叫碧落。

  她那双眼睛倒是挺漂亮,不过,她居然也修炼了精神暗杀术,不知道跟灵尊,孰优孰劣。

  这个女人,不过星王大成境界。

  可是精神方面的东西,并不是单纯依靠境界来判断实力的。

  像当初凌泽羽跟灵尊动手的时候,凌泽羽的修为要高出灵尊不少,可是也忌惮她的精神暗杀术。

  这法门夹杂在其他功法辅助攻击,简直威力倍增。

  “其他还有人对草神丹感兴趣吗?”

  红苞夫人娇声问了一句。

  其他人一看邢家的碧落夫人都开口了,哪还有人敢去凑热闹,本来精神类宝物受众少,问了半天,只有萧七跟碧落夫人。

  “不用问了,我邢家想要之物,没有得不到的。”

  邢千影突然挥了挥手,沉声说道。

  他这么霸道,言贵可不太爽,要是都忌惮邢家的力量,那今天岂不是白玩了,还赚不赚钱了?

  眼珠一转,立刻看向萧七,笑着说:“听说先生是顾家的人,不知道……”

  “我叫顾天蓝,顾天青是我大哥。”

  萧七随口瞎话来。

  一旁的邢千影顿时一愣,道:“顾家大总管顾天青,什么时候有个弟弟?老夫怎么不知道。”

  “我靠,你这话问的真没水平。我大爷的二姨妈的小舅子的表弟是谁,你知道么?”

  “你找死。”

  邢千影眼见萧七神态嚣张,顿时大怒。

  “哎哎,两位,易宝堂里可别斗嘴。这里,斗的是财富。”

  言贵吓了一跳,可别让邢家这个家主在这里破了规矩,胡乱动手。

  “哼,老夫说了,这草神丹,是我邢家的了。言老板,包好了,拿过来,谁想要,跟老夫来讨要。”

  “呃,这……”

  “怎么,你不信老夫能得到它?”

  “老城主,毕竟这位顾兄弟还没松口呢。”

  “老夫说了,谁想要,找老夫来要。”

  邢千影眼睛一瞪,一股凶戾的杀气直冲过去。

  言贵吓得猛地倒退,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这时,角落里突然又传来一阵粗鲁的声音:“艹,老婆,我说吧,城里人像碧眼荒狼,除了仗势欺人,也没什么大能耐。”

  邢千影一听,猛地扭头阴森的说:“熊战,你们两口子活腻了,到外面等着老夫。”

  “艹了个球,俺汉子跟俺说话,你接什么茬,自己找骂。”

  那个跟原始部落的野人似的女人,声音还挺清脆。

  尤其是这份嘴皮子还挺溜,萧七听的扑哧一声哈哈大笑:“有道理,有道理。”

  说完,干脆也不再理会邢千影了,直接大赫赫的走到柜台前,看着言贵说:“直说吧,这玩意值多少钱?”

  言贵瞄了一眼邢千影,突然笑着说:“言某听说顾先生进来的时候,是交的暗银币?”

  “是。”

  “如果再有十枚,这草神丹是你的了。”

  “好,成交。”

  萧七毫不犹豫,大声回道。

  身后的邢千影面色极其难看,即便他有邢家的财力,却也没有暗银币可供挥霍。

  眼看着萧七竟然真的随手翻出十枚暗银币,取走了那三枚草神丹,洋洋得意的退到了一旁,邢千影身渐渐弥漫出淡淡的黑色雾气。

  “言老板,老夫的脸,可不是这么好打的。”

  “呦,邢老城主别这么生气嘛。虽然您是邢家的家主,可是,这寒水城,可还是阴阳使的属地哦。”

  红苞夫人嫣然一笑,扭着腰走到前面。

  看着她摇曳生姿的春情,邢千影双眼微微一眯,冷声笑道:“哼,老夫的话放在这里,那草神丹,最后还是我的。”

  说完,扫了萧七一眼,杀意狂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