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倾城剑帝> 第五百九十七章 桑干河会战 7

倾城剑帝 第五百九十七章 桑干河会战 7

  “其实,都是因为道术的缘故。”叶倾城淡淡的说道,他看起来真的想把一切都往这面推了。

  “道术?”王忠嗣倒是有些相信了,若是在这之前,他是必然不可能会相信的,不过数天来他已经收到了叶倾城很多封变成了苍鹰模样的信件,还没有实体,不会在半路被拦截到,他已经基本相信了叶倾城会道术这件事。

  “是的,道术,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我还是叶三郎时被寻龙门门主收下的传闻?”

  “啊,倒是有听说过,据说得《寻龙秘典》者得天下,不过这种虚无缥缈的传言居然还有人信,而且没记错的话那段时间江湖上到处都有你的通缉,我这里都收到过,记得很清楚,怎么,你的道术就是那位寻龙门的门主教授的吗?”

  叶倾城估摸着像王忠嗣这样的人对于修真界内的事情一无所知,对于寻龙门的事情应该更不可能知道了,所以随便他怎么编一下王忠嗣都会相信的。

  “是的,他是我的师父,并且在前段时间失踪了,我因为失去了有关他的线索,不得不继承了寻龙门,无所事事之下这才想到我还是叶三郎时期的志愿,于是这才风尘仆仆的来到了边关。”

  “这么说,三郎你已经是堂堂的一派之主咯?”

  “不敢当,不敢当,说是一派之主,但是实际上整个寻龙门到现在成员也只有我一人而已,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将我们门派发扬光大。”叶倾城轻叹了一声,露出了一脸遗憾的样子。

  王忠嗣愣了愣,只有一个人的门派?那还叫门派吗?虽说如果武林当中门派林立,可也没有听说过只有一个人的门派啊。

  只不过,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他却可以抵挡千军万马,恐怕就是十个普通门派加起来的战力也不及他叶倾城一人吧,不认识他的话,恐怕还会当场笑出来呢……但是他却不敢笑,尤其当着叶倾城的面。

  “哎,不对啊,那你的两个手下,他们不是寻龙门的人吗?”王忠嗣忽然想起了寰宸宇和白泉,那二人给他的震撼可远比叶倾城带来的大得多,毕竟就如同阿二的评价一样,叶倾城隐藏太深,所以根本就看不出来,但是那二人的实力,经过他们的一场切磋还是能够看出一些端倪来的,那就是太过让人震惊了。可是,他们竟然不是寻龙门的人吗?他可不相信以他们二人的身手,不可能没来由的就对叶倾城感到忠诚。

  叶倾城想了想,他也觉得有些编不下去了,他可不似寰宸宇那样胡话张口就来,他曾经好歹也是堂堂一介捕快的说,于是他想了想便立刻编出了一个似是非是的说法。

  “他们其实是妖。”叶倾城淡淡的说道,却让王忠嗣一下子警觉了起来,在凡世当中,妖可是不少见的,毕竟这个人界当中最大的两族就是人族与妖族,虽然比不上人族的繁殖力,但妖族的数量也着实不少的,就算是在凡世当中也常常出现在人族的视线当中。

  可是在王忠嗣的眼里那分明就是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妖的特征,难道说是法力极为高深的妖?

  接下来叶倾城的话就验证了他的猜想:“他们一人是狼妖一人是虎妖,之所以看起来是人是因为他们的法术有些高深,变化的人类形体一般外人根本看不出来。不然的话,你以为凭人类的躯体可以打出那样的效果来吗?”他的话似是非是,让人根本猜不到真假,可王忠嗣倒真的信了,是啊,虎妖与狼妖都是极其充满破坏力的妖族,不然的话,凭人类的躯体怎么可能打出那样的效果,原来二人都是妖啊,那这样的话就说得过去了。

  “可,可他们为何听命于你呢?若你是用的什么道术控制的他们,那么难保他们将来不会失控,那时大家,你可都有危险啊。”

  这才是王忠嗣真正的担心,听到这里,他有些担心那两只妖是被叶三郎用道术强行控制住的,可那毕竟是两个吃人的妖,一旦他们失控的话,在这二十万唐军的大营里可是极其危险的,且不说没人能够阻止他们两个。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两个人万一失控,并且妖化回了原型,那才叫杀戮的化身,即使二十万唐军在大营里,恐怕结果都是命丧于他们口中的。

  不过叶倾城摆了摆手,打消了他的担心。

  “王帅,你回想一下,从你印象出发,他们二人是否像是被控制的样子?他们是不是保留了自主意识?”

  王忠嗣一愣,他真的有些想不起来了,近些日子为了和奚契联军打仗,耗费了很多精力,他还真的想不起来,只隐隐的记起了阿二说过他们二人似乎以叶倾城为首的,这才让人知道了他们是叶倾城的手下,不过再一回想,他便想起来了那二人的目光都清澈见底,毫无任何被人控制的迹象,换句话说,他们可都是真正的忠心于叶倾城的。

  “好像是这样……”

  叶倾城顿时哈哈大笑:“所以说王帅你猜根本不用担心,那二人都是我收服的灵兽,有我在的话他们可不敢造次的,更别说他们真敢造次的话,有我来收拾他们。”

  王忠嗣点了点头,事情还真如阿二当时说过的一样,叶倾城深不可测,至少应该在那二人之上,可他有些没想到,不过是才隔了数年不见,叶倾城身上竟然发生了这般大的改变,甚至到了能够收服两名力大无穷身手敏捷的妖族的地步。

  “王帅,我来加茶水。”这时,一名下人小声的禀报了一声,随后提着茶壶缓缓的走了进来,准备给二人添加已经不多的茶水。

  虽然此人与刚才出来上茶的那位下人是同一个人,但是身为前捕快的敏感却让叶倾城十分的警惕了起来:“刚才一直站在营帐外偷听的,就是你吧?”

  然而那名下人吃了一惊,连忙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得,矢口否认,就连王忠嗣都不解叶倾城的意思,毕竟下人随时都要在一旁候命的,尤其这个家伙要一直添加茶水,一直站在门外又有何不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