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八百三十八章 将死之人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八百三十八章 将死之人

  暴食——七宗罪之一的罪恶。

  德国人普遍信奉路德宗,所以这个亨舍尔的脖子上也是挂着一个小十字架的。他藏得很好,被俘后也没被搜走。

  瞧他狼吞虎咽的样子,不就是犯了暴食的罪恶?即便这个人是真的饿疯了,他这恨不得把整片厚实的黑面包直接塞入食道的疯狂举动,太令人揪心了。

  杨明志皱着眉头看着这个“饿鬼”狼吞虎咽,他幸亏还明白喝水的重要性,否则有噎死的风险。

  “亨舍尔,看得出你是许久没有满足口腹之欲了。最美味的还有蔬菜汤和鱼塘,你也可以喝上一碗!即便你全部喝完都没问题。”杨明志善意的提醒,依旧被这“饿鬼”当做了屁。

  这个家伙如此的狼吞虎咽,继续放任之,只怕这家伙能把肚子给涨破。

  “阿布拉姆,阻止这个人!”杨明志一声令下,亨舍尔终于被控制起来。可是这个人显然意犹未尽,就像是多少年没吃过面包似的,双眼还是盯着那些黑面包块。

  瞧着这桌案一片狼藉的样子,好东西都被这个德国人吃了!珍贵的食物被战俘吃掉,广大的白俄罗斯籍士兵看到了定会非常恼火吧。

  杨明志倒不生气,他可以理解为何亨舍尔会如此疯狂。

  现在的亨舍尔被两个卫兵按着肩膀一动不能动,杨明志走上前,坐在这人的正对面,随手拿起面包块啃食起来。

  见这人已经平静下来,杨明志下令将其松开,闻讯也就开始了。

  “我真是没想到你会这么的饥饿,现在怎么样?你的肚子理应填饱了!”

  平和的语气令亨舍尔很是安心,其实面对这位苏军的军官,他一直很惊讶:“我也没有想到,你已经会说我们的语言,我竟然完全听得懂你说话的意思。”

  杨明志摆摆手笑道:“这算是赞誉吗?我的德语是突击学习的,我不过是懂得些日常的词汇罢了,如果你英语说得很好,我们倒是可以用它交流。”

  “还是用俄语吧!”亨舍尔回应,不过他是德语俄语混着来:“我们德国的教育系统之下,所有的孩子普遍学习英语和法语。不过英语我都快忘记了,所有我很意外你会说英语。”

  “既然你不会说英语,我就不强求,不过你居然会说俄语了!”杨明志摆出一副吃惊的表情。

  亨舍尔苦笑一下:“没有办法,我毕竟是战俘,只有学会了俄国人的语言才能明白他们的意思!所以空闲时间我都在努力自学,这里的监管也乐意去教。”

  他突然停顿下来,神情也紧张起来:“然而我现在的境况很是糟糕,学习俄语实在毫无用处,因为我就要死了。”

  一提到“死亡”这个词汇,杨明志就紧张。

  “死?你要死了?是有人要杀你吗?”

  这话刚刚说完,就是亨舍尔一阵冷笑,接着质问:“杀我?当然有人杀我!难道要杀我的人不就是你吗?”

  场面一度冰冷。

  在亨舍尔看来,俄国人根本就不是好东西,还有面前这个叫做别列科夫的家伙。尤其是这些苏军,他们都是虚伪的。一方面许诺会提供食物不让战俘饿死,另一方面却让战俘来挖矿。

  杨明志非常诧异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尤其是那深邃的眼神,完全是在抗议与指责。

  杨明志赶紧辩驳:“不!我和其他人不同!我是一向反对虐杀战俘的,只是俄国人饱受你们的残杀,几乎每个士兵的亲属都有被德军士兵杀害的事实。他们想要报仇!”

  “所以说!你不杀我,其他人还是要杀我!既然如此,你们何故许诺保证我们的生命安全?!我知道,因为有战俘刺杀你,所以我们数百人都有罪了!你们枪毙了二十个人,最后还要杀害我们全部!”

  亨舍尔的情绪非常激动,在他声嘶力竭咆哮的同时又被卫兵死死按住。这人的举动自然吸引了不少人,一众女兵迅速抱着“短矛”一般的插了枪刺的步枪围过来。

  亨舍尔横清楚自己成了众矢之的,干脆豁出去的吼道:“你们杀了我吧!我很感谢你们给我提供的最后洗澡的机会,给我的最后一顿晚餐。现在就不要再虚伪了,给我挖个坟墓,把我枪毙了吧!”

  杨明志顿时懵逼,安静了一阵子自己才想明白。让他洗澡,让他换上新衣服,让他吃大餐,好像很多国家处决死刑犯之前就是如此!

  来到这儿当然不是吵架的,何况让这个战俘如此激动的嘤嘤狂吠,作为高级军官的尊严在哪里?杨明志猛地站起来,绷着个脸说:“你真的很幸运,我再重复一遍我根本没打算让你去死!难道你就不想活到战争胜利吗?假如我让你死,去年你就死了!”

  一切尽在不言中,亨舍尔沉默了。

  杨明志继续询问:“说!是什么让你觉得,我要在今天杀了你?是所谓的最后的晚餐?”

  亨舍尔意识到自己理解出现了偏颇,这个军官如此的严肃笃定,自己今天是死不了了。但是自己的身体已经罹患肺病,继续一段时间的工作,死亡注定到来。他的心情已然无法平静,冷冰冰的回应道:“我已经开始咳血了,恐怕这是患了结核病!我之所以这样,就是你们逼迫我去挖矿。这些有毒的气体和粉尘天天毒害我的身体,已经有人得了肺炎死了!那些人就是我的下场!”

  战俘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工作,他们究竟在饱受怎样的摧残?乔舒雅对于此事完全的轻描淡写,仿佛战俘收到的自然伤害可以忽略掉。可是从自己“微服私访”的结果来看,情况比她汇报的严重很多!

  通过观察,杨明志可以确定广大战俘收到了严重伤害,何况这个亨舍尔声嘶力竭的呐喊,完全证实了自己的估计是正确的。

  为了确定事实,杨明志继续询问:“你的意思是,这硫磺矿的气体一直在伤害你的身体?”

  “是的!这些刺鼻的气味本身就是一种毒气!你们完全清楚这一点!”说着,亨舍尔脖子扭到一边使了个眼色:“那是你们的士兵,这些女人都佩戴着我们的防毒面罩,我们却连最简单的口罩也没有……”

  这诉苦的机会亨舍尔牢牢把握,他的话越说越多,甚至有些语无伦次,情绪也愈发的失控!

  这个男人说着说着,居然哭了起来,嘴里的话也变成了难以听懂的嘟囔!

  杨明志皱着眉,狠狠的拍了下桌子:“够了!等你哭够了我再询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