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妻在上> 第408章 撞见
  /

  第408章撞见

  叶雍虽然刻意避开与郑衡见面,却总是不自觉关注她的消息。

  一个姑娘,还是一个艳丽无双的姑娘来到了招讨司,如同碎石投湖,不知道泛起多涟漪。

  各种各样关于她的消息,从四面八方入了他的耳。

  他知道她在进入裴定营帐的当天,裴定就清醒过来了,绣衣使中的柳得言还直嚷嚷这是爱的力量;

  他知道她去见了赵大均,赵大均竟然允许她留下来;

  他知道她的营帐,就设在裴定营帐旁;

  他知道她每天绝大部分都在裴定营帐中……

  每一个知道,都令他心中微微刺痛,几难以忍受。

  招讨司的士兵见到他每天阴沉着神色,还以为他是在为了石皋而震怒,不曾想是别有缘由。

  此刻,光是听到自己妻子提及郑衡,他就已经无法忍受了。

  王昑终于注意到叶雍的神色有所异样,忙唤道:“相公,您怎么了?脸色好像不太对……”

  “我没事,只是在想皇上猜疑祖父的真正原因。。”叶雍掩饰着说道。

  “哦……我已经托人去问祖父了,祖父也说没有查到任何消息。”王昑不疑有他,这样回道。

  王家和叶家结为姻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祖父肯定会多方为叶家奔走。

  王昑所不知道的是,她收到的书信是一回事,她的王元凤在京兆做的又是一回事。

  稍有警觉的人,都知道皇上允许叶献辞官是不得了的事情,说明叶家正在失去君心。

  在局势未明朗的时候,谁都不愿意去淌叶家这浑水。

  王元凤所说的打听,也就是派仆从去打听罢了。

  他自己,已经在考虑若叶家真的出事,王家怎么从中摘出来。

  这些,远在江南道的王昑都不知道。

  叶雍多少能猜到,但是雪中送炭难,落井下石易,尤其是王元凤这样位高权重的官员,最善见风使舵了。

  发现王昑已经转移了注意,他便继续沉默了——他就算对王元凤的做法不满,也不会对着自己的妻子发出来。

  但他对眼前的王昑,有一丝说不出道不明的失望。

  王昑是王家的嫡长女,一直都是作为大族宗妇来培养的,但对人心、对朝堂之事,想法太天真稚嫩了。

  叶家所谋远大,一个天真稚嫩的宗妇,那是绝对不合格的。

  若是换了另外一个人……

  他脑中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随即自己摇头否认了。

  那个人是丧妇长女,比王昑更加不如吧。

  他想了想,却没有想到自己妻子和那个人有过什么竞争,是否分出个高下来。

  她们或许同在一个场合的机会都很少,但如今她们两个都在招讨司中……

  他想了想,还是提醒王昑:“裴定那个人甚是奇怪,在招讨司期间尽量不要去招惹他。”

  祖父难得冲动了那么一回,就出现了严重的后果,他怕王昑不知轻重,会惹出更大的麻烦。

  王昑点了点头:“相公,放心吧。没事我去惹裴定作甚。”

  然而,这个世上或许真有言灵这回事,越是要避免的事情,便越会发生。

  王昑是没惹上裴定,但是她却惹上了裴定的……呃,未来妻子?

  这一天,郑衡在裴前的陪同下,来到了招讨司的临时校场边上,想看看士兵训练的场景。

  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军中的感觉了。

  自从国朝安稳之后,她就很少去军中了,及至后来病重,连就军中将领都很少见到了。

  这一世,她跟随裴定出使南景的时候,曾与军中士兵有过短暂接触,但都没能像眼下这样。

  亲眼见到士兵都操练。

  那一声声充满力量的大喝,似带着某种玄幻的力量,仿佛带着她回到了前世。

  真怀念啊……

  她光顾着观察校场上的士兵,完全没有在意到王昑也在校场边上。

  等她发现的时候,王昑已经在不远处了,再装着看不到也不行了。

  她和王昑没有任何往来,见着了点点头便是最大的情分了。

  让她意外的是,王昑竟然朝她走了过来。

  不过,王昑却走到了裴前前面,微笑打着招呼:“见过表叔。”

  “嗯。”裴前点了点头,依旧是那副面瘫表情。

  这样看着,倒有点像那些严肃地长辈那样,但他实在年轻,这般模样便看着很有趣。

  表叔……哈哈哈!

  郑衡被自己的想法取乐了,眼眸中不禁染上一丝笑意。

  是了,她记得了,裴前的娘亲王氏,正是尚书令王元凤的幼妹。

  王昑是王元凤的嫡长孙女,可不就得唤裴前为“表叔”吗?

  呃……裴前称呼她五婶婶,那王昑应该称呼她什么?总归是孙字辈吧?

  这般想着,郑衡看向王昑的目光便不同了。

  裴前恰好见到了她的眼神,差点凌乱了:五婶婶的目光,竟然有一丝慈爱?

  反正他是对王昑没有什么好感的,他的娘亲虽然出自王氏,但是娘亲闺阁时过得并不好,是以他对王家也没有什么感情。

  但五婶婶为什么慈爱地看着王昑?

  五婶婶都没有这样看过我,我承认我嫉妒了!

  这时,王昑已经看向了郑衡,同样微笑招呼:“郑姑娘。”

  “叶夫人。”郑衡回道,无论心中有什么想法,脸上都不显。

  王昑在外的形象一向是端庄贤淑的,哪怕裴定曾经挟持过她相公,对着裴定的心上人、裴定的侄子,也能面带微笑。

  这点,倒让郑衡看高了一眼。

  不愧是王元凤的嫡长孙女,气度倒是不一般。

  然而,她这个评价一落,就见到王昑用挑剔发眼神上下打量着她,似在评估一件货物似的。

  这样的目光,根本没有掩饰其中的恶意,可见刚才的端庄贤淑只是装出来的。

  装也不装得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