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仙界独尊>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圣武苍穹(三十一)

仙界独尊 第一千五百七十六章 圣武苍穹(三十一)

  任何一个新势力想要崛起,都不免要触犯到旧势力的面包,从而引发冲突。

  在通元县的时候,云氏便是如此,非要经过一次争斗,展现出实力,方才能够站稳脚跟,确立地位。

  但是在元竹府的情况有些不一样,云氏搞出来的报馆并没有侵占任何一方旧势力的利益,以前也没有人做这个。

  当然,或许有家族在外头看到了这个行业,准备开始着手的时候,云氏便抢先一步了,但这并不能够构成他们对付云氏的理由。

  原本的势力范围你圈占了,我不去动你的,现在我进入了新行业,你如果还要打压的话,那就是不给我面子了。

  以前云氏是一个小豪族,不给面子也就算了,如今的云氏不同往日,算是通元县最强大的家族之一了,通元县在元竹府不怎么起眼,但毕竟也是元竹十六县之一,放到元竹府的地图上那就是妥妥的一方诸侯。

  地位得到了通元县的承认,自然也就是不可小觑了。

  更何况,这云氏和大部分元竹府的势力都无冤无仇的,谁会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莫名竖敌呢?

  除了陈氏!

  陈平或已遇难!

  陈氏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都快要疯了。

  陈氏不只陈平一个子弟,但家主一脉却是只有他一个独子。

  之前陈氏并不知道陈平的情况,因为把他送到了暗月派。

  在西北之地,暗月派乃是巨头宗门,进入了暗月派便相当于多了一层保险,陈氏也从来没有担忧过他的安全。

  只是前段日子,因为云氏崛起的关系,通元史氏向元竹府的盟友求援,而陈平那个时候正好回家,所以陈氏便将陈平派了出名,美其名曰是历练,说白了就是混了家族的资历。

  但是谁能想到,陈平一去不复返了。

  这可就真的要了命喽!

  陈氏对陈平的实力还是服气的,开始的时候也没有多在意,以为他回暗月派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通元县那边的事情都已经结束一两个月了,陈平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暗月派那边竟然也传来了消息,说是陈平并没有回山,陈氏这才感觉到不妙,开始调查。

  可惜,时间过了这么久,毛都调查不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亦只能求助于暗月派。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暗月派的态度却变的十分模糊起来,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到了最后,终于求到了陈平的师弟魏贤芳的头上。

  魏贤芳传过来的消息让陈氏几乎气绝。

  陈平疑似被害,凶手疑似南乡云氏,但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

  之前他在元竹府撞见了云氏的云无忌,想要上前询问,结果却被云无忌打败,给宗门丢了人,如今只能在宗门内闭门思过,所以消息传递的晚了一点。

  在元竹府轰动一时的暗月派弟子被殴事件竟然是因为陈平而已,最让人绝望的是,暗月派都说陈平疑似被害,只是没有证据证明罢了。

  陈氏家主陈唐山据说当场砸碎面前的桌子。

  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酝酿!

  至此,整个陈氏的气氛变的紧张了起来。

  与此同时,对于云氏的打压亦开始了。

  暗月派都没有什么证据,陈氏自然是找不到证据,云氏已然在通元县站稳了脚跟,跑到元竹府来搞起了报社,但是并没有侵犯任何一家的利益。

  作为一个被各方势力承认的世家,即使陈氏这种老牌的世家想要轻启战端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在这种证据不明,情况不明的情况之下轻启战端,一定会落人口实的。

  但是明的不行,暗的总可以吧?

  陈氏是元竹府的老牌世家,势力极大,要暗中对付一个刚刚崛起的小世家,很容易。

  很快,《元竹日报》报社便遭到了各种各样的打压,有的是来自官面的,也有些是来自市面上的。

  因为是新生的事物,官面上的文章非常的好做,什么税率啊,什么窝藏罪犯啊,什么事情做的不规范啊,这一切都可以做为打压你的手段和理由。

  在市面上的手段,则是江湖手段了,跑到你的报社里来闹事,在街面上骚扰甚至殴打你的报童,甚至抢夺报纸,焚烧报馆,还有那些专门招收来做为编辑的文人,也受到了骚扰,一部分人被人挖走了,还有一部分人被打了,更有甚者,还有人失踪了。

  短短的几天之内,《元竹日报》不得不停止了业务。

  就在《元竹日报》停业的同一天,陈氏的报馆也正式开业了。

  结合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傻子也知道,陈氏和云氏对上了。

  “看来陈氏的决心很大啊,这一次警局从上到下,全都打了招呼了,不管你们云氏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管,就算是管,也只需要收尸罢了。”

  陈九一身黑色的警服,似笑非笑的道,“话说,那陈平究竟是不是你杀的?!”

  “当然是我杀的,不过他们没有证据!”

  在陈九面前,陈七也没有隐瞒的必要,“怎么,陈氏这一次搞出这么多的动作,就是为了那一个废物吗?!”

  “废物,那可是陈氏的百年来惟一的重天种子,好不容易送入了暗月派成为弟子,这是陈氏的希望,你把他们的希望毁了,你觉得他们还会给你好脸色看吗?!”

  “重天种子,好大的口气,就凭他那点本事,也能称为重天种子?!”

  “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不过据我所知,陈氏内部,个个都很重视他,就因为如此,陈唐山甚至都不敢把实情告诉家族,如今一切消息都只是谣传罢了。”

  “那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呢?就算是打压的话,明里暗里的手段也就够了,他们为什么还要再办一个报社?!”

  “这还不明白,他们是要在元竹府将你们云氏赶绝啊!”

  陈九道,“办报社是亏钱,你们云氏亏的起,他们陈氏就亏不起吗?这就是以本伤人,要断绝你们云氏在元竹府的路子,同时,也是向元竹府其他的势力展现他们的决心。”

  “赶尽杀绝的决心?!”

  “是的,他们就是要赶尽杀绝!”

  “哼,赶尽杀绝这种事情,不但需要魄力,还是需要实力的。”陈七冷笑道,“陈家以为报馆是那么容易开的吗?他以为我真的赚不了钱?!笑话!”

  “你别把话说的那么满,现在你的报馆和倒闭没有什么区别了,也就是大猫小猫两三只在那里撑着,连你之前培养的那些所谓的编辑都已经被别人给挖走了,你跟我说你还有办法?!”

  “如果没办法,我会在这里跟你打屁聊天?!”

  陈七笑了笑,“等着看明天的报纸吧!”

  “明天的报纸?!”

  ————我是分割线————

  《陈氏为何如此丧心病狂》

  《陈氏二娘为何半夜撕号》

  《扒灰之事为何频频上演,陈氏四娘为你解答》

  《我和老爷不得不说的故事——陈老爷唐山贴身小厮陈奴心访谈》

  ………………

  ………………

  爆了,爆了,全爆了!

  第二天一大早,元竹府的人刚出门,就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气氛不对劲儿。

  是不对劲啊!

  太特么安静了!

  或者说,整个城市都处于一种诡秘的安静气氛之中。

  在这种安静的气氛里,相熟的人带着极猥琐的笑容,往里的手里轻轻的塞上一份报纸,擦身而过,一句话也没有。

  开始的时候,或许你会觉得奇怪,但是当你第一眼看到报纸上的标题时,呼吸肯定是微微的凝滞了起来,心头一把火也燃了起来。

  这个时候,你会因为顾及陈家之人,而小心的抬起头,观察一下四周,接下来,就找一个背风的角落,或者是直接回家,翻开报纸,埋头苦读。

  这一天一个早上,几乎所有识字的人都是这个模式,仿佛整个世界都只余下手中的那份报纸了一般。

  陈家是在第一时间接报的,可是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

  陈七也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竟然在短时间内印刷了数万份报纸,专门在人口密集的地方发放。

  等陈家人赶到的时候,卖报纸的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而有报纸的人则已经分散到了城里的各个地方。

  陈家在元竹府的势力虽然大,可毕竟只是一个世家,还没有到一手遮天的地步,更何况,报纸消费的大头还是在那些世家的手中。

  半天时间,陈家便成为了元竹府中最大的笑话,威信随之大跌。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捕风捉影,都是空穴来风的话,陈家还能够挽回一点损失,可是那报纸之上,除了大段大段的乡艳描写之下,还摆出了许多证据,有些事情甚至是证据确凿!

  为什么别人会觉得报纸上一些事情证据确凿呢?

  因为陈府的人先闹了开来,任谁被戴了绿帽子都不会好受,更何况还是有不伦情节!

  在别人眼中看来,这都只是乡艳的故事,可是放到当事人的身上,天可就塌了。

  当天中午,便传来消息,老爷陈唐山的贴身小厮陈奴心被当家大娘活活打死,陈唐山与大娘大吵一架,甩袖便走。

  老爷和夫人决裂了!

  四少爷和二老爷决裂了!

  四娘上吊自杀了!

  …………

  …………

  一件件,一桩桩,之前谁都没有想过的诡异事件在陈府上演着,最妙的是,每发生一件事情,都会从陈府之中流传出来,还传的绘声绘色的,听的人心痒不已,恨不能自己便处于其中,细细的看完这一场大戏!!

  ————我是分割线————

  “你,你,你,你也太损了吗?!!”

  当天下午,陈九匆匆赶来,指着陈七的鼻子,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损,太特么损了!

  他之前可从来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更不会想到,报纸竟然有如此的威力。

  在元竹府深耕数百年的陈府,竟然在一夜之间被他败了名声。

  这种事情,细想起来,可就恐怖了。

  一夜之间能够败了一门近千年世家的名声,那么,如果是捧某一个人呢?

  会不会让他一夜之间,名扬元竹呢?

  答案是肯定的。

  只要方法用的对,这报纸当真就能够让人一夜之间功成名就。

  想到之前陈七为了这个报社做的种种准备,这个时候,陈九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呢?是该夸他呢?还是该怕他!

  “报纸的威力如此之大,经此一事,恐怕这元竹府中家家都要办报了!”

  “这样不好吗?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充分竞争,正好扰乱如今元竹府乃至于西北的这一滩子死水,这不正是你的组织想要看到的吗?!”

  “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提到组织,陈九的神色变的严肃起来。

  一切正如陈七所料,对于他进入警备部门这件事情,组织还是非常乐见其成的,不但如此,还给予了大力的帮助,让他轻易的在警备部门站稳了脚跟。

  仅从这一点,他便可以判断出,在组织内部,许是有王庭的高层参与其中。

  至少是西北的高层,否则不会如此的顺利。

  “我说一无所知你相不相信?!”

  “你以为我是傻瓜吗?!”

  “这就对了,你有你的秘密,我也有我的秘密,我们互不干涉,这样不好吗?!”

  陈七说道,“报纸的好处你只是看到这一面罢了,还有更多的作用,未来你就会知道了。”

  “未来,你如果挡不住陈氏这一次的攻伐,你就没有未来了!”

  陈九笑道,“你以为陈氏是软柿子吗?给你这么一搞,他们千年的声誉全都毁了,你说他们会不会不顾一切的来杀死你呢?是你亲自把刀把子递到了别人的手里啊!”

  “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情,是他们陈家先打压我们云氏报馆的,还有我们在元竹府中其他的一些小生意,我这么做,只是回击罢了,而且还是理性的回击,我可不像他们,用了暴力哦!”

  “希望过一会儿,你也能这么轻松下去,陈家的几个老怪物都已经出关了!”陈九说道,“他们非常生气,据说,想要铲除你们整个云氏,也不知道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