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异常魔兽见闻录> 第831章 洛丹米尔的水,凯尔萨斯的泪

异常魔兽见闻录 第831章 洛丹米尔的水,凯尔萨斯的泪

  暴风城有暴风城的焦躁,卡洛斯有卡洛斯的烦恼。

  克尔苏加德复活了。

  虽然整个过程中充满了肉眼可见的阴谋与诡异,但是天灾军团的战略目的达到了。

  卡洛斯或许血赚,但是耐奥祖肯定没输。

  随着亡灵天灾的战略收缩,北方的战事进入了僵持期。

  克尔苏加德率领着亡灵天灾的精锐主力有序的退回了斯坦索姆地区,麦格尼在收到消息后的第一时间就做出了防骑白水河营地的决定,带着先锋军与救出来的难民跑路了。

  这是明智且无奈的决定。

  随着壁垒关的丢失,亡灵天灾被联盟搞的那叫一个难受。

  单纯轮军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联盟的战力终究会凌驾于军团之上。

  可惜不是现在。

  洛丹伦城依然有百万骸骨,有米奈希尔家族的无数积蓄。

  白水河以东的广袤土地上,三四十万的亡灵精锐蓄势待发,等待着主人的命令。

  短时间内,天灾军团依然是可怕的屠戮者。

  尤其是在阿尔萨斯失去踪迹后。

  银月城之战,是活人们最后一次目击到阿尔萨斯的身影。

  自那以后,明里暗里无数的情报都诉说着一个事实————半神巫妖克尔苏加德接管了洛丹伦地区的天灾军团控制权。

  这从战略上是件好事儿。

  因为阿尔萨斯就是巫妖王的眼睛,是耐奥祖意志的代行者。

  只要阿尔萨斯存在,亡灵天灾就拥有着最锋利的刀,无往不利。

  但是从战术上看就不那么令人舒坦。

  与以力取胜的阿尔萨斯不同,克尔苏加德完美的诠释了那句老话。

  玩法术的心都脏。

  换了个总指挥后,亡灵天灾的战术发生了转变,更加阴损,更加泯灭人性。

  终于大体上肃清了壁垒关以东白水河以西的广袤土地,解除了壁炉谷之围,乌瑟尔终于有时间反思并且评估事态。

  要不是卡洛斯如同一个铁头娃一般不顾一切的守住了安多哈尔,此时的情况可能会糟糕到无法想象。

  安多哈尔如同一颗楔子一般,正好扎在了亡灵天灾的运输大动脉上。

  当时所有人都觉得放弃安多哈尔保存有生力量是正确且划算的选择。

  然而退半步的动作一但认真了,小小的动作伤害就必然那么大。

  手握二十万重兵集团,面对克尔苏加德的试探性进攻,乌瑟尔依然感觉头皮发麻。

  巫妖的统兵方式与阿尔萨斯完全不同。

  阿尔萨斯进攻一般分为三步。

  第一步,小的们,上。

  第二步,小的们,随我上。

  第三步,霜之哀伤饿了。

  这样的天灾军团猛归猛矣,却不难应对,拼硬实力就完事儿了。

  然而克尔苏加德领军,那真就是把泯灭人性进行到了极致。

  瘟疫尸体炸弹,送还感染瘟疫的难民,大量投送瘟疫食尸鬼,派奸细向定居点投放瘟疫。

  管你炮火轰天,我就一招鲜。

  在克尔苏加德的谋划下,联盟军队与亡灵天灾陷入了诡异的战场平衡状态。

  联盟守住了壁垒关,抢占了达隆郡,北边还有高等精灵残部可以作为援军,这几十万亡灵精锐要是被歼灭,亡灵天灾也就没得玩了。

  在东边,联盟处于攻势。

  反观洛丹伦城,通灵师们一刻不停的制造着新的亡灵士兵,军备器械什么都不缺。之前是因为要供应阿尔萨斯使用,全力向东。

  如今奎尔萨拉斯国破了,克尔苏加德复活了。

  一时间压力全部砸到了加里瑟斯身上。

  一但被洛丹伦城的亡灵军团靠着百万级别的数量捅破银松山道的防御,那么联盟如今的大好局面都将被葬送。这样的压力太大了,以至于风华正茂的加里瑟斯一夜秃顶,着实可悲可叹。

  兵燹犁地,破事儿万千,脱不开躲不掉。

  以至于卡洛斯甚至没有功夫与凯尔萨斯打个照面,便匆匆忙忙的乘船离去。

  没办法。

  十多年老朋友也架不住眼前吉尔尼斯比奎尔萨拉斯重要的事实。

  战略态势就这样。

  阿尔萨斯不管不顾眼中只要太阳井,那么奎尔萨拉斯就是主要方向,哪怕只有几百人,卡洛斯也要来。

  如今克尔苏加德复生,洛丹伦城的动向就成为了最重要的问题,由不得卡洛斯心急如焚。

  不是没有预案。

  必要的时候,放弃整个希尔斯布莱德地区的北部,也是可以的。

  因为你死我活的战场上,只有实力不会骗人,加里瑟斯的兵团是挡不住占有了洛丹伦王国残骸的亡灵天灾集结全力的雷霆一击。

  这是硬实力差距决定的。

  所以当吉恩.格雷迈恩的书信转达后,哪怕最强硬的联盟死忠也选择了闭嘴。

  别管是不是分赃不均,也别管是不是泰瑞纳斯不当人,你吉尔尼斯退出联盟就是自绝于洛丹伦,就是不当兄弟。

  毕竟联盟是一个政治军事组织,不是文化商业性质的饭圈,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忠诚不绝对等于绝对不忠诚,退盟在哪里都是顶天的大事。

  所以在所谓的“正常”历史线,吉恩.格雷迈恩在遭受狼人诅咒后,需要付出及其高昂的代价,甚至还有暗夜精灵集中协调,才重新回到联盟这个大家庭。

  因为叛徒永远比仇敌更可恨。

  随着银月城破,巫妖王如意,亡灵天灾战略转向,吉尔尼斯王国一下子有了战略回旋的空间。

  谁与我生死与共,谁就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如果吉尔尼斯愿意全力抗战,那么联盟就不需要舍弃壁垒关的坚固工事进行不得已而为之的大反攻,也不需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以及精力进行部队转运。

  如果此时吉尔尼斯愿意重回联盟,那么大家可以既往不咎。

  时机实在是太好了。

  哪怕是对吉尔尼斯王国怨气极重的洛丹伦遗老们私下聚会的时候也承认,在这个联盟高歌猛进收复失地的

  时间点,吉尔尼斯确实抓到了好牌。

  这叫什么?

  天塌啦!

  天似乎没完全塌,有高个子顶住了。

  不仅顶住了,似乎还能堵上漏洞。

  吉尔尼斯王国就是那块大石头。

  所以卡洛斯急急忙忙的从银月城冒险乘船返回南海镇。

  只要顶过银松森林防线短暂的虚弱期,随着生产生活的恢复,亡灵天灾退出洛丹伦就是必然的结果。

  所以当凯尔萨斯看着他的王国满是焦土,他的王都残垣断壁,他的父亲尸骨无存,他的子民流干血泪,只能强忍着五味杂陈的悲痛,问上一声。

  “卡洛斯呢?”

  “有紧急军情,骑士王已经走海路归国了。”

  “以后记得尊称他联盟的大元帅。”

  “是。”

  凯尔萨斯甚至拒绝了幸存下来的权贵们希望他立刻登基稳定民心的要求,转身就集结军队准备南下。

  此时,是高等精灵需要联盟,他必须为了人民的生存做出姿态。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