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主公,边关风云(四)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主公,边关风云(四)

  十数威武将领尽数陈报介绍后,陈白起才算正式认识了他们。

  他们都是老派秦人军吏,算是马背上争夺下的一身荣耀之光。

  眼下峡谷军营内除在职领兵巡逻值岗、有在外任务未归的,眼下这一批便是秦国函谷关的所有高层军吏,他们的身份她都让巫族十一少主潜入查探清楚并无问题,当然,她做的也不仅仅是查探这批军吏的底细。

  陈白起的特使车队还未驶入函谷关,随行的军器装备自然也没有跟上,她并不似军人这般劲装铁甲、筋骨板直,而是一身流逸紫罗秀丽长袍,腰封为细长鹿皮编织的蝴蝶流苏,脚蹬皮毛一体的白色小羊皮尖头靴,整体而言这身似秀美窈窕有余,虽不至于花枝招展、繁复招惹,却小姑娘家衣服上的一些细软轻飘飘的少女元素,却是英气刚硬不足。

  人都是第一眼便烙下印象的生物,是以她在这群鲁汉威猛的将士眼中是那样的不合得体,总觉得她这样的人前来军营就是捣乱跟不所知谓,但人也是会反思会改正的,他们反对与抗拒的理由好似一下就被她给打破了,她或许并没有表露出什么惊才绝艳的才学本领,但好似也并非他们以为的那般不堪,至少……她刚一来,便立下了一个不小的功劳。

  陈白起振袖一敛,风姿卓越,在她身上能看出很好的修养仪态,不见丝毫的矫揉造作,她向他们回礼:“陈芮,此番与诸君成为朝夕相处的同僚共赴国难,愿彼此能够守望相助,互相信任,陈芮自知资历尚浅,虽为三军统领之职,然学无止境,还望能在军中多习得实战经验,亦从各位前辈身上学到奋勇杀敌的本领。”

  这番漂亮的话就跟不要钱似的,开嘴便来,直说得这些在交际圈中向来只懂直来直去、从不讲虚伪场面话的汉子们有些不知应对。

  “不敢、不敢。”干巴巴地抱拳回应。

  他们见她态度一下从盛气凌人一下变得如此谦虚敏学,那跟一头眦牙撕咬的狮子一下变成无害温驯的兔子一样,反差太多的形象给他们带来的不是所谓的安心放松,反而是一种惴惴不安的感受。

  ……或许传闻中的那些流言蜚语并非空穴来风,“面如佛陀心肠修罗”这句形容词,总觉得有那么几分贴合的意思。

  估计他们是没听过一句话,叫作扮猪吃老虎,如果他们听过,估计这时候就会知道,披着兔子皮的狮子除了战力恐怖之外,还是一个合格的狡猾欺诈师。

  陈白起看得出来他们都在心底揣测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所以她的每一步看似随性而行,实则为了彻底收服这些性格外貌粗犷、实则傲慢倔强的汉子。

  她看向站在人后神色不明的风子昂:“风子昂,押着人,随我去一趟营帐。”不等风子昂的反应,她又转向陈羹:“上将,我深夜赶来,只为有一件紧急要事刻不容缓,请诸位与我入帐一叙,请。”

  他们见她神情严肃凝重,莫名有了一种风雨欲来的紧张情绪,陈羹此刻自然也是没有睡意,他板着面目颔首,川字眉心轻皱,他心忖着,先前面对他们不分青红皂白的咄咄逼人与抓拿虚一卢这个叛徒,她脸上都没有一丝动容为难,但是眼下忽然这般严阵以待,看来她要与他们商议之事非同寻常。

  “请。”

  宽敞的营帐之中,陈白起跪坐于正中上位,下位则是陈羹,依次顺下是郫将军、四副将等人。

  “在开始谈正事之前,还是先将处理一下虚一卢的事吧。”陈白起看向风子昂。

  风子昂隐约感觉到太傅有意栽培他,比如这一次让他负责羁押虚一卢进帐,允许他留下作为她的左右手辅助,是以他暗会她意,便将缚绑着的虚一卢提起放在人前的位置。

  营中烛火特意多搬来了几盏,亮堂堂的光线将简易的营帐内照得明亮如昼。

  陈白起不怕冷,是以这种寒冷的夜里仍旧没有穿上厚裘氅衣,但其它人却不行了,是以她吩咐人准备好火炭盆跟热水。

  今夜可能将不能休眠了,至少暖意在身能够不用在疲惫熬夜后再雪上加霜。

  “虚一卢,你有什么想要交待的吗?”

  她问下方无力支撑趴在地上的虚一卢,他身上的秦国军甲已被取下,只着一件单薄的底衣冻得瑟瑟发抖。

  虚一卢笑了一声,他的真实面目斯文儒雅,像一个中年的风流雅士在风间衔杯乐圣:“我并没有什么话要说,你想屈打成招也好,威逼利诱亦罢。”

  “我也只是随口问一下,走了流程。”陈白起亦不遑多让的笑了一下,她看他,墨眸浅淡而冷漠:“因为你说什么都无法再取信与我,与其去辨析你话中的真假,我更相信已有的证据。”

  陈羹道:“太傅莫非已掌握了他背叛秦国的证据?”

  其它人都好奇她到底做了些什么安排,明明她先前一直在咸阳城,何以对函谷关的事情如此清楚。

  且听她话下之意,虚一卢除了有意派一千斥候出关受魏军围猎狙杀,还做了其它的事情?

  虚一卢一时心底也掠过诸多的想法,但他沉住气,面上无动于衷道:“我倒是想听听太傅收集了我何种罪证。”

  陈白起对陈羹他们道:“莫急,今晚我们便一起来将事情捋捋清。”

  “进来吧。”

  这时营帐内陆续进来四个人,陈羹等一众向打帘处看去,这四人有一人是他们认识的,其余三人则不知其身份。

  倒是风子昂认出了那三人。

  他们三人并非经常走动于人前的,而是几个基层的将士,是以大帐中的军吏将军们并不眼熟他们。

  “先说说你们的身份,再与诸位大人分别讲讲所知道的虚一卢的事。”陈白起摆摆手,好像是接下来要将场子交给他们来展示一样。

  第一个人是关中军候,也是虚一卢的部下,叫曲阳,寒门庶族。

  他先介绍完自己,便开始有条不紊地讲述起自己所知之事:“虚一卢近来一直与几个斥候私下联系频繁,并借以他们之手传递出一些消息,内容我并不知悉,但关中军一直吃败仗,敌方如有神助,我怀疑与虚一卢有密切的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