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主公,边关风云(二)

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主公,边关风云(二)

  风子昂在今日之前并没有与这个传说中武力妖孽的太傅打过交道,但他有幸见过她一面。

  那是在一次朝会廷议之上,他代左将军前往政事堂禀报紧急军况,以他的低微身份自不可能在森严殿堂靠得太往前,是以在他的视线内,当朝的左、右丞相、太尉这些高高在上的人是何神圣面目他都瞧不太仔细,但当时三公之一的太傅所站的位置却离他这么般近。

  这让他十分诧异与好奇。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她,在被挥退离开时,他暗揣着第一次见到秦国这么多大人物的紧张心情准备离开时,却不经意看到一个惊为天人的少女。

  在全是男子的朝堂之上,这样一个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与周遭环境不融洽的少女尤其显眼,如暗夜密林中的莹火一簇,他相信只要见过她的人,没有人能够轻易忘记她。

  如今,这也是第一次与她说话。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将这种事情记那么清楚,或许这就是男人与生俱来的本性吧。

  “统帅。”他低眉垂眼,面上始终带着恭顺。

  “持我军令前来函谷的车队到了么?”她问。

  “今日并无任何外来者前来。”

  看来她临时加紧行程,倒是来的要比巫长庭他们更早一些,风子昂领队在旁,带着她一路来到军营,军营设在宽阔深邃的大峡谷内,此时火把勾勒出片角轮廓,中军大帐中上方旌旗飘摇,四周步兵十数人一组,于各巡逻放哨。

  眼下正值深夜,她来得突然,风子昂已遣人前往各大营帐中禀报,是以原本漆黑的大帐中相继亮起了光亮。

  “可有准备我的住处?”

  少女浸在黑夜中的眉眼朦胧而纯粹。

  “自是早就提前准备好了,太傅请这边,你一路舟车劳顿……”

  陈白起让他引路,她道:“找些斥侯过来,我要派人加急送信件到咸阳城。”

  风子昂脚步微顿,陈白起察觉到他的迟疑与不对劲时,偏过头,眼神落在他身上,如有实质。

  他莫名感到一股寒意,当即不再吞吐:“回太傅,斥侯大部分都已派出……大部分丧生在了渭河畔,其余不知所踪。”

  陈白起闻言眸光微凝,这时她忽然想起她不久前接的一个主线任务。

  她打开系统面板一看。

  系统:主线任务——秦军斥侯遭多方敌军战杀掳绑,请尽快前往北边魏营救出余下部队,接受/拒绝?

  死伤无数,不知所踪的只怕现在落到了魏国手上。

  风子昂在太傅听了他的话后沉默不语时,心中的忐忑不安令他忍不住再出声时,才听到她问:“是魏军做的?”

  他有些羞愧自己无法准确回答她的问题:“此事并不确定,因为军中的斥候已是寥寥无几……”

  “那为何斥侯会被军中全数派出?他们并非战力部队,哪怕探知情报也该是谋定而后动,这算什么,大海撒网?”她那副清悦的嗓音并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娇软活泼,相反她的每一句话,好似都在给人叠加着无形的压力。

  风子昂额头沁了些冷汗,不等他想好该怎么回答时,这时,火光之中匆匆走来几人,其中一人听到了她的问话,越众快步上前,却是虚一卢,他先是向陈白起问好,然后一脸愧疚又悔恨道:“是怪下官自作主张,本意只是为了多方刺探魏军的情况,却不料对方会设下毒计,早已在半道埋伏。”

  来的全是军中的官员,除了左庶长不在,大将跟左、右将军、军候等都来了,还有一些与虚一卢关系不错的同僚见太傅脸色不好,出声帮衬道:“这事倒也不能完全怪校尉。”

  “对啊,这事大将已对校尉进行了处罚,此事就算翻篇了,太傅初来乍到,不必再旧事重提了。”

  他们打心底里就没有太将太傅放在眼中,但碍于她身份奇高,只能捏着嗓子阴阳怪气地游说。

  风子昂见自己的上司对太傅如此轻慢态度,咬了咬牙,心底有些愤怒,但他一个千人,人轻言微,又怎敢随意插话反驳。

  陈白起耐着性子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替虚一卢开脱,等他们都察觉到好似由始至终都只有他们的声音,而太傅好似一直都没有吭声、只平静又黑深深地盯着他们时,气氛有些诡异而凝滞,他们声音一下就哑了,不禁头皮有些发麻。

  见他们都不再说话了,陈白起这才看向虚一卢:“你既承认了,那便暂时羁押后审吧。”

  广个告,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什么?!

  她这是当着他们的面耍官威吗?!

  三军统帅为三人,陈白起太傅为总统帅,左庶长、大将陈羹。

  陈羹一直摆着深沉的面目没有插言一个校尉犯下的错事,他是左庶长一派的,如今左庶长养伤未愈,军中事务全权由他一人主事,如今太傅要翻案重审,就相当于打他的脸。

  “太傅可知事情原由?你初来乍到,不妨先好生歇息一番吧,军中之事无须操之过急。”他冷冷一拂手,低沉粗莽的声音暗藏锋芒。

  其它人在旁不发一言,却是陈羹站在同一战线之上。

  而陈白起好似一下便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了。

  就为了一个叛徒虚一卢?

  她心中冷晒一声。

  话说对于不动声色引起这一切变故的虚一卢如今该是何等得意神色呢?

  她转眸望去,他脸上依旧是一副难辞其疚的表情,但那与她对视时那眼中流动的诡谲神色。

  这是一个足够狡猾又有耐心的猎人。

  陈白起那张略显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这是她自出现后对人展露的第一抹笑容。

  风子昂跟其它人一下都有些看愣了。

  她怎么忽然笑了?

  这种敌视的时刻她在笑什么?

  “你错了。”她淡淡地吐出了三个字。

  这突出其来的三个字,让在场的人都有些迷惑不解,谁错了?

  大将以为太傅是对他说的,是以黢黑的面皮气恼抽动,虎目微瞪,唯有虚一卢神情一僵,清楚明白这是她在对他讲,因为她放在他身上令人发寒的眼神并没有移开,一直都牢牢地盯着他,好似他就是她早已锁定的猎物,无论如何挣扎都已是无处可逃。

  像是在给他们解惑,陈白起将未完的话讲得更清楚明白一些。

  “虚一卢,你如今的有恃无恐不过是认定我初来军营,为了大局着想不敢大动干戈,可惜你想错了……”她脸上的桀骜与自信融汇成一种所向披靡的锋锐光芒:“我不需要给任何人交待,就可以处置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