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贤者与少女> 第二百二十四节:知识的力量

贤者与少女 第二百二十四节:知识的力量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知识是无用的。

  这句看起来无比正确的废话若是当着很多自以为是的人的面讲出来,那大抵会被其嘲笑试图反驳,而它也一如许多重要知识一样,明明是正确的理念却总是遭受忽视与嘲讽。

  但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幕恰恰是因为在“真理”层面上正确的知识却并不一定符合当下环境的“常识”正确。

  ——而“常识”往往是社会养成的。

  人类是一种很奇特的生物,历史愈是悠久的国家越容易养成其它人无法理解甚至于违背生物本性的常识与习俗。

  和人有句古话叫“平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指的是北方藩地过去有一位藩王的个人喜好迫使下属的人为符合其审美而违背了作为人的自然规律,最终造成了个体的毁灭。

  对身体的拘束和摧残,以破坏健康为代价来达成某种在当下社会中可以取得更高地位更多生存资源的模样。这种违背了人作为一种生物自然生态的做法,也恰恰正是人类社会脱离了自然形成了一种特别的生存环境之证明。

  而当你用自然生态中的正确来试图告诫他们这一切不正确时,他们也必然会以自身处于这种社会生态中的正确来反驳嘲笑你。

  这种意识形态与生存方式上的截然不同,也恰恰是思维敏捷并且繁衍迅速世代更替极快的短寿种所独有的灼热与激情——但让我们话归原处。

  ——绫是一位星咏博士,贤者本人也是拥有着无数知识之人。

  但后者在团队当中所迎来的尊敬程度却远超前者。

  这其实并非因为性别或者其它因素带来的歧视——因为尽管亨利是男性而绫是女性,但他是无依无靠的异邦人而她是这个国家具有最高地位的尊贵学者。

  从基础的起点来看绫甚至还要更高一些,可作为同样拥有丰厚知识之人,她却更多像一个吉祥物而不像贤者那样一点点变成了队伍的中心。

  其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

  亨利有武力。

  在一支紧密的军事相关小团队当中,能做事的人永远都比能说会道的人更受人尊敬。

  一个能挥着大剑打十个人甚至让鬼族都对他的力量服气的存在,才是武士们会衷心想要服从追随的对象——但他们也绝不是对博士小姐有所轻视。

  因为就像一开始所说的那样:

  没有任何知识是无用的。

  “腹部拖地,和典型的爬虫类一致。”紧抓着马车栏杆,一头深蓝色的头发些微摇晃的博士小姐双眼闪亮紧盯着那头数吨重的巨大生物。

  “它不擅长长途奔跑,继续走!”她大声地这样喊着,而听到了说法的众人内心也为之一安。

  哪怕体型庞大并且有六肢四眼,只要仍是生物,它就必然会符合生物的演变定律。

  就像武器一样。

  刀善劈砍,因为刀背更厚,能带来更强的惯性。而剑更善于穿刺。

  长且重的武器打击的力度会强于短而轻的武器,但也势必更难挥舞速度更慢。

  生物不会演化出某种体型特征,除非这是对它们的生存而言至关紧要的;野生山羊有狭长而吓人的瞳仁,并且两眼分布在两侧,因为它们需要观察周围更广阔面积内是否有捕猎者;而狮子与老虎还有熊则双眼在前,因为对于掠食者而言这样的视觉范围更便于锁定猎物。

  需要吸引异性才会生长出五彩斑斓的体色;在总是有枯草的环境里生活才会长出黄褐色的表皮;而绿色的表皮则是为了在林地里隐藏。

  善于长时间奔跑和远行的生物往往躯干远离于地面,腿脚细长,每一步都能跨出很大的距离同时躯干又不会被地面杂物伤害与阻挠到。

  如同马、如同狼、如同人类。

  这头火蜥蜴庞大的体型有着在人类看来十分鲜艳的橘色外观,代表它原生的地方必然不是如同这片林子这样绿意盎然的土地。

  而它一如普通蜥蜴一样肚皮贴着地面六肢大幅度张开几乎像是趴在地上爬行的姿态,也表明它并不惯于长途奔袭或者迁徙。

  这是一头伏击型掠食者。

  它善于察觉猎物的动静,靠近过去,然后以庞大的体格和短期内的高速行动能力上去完成致命一击。

  它是短跑健将,但耐力却并不十分出色。

  “咚咚咚咚咚————!”呈S型来回扭动着身体同时六只粗大肢体乱刨的火蜥蜴迅速地拉近着距离,马车的速度和它堪堪齐平——它无法追上,但一行人也避不开来。

  “继续跑!”博士小姐作出了自己作为生物学者的判断,如是说着。

  “给我酒。”而原本坐在后排马车车座上的亨利把缰绳递给了老乔,后者挪了一下屁股做到了中间的同时,贤者朝着前排车厢里的坚爷喊了一句。

  “接好!”老爷子从药柜里翻出来了相关的东西然后丢给了贤者,接过它的亨利抓着马车侧面足尖用力就翻到了车厢上方。

  他脚踩着两侧的车框架,因为临时支座的木板车厢不一定能承受得住将近两米高的贤者的体重。

  但即便如此他依然稳稳当当。

  “撕拉,嚓嚓——”撕下棉麻制的衣物布条,再倒过来让消毒用的烈酒浸湿布条,然后掏出腰包里的火石打了几下点燃了它。

  “先生这是?”前车的人们陷入了疑惑,而后车车尾的博士小姐眼看着这头火蜥蜴奔跑着似乎快要追不上他们要松了口气时,车顶上的亨利忽然大声喊了一句。

  “趴下!”

  庞大的橘色爬虫的背帆完全展开,它忽然立定了身体紧接着整个喉咙的皮肤都变得臃肿起来,仿佛一只蛤蟆在吸气试图让身体膨胀看起来更大以吓退掠食者——但这与其的相似性显然只停留于视觉层面。

  因为这是一头数吨重的顶级掠食者。

  它几乎不需要恐吓其它生物。

  因为情况紧迫而一行人没来得及想的事实有俩:

  一是假如它是被小恶魔的吼声吸引来的,而后者又明显能飞,那么这只能贴地爬行的庞然大物又要怎么抓到它们。

  它是短跑健将,但若没有任何特殊手段的话,对付长着翅膀的生物显然还是很尴尬的。

  二是:

  它为什么叫火蜥蜴。

  在双眼泛着蓝光的贤者眼中,周围的空气开始聚集到那头庞然大物的口腔之中。

  吸气,储存。

  紧接着混合着某种绿色液体的吐息便从中吐出,但在那之前贤者准确无误地把带着火焰的酒瓶丢了出去。

  “嘭轰!!!”“嘶吁吁吁————!!”巨大的冲击波让整辆马车后半截都抬了起来又落了回去,吓到了马匹的同时还对车轴和车轮造成了相当的伤害,而其中的人们所幸接受了亨利早前的建议都趴了下去。哪怕在车厢内稍微碰撞了一些,也顶破天只是些淤青。

  而贤者本人则在丢出去的一瞬间就又缩回到了前方没有被爆风给吹飞。

  被有意提前引爆的吐息把火蜥蜴的整个下巴给炸出了一个大洞,泄露出来剧烈燃烧的黏性液体沾染在火蜥蜴自己的前半身,它发出痛苦的咆哮声在地上疯狂地打滚抓刨着泥土试图用它们来扑灭大火,而沾染到背鳍上的一部分甚至把鳍膜都烧穿了一个洞。

  “吼!!”巨大的咆哮声在巨树林下回荡,而花了好一会儿终于回过神来。在其他人互相检查伤势的同时又从马车里探出头来去看,但已经瞧不见那头受伤的巨兽的博士小姐呆滞了好一会儿,之后反应过来的她连滚带爬地跑到了前方拉开车窗探头看向了贤者。

  “它自身不能抵御自己的喷射物?这也确实,几乎没有任何生命能抵御得住高温。”

  “也就是说那种液体本应是喷射出来在一定距离以外再因为接触空气挥发而点燃的?而你提前引爆了它们?”她用相当高的语速发问,而贤者只来得及点了点头,博士小姐又接着像是问他又像是自言自语:“这样的话它的口腔内部应该有某种防止液体回流的器官,封闭式的,像是人憋住气一样,然后在它没来得及封闭之前就引爆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是胃液。”亨利用和绫相比温度差相当大的平稳语调这样说着。

  “它的胃液具有高挥发性和腐蚀性,然后可以喷溅出不短的距离。就是利用这种方法来捕食比它更快的生物。”他如是说着,而绫小鸡琢磨似地点头:“但不能产生很多吧?”

  “嗯。”

  “所以它会先尝试伏击与短跑追逐,在发现无法追上猎物的时候再改变策略——啊,这样一来也解释了它为什么会被小恶魔的防卫性尖叫吸引来,因为按照你所说那是一种极端情况下自保的手段。”

  “也就是说这个叫声代表小恶魔遭遇了危险陷入了战斗,这样一来的话火蜥蜴听闻这个声音过来,怎么着都会有伤残或者死亡的猎物可以直接摄食。”

  “高酸性的胃液也是食腐生物的特性,为了不生病——”她几乎是把自己所有已知的知识都念了一遍,最后以完全不输给我们的洛安少女的精神头儿总结:“真是迷人的生物!”

  “你,有这么。”白发的女孩儿在一旁目瞪口呆地看着本该是文雅的大家闺秀的博士小姐,但她还没来得及说更多的话语,刚刚在爆风中被抬起来又落下去的马车车轮就发出了剧烈刺耳的“吱呀——”声,紧接着“咔嚓——”一声整辆车倾斜了过来,断掉的车轴捅进了地里划拉出了一道深沟。

  “停、停!”“嘶吁吁吁”紧急拉绳让马匹停下来的亨利与老乔下了车检查,但损坏比想象的更大。

  前车和负责护卫的鬼族们也停了下来。

  “至少该庆幸那头火蜥蜴应该暂时是没力气追上来了,虽然大概也死不了。”贤者如是说着,他们在用火蜥蜴自己的吐息炸倒它以后持续狂奔又走出了一段距离,眼下最少是闻不到那股硫磺味了。

  “这样都不死吗。”米拉抓着自己的手臂感到一阵鸡皮疙瘩,刚刚的爆炸只是波及都足以把满载的马车后半截给抬起来,这样都无法杀死那头火蜥蜴,而他们当中最强的远程力量——鬼族投掷的短枪——甚至没法击穿它的硬质表皮。

  “去前方侦查一下。”大巫女令照月等鬼族勇士向前走,而同时鸣海也指挥着武士一行:“扩散阵型。弓兵们不要放松警惕,警戒。”

  “用事先准备好的套筒和备用材料勉强应该可以修,但大概没法全速奔跑。”化身了车夫的老乔如是说着,车轮虽然有裂痕但没有解体,主要是车轴的地方断了。他们之前也料想过这种情况因此请村里的铁匠敲了一些尺寸相近的金属箍,还准备了一些更短的圆木柱子。

  只要把断面锯掉,用金属箍把两截木头接在一起,然后再打上钉子固定,就能勉强修理出来。

  但终归强度上是无法与一开始一体的车轴相比,因此只能慢速前进。

  “真是莫名其妙的状况。”大神在旁边感叹着。

  这场旅途一开始他们只做好了对付山贼或者一些人类追杀者的准备,但这一路下来却似乎和各种妖魔鬼怪都交手了个遍。眼下还来到了风格如此迥异的精灵遗迹,在这里头和一眼就能看出来十分诡异的异世界生物交战。

  这不仅仅超出了他们的训练,甚至就连想象力也有些赶不上。

  事实上包括阿勇和小少爷在内的不少人已经放弃了去理解了,反正队伍里有亨利和博士小姐这两位能把对方看个明白的存在,他们只需要根据两者的说法反应即可。

  ——但这一切显然还没有结束。

  前去侦查的照月等人面色阴沉地回来了。

  “前面是。”

  “该如何描述。”

  “大草原?”

  “你们亲自来看一看更直观。”

  巨大的树木过后,是比鬼族都要高,进入其中的话什么都看不清的草原。

  它们或许也是人为种植的,因为这些青草非常良好地在巨型杉树的边缘形成了一道界限。

  它们又高又密,行走在其中的话维持阵型都困难,再结合之前所见的精灵高处的哨塔,显然是用来作为这个聚居地的防线使用。

  “要么进去,要么回去面对一头皮很硬,受了伤但还没死,显然很愤怒的巨大蜥蜴,是吗。”米拉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翻了个白眼。

  “冒险这事。”

  “就没轻松过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