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 第572章 此话何意?

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 第572章 此话何意?

  陌上花微微颔首,目中染上一抹思索。

  阎北城幽深的眸内却是一抹了然,幽幽道:“想来,父皇是将希望都寄托在了你的身上。”

  阎岑轩心中略有不安,满面困惑,“五皇兄此话何意?”

  阎北城也十分坦然,将自己所知一一告知,“我与你皇嫂前几日得了密探,皇城恐要出大乱子,陈将军意图谋反,扶三皇兄上位。”

  阎岑轩猛然站起身来,满目震惊,“怎会如此?”

  “你先不必激动。”阎北城不急不缓的继续道:“所有一切,都是因父皇的身子可能出了什么问题。”

  阎岑轩面上的震惊之色还未来得及褪去,便被阎北城口中的这一消息再次惊到,久久说不出话来。

  阎北城转眸看了陌上花一眼,二人视线交汇,不约而同的没有言语,暂且给阎岑轩一些时间暂缓。

  良久,阎岑轩才缓缓坐了回去,面上的震惊虽已暂缓,心中的焦虑却是掩饰不住。

  “此事千真万确?你们又是如何得知?”他忍住又问了一遍。

  陌上花见状,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探听到此消息的人不慎被发现,此事定然会被暂缓。此事若是为假,你又当这几日城中禁军为何突然开始严查?”

  若是从前,阎岑轩或许不会知晓此事。可他如今住在城中,又入了朝堂,皇城之事便是他不想知晓,也自会有人传入他的耳中。

  想及此,他一手缓缓握拳,面色逐渐凝重,“三皇兄平素看着也不似这般狼子野心之人,怎会如此。”

  阎岑轩此人,还真是涉世未深啊。

  陌上花心中默默感叹一声,委实懒得多做解释,便直接道:“眼下不知深究原因的时候,眼下局势已经逐渐明了,陛下对你抱有重望,阎墨厉虎视眈眈,而那陈将军也在背后蛰伏,当真不容乐观。”

  阎北城接过陌上花的话,继续道:“当务之急,是要将这两个隐患尽数除去。我与你皇嫂眼下已有一计,只是需要你的一些协助。”

  阎岑轩眸光深深的望着两人,双手紧紧握拳,迟迟没有开口。

  他眸中神色一向温润平静,此刻却闪过浓浓的挣扎。

  阎北城与陌上花皆看出了他目中的犹豫挣扎,陌上花身为局外之人,委实不知如何开口。

  阎北城凤眸之中掠过一抹嘲讽之色,唇角明明含笑,却满是冷意,“十三皇弟,事情已经到了今日的地步,又有何可以顾忌的?今日朝堂之中的情形难道你看不清楚吗,想要我命的不是那几个御史,而是阎墨厉!”

  “为何三皇兄还有几个皇弟在朝堂不敢吭声,你当真以为他们都毫无争储之心?你多年病体不愈,搬出皇宫却日渐好转,难道当真以为是天意吗?”

  “身在皇家,身为皇子,有些事情本就是不得已之事,便是你不想,也会有人亲手把你推向此处,逼得你不得不如此,手足相争,父子相残都是寻常之事,若不争上一争,你只怕明日的太阳都见不到。”

  (本章完)

  陌上花微微颔首,目中染上一抹思索。

  阎北城幽深的眸内却是一抹了然,幽幽道:“想来,父皇是将希望都寄托在了你的身上。”

  阎岑轩心中略有不安,满面困惑,“五皇兄此话何意?”

  阎北城也十分坦然,将自己所知一一告知,“我与你皇嫂前几日得了密探,皇城恐要出大乱子,陈将军意图谋反,扶三皇兄上位。”

  阎岑轩猛然站起身来,满目震惊,“怎会如此?”

  “你先不必激动。”阎北城不急不缓的继续道:“所有一切,都是因父皇的身子可能出了什么问题。”

  阎岑轩面上的震惊之色还未来得及褪去,便被阎北城口中的这一消息再次惊到,久久说不出话来。

  阎北城转眸看了陌上花一眼,二人视线交汇,不约而同的没有言语,暂且给阎岑轩一些时间暂缓。

  良久,阎岑轩才缓缓坐了回去,面上的震惊虽已暂缓,心中的焦虑却是掩饰不住。

  “此事千真万确?你们又是如何得知?”他忍住又问了一遍。

  陌上花见状,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探听到此消息的人不慎被发现,此事定然会被暂缓。此事若是为假,你又当这几日城中禁军为何突然开始严查?”

  若是从前,阎岑轩或许不会知晓此事。可他如今住在城中,又入了朝堂,皇城之事便是他不想知晓,也自会有人传入他的耳中。

  想及此,他一手缓缓握拳,面色逐渐凝重,“三皇兄平素看着也不似这般狼子野心之人,怎会如此。”

  阎岑轩此人,还真是涉世未深啊。

  陌上花心中默默感叹一声,委实懒得多做解释,便直接道:“眼下不知深究原因的时候,眼下局势已经逐渐明了,陛下对你抱有重望,阎墨厉虎视眈眈,而那陈将军也在背后蛰伏,当真不容乐观。”

  阎北城接过陌上花的话,继续道:“当务之急,是要将这两个隐患尽数除去。我与你皇嫂眼下已有一计,只是需要你的一些协助。”

  阎岑轩眸光深深的望着两人,双手紧紧握拳,迟迟没有开口。

  他眸中神色一向温润平静,此刻却闪过浓浓的挣扎。

  阎北城与陌上花皆看出了他目中的犹豫挣扎,陌上花身为局外之人,委实不知如何开口。

  阎北城凤眸之中掠过一抹嘲讽之色,唇角明明含笑,却满是冷意,“十三皇弟,事情已经到了今日的地步,又有何可以顾忌的?今日朝堂之中的情形难道你看不清楚吗,想要我命的不是那几个御史,而是阎墨厉!”

  “为何三皇兄还有几个皇弟在朝堂不敢吭声,你当真以为他们都毫无争储之心?你多年病体不愈,搬出皇宫却日渐好转,难道当真以为是天意吗?”

  “身在皇家,身为皇子,有些事情本就是不得已之事,便是你不想,也会有人亲手把你推向此处,逼得你不得不如此,手足相争,父子相残都是寻常之事,若不争上一争,你只怕明日的太阳都见不到。”

  (本章完)

  陌上花微微颔首,目中染上一抹思索。

  阎北城幽深的眸内却是一抹了然,幽幽道:“想来,父皇是将希望都寄托在了你的身上。”

  阎岑轩心中略有不安,满面困惑,“五皇兄此话何意?”

  阎北城也十分坦然,将自己所知一一告知,“我与你皇嫂前几日得了密探,皇城恐要出大乱子,陈将军意图谋反,扶三皇兄上位。”

  阎岑轩猛然站起身来,满目震惊,“怎会如此?”

  “你先不必激动。”阎北城不急不缓的继续道:“所有一切,都是因父皇的身子可能出了什么问题。”

  阎岑轩面上的震惊之色还未来得及褪去,便被阎北城口中的这一消息再次惊到,久久说不出话来。

  阎北城转眸看了陌上花一眼,二人视线交汇,不约而同的没有言语,暂且给阎岑轩一些时间暂缓。

  良久,阎岑轩才缓缓坐了回去,面上的震惊虽已暂缓,心中的焦虑却是掩饰不住。

  “此事千真万确?你们又是如何得知?”他忍住又问了一遍。

  陌上花见状,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探听到此消息的人不慎被发现,此事定然会被暂缓。此事若是为假,你又当这几日城中禁军为何突然开始严查?”

  若是从前,阎岑轩或许不会知晓此事。可他如今住在城中,又入了朝堂,皇城之事便是他不想知晓,也自会有人传入他的耳中。

  想及此,他一手缓缓握拳,面色逐渐凝重,“三皇兄平素看着也不似这般狼子野心之人,怎会如此。”

  阎岑轩此人,还真是涉世未深啊。

  陌上花心中默默感叹一声,委实懒得多做解释,便直接道:“眼下不知深究原因的时候,眼下局势已经逐渐明了,陛下对你抱有重望,阎墨厉虎视眈眈,而那陈将军也在背后蛰伏,当真不容乐观。”

  阎北城接过陌上花的话,继续道:“当务之急,是要将这两个隐患尽数除去。我与你皇嫂眼下已有一计,只是需要你的一些协助。”

  阎岑轩眸光深深的望着两人,双手紧紧握拳,迟迟没有开口。

  他眸中神色一向温润平静,此刻却闪过浓浓的挣扎。

  阎北城与陌上花皆看出了他目中的犹豫挣扎,陌上花身为局外之人,委实不知如何开口。

  阎北城凤眸之中掠过一抹嘲讽之色,唇角明明含笑,却满是冷意,“十三皇弟,事情已经到了今日的地步,又有何可以顾忌的?今日朝堂之中的情形难道你看不清楚吗,想要我命的不是那几个御史,而是阎墨厉!”

  “为何三皇兄还有几个皇弟在朝堂不敢吭声,你当真以为他们都毫无争储之心?你多年病体不愈,搬出皇宫却日渐好转,难道当真以为是天意吗?”

  “身在皇家,身为皇子,有些事情本就是不得已之事,便是你不想,也会有人亲手把你推向此处,逼得你不得不如此,手足相争,父子相残都是寻常之事,若不争上一争,你只怕明日的太阳都见不到。”

  (本章完)

  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 p

  p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 58347dexht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