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美女总裁的神级侍卫> 第3490章万里冰封

美女总裁的神级侍卫 第3490章万里冰封

  陈扬的智慧和见识只怕是眼前的里维斯也多有不如,所以他马上就想明白了这傀儡被控制的关键之处。

  “以万能晶石来融合这两尊傀儡的血液,然后……迪恩佐身上肯定还有万能晶石来控制他们。两尊傀儡的心意是通过万能晶石来相连的……至于他们为什么自愈能力这般强大,只怕也是和万能晶石有关。”

  陈扬开始在迪恩佐的储物手环里搜索。

  储物手环里有宙力丹一百亿左右,这是笔横财。

  不过就算是里维斯说了不要,他也不想独吞。

  接着,他在里面寻找许久,却是没有找到跟万能晶石有关的东西。

  “前辈,这宙力丹一共有一百亿左右,数量不小。您拿着在身上,日后若是碰到强敌,关键时候也能起到作用呢。”

  陈扬说完就将储物手环再次递逞过去。

  里维斯并没有接,他沉默半晌后道:“我说了不要,莫不是以为我在试探你?”

  陈扬道:“您不要,那我也不要了。”他将那储物手环随手一丢,便扔在了地上。

  里维斯感到意外,道:“你这少年,还真是让人意外啊!为何我不要,你也不要?”

  陈扬道:“这都是您的战利品,最后您什么都不要却被我全得了,这太不像话了。反正,我得这两傀儡已经很是心满意足了。”

  里维斯道:“这两个傀儡只怕你也无法掌控!”

  陈扬道:“目前我确实还没找到掌控的办法,不过,总是能想到办法的吧。”

  里维斯道:“算了,我拿你也没办法。那丹药,我与你一人一半,这样总行了吧?”

  陈扬道:“我最多取十亿,多的我不要!”

  里维斯考虑了一瞬,道:“好吧,都随你!”

  陈扬这才将那储物手环欢天喜地的捡起,然后将丹药以外的东西全部丢弃。之后,他抓了十亿宙力丹到自己的储物手环里。剩下的就全给了里维斯。

  里维斯赞赏的看了陈扬一眼,然后接过了储物手环。

  陈扬心头跟明镜似的,他内心深处当然想要将一百亿丹药全部据为己有。但人在江湖,这个人情世故你得搞清楚。

  里维斯才是强横的存在。

  自己一个小透明在这里,丹药全要,傀儡也要?

  那在之后,陈扬都可以想象到后果。

  也许里维斯能因为自己先跨了左脚出去而杀了自己呢。

  而且里维斯杀人也不需要什么理由和借口的,直接抹杀都可以。

  陈扬还知道,里维斯一开始之所以说不要是有面子原因在的。

  因为他本不是为了钱财杀人。

  陈扬将储物手环给里维斯,如果里维斯直接收了,那他之前的种种深情岂不是成了笑话?

  后来,陈扬再给里维斯。

  里维斯依然是因为面子原因,因为他之前都说不要了。

  陈扬从他没有直接拒绝,而是沉默了半晌才说不要就看出来了。

  所以,陈扬才会如此这般的逼着里维斯收取丹药。

  眼下才是真正的皆大欢喜呢。

  人情世故是一个大学问。

  面对强者,最好不要耍小聪明。

  陈扬面对里维斯的种种提问,一切都是按照最真实和最诚恳的态度来回答。这就是他聪明的地方。

  里维斯收了丹药之后心情大好,便道:“我来给你看看这傀儡。”

  陈扬大喜说道:“多谢前辈!”

  里维斯隔空探出宙力丝线,宙力丝线便缠绕在那渊飞和剑奴的手腕之上。

  片刻之后,里维斯收了丝线,道:“你想要控制他们,就必须找到迪恩佐控制他们的源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迪恩佐也服食了万能晶石,你看他的血液里是否也有这种银色液体?”

  陈扬立刻前去检查迪恩佐的尸体。

  这一检查,陈扬的心都凉了一截。

  因为迪恩佐的血液都几乎已经流尽,他体内的残余血液里确是有银色液体。但这种银色液体接触到了外界的空气,已经开始发生了改变。

  想要将其攫取,几乎是不可能了。

  里维斯虽然是盘膝坐在原地,但他已经用神念感知了一切。于是便对陈扬说道:“果然和我猜想的不错,你现在没有这种源头的银色血液,那是不可能控制他们的。还是将他们给杀了吧!已经没有任何利用的价值了。”

  陈扬那里肯就此放弃,便坚持道:“前辈,还是给我些时间吧,兴许还能找到办法的。”

  里维斯多看了陈扬一眼,接着便闭上了眼睛,不在多说什么。

  陈扬对渊飞和剑奴这两个傀儡是志在必得,他知道自己短时间里难以突破到宙玄。但如果自己拥有了这两个傀儡的帮助,那么就算是遇到宙玄境的高手,自己也可以全身而退。并且,猎杀一般的宙玄境高手亦不是难事了。

  他细细研究,左右思量。

  这时间过的很快,眨眼之间就过了十天。

  第十一天的时候,里维斯睁开了眼,他说道:“宗寒,你的办法虽然不错。但我在此处细细考究与感悟,都是一无所获。想来,我与这祖神宫殿也是没有缘分。我还有正事要办,不能一直在这里待着了。”

  陈扬道:“前辈要走?”他做出不舍的神情来。

  里维斯点头,道:“以后有缘再相见吧,你好自为之!”

  他是个很干脆的人,说完之后,拔地而起,便朝天际快速飞去。

  如一道闪电,瞬间消失不见!

  陈扬待里维斯走后便长长松了一口气。

  他内心深处巴不得里维斯早点走呢。

  和这样一个大佬在一起,说没有压力是假的。

  而且他有很多种尝试想要在傀儡身上来实验,但碍于里维斯在这里,他也不好动手。

  “先离开这里,找个更隐蔽的地方藏起来。”陈扬念头一动,便将那渊飞和剑奴抓入到了储物手环里。

  渊飞和剑奴的伤势本来是快要痊愈了,陈扬怕搞不定他们,于是就每天给他们重新贴上一掌,让他们始终是在一种受伤昏迷的状态下。

  这种基本操作,陈扬还是不需要人教的。

  他带着这两尊傀儡快速飞到了一处隐蔽的山洞里面。

  在那山洞里,陈扬再次进入到一种忘我的研究里。

  他先分别提取了渊飞和剑奴的血液以及那银色的液体。

  再将其进行详细的分析和比对。

  本来是需要一定的工具来分析,但现在,陈扬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这一弄就又是一个月的时间。

  在这一个月里,陈扬终于搞清楚了傀儡的所有问题和根结。

  “他们两人通过银色液体,居然是达到了阴阳融合的地步。就像是我当初和素素一样合体战斗一般。迪恩佐控制他们,是因为迪恩佐炼制了他们,迪恩佐掌控的银色液体带有很强的印记和掌控性。”

  “再加上他们本身精神意识出了问题,变得只会听从,所以才特别容易被操控!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两人以前是正常人,而且天赋很好,不然不可能修炼到这个地步。”

  “炼制傀儡乃是邪术,且非常残忍。灵慧的记载里就有炼制之法,但灵慧的记载之法高明了很多。我在图书馆里看到的那些炼制之法都是邪气十足,且副作用大。眼下的这渊飞和剑奴基本就不可能再有提升了。”

  “我现在首先要做的是掌控他们,之后我再根据灵慧留下的一些办法来改良他们。若是有一日,他们二人到达宙玄境,这般合作起来,怕是所向披靡了。”

  又一个月后,陈扬将渊飞和剑奴血液里的银色液体提取到了一定的程度。

  他将这些银色液体注入到自身的血液里面。

  渊飞和剑奴相对盘膝而坐,陈扬也盘膝坐下,他开始感受体内的银色液体。

  片刻之后,陈扬觉得血液里的银色液体忽然开始燃烧起来。

  整个身体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这一下的变故是始料不及。

  而那渊飞与剑奴也猛然双眼圆睁,他们体内的银色液体也燃烧了起来。

  如此这般下去,三人都会快速死亡。

  “什么情况?”陈扬骇然,立刻运转体内的血液流动,并且以强大的宙力镇压,意图熄灭火焰。

  但那些火焰在波澜壮阔的血液中奔腾,却始终不灭。

  渊飞与剑奴发出痛苦的叫声来。

  接而,他们在地上打滚。

  “这是满邪傀儡术,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陈扬立刻懂了。满邪傀儡术在图书馆里有古书籍记载,一旦失去最原始的傀儡原液,就会产生眼下这般的副作用,且无药可救。

  等待陈扬和渊飞还有剑奴的,便只有死路一条。

  陈扬却不慌乱,他知道满邪傀儡术的花火是在最开始旺盛。

  只要自己挺过来,就可以成功。

  但要怎么挺过来呢?

  陈扬还好做了功课,在灵慧的傀儡术里也提到过类似满邪傀儡术的东西。灵慧讲过,有些傀儡术,一旦失去原主人最先的印记,后来者想要重新掌控,便会体内如焚,与傀儡者一起死去。

  这些都是一种心火!

  不过这心火并不同于当年陈扬所施展的那种不灭意志带来的心火。

  要灭此心火,当以大法力以及心术来灭!

  陈扬让自己冷静下来,以无上大宙力配合到血液里,并且开始运转冰寒法则。

  他的身体开始变得寒冷起来。

  血液里犹如万里冰封一般……

  这个万里冰封是一种意境,并不是真正的冰封了。

  同理,那些花火,火焰也是一种意境,并不是真正起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