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修佛传记> 第二千四百五十二章失去灵性

修佛传记 第二千四百五十二章失去灵性

  “对了前辈!你有没有感觉到精灵的存在?”

  “没有!怎么了?”

  “我也没有!这不会真的吧?精灵!”

  “你小子先别这么伤感,我们把问题调查清楚了再说话吧!别自己吓自己了。记住了,骚扰一波我们就跑千万不要恋战了。”

  禹森从恒仏的身上跳出来了,骑在小猫形态的海岬兽钻进这灌木丛里面就不见了。在临走的时候还不停在叮嘱恒仏,让其千万是不要这么的冲动。而其实禹森这次过去也是不容易的说,这面对着什么自己还不知道呢?自己就别说是恒仏这边会有什么问题了,自己是顾不上了,只是希望说恒仏这边真的是脑子一热冲上去就干了。一旦禹森靠近了山顶上的狙击手的时候,恒仏就可以放心大胆往前压了。而这些家伙身上一点伤势也没有,看来这精灵的反抗也没有多大的意思啊!

  这两人就坐在火堆旁边烤火休息。这个距离之下再使用感应之术就有点危险了,就只能那个是依靠恒仏肉眼去看了,或者是利用自己冥界之眼。恒仏的肉眼也是很强悍的,毕竟自己身上流淌这一些真龙之血,也是让自己的身体得到了一定的增强,当然了视力也将是如此的一说。自己也是瞄了半天了,这将周围的都看了个遍了,自己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清楚的,这才放心下来去观察一下这两人烤火堆附近的一个情况。果然就像是之前自己所猜想的一样的,这两位是属于中短距离攻击的修士,这法器直接是放在比较顺手的位置的。方便直接提起来就开干的类型。

  这讲究的就是反应速度了,所以对于这种修士来说尽可能是要避免短兵相接的说。而且就是说这些个家伙一看就是老手了,自己根本是没有办法一时之间对付两个的。所以恒仏的意思还是说拉开距离,即便真的是要打的话也是要注意距离之下。这中长距离的攻击正好也是不是自己所擅长的。估计到时候打起来大家都会很憋屈的说。就现在目前所看见的关键点来说吧!这些里面的修士是没有一个是体修的,这一点就让恒仏比较放心了,这种情况之下如果有体修的话,自己基本上是会被体修纠缠住然后当成活靶子的。这一点点的排查之下,恒仏似乎是看见了自己想要的看到的点了。

  忽然之间这背脊骨一凉,从这后脚跟一直传递到了自己的脖子处,恒仏都还未发现什么情况的。就感觉到自己脖子之处有点被压塌的意思,而且一阵寒气逼来。自己第一反应还以为是自己被什么蚊虫叮咬的,这手还忍不住伸手去挠的。可是这手到边上了,才碰到了一块冷冰冰的刀片。自己完全是不敢动的,这……这是如何躲过自己的感应的。等一下自己要确定的就是说这站在自己身边的是一个人?是一个修士?

  问题就是出在这家伙是什么时候靠近自己的,用的是什么方式呢?自己对此一无所知,自己也不敢轻举妄动,自己当然是希望说这只是自己的多疑。直到这架在脖子上的刀片微微地往上抬了抬,让自己彻底感觉到这刀片的真实存在之后自己才瞄了一眼侧面的。这家伙整张脸就一小白脸,头上还带着一官帽,这是属于锦衣卫时期的官帽了。这个时候还能够看见也实属不易了。而这家伙手上的刀也颇有意思的,并不是寻常的绣春刀的,而是已把汉式直刀。刀片薄如蝉翼,却具有一定的硬度。这种刀虽然不说削铁如泥可是对于肉体之躯可是杀伤力巨大的。管你是什么妖兽硬壳之类的,因为这种刀使用的方式并不是单纯的砍杀,而是要需要借助一定手腕额力量,或是旋转起手或是抖腕。就是尽可能让这刀借助惯性的力量进行砍杀。

  静态之下也是不容小看的。这要是从自己脖子上抹下去的说,其实自己也是不好受的。所以自己这边的意思还是乖乖就范便是了。主要自己根本是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一个靠近自己的身边的。而且就是说这家伙虽然长的是一个小白脸的脸,可是这家伙可是实打实近距离攻击的修士。是不是体修自己还不知道,这都敢打肉搏战了应该这身体素质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这家伙声音也冰冷刺骨。

  “站起来!慢慢地!双手放在脑后。我只说一遍。”

  恒仏感觉到杀气了而且就是说这种情况之下自己会被夹击的,自己是没有机会的,自己只能是诈降的说,自己第一次是有一种感觉就是让自己千万不要反抗的。这寒气逼人的汉刀根本是没有给自己喘息的机会的。恒仏就这样举着双手站了起来。正面对视这家伙,这小白脸长得是剑眉星目的,倒是有几分凌厉的意思了。这敢自己正面对视的家伙可是不多呀!这家伙完全是不虚的存在?同时这种感觉也是在这小白脸身上体会到了,这家伙虽然是被自己控制住了,可是对视过来的眼神充满了杀气,好在自己的意志是坚定的,不过这家伙估计这一双眼睛就足够让自己缴械投降了。自己也是第一次觉得说要叫外援了,是的自己有种制裁不了这面前这家伙的意思。

  其实自己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如果单挑的话自己完全是没有胜算能够应该恒仏的,而恒仏也是一个炼虚期的修为,自己也不想两败俱伤,自己也是再找一个台阶下的。如何可以的话,自己真的是希望不要遇上这种情况的。让自己真的是进退两难的说,可是自己既然已经是看见了,自己也不能放任其不管的说。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注意到恒仏这家伙是悄无声息的,而自己也是悄无声息的。这两者是有一定共同点的。是不是就是说同类修士?这才是自己最担心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