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终极学生在都市> 第二千七百七十八章 蝴蝶

终极学生在都市 第二千七百七十八章 蝴蝶

  随即他扫了匍匐在那里的众人一眼,声音温和,说道:“你们可以走了,记住了,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是!”

  冥毒,紫云真人等人如获大赦,赶紧将脑袋藏于裤裆里,滚得远远的,万万不敢继续逗留了,更是不敢妄加猜测。

  总之,他们今后定当龟缩在宗门里,万万不敢外出了。

  另外怕还得让们下弟子外出宣扬含枫宗的威名,让其成为药域第一宗门势力。

  紫云等人委屈得都快哭了,这含枫宗宗主都已经处于那样一种高度了还成立什么含枫宗?还跟他们抢什么地魄神参呢?这不是自降身份吗?这不是欺负人吗?

  男子看向含光那冷漠至极的背影,微微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柔声说道:“含光,你我婚期已近,就别在外头胡闹了,你也该回琉光山庄着手做一些准备,入嫁我云梦山庄……”

  “云梦溪,你给我闭嘴!”

  含光的肩膀在微微颤抖,声音压抑至极,那鬼手更合适散发出狰狞至极的煞气,随时都要吵云梦溪拍过去。

  显然,他已经愤怒到极致了。

  云梦溪苦笑。

  “我一定会解除掉跟你的婚约的,一定会的!”含光回头看着那双仿若琉璃的眼睛,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其挖出来。

  云梦溪只能继续苦笑。

  含光没在多说啥,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云梦溪那张俊美至极的脸上的苦笑,逐渐被强大的自信所代替,嘴角处微微翘起了一丝柔和的幅度。

  若是李泽道见了,怕是要赞叹一句,好一个无可挑剔的佳公子……也就比本公子逊色一些。

  “是吗?我拭目以待。” 云梦溪喃喃自语了句。

  “含枫宗?当真任性胡闹,那什么副宗主,还是找个时间杀了算了。”

  云梦溪摇了摇头,身形消失在原地。

  ……

  李泽道重重的喘着粗气,着实累坏了。

  他抬头看着那依旧看不到尽头的台阶,脸上肌肉忍不住抽了抽。

  看着前方那正欢快蹦跳上台阶的地魄神参,心想被它拖着走,似乎也不是什么接受不了的事情,反正脸已经没了,门牙也掉了不是?

  “丫丫。”

  地魄神参回头冲李泽道手舞足蹈了片刻,显然是在说他太慢了。

  李泽道想哭都没有眼泪了,只能拖着那两条灌了铅的腿,继续向上攀爬。

  又不知道向上爬了多久,当李泽道爬上前方那台阶的时候,他惊喜的发现前方已经没有台阶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条小路。

  小路在混沌之中蜿蜒曲折,看不到尽头,不知通往何处。

  “丫丫。”地魄神参让李泽道跟进了,它继续在前带路。

  李泽道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紧紧跟在地魄神参屁股后面,进入那小道之中。

  往前行走不过数丈,李泽道整个人直接处于懵逼的状态。

  却见前方突然间出现了五个岔口,这五个岔口皆被绝对的黑暗所笼罩,仿若猛兽张开自己的血盆大嘴一般,随时都要将靠近嘴旁的猎物一口子吞了。

  隐约的,李泽道似乎还听到了有显得凄厉的声音分别从这五个洞口传播了出来,身体忍不住一颤抖,头皮着实发麻得厉害。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啊。

  “丫丫。”

  地魄神参蹦蹦跳跳的拐入左手边第二个岔口,李泽道吞咽了一大口口水,赶紧跟上。

  踏入岔口的瞬间,李泽道已然置身于尚未被开辟出来的混沌之地。

  混沌之地,没有山没有水没有日月,但是并不代表没有生命。

  相反的,某些混沌之地甚至生活着一些远古兽类,在一百零八域尚未被开辟出来自来,这些强大的远古兽类就已经存在了。

  它们见不得光,因此只能在混沌之中出没。

  但是哪怕是大道境的强者,甚至是归一境出现在这些远古兽类跟前,怕也得被撕得粉碎。

  这不,两旁不时的有恐怖至极的声音传来,吓得李泽道小心脏矿哆嗦的,恨不得立即将在前面带路的地魄神参搂抱在怀里才好。

  又不知往前行走多久,前方竟然再次出现了五个岔口。

  这回,地魄神参从右手边第二个岔口拐了进入。

  进入之后,又是混沌一片。

  继续上前,然后,又是五个岔口。

  这回,地魄神参却是从左边第一个岔口拐了进去。

  李泽道头皮发麻得愈发的厉害,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怎会如此诡异?

  若是进入其他岔口,又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

  如此一路向前,前后竟然出现了五次岔口,每次岔口都是五个。

  地魄神参显然对这路相当熟悉,每次都毫不犹豫的选择一个岔口拐进去。

  终于,前方不在出现岔口了,而是出现了一道石门,这道石门藏匿在黑暗之中,周围依旧是混沌一片。

  这石门很大,但是跟李泽道之前所看到的那石门比起来,要小上一大圈。

  “丫丫。”

  地魄神参回头看着李泽道,让李泽道过去将这石门推开。

  李泽道忍不住又吞咽了一口子口水,走到跟前,双手放在那石门上,与此同时,神经再次紧绷起来,做好了应对任何一切突发状况的准备。

  李泽道不会因为先前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不会因为地魄神参似乎对这里很熟悉,从而放松了警惕。

  “嘎……”

  石门在李泽道的用力推开之下,发出了古老沧桑的声音,显然很久已经没被开启了。

  李泽道眯着眼睛通过那一点一点变大的门缝隙看向里头,微微松了口气,他就担心门一打开,又是向上的台阶,亦或者是五个岔口什么的,甚至又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寒潭,那就相当折磨人了。

  最终,石门被彻底的打开,李泽道深呼吸了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石室。

  石室并不大,却是因为没有摆设什么东西,因此显得空旷。

  周围那石壁上还镶嵌着少许的发光石头,使得这石室看起来不太昏暗。

  石室的正中间是一个孤零零的案台,案台之上是一个看起来古朴沧桑的盒子,如此而已。

  李泽道看着那盒子,心想地魄神参带自己到这来,最终目的应该是为了得到那盒子里头的东西吧?

  也不知道那是何种宝贝,竟然会藏匿在这样一个地方。

  虽说一路上除了在那寒潭之中差点被冷死外,倒也没遭遇什么危险,但是李泽道却是知道其中藏匿着巨大的凶险。

  所经过的那些岔口,但凡进错一个,怕几别想出来了。

  “丫丫。”

  果然,地魄神参有些兴奋的指着那盒子,让李泽道赶紧过去,它则率先一步蹦跳上那案台,站在那盒子跟前。

  就像是小孩子见到一盒糖果似的,兴奋的拍着小手。

  李泽道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来到那盒子跟前,身体却是忍不住一哆嗦,头皮剧烈的发麻起来……好冷!

  却见这漆黑的盒子也不知用何种材质所打造,竟然散发出一种诡异的冰冷,那种冰冷是如此的熟悉,让李泽道身体不受控制颤抖了起来。

  不过呼吸,李泽道想起来了,这盒子所散发出来的冰冷似乎跟寒潭的冰冷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地魄神参显然也知道李泽道承受不住这种冰冷,它那胖乎乎的小手伸了过去,显得有些笨拙的试图打开那盒子。

  这种场面,如同两岁小孩好奇的翻箱倒柜的,想看里头有啥。

  没有发生任何意外,盒子就这样轻易的被地魄神参给打开了。

  李泽道赶紧瞪大眼睛看向那盒子里头,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得更大了,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他以为这盒子里头怕是放有珍贵的丹药,天材地宝亦或者是神兵利器什么的,实在不行,十大神器中的啥也行啊,李泽道又不是太挑剔的人。

  但是李泽道竟然看到了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蝴蝶似乎是真的,但是却是一动不动,所以应该是蝴蝶标本才对。

  这不过巴掌大的蝴蝶是如此的美丽,哪怕李泽道之前所见的那蛊神大人,跟这只蝴蝶比起来,似乎也少了少许的仙气。

  李泽道就觉得这只蝴蝶给人一种很仙,很神秘的感觉。

  “丫丫。”

  地魄神参拍着小手,显得很是高兴,就像是三岁小孩见到糖果似的,口水都快流淌下来了。

  它那胖嘟嘟的小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捏着那蝴蝶的翅膀,将其拿了出来,随后那粉嘟嘟的小手伸到李泽道面前。

  “丫丫。”

  “给我?”李泽道客套了下,脸上的笑意却是怎么都藏匿不住。

  懂得知恩图报,这真是一个好孩子啊,生子当如地魄神参啊。

  “丫丫。”地魄神参点了点头。

  李泽道吞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接过那蝴蝶,问:“这是何物?”

  “丫丫。”

  “……”

  李泽道再次感叹,语言不通当真会急死人啊。

  “丫丫。”

  地魄神参指着李泽道手中那蝴蝶,又指了指李泽道的嘴。

  李泽道眼珠子微微瞪大,艰难开口:“你的意思是,让我吞了这只蝴蝶?”

  “丫丫。”地魄神参赶紧点头,示意李泽道赶紧其塞进嘴里,甚至还津津有味的裹起自己的大拇指来了,表示很好吃哦。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了抽,脑海剧烈的轰鸣着,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