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破天踪> 五三八 食堂血案
  上一章的两个*,分别是‘手’和‘抢’二个字。

  “哎!黄芝珊,你们这个时间不上课,跑这儿来干什么?”

  黄芝珊陪同着李明办好手续,领了房卡,刚走到宿舍楼口,就听到有人冷冷地说道。二人扭头一看,竟然是他们的辅导员老师安怡馨。

  “安老师!你好!”黄芝珊彬彬有礼的回答:“今天不是李明同学报到的第一天嘛!他对咱们学校的环境也不太熟悉,所以我就陪着他一起办理一下住宿问题。”

  “学校给你安排到教室公寓门口?”安怡馨费解的问李明。

  “嗯!您看!这是我的房门卡。”说着,李明抬起右手,随着安怡馨晃了晃手里的门卡。

  “好吧!”安怡馨摆了摆手道:“你们赶紧忙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安老师打扮的这么性感去干嘛啊?”看着婀娜的安怡馨,李明不禁地问道。

  黄芝珊则是答非所问的斥道:“色鬼!”

  集体宿舍不让女生进入,可单身公寓就没有那么严了。黄芝珊帮着李明把房间收拾利索后,也就到了午饭的时间了。

  从公寓出来,黄芝珊领着李明直接去了本部食堂。这里共分四层:一楼是大众菜肴;二楼较一楼偏贵,有很多特色小吃;三楼是‘教授餐厅’,中午只对教师开放,下午也对学生开放。不过,饭菜的价格就贵很多了;四楼是办公室。

  走进食堂,黄芝珊便叨叨道:“这是我带你熟悉熟悉环境,可不算你请客啊!哪天你必须在小食堂单请我才算数!”

  “好!好!”李明一边去应承着,一边把自己的饭卡递给黄芝珊:“这里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我也不知道,你看着点吧!我负责拿。”

  “这么大方啊?不怕我猛宰你吗?”黄芝珊夸张的说道:“走上二楼!什么贵,我吃什么!”

  她一边晃着饭卡,一边跑向二楼,嘴里还嘟囔着:“可是这是午饭,要是晚饭就好了!嗨~亏了!”

  李明紧跟在后面,直摇头,可嘴里还是答道:“这有什么可遗憾的?晚上我继续请你就是!”

  “真的?不过,这可不能算小食堂那顿啊!”黄芝珊立刻扭过头来说道。

  “这都不是事儿!”李明爽快的答道。

  “李明你太爷们儿了!”黄芝珊兴奋地拍向李明的肩膀头说道。

  为了便于采购,黄芝珊带着李明占了二楼正中间的一个餐桌,然后对李明说:“你在这儿占着桌子,谁也别让坐。”

  李明四处看了看:“至于吗?这么多空位置!”

  “现在还没到饭点儿了!再过五分钟你看看!好了!让你看看怎么着,你就怎么着就好了!别废话!”黄芝珊不耐烦的说完,便兴冲冲地跑向一个档口。

  还别说,真如黄芝珊说得那样。她还在档口点菜的功夫,一眨眼,整个二楼餐厅便熙熙攘攘挤满了人。一会儿功夫,黄芝珊拎着两个手提袋,来到餐桌前,从里面掏出八个一次性饭盒,一个塑料袋里四个。然后,对李明说:“别慌了啊!还有呢!你再等会儿!”说完,又急匆匆地走了。

  由于,这会儿人很多,所以已经不能用跑得了。

  “哎哟!班长,今天你是怎么了?不过了啊?”黄芝珊拿着打好包的手提袋,正要往回回时,就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说道。

  她寻声看去,乃是同学徐曼曼和几个要和的同学,身后跟着赵元庚和他的几个死党。

  “是曼曼啊!”黄芝珊急忙解释道:“要是我我哪里舍得买这么多东西啊!这不是今天咱们班李明同学第一天到校嘛!我带他熟悉熟悉环境,他便提议请我吃饭,犒劳我一下呗!”

  “不过,你这犒劳也太夸张了吗吧?”挎着徐曼曼左手的同学嘲讽道:“班长,你这就不对了吧?你怎么能拿咱们班的同学当凯子涮呢?”

  “涮不涮是我的事儿!用得着你瞎操心吗?”不知什么时候,李明已经站到了黄芝珊身旁的。看着一身校服的她,与对面的莺莺翠翠,让人难免觉得有些寒酸。

  “你~”对面的女同学气得哑口无言。

  “你,你怎么过来了?”黄芝珊眼睛有些朦胧的说。

  李明很贴心的伸出双手,接过黄芝珊手里的塑料袋:“我一个大男子,怎么好意思坐着持现成呢?走吧!”说着,两个袋子交到右手,左手右手拉着黄芝珊就走,理也不理徐曼曼她们。

  “啊~” 气得徐曼曼直跺脚。

  徐曼曼不仅是班里的班花,更是她们这一届的校花,得千宠于一身;黄芝珊算什么?不过是学习好,会表现,才得到辅导员老师的认同,当了一天班长!她算个屁啊!

  要不是黄芝珊恳求她出面,今天李明早挨打了!没想到这个新来的李明,竟然这么无视自己的存在,急呼呼的她紧跟了上去。

  “班长,咱们学校附近有商场吗?”李明和黄芝珊正在打开饭盒的时候,李明突然问道。

  由于,黄芝珊打开饭盒的时候,便顺势塞进嘴里一个东西,所以只能不利落的说道:“干嘛?你还要买什么东西吗?咱们学校里的超市什么都有,而且还便宜,外面商场里的东西太贵了!”

  “你看!为了帮我看看收拾屋子,把你的衣服都弄脏了!我想赔你一身新的。”李明一边打开剩余的饭盒,一边说道。

  “呦!看不出来你还挺多情的啊!”徐曼曼她们这时已经来到了他们身后,把整个餐桌围了起来。因为,李明和黄芝珊是面对面坐着的。

  “没想到你小子还挺大方的!”徐曼曼这时才看到一桌子的一次性饭盒,足有十二几个。里面的量都不大,也就仅够两个人尝尝鲜。各种各样的小吃,包罗了整个二层餐厅的特色。

  “不过,就这么一个货色,值得你这么破费吗?”徐曼曼酸溜溜的说道。

  谁知李明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管你屁事啊!”

  “你丫找死啊?”李明话音刚落,就被身后的赵元庚一把领着衣领,拎了起来,就好像一只无力的小猫,被人捏住了后脖子:“敢这么和曼曼说话!快给我赔礼道歉!”

  黄芝珊“噌!”的站了起来,自然下垂的双手紧握,眼里寒光一闪,淡定地对赵元庚说道:“赵元庚你干什么?快把李明同学放下了!”

  “你算什么东西?你让我放,我就放啊?”赵元庚嚣张地说道:“你不就是一个破班长吗?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不过,你就算是盘儿菜,也不合哥哥的胃口!哈哈哈……”赵元庚肆虐地笑着。

  “自己要不要出手呢?”就在黄芝珊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一阵凄惨的叫声,然后是一片混乱的叫喊和救命声。

  南茅北马,说得是:南有茅山派,北有出马师。可不是电视剧里演的什么:南边的毛家人和北方的马家人,这些都是以讹传讹。

  道门有三山,三山合箓以后,龙虎山长期执掌剑箓求雨祈禳代表国师地位,走的是高端路线,到民国时候张家人仍然是国师;而茅山捉鬼画符,走的是民间路线,群众基础广泛,所以民间才有‘南茅山的’说法。

  至于‘北马’,起源于通古斯萨满文化。满清入关以后,就奉道教、藏传佛教和萨满教,萨满教属于国教。后来,萨满教众融合了汉族的部分道门文化,才形成了拜胡、黄、白、柳、灰,即:狐仙(狐狸)、黄仙(黄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灰仙(老鼠)为人看病驱邪的新教。

  这些人把行走江湖叫做:出马,出马的人则称为:出马师。

  出马,也叫看香,出堂,是上古萨满文化的传承,是华夏大陆北方地区的一种巫文化。

  巫师,就是可以与鬼神交流和传达的人,是一个建立于凡人与神鬼之间互通信息的一个职业。负责的是上传下达,把神的旨意带给凡人,然后把凡人的要求传达给天神。

  这种文化传承后来就演变成了出马。出马一般在北方比较普遍,所以才有了‘南茅北马’的说法。不过,现在已经不分什么‘南毛北马’了,他们的后代早就跑得哪儿都是了。

  出马,其实就是一些‘动物仙’,例如:狐狸,蟒蛇……

  它们都拥有着几百年的道行,然后接受上天正神的任务,来到凡尘积累功德,以达到位列仙班,成为正修仙神的目的。

  动物仙中以胡、黄、蟒,最为多见,道行最高;所以又被世人公认为:四大家族,家族内又以金花教主,银花教主,胡三太爷,胡三太奶最为著名,共同负责统领及监管天下出马的仙家。

  接受了任务,想开堂出马的仙家们:想积累功德,修成正果,普度世人,但又不能直接幻化成人,或以直接的形式去度人治病;所以,他们只能选择有仙缘或有悟性的人类,做为:香童,又被称为:出马弟子。

  然后,与其相互配合,以附体的形式来度化世人。

  出马弟子与仙家的缘分,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累世的缘分。出马弟子前生就曾是正神或菩萨童子,又或是出马家族的一员,仙家与其前世曾是父子,兄弟,或是师徒,同门的关系。

  弟子本身就有着一定的法力,只不过是经历了轮回无法运用;还有,有些弟子是有过而下界,有些是接了任务下世度人;所以,从生下来开始,就和仙家们捆绑在了一起,一起度人,积累功德,共成正果。

  第二种是:出马弟子是家族延续的出马缘分。也就是其家族祖先曾供奉过仙家;后来,祖先过世,出马仙家们功德还未积满,依旧逗留于人间;所以,要继续找弟子帮起延续堂口香火济事度人。

  就这样,他们从原先的弟子的后代中,选择一个较有慧根的子孙继承堂口大任;而那些曾经是正神或是童子的弟子,因轮回转世而忘却了自己是谁,自己的责任和任务;所以,仙家总会通过一些疾病及事业和姻缘的不顺,来告诉弟子点化弟子,让弟子相信仙道之事,了解自己的任务和责任。

  而这,就叫‘事磨’或‘病磨’。

  通过这些磨难,让弟子去主动的了解出马的常识,主动的去开悟修法,主动的去修佛悟道。等弟子知道了自己的任务及责任,了解了自己此生来到人间的目的,明白了自己应该接下堂口,真心的去普度世人的时候,这些磨难也就相继结束,仙家师傅们也就与其合成一体,共同修炼及接受考验。

  待一切就绪,就立堂出马,结缘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