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 第二三六章 访日舰队(七)

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 第二三六章 访日舰队(七)

  日本海军是师从于英国,学习的不仅是英国海军的训练、建军、制度等等,而且连英国海军的讲究礼仪、派头的作风也学了个六七分,而舞会也是其中之一。

  在英国,海军被称为贵族的海军,除了创造出一系列辉煌战绩之外,还形成了一套非常讲究的礼仪风格,而跳舞,则是其中一项重要的行为活动,可以说英国海军的军官们,个个都是跳舞的好手,也是舞场中的常客。而这一个作风,日本海军也完全继承下来,因此在日本海军中,经常举行舞会活动。

  当然也是日本海军、陆军的矛盾之一,在海军看来,陆军现在还干什厶逛窑子、喝花酒的事情,实在太低级,太没品味,一点都不文明;而在陆军眼里,跳舞男男女女在广庭大众之间,搂抱在一起,实在是有伤风雅,败坏道德,而且也不土不洋,不伦不类。

  不过不管陆军是怎么看来跳舞,但这次华东**、美国的舰队访问期间,日本海军还是精心准备了一场舞会,作为欢迎两国的海军到来。连舞会的女伴都是专门从大阪、京都、神户等地请来的歌舞姬,当然都是会跳西式交谊舞的歌舞姬。

  在明治維新之后,日本基本全盘西化,举办西式舞会也成为一种新的社会时尚和社交活动。虽然这时日本的良家妇女依然守旧,不可能参加这种舞会活动,但从事风俗业的歌舞姬却是毫无禁忌,于是有不少歌舞姬专门去学习了跳式的交谊舞,以曾加自己出席参加这种社交活动的机会,因此要找一批会跳西式交谊舞的歌舞姬,在日本到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除此之外,日本海军还邀请一批各国驻日的大使、领事,以及商人携家人出席,这样就又多了一批外国女宾参加,因此参加舞会的女宾人数基本也凑齐了。

  华东**舰队这边,参加舞会的共有16人,除了夏锐辰、杨立新和两名指挥部成员之外,每艘军舰也各派三人参加,而美国舰队方面参加有近50人,毕竟美国舰队的军舰众多,仅战列舰就有16艘,再加上各种辅助军舰,总计超过30艘,平均一艘舰上2个人都不到。而日方参加的有20余人,再加上邀请的大使、商人、女宾,总计人数达近200人,好在是舞厅的面积颇大,足有近千平米,因此也尽容纳得下。

  舞会开始,众人首先举杯,为三国的和平与友谊干杯,随着音乐响起,日本负责主持舞会的日高壮之丞首先向一名美国贵妇发出了邀请,算是拉开了舞会的序幕。而那边的美国军官们己纷纷起身,向早已确定好的目标女宾发出了邀请。不过大部份美国军官邀请的都是日本请来的歌舞姬,只有少部份人邀请外国女宾,毕竟对于美国人来说,显然是对亚洲女性更感兴趣。

  而日本那边,除了日高壮之丞之外,只有两名级别较高的军官下场,其余的人都依然稳坐不动,显然是等着华东**的军官先下场。虽然日本人的心里未必都高兴,但毕竟是东道主,礼仪还是要做全的。

  这时夏锐辰对其他的军官道:“自己去选一个舞伴吧,玩得开心一点。” 说着先行下场,邀请了一名外国女宾,而杨立新邀请的则是一名日本歌舞姬。而其他人见两名长官都下场了,于是也都起身,找各自舞伴下场。

  虽然华东**的海军没有英国海军那么讲究,但海军的作用不仅仅是战斗,还有很多外访任务,因此海军也非常注重时尚礼仪,社交活动,跳舞也是应学习的科目之一,而且华东**的军队中本身也有女兵,也经常组织舞会活动,海军的军官对跳舞并不陌生,只是参加这种和外国军官一起联谊的舞会确实都是第一次。

  于是一时间舞池里人群涌动,衣袂飞扬,男男女女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一曲罢后,夏锐辰回到座位上坐下,不过时间不长,只听有人用英语道:“将军,能请您跳支舞吗!”

  夏锐辰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年轻的红发女郎,看年龄22、3岁的样子,身材高挑,容貌艳美,由其是一双有着冰蓝色瞳孔的眼睛,脸色红卜卜的,颇有几分拘谨的样子。

  虽然夏锐辰本并不打算下场,但有女士主动邀请,当然不能不应,于是赶忙站身来,微微欠了欠身,也用英语道:“小姐,这是我的荣幸。” 说着伸出手去,作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女郎颇有几分惊喜的样子,忙将手搭在夏锐辰的手上,转头身后看了一眼,只见在几张桌子外,围座着3、4名年轻女娘,各自作出种种夸张的表情。

  夏锐辰一看就明白了7、8分,这个红发女郎主动邀请自己,大约是和她的女伴有什么赌约之类的行为,不过也并不介意,一边拉着她走进舞池,一边笑道:“是你的朋友吗!”

  女郎的另一支手搭在夏锐辰的肩上,点了点头,道:“是啊。”

  夏锐辰的手搂住她的腰,踏出舞步,笑道:“现在算是赢了她们吗!”

  女郎也随着他的舞步移动,道:“是啊……啊,对不起……”

  夏锐辰做了一个旋转舞步,道:“没关系,能够帮助像您这样一位美丽的女士赢了她的同伴,这是我的荣幸。”

  女郎的舞步轻盈,随着夏锐辰一起旋转,配合的到颇为流畅完美,感激道:“谢谢您,不过您的英语说得真好,我在日本都很少遇到英语说得这么好的人。”

  夏锐辰笑道:“谢谢夸讲,您在日本生活了多长时间?”

  女郎道:“己经有1年多了,我爸爸在日本做生意,所以我大学毕业以后就来日本了。不过明年我们可能要去中国了,因为爸爸要把他的生意都转到中国,听说是上海。”

  夏锐辰呵呵笑,道:“哦!那正是我们的地盘啊,欢迎您和您的父亲来到中国。”

  女郎道:“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和日本相似吗?中国人又是什么样孑的,都是像您这样的人吗!”

  夏锐辰道:“小姐,我只能告诉您,中国是一个美丽的国家,至于其他的情况,最好是您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去体验。”

  女郎也不禁笑道:“您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如果中国人都是像您这个样子,那就太好了!”

  夏锐辰笑道:“那您恐怕就要失望了,因为中国人有很多种,不可能都是我这个样子。”

  两人边跳舞边说话,不觉又是一曲舞罢,两人这才分开,那女郎双手提着裙摆,行了一个曲膝礼,道:“我叫凯瑟琳,凯瑟琳*菲利普斯,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夏锐辰则欠了欠身,道:“夏锐辰。”

  凯瑟琳点了点头,道:“夏将军,希望我到了中国,还能再见到您。” 说完之后才转头离开,回到自己的女伴那一桌,立刻就和同伴们笑作一团。

  而夏锐辰走出舞池,顺手要了一杯红酒,正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这时有人道:“夏少将,看来您很受女孩子们欢迎啊!”

  夏锐辰一看,原来是在一边的座位上美国舰队的指挥官查尔斯*斯帕雷少将,这时也正拿着一杯红酒,向他举杯示意。于是夏锐辰来到他的座位边坐下,也举了举酒杯,道:“斯帕雷少将。”

  两人各自喝了一口,斯帕雷笑道:“夏少将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少将,这在其他国家并不多见啊!”

  夏锐辰笑道:“运气好罢了,我们刚刚打了一场战争,您是知道的,在战争时期的晋升要比和平时期快一些。不过这句话可别让我们的日本朋友听见了。”

  斯帕雷也微微一笑,左右看了看,道:“放心吧,这里没有我们的日本朋友,不过我在日本到是听到过一种说法,日本认为远东战争的胜利成果本来是属于日本的,只是被你们偷走了,不知道您对这样的说法有什么评价呢!”

  夏锐辰道:“对这种说法我没有评价,而且我们也并不在乎日本是怎么认为的,因为无论日本怎样认为,远东战争的结局是不可能改变的。因此就算是我们偷走了日本的胜利,那也是在英法俄日四国的睽睽众目之下作案,并且在此之后还明目张胆的将偷来的战果向全世界炫耀,并得到了全世界的承认,不是吗?”

  斯帕雷也呵呵笑了起来,道:“很对,胜利者是不应受到指责的,我认为日本人这样的说法,只不过在为自已的失败找借口罢了。”

  夏锐辰道:“这也可以理解嘛!输得那么惨,**总来给国民有个交待。所以他们想说什么,就由他们说去吧。”

  斯帕雷笑道:“和您谈话确实很有趣,坦白说,现在我己经开始期待对中国的访问了。”

  夏锐辰道:“这也不会太远了。”

  两人正说话间,这时日高壮之丞也走过来,道:“不知道两位再谈什么,好像是谈得十分投机的样孑。”

  夏锐辰笑道;“我和斯帕雷少将正在谈论,这次的访问,日本实在是太隆重,太盛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