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番外四十八
  “发生了什么事儿?”王姒宝问良辰。

  良辰回禀道:“说是山上零星有山石向下滑落,本应该轮到吴家车马先行,但杨翰林家却要抢着先过。结果两家发生了争执,导致后面的几家都没法过。”

  “吴俊的媳妇怀着身子呢。”王姒宝皱着眉头道,“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儿才好。”王姒宝这才发现,一直在关注孙家却忽略了吴俊媳妇怀着孩子的事儿。

  “要不奴婢派人过去瞧瞧?”良辰问。

  “那就派个有点身份的人过去吧。”王姒宝吩咐道,“必要时亮出身份还能帮谭氏一把。”她曾经说过只要不做什么违法**纪的事,不介意肖玉林和吴俊在韶国借她的势,杨家这么做分明是欺负人,也是不给她面子。

  “那奴婢安排陈嬷嬷过去?”陈嬷嬷是王姒宝当初在宫中挑选出来的老人。

  “行。”王姒宝点头,“就派她过去。”又道,“记得让她顺道给谭氏看一下。”陈嬷嬷在宫中经历的事儿比较多,还懂得女子生产方面的一些事儿。

  有了陈嬷嬷出面,事情解决得很是顺利。不过正如王姒宝所担心的,谭氏的身体确实出了些问题,还隐约见了点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杨家见有山石滑落怕有危险要抢先离开的时候,吴悠硬气了一回,不顾什么淑女形象硬是和杨家的大夫人及杨家大小姐理论了一番。

  “那咱们就在这里多等一会儿谭氏,然后让美景给她好好瞧瞧。”此时王姒宝一行人在严嘉的指挥下已经出了山口,正在一个人流不多的位置修整。由于这里距离韶京还有不算短的一段路,等谭氏回府再去找郎中,会耽搁很久。又估计美景差不多要回来了,所以王姒宝做了这个决定。

  事实上美景和王棕比王姒宝预计回来的还要早。

  “孙家那面怎么样了?”王姒宝先问的是王棕。

  “还好有孙家大少爷主事儿,一切还算顺利。”如果单凭那几个女人,王棕很难想象现在得有多**。

  “那个孙家三小姐呢?”王姒宝笑着问,“你有没有找到我为何会对她有了不好的印象?”

  “没有。”王棕摇了摇头,“侄儿觉得她对姐妹们还挺谦让的。”

  “是吗?”王姒宝一挑眉,“难道是我猜错了?”随后看向美景,“你来说说孙家几位小姐受伤的情况吧?”

  “是。”美景回复道,“孙家几位小姐中的确是二小姐伤得比较重,但要是救治得当的话,应该不会危及生命。”

  “那其余几位呢?”王姒宝追问。

  “孙家四小姐只是受了点轻伤,而大小姐却伤在了脸上,而且伤口还比较深,恐怕能落下疤痕。至于说三小姐……”美景笑了笑,“她一直让奴婢给其他几位小姐看病,而孙家大少爷觉得她太过谦让,让奴婢先给她看。”

  “结果呢?”王姒宝嘴唇轻勾,兴趣十足。

  “结果孙三小姐一直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肯让奴婢给诊治。还是奴婢说奴婢只会一些皮毛,也许看也是白看。像孙三小姐这样头部受伤的,奴婢根本就看不准,还是等孙三小姐回府后让孙国医给看看才行。”美景随后请罪道,“奴婢还请主子恕罪!奴婢未经过您同意,就将您已经派人叫孙国医和太医去常宁伯府的事儿告诉了他们。”

  “这个早晚他们也会知道。”王姒宝并没有责备美景,“你继续说。”

  “也许孙三小姐怕因此得罪了我,从而在您面前落下不好的印象,最后勉勉强强还是让奴婢给看了。可据奴婢观察,”美景顿了顿方继续道,“孙三小姐她自己说伤到了头部,可奴婢并没有看到任何伤口,就是连一个包都没有发现。而她的脉虽然跳得有些快,但却不空,很实、很有力,也很规整,似乎并没有任何病症。”

  又道,“奴婢还发现她手心出汗,在和奴婢眼神对上后,还有闪躲的迹象,所以奴婢大胆地猜测她有可能是在装病。”

  王姒宝看向王棕,“你听了美景说的这些,应该明白我之前是什么意思了吧?”

  “可是您是怎么就猜到她是在装病的呢?”王棕疑惑道,“她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

  “还能是为了什么?”王姒宝嘴唇轻勾,“不过是为了让别人都觉得她这个人心地善良、友爱姐妹罢了。要不她怎么会贤名在外?”又解释道,“不过我之前还真没有猜到她在装病。只是觉得她受伤不会太重,却要故意装作一副隐忍、坚强,对姐妹谦让,从而让人更加怜惜罢了。事实证明,她成功了,至少孙老夫人和孙家大少爷是信了。”

  王棕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侄儿也信了。”

  王姒宝笑着道:“你们男人不就喜欢这种貌似柔弱,却又懂得隐忍,还很善良的女人吗?”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白莲花成为男人的心头好?这完全印证了那句“存在即为合理”的道理。

  “可是女人太强横了也不好吧?”王棕的脑海中又冒出白将军的女儿白玟玉挥舞着马鞭让人给受伤的孙家二小姐让路的情景。

  “我倒是不觉得女人太强横有什么不好。不过这样的女人很难找到婆家是真的。”毕竟有太多男人的想法和王棕一样,不想娶个悍妇回家。

  王棕嘟囔了句,“我看也是。”那个女人居然还嫌弃他在一旁看热闹。要不是他闪的快,非得被人认出来不可。

  王姒宝没有再去理会王棕,而是问美景:“你在发现孙家三小姐故意装病后,有没有当着众人的面说破?”她也不是想要针对孙家三小姐,才让美景去打探。只要她不嫁入文国公府,喜欢装就去装,和他们并没有关系。

  “奴婢并没有拆穿她,反而顺着她的意思,让她多注意点,千万不要大意。”

  王姒宝点头,“你做的很好。”又道,“待会你给谭氏好好看看,她有些见红了。”为了给她祖父母守孝,吴俊和谭氏时隔五年才又怀上了这一胎,可千万别发生什么意外。